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四十二章 亲力亲为
  周筱一听萧再丞说要去自己的老家,更是焦躁不已。

  “学业以后再说,我想即便是你不再回去,那个博士的学位,你的教授也一定会痛快的发给你吧!

  我是不会放你走的,你目前要做的,就是先养好身体后再说。

  好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你先休息一下,晚饭时我再来陪你一起用餐。”

  说到这里,萧再丞已是一副完全拒绝再听下去的态度,不顾周筱那微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挣扎,强行将她放躺在床上,并盖好被子。

  临出门前,还在其的唇上轻啄了一下。

  “哎……你回来……萧再丞……你个混蛋……”任周筱有气无力的喊了多少声,萧再丞头也不回的开关、关门,走了出去。

  屋里只剩下躺在床上的周筱一个人。安静的空间,逐渐冷静下来的情绪,刺痛、忧虑、绝望……各种各样的情绪,开始一点一滴的侵蚀起周筱的大脑。

  这时的心境,令周筱有快被窒息的难耐与痛楚。

  恍又想起前世那一幕幕凄惨的境遇……

  自重生回来后,直到在遇到萧再丞或是赵一良以前,不,更确切的说应该是在遇到陈双杰以前吧!周筱一度以为上天是为了弥补前世对自己的不公,所以得以让自己在这一世能够活得顺顺利利,风生水起。

  没想到,之前的一切顺利不过是老天再次与自己开的一个大玩笑。

  无心遇见的这一各个的少爷、公子、权门贵胄们,却给自己制造了这么个难以摆脱的大麻烦。

  直至如今,在才将满十八岁的年纪就失去了属于女孩子最最宝贵的东西,而且还莫名其妙的被扣上了一个已婚的大帽子。

  还有更令人担心的,就是不知道赵家真的是否如萧再丞所说的那般,报复自己身边的亲人。

  若是真的那样,自己又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屈服于萧再丞这样一个混蛋吗?

  “不,绝对不可以,自己决不能妥协。已经经历过前世那蚀骨的伤痛,这一世怎可就这样草草的决定了自己的一生,而偏偏那个男人还是令自己无限厌恶的混蛋。

  但是,若是不妥协,赵家真的来报复怎么办?自己真的要带着父母和干爸、干妈一家到国外生活吗?好像也是不太现实的一件事……”

  周筱反复思量,越想心中越是难以决定和越加的焦躁不安,直至头疼的似要爆裂开来。

  没过多会儿,就又感觉整个的大脑昏昏涨涨起来,意识好似又要远离自己而去。

  在尚有一丝清明间,周筱有一个强烈的意识在催促着自己——要回去,回自己的四合院去。

  于是,拼尽全力的想要下床推开房门走出去。只是全身刚刚恢复的一点点的力气,又一次的抽离了自己,不想又是再一次的滚下床来。

  “不行,一定得回去,绝不能再留在这里。”周筱趴在地上,稍稍缓了一下,便向门边一点点的蠕动过去,而头上的汗水,则像雨淋一般的顺着脸颊不断的淌下来,没一会儿,就连睡衣都被湿透。

  视线变的越来越模糊,周筱使劲儿睁了睁眼,奈何连眼皮也像被粘起来一般,渐渐的……渐渐的……终于合上了眼睛,身子也一动不再动弹……

  “嘻嘻……找妈妈……找妈妈去……”随着门被两个小身子重重的撞开,萧沛领着小沐,趁着没人闯了进来。

  小沐一边走还一边乐呵呵的叫着妈妈。

  “哎……你怎么了?怎么还躺在地上啦……喂……你快起来呀!”在推开门的第一时间,萧沛就发现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周筱,于是赶紧跑上前来,弯下腰紧张的推了推她的胳膊。

  喊了好半天,也不见有什么反应,于是就开始抓住周筱的胳膊往起拉,边拉边喊着:“你快起来呀……起来……快起来……”

  “呜……哇……妈妈……妈妈始(死)啦……呜哇……妈妈……啊……”看到周筱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样子,小沐开始以为是妈妈在和自己做游戏,还觉得特别好玩儿。

  不过看过一会儿周筱还是没有动,而自己的哥哥又在那里拼命的要拉她起来,就害怕起来。

  毕竟还小,一个三岁的孩子,对于“死”来说并没有任何的概念,只是在平时与哥哥的游戏当中,被灌输的死亡的定义,就是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样子。

  但是今天他所看到周筱的这个样子,与以往不同的是,以前“死”一会儿的人,还会活过来,然后还能继续和自己一块玩儿。

  而今天不同的是,妈妈“死”完后,就一直没活过来,所以小家伙儿就忍不住被吓的大哭起来。

  “怎么了?”离开了一会儿的萧再丞,本来打算晚上再过来看周筱,不过处理了一些事情之后,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又准备上楼来看看。

  没想到刚走到二楼,就听到楼上小沐叫着妈妈并哭喊的声音,一种不好的预感立即袭了上来,几个大步就奔了到了卧室的门口。

  一到房门口看到的情形就是——周筱正躺在距离房门不远的地上,一动不动。而萧沛正满头大汗的用力拉着周筱的一只胳膊,边叫着让她起来的话。

  小沐则在另一侧抓着毫无知觉的周筱的一个衣角,哇哇的大哭。

  “让开小沛,让爸爸来。”萧再丞脑袋“嗡”的一下,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也就是在自己走之前,小人儿还好好的,不知为什么这一会儿却毫无知觉的躺在了地上。

  当人一入怀,就又发现,周筱脸色苍白,满头满脸的全是汗水,就连身上的睡衣都已被汗水浸透。

  “爸爸,她不知道怎么了,我和小沐一进来就发现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我喊了她好半天,她也没反应。

  她是不是真的死了?我……我不想她死……哇……”

  刚才还一直故做镇定的萧沛,在看到自己的爸爸进来后,终于克制不住内心的恐慌,也“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她没事的小沛,不要哭,哄着弟弟带他先出去,爸爸现在就叫许医生来。”萧再丞内心也十分的紧张,顾不得哄自己的儿子,将周筱抱到床上,马上又按了那个红色的按钮。

  “快叫许医生以最快的速度上来。”说完先拿被子给周筱盖好,至于汗湿的睡衣,只等许医生检查过后再说吧。

  再次被召唤上来的许医生,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按理说以自己之前的检查结果来看,小姑娘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怎么这一会儿的功夫又出了状况呢!

  “从治疗程序上来说,是不应该再有什么问题了。导致这种情况发生的原因,应该是这个小姑娘的心理原因造成的。

  病人内心的郁结非常的严重,好似自己一时没办法解开,这样也致使精神到了一种极度紧绷和焦虑的状态。

  在这种强大内心的压力下,病情才会有所反复。

  俗话说心病还得心药医,萧四,你想办法开导一下她吧!否则这场病要彻底的好,得需要等上些日子了。

  啧啧……这么弱不经风的一个小美人儿,再病上一段日子……萧四,你以后就只能抱着一副扎人的骨架睡喽!”

  许医生用听诊哭在周筱的心脏位置听了一会儿后,干脆又给她把了把脉,之后说出了诊断的结果,最后还不忘调侃自己的死党一番。

  “不过玩笑归玩笑,这么小的一个小姑娘,按说不应该有这么重的心思吧!一般来说,有这种症状的人,基本都发生在五十岁以上的人群。

  萧四,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吧!生病开药、做手术,这些没问题,我都可以帮你,但这一点,请恕在下无能为力!”

  调侃完,许医生还是一脸严肃的告诫了萧再丞。

  “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辛苦你了。”听完许医生所给出的结果后,萧再丞也陷入了短时间的沉默,然后难得的和许医生说了句客气的话。

  “别,您老人家千万别和我用这种语气说话,我受不了。让她先好好休息吧!注意要让她保持一个情绪的稳定。

  对了,要是能给她泡个热水澡最好,这样能缓解一下她紧绷的情绪。嗯……萧四,你就亲力亲为吧……

  不过,可得记住我说的话,以小姑娘现在的身体状况,你可得把持住,不然可是会有出人命的危险,我这不是在吓唬你呦!”

  许医生挤眉弄眼道。

  “你可以滚了!”萧再丞语毕,抬脚欲往许医生的屁股上踢去,却被他灵活的躲过。

  “唉!什么是损友,这就是呀!被利用完就使用暴力,还把我堂堂的一个博导、医术精湛的大好青年挶在这儿,害得我难享美人乡,唉!”

  许医生感到人生很悲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