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喝些汤总还可以吧
  面对许医生不平的感叹,萧再丞凉凉的开口:

  “你是要享受美人乡呀,还是英雄怀?要不要我帮你选择一下,许岁岁?”

  “得,我怕了你了,你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闪了!”许医生忿忿的转身离去。

  待到许医生离去后,萧再丞立即抱起了周筱,向卫生间走去……

  为了使还在昏迷中的小人儿不致被水呛到,萧再丞也褪了衣服,抱着周筱一同坐到了浴缸内。

  温香软玉再一次入怀,这种只能看不能吃的煎熬,对于萧再丞这种初识美味的人来说,实在是种巨大的考验。

  随着大手不断滑过那柔嫩的每一寸肌肤,欲望便奔腾着呼啸而至。

  但一想到小人儿之前毫无知觉的躺在地上的样子,萧再丞便会暗弃着自己龌龊的心思。

  可是做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而且是精力又极具旺盛的男人,要克制住自己强烈的欲望,还真是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虽不能吃肉,但喝些汤总还可以吧!萧再丞这样对自己划定的界限。

  于是,泡完澡后,还没转醒过来的周筱,全身各处,便又增加了更多密密麻麻的印迹……

  重又将换好睡衣的小人儿放到床上,自己也靠在了床头。大手抚摸着周筱滑嫩的小脸儿,想起刚刚许医生说过的话,萧再丞不禁暗暗皱了皱眉。

  他对许医生的诊断是深信不疑的,这个从全球顶级的医科学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毕业的优秀博士生,不仅西医学的精湛,就连中医医术也是功底深厚,还兼造诣颇深的心理学知识。

  所以,他开始反复的琢磨,小人儿到底是因为什么心结情绪才会如此的凝重。

  是因为自己吗?还是因为赵一良,亦或是那个已成为过去式的陈双杰……可是,即便有这些方面的原因,也不会至于此吧……

  以目前两人之间的这样相处的状态,萧再丞知道,即便他问,周筱肯定也是不肯说的。

  自己反复琢磨得不到答案,萧再丞陷入了沉思当中。

  周筱是直到晚上的七点多钟才醒过来的,试着动了动,全身仍是无一丝的力气。不由万分的沮丧,自己什么时候起,竟变得这般的弱不经风了。

  萧再丞几乎在周筱刚一睁开眼的瞬间,就让人端了吃的上来。但令他失望的是,这次无论怎么喂食,周筱真的是吃不下。

  勉强自己给哺进去一口,刚咽下去,马上就会吐出来。而强迫她自己吃下去的东西也不会幸免,同样的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给吐了出来。

  于是,又是一顿的人仰马翻,许医生再次检查过后的结果仍是那句——心病还得心药医。害得差点让萧再丞一脚将他给踢出去。

  “几点了?”周筱无力的躺在床上,看了看,对着身边唯一的一个人问道。

  “七点四十。”萧再丞坐到周筱的床边,抚了抚她的头发,轻声回道。

  “我想回家!”周筱柔弱的连发出的声音都有些小到让人听不见。

  “乖,这里就是你的家,好好养着吧!”萧再丞将大手放到周筱只一天下来,就显得瘦下一圈儿的小脸儿上,轻轻的摩挲着。

  “我要回去!”周筱无力摆脱脸上抚着的大手,但仍在坚持。

  “你现在的身体这么虚弱,需要用药,也得有人照顾才行,而且你就不怕赵一良他们这一次又没得逞,会再一次的去找你的麻烦?”萧再丞极力的劝阻周筱道。

  “我不想在这里,我就是想回去……”连周筱自己都没意识到,这语气里带着多少撒娇的成分。

  “不行,乖乖的先养好身体,别的不许乱想。”萧再丞捏了周筱的脸蛋儿一下,丝毫不肯退让。

  “你……萧再丞……”说了这么几句,周筱已感觉到明显的体力不支,只得闭上眼睛缓上一缓。

  而萧再丞仍是靠到了床头,大手就没离开过周筱的小脸儿。

  “你把电话给我,我要打几个电话。”缓了一会儿的周筱,知道在萧再丞这里争取无望,决定先将一切亟待解决的事情处理好。

  “好的,你躺好等着。”萧再丞给周筱掖了掖被角,然后走出门去。不一会儿,就拿了一个手机进来。

  是这个时代才刚刚脱离了大哥大,升级到白屏的一款最有名的手机。

  其实周筱刚一回国时也曾想过要置上这么一部手机,这样与家里或是国外联系也会方便些。

  但后来一想,自己回来也就待上短短的那么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要是置上这么一个家伙,还得到有关部门去登记申办,实在是觉得麻烦,所以想想也就做了罢。

  “你出去,我有些私密的话要和家里人讲。”周筱接过电话,对着萧再丞毫不客气的说道。

  “……”萧再丞将周筱抱起来靠在床头坐好,身后塞上抱枕,又捏了一下周筱的嫩脸,听话的转身走了出去。

  “喂,双哥,我是小小……是的,我还在军区这边……已经好些了。

  ……今天先不回去了,还有些药液,要输完才行……嗯……我知道,放心吧双哥,你告诉嫂子一声。

  嗯……知道了……我会把事情处理好,你们安心上你们的班,别的不用担心。

  好……好……放心吧!就这样,有事我会给你们打电话。”

  挂断与侯双的通话,周筱抺了抺额头上的汗水,再缓了一会儿,又拨通了周天的电话。

  周筱算了一下时间,这个时候,周天应该还在宿舍没有出去。

  “哥哥!”

  “小小,你怎么这个时间打电话来,不是应该在飞机上的吗?”电话那端的周天在听到妹妹的声音后,感到奇怪不已。

  因为在之前的联系时,周筱曾告诉过周天,自己就是今天的航班飞美国。

  “哥哥,都华这边临时要加课,推辞不过,只得答应下来,所以我得要晚些日子才能回美国了。”除此之外,周筱找不到任何一个借口来搪塞周天。

  “机票都买好了才决定?你之前和我不是说过,你拒绝了加课的事吗?还有,我怎么听你的声音有些怪怪的,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周天总觉得哪里好像有些不对,于是追问道。

  “谭主任亲自说了几次,而且我将来也是打算回都华工作的,所以不好拒绝。

  我的声音没有不对,可能是因为线路的问题吧!我很好,也没有哪里不舒服,你别乱想。

  行了,天太晚了,我要回家洗澡了,有什么事我再给你打电话。”

  周天:“喂,小小……”

  周筱简单几句就匆匆挂断了电话,一个是因为体力不支,怕再说上几句真的让周天听出什么;还有的就是自己真的不知道该用如何更多的语言来暂时瞒住周天。

  又给艾伯纳教授打了电话,只是以国内突然有些事急需处理为名,所以要晚上段时日再回美国。

  直让电话那端的艾伯纳教授报怨连连,说什么这近一个月时间没吃到周筱做的中国菜,他和布莱兹太太两个人都瘦了好斤的肉了云云……

  轮到给家里打电话时,周筱更是缓了特别长的时间,因为她心里清楚,哪怕自己的声音里有一丝一毫的变化,都瞒不过父母的耳朵。

  可是这个电话今天必须得打出去,本来应该上午就打的电话,拖到现在,还不知道父母已经急成了什么样。

  再次努力提了提气息,将电话拨出去……

  “喂……妈妈……”

  “小小?小小,你怎么才打电话来?不对,你怎么这个时间打电话,你不是应该在飞机上吗?”周筱刚叫了声妈妈,就被今天一直等在电话机旁的刘玉凤用一连串的提问所打断。

  不愧是母子,刘玉凤与周天的问话基本一致。

  “是小小……她是还没上飞机吗,是飞机晚点还是有什么别的事了?”周筱听到了周海正在一旁说话的声音。

  不知为什么,一听到父亲的声音,周筱的鼻子立即酸了起来。喉咙也似被什么给哽住了一般,眼泪在眼眶内开始转来转去。

  用力的忍了又忍,直到感觉自己的声音应该不会发出什么异常后,才开口道:

  “妈妈,我没有走,学校又要求加了几堂课,所以得迟后几天了。”

  “怎么没提前告诉我们呢!害的我和你爸爸今天在电话机旁直直等了一天你的电话,接不到你的电话,急的你爸爸还没到晚上,嘴上就起了好多的火泡。”

  刘玉凤倒不是责怪女儿电话来的太晚,主要是接不到电话她和周海正两个人都急的要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