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四十四章 该做的不该做的已经全做齐了
  “和孩子说这话干嘛!小小肯定是有她的原因才会电话来的这么晚,行了,我来和她说。”就听电话那端的周海正抢过电话。

  “喂!小小,是你那边的事临时有了变化是吗?”周海正柔声的问女儿。

  “爸爸,对不起,白天有事,没能及时给您和妈妈打电话,害得您和妈妈跟着我担心了。

  我这边是都华临时要加几堂课,领导亲自出面说了,我不好拒绝,所以要延后几天才能走了。”

  周筱尽量调整着呼吸说。

  “傻孩子,说什么对不起,爸爸还不了解你,就知道你肯定有事在忙。

  对了,定了要延后多少天了吗?要不让你妈妈去陪陪你吧!”

  其实周海正实在是想女儿想的紧,奈何还有班要上,不得不按捺住强烈的思念之情,想到妻子刘玉凤更是想念女儿想念的狠,不若让她去和女儿待上几天。

  而在一旁的刘玉凤,听到周海正说这话的时候,不禁连连点头,表示万分的赞同。

  “爸爸,我这边还没定要延迟几天,就不要让妈妈来了,我怕她才一到,我就得走,到时妈妈又该难受了。

  我这边的时间要是能腾出空隙,或是课程能调整的开的话,我会尽量再回去一趟的。”

  听到周海正说要让刘玉凤来,周筱顿时惊了一身的冷汗。自己现在和萧再丞的这种状况,万一要是让母亲知道了……

  还有的就是,周筱不知道赵一良及赵家还会不会,或是还有什么样的后招在等着自己,她怕母亲来了也被涉及到,要是那样的话,她真的不要再活了。

  “那好吧!就按你说的办,如果时间实在安排不开,也不用急着回来,以后的日子长着呢!”周海正万分体贴的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那爸爸您和妈妈说说,不然以她的性格,肯定又该难过了。”周筱听到周海正的回答后,不禁暗自松了一口气。

  不过也没忘了叮嘱周海正,让他安慰刘玉凤一番。

  “行,放心吧!家里这边你不用惦记。对了,我怎么觉得你的声音有些不对,是生病了还是怎么了?”

  尽管周筱掩饰的再好,做为父亲的周海正还是捕捉到了与以往的不同。

  “我没事,这几天有些上火,嗓子有些发干,我多喝点水就没事了。您就放心吧爸爸,我在外面都独立这么多年了,您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还有些其他的事要做,明天我再给您和妈妈打电话吧!”

  周筱按断与家里的通话后,又开始大滴大滴的汗水从头上淌下来,睡衣也再一次的被浸湿。

  萧再丞仿似在一旁听到周筱打完了电话一般,第一时间就推门走了进来。

  看到周筱又一次脸色发白、大汗淋漓的样子,立即冲到床前,将人整个抱起放到自己的腿上,随后一杯温热的盐水就放到了周筱的嘴边。

  这是许医生告诉他的,在周筱吃不下多少东西的情况下,要多让她喝些盐水或是葡萄糖水,以补充其体内的电解质。

  周筱大口大口的喝下整整一杯的盐水后,看起来方才好上一些。

  “你……你干什么?”本就昏沉的大脑,只觉一个更加明显的眩晕,周筱发现自己已被萧再丞打横的抱起。

  想挣扎,没那个力气,只有虚弱的问上这么一句。

  “你全身都被汗湿透了,我抱你去洗个澡。”萧再丞一边说着,一边抱着周筱往卫生间走。

  “不……不要……萧再丞……混蛋……”周筱的声音小到已经几不可闻,而这声音听到萧再丞的耳中,却是觉得那般的心痒难耐。

  “别动,洗洗你会舒服些。”萧再丞用揽着周筱大腿位置的大手,轻拍了一下周筱的屁股,几步来到了卫生间内。

  “不要……放开我……不要你给洗……”周筱挣扎几下,又有汗水从额上淌下来。

  “我都给你洗了多少次了……”萧再丞的语气像是在说“你吃了吗”一般的平淡。

  “……”周筱瞬间呆滞……

  直到有温热浸满自己的全身,才发现衣服早已被褪光,并已靠在萧再丞的怀中,坐到了超大的浴缸里。

  而身后那不隔寸缕的触感,证明……

  “萧再丞……你……你……臭流氓……”周筱全身的热血都涌了出来,浑身滚烫难耐。

  “别乱动,你现在身体还太虚弱。”萧再丞极力压抑着某种欲望的暗哑的声音从周筱的耳际低沉的响起。

  周筱:“……”只是快要哭出来。

  “你和强/奸/犯有什么两样!”即便处在阵阵眩晕中的周筱,仍是咬牙切齿的骂道。

  “我是你丈夫。”萧再丞也咬着牙根闷声道。

  “我不承认!”周筱声音渐渐变得发飘,因为身上传来某种的类似电流一类的东西,令她觉得整个身体更加的软绵起来。

  “不承认也没用,该做的不该做的已经全做齐了!”萧再丞一句话堵得周筱几乎吐血。

  ……

  “王八蛋,你的手往哪儿放呢?”周筱望着揉在自己胸前的大手,不禁低呼。

  “要洗干净。”萧再丞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来。

  “色狼,拿开你的手!”周筱用无力的小手儿要将萧再丞下面的那只大手给拨开。

  “我说过,不要乱动,否则后果自负。”天知道萧再丞得用多大的意志力,才能忽略掉坐在自己身上动来动去的小东西。

  “呃……”周筱终于感知到了身下坐着的是什么……

  “能不能现在让我昏迷过去!”这是周筱此刻最期盼的事情。

  这个澡洗的两个人最终的结果是:一个焚身似火;一个生不如死。

  只不过,躺在床上“生不如死”的那个:“你干嘛?跑我的床上来干什么,离我远点儿!”

  焚身似火的那个:“这张床原本的主人是我。”

  “萧再丞,你还要点脸不?”

  “睡觉!”萧再丞一把搂过周筱,抬手将床头灯关掉。

  黑暗中——

  “萧再丞,我不在你的床上,我要去隔壁。”

  萧再丞:“……”

  “萧再丞……你放开我……我难受!”

  “好了,睡吧!”萧再丞听话的放开了周筱。

  “你别和我躺在一张床上,我睡不着。”

  “你就当我不存在。”萧再丞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萧再丞……你……混蛋……”终于抵挡不住周身的倦意,周筱的声音渐渐落去,停留在萧再丞耳边的呼吸也变得均匀绵长。

  萧再丞这时抬起头来看了看安稳睡去的周筱,将唇柔柔的印在她的额头、唇上,然后起身,轻轻的开门,走了出去。

  由于周筱的到来和生病,使他积累了一大堆的工作还没有处理。

  当钟表的时针指向午夜的十二点钟的时候,萧再丞终于推开书房的房门,迈步向楼上走去。

  轻轻的将卧室的门打开,没有开灯,借着窗外映透进来的微弱的光亮,看到床上的小人儿睡的还算安稳,只是额头又有几丝细汗浸出。

  拿了柔软的毛巾轻轻的将其额头的汗水擦去,然后又倒了一杯温热的盐水,将小人抱起来搂到怀里:“小小,乖,来喝点水。”

  “嗯……浑身还有些发着低烧的周筱,迷蒙间觉得有水放到了唇边,正缓解了自己干涸得似要着了火的嗓子,于是大口大口的灌了下去。喝完,还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

  这一幕,在夜深人静的昏暗的光影下,看在萧再丞的眼里,无疑是点了一把熊熊的烈火。

  猛的低下头去,照着那张还未来的及收回去的舌头就是一口,随即,将整个的唇也全部压了上去……

  考虑到小人儿现在的脆弱,萧再丞用最后的一丝意志力抬起了脑袋,暗哑着声音问道:“还要再喝一些吗”

  周筱还在半晕中,对刚才所发生的事竟无半分反应,只是傻怔怔的点了点头,表示还要喝水。

  又一杯水喝下去后:“萧再丞,我要睡了,你出去吧!”说完,脑袋往萧再丞怀里一歪,就又昏睡过去……

  萧再丞:“……”

  只是用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唇角……

  过了好一会儿,将怀中的人儿轻轻放平躺好,自己也随即翻身躺在床上,并将大手轻轻的放在周筱的腰上,很快也睡了过去。

  这一夜周筱睡的倒也安稳,除了好似总感觉身上有条大虫子在爬,和唇上总感到有些痒痒外。

  起床号的声音将周筱从睡梦中唤醒,抬了一下手臂……嗯……怎么还是没有力气,抬不起来吗?

  却发现是一只修长健美的手臂,将自己紧紧的搂在了一个宽厚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