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五十章 小竹子
  已经到了第四天,萧再丞仍是一然如故。

  在这天的晚饭结束后,周筱终于再也忍不住的开了口:“萧再丞,我有话和你说!”

  “……好!”萧再丞停顿了一下,说了一个好字。

  “小沛、小沐,你们先出去玩儿一会儿,爸爸和妈妈有事要谈。”萧再丞对着两个腻在周筱身上的儿子说。

  “哦!好吧……真是的,你们这些大人啊……总是搞的这么的神神秘秘……”萧沛一边拉着弟弟向门走去,一边嘀嘀咕咕的说着。

  “萧再丞,萧叔叔和你谈过了吗?”周筱见门被关上后,立即开门见山的问萧再丞道。

  “嗯……谈了。”萧再丞坦言。

  “那你呢?你究竟放不放我走……”周筱盯着萧再丞,有些紧张的问。

  “……不放!”萧再丞停顿的那几秒,令周筱的心脏开始加速,然而给出的答案,却令她瞬间崩溃。

  “萧再丞,你这个混账王八蛋,为什么要把我当个囚犯一样的关起来。你凭什么……凭什么这么对我?

  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我只把你当个瘟疫,我就想离你远远的,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我要走……现在就走,不许再拦着我,否则,你信不信,我马上死给你看,马上!”

  瞬间来的崩溃是那么的猝不及防,周筱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挥舞着手,大声的叫喊着。

  “凭什么,凭你现在已是我的人,凭你是我认定的老婆!

  你把我当什么都好,总之,你就别想着离开的事儿了。

  ‘死’?我说过,你不是你自己,你选择不了。”

  萧再丞其实是想好好和周筱谈的,只不过,身为一名职业军人的他,更懂得生命可贵的意义。有多少人,无限渴望的想要生,但是他们却没有了机会。

  在他曾经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枪林弹雨中,有多少年轻的战友,为了挽救其他人的性命,而葬送了自己大好的青春。

  所以,对于“死”这个字眼,对于萧再丞来说,是极为忌讳的。可能不光是对于萧再丞,对于他们这些所有的职业军人来说,生命的意义与神圣所给予他们的理解,却是更多人所不能体会到的。

  “哈哈……萧再丞,不要自以为是,你以为我不敢吗?自由都没了,我还有什么可不敢的。”周筱说完,立即疯了一般的向着窗前冲去。

  这时的周筱,心底里似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跳下去,从这个窗口跳下去,你就能得到自由了。

  “小竹子……”萧再丞万万没想到周筱会做出这么一种过激的行为来,失声叫了出来。

  当听到“小竹子”三个字时,周筱的脚步瞬间有个停滞。

  “爸爸……爸爸……”喃喃的叫了两声,周筱的眼泪瞬间滂沱而下。

  萧再丞早已一个箭步冲上来,一把将周筱紧紧的搂在怀里:“没事了……小竹子,不要激动……乖啊!”

  大手轻轻的顺着怀中小人儿后脑上的头发,然后轻拍着她的后背。

  刚刚在周筱往窗前冲的那一瞬间,萧再丞的心差点没跳出来。虽然坚信以自己的身手,绝对不会让周筱受到什么伤害,但小人儿崩溃的情绪,和那一刻的决绝,确是吓到了曾经过大风大浪的这个被誉为“军中活阎王”的萧少将。

  “呜……呜……”周筱的哭声由压抑,变成了嚎啕的大哭。

  “好了……好了……乖啊……没事了……萧再丞把人搂在怀里,不断的轻抚着。

  “放开我……拿开你的脏手,不要碰我,你这个混蛋……我要走……”周筱在萧再丞的怀里疯狂的挣扎着。

  看挣扎不开,于是就又掐又咬。

  没一会儿,体力就渐渐出现了不支,又开始满头的往下淌汗。抱着她的萧再丞,隔着自己身上的军装,都能感觉到此时的周筱,浑身已是湿漉漉的传了出来。

  但是小人儿的情绪却丝毫没有缓和下来的迹象,尽管全身已经脱力,却是仍在拼命的挣扎和撕咬。

  萧再丞一个弯腰,刚将人抱起,周筱不知突然哪里来了一股力气,照着眼前的脖子“啊呜”,狠狠的就是一口。

  而抱起她的那个人却停了下来,一动不动、一声也不吭的站在那里,好像是为了让周筱能尽最大可能的发泄出心中的不满。

  周筱觉得意识已渐渐的要再一次抽离自己而去,但她却拼命的抗争着,不让自己再次陷入那无力的黑暗里。

  “让许医生马上过来!”还没放下怀中的小人儿,萧再丞就按下红色的按钮下达了命令。

  周筱知道现在全身都已没了力气,包括之前那狠狠咬下去至今还没有松开的一口也已失了力道,但她潜意识里就是不想松开,就是想要咬的更狠一些……

  许医生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个人怪异的姿势——萧再丞怀抱着小姑娘,直直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而小姑娘的整张脸都埋在了萧再丞的颈项里,不过,样子看起来不像是在亲热,倒像是……

  反正是说不出来的怪异。

  “快过来看看,小小她的状况有些不太对劲。”萧再丞看到许医生到来,终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说完,就要把怀里的周筱放到床上去。

  在感觉口中咬着那块肉就要脱离而去,意识已经模糊的周筱开始又是连踢带打,虽然那发出的力度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随着身体被放到床上,周筱的意识也彻底的随之消失……

  “啧啧啧……这可真是够激情四射的啊!瞧瞧……瞧瞧……啧啧……这爱的印迹留的够深刻的哈……

  你萧四当年在站场上也没这么频繁的流过血吧?这才几天,已经是第几次了?

  看来你这只小猫的爪子太利,很难收服呀!”

  许医生盯着萧再丞脖子上透着血迹的牙印,啧啧的叹道。

  “少废话,她到底怎么样?”萧再丞看许医生在调笑自己的同时倒没忘给周筱做着仔细的检查,否则就现在他那个欠扁的样子,自己早就对着他出手了。

  “又刺激她了吧!我不是说过不要再刺激到她,让她好好休息的吗?不是吓唬你,萧四,再这样下去,小姑娘的精神可能会彻底的崩溃。

  我所说的意思你能明白吗?简单的说,就是会被你折磨出精神病来!”

  许医生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严肃起来。

  “有什么可以用医学的办法来解决吗?”萧再丞对于许医生的话毫无怀疑,只是没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

  “没有,或许可以用催眠疗法来试试,但那只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实际上采用这种办法对她没任何的好处。

  你还是试着解解她的心结吧!这才是最为有效的一个方法。”

  许医生再次提出了这个问题。

  “那她现在这样还用不用用药?”萧再丞坐在床边,一边擦拭着周筱头上的汗水,一边问道。

  “不用,除了能补充给她一些电解质外,没什么大的意义。中医讲求药补不如食补,你只要想办法能多让她吃下些东西去,而且是心情愉悦的吃下去,就是最好的良药了。

  她现在的年龄还太小,情绪激动时尽量采取安抚的方式,能不用镇静的药物就不用,这对她的大脑刺激太大。

  萧四,你好自为之吧!所谓‘过犹不及’,我劝您老人家还是思虑一二再做决定吧……啊!”

  许医生拍了拍萧再丞的肩膀,收起了药箱,轻摇着头走了出去。

  萧再丞神情凝重的呆坐了一会儿,然后抱起周筱进了卫生间……

  这一次醒来的周筱,与往次不同的是,精神明显的萎靡不振。一天里,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双手抱膝的蜷坐在床上,对什么都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即便是两个孩子腻在她身边时,也是很少有话说。

  小孩子都是敏感的小动物,两个小家伙儿可能感觉出了周筱与以往的不同,于是在她面前都变得有些小心冀冀起来。

  “妈妈……妈妈……”当小沐第n遍的叫着还没有应答自己的周筱时,小嘴一瘪,眼泪就滚了下来。

  “喂……你家小沐叫你呢!喂……你听见了吗?你到底是怎么了?喂……”萧沛看到没多大反应的周筱,片刻间也觉得委屈起来。

  “哦?啊……对不起……对不起宝贝儿们,我刚才在想别的事,有些走神儿了,没听见你们说的话。

  小沐乖,不哭啊!是我的错。

  小沛,对不起!

  来,你们都到床上来玩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