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厮守在一起
  “丁嫂必须留下,不然你就和我一起回军区。”萧再丞态度坚决。

  周筱:“……”只得在心里暗骂这个不讲理的混蛋。

  萧再丞这段时间积压了不少的工作,将周筱和两个孩子安顿好后,便和金龙匆忙的离去。

  走前还给周筱留了一个手机,尽管知道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还是告诉周筱里面只存有他一个人的电话号码,让周筱有事给他打电话。

  换来的,却是周筱连眼皮都没抬的一个冷脸……

  萧老太太想的周到,根本不用周筱任何的费心,早在周筱他们一行回到四合院之前,一切生活所需就已派人送了个齐全。

  九月末的帝都,天气正是最好的时候,周筱坐在放在院内树荫下的一个躺椅上,身下是丁嫂给铺的厚厚的软垫。

  望着头顶上方秋高气爽的蓝天,看着两个孩子在院子里撒着欢儿的奔跑,跑累了,就跑过来腻到她身边撒会儿娇。

  这时,周筱就会抬起手来,轻轻拭去他们头上的汗水;或者,端起一旁的温水,喂着他们喝下去。

  心里的阴郁也随之散去了几分。

  闭着眼,靠躺在那里的周筱甚至想,若是这两个可爱懂事的孩子是自己的,那该多好!

  自己以后都不用想着嫁人的事,只是守着这两个孩子,工作之余和他们厮守在一起,未尝不是件幸福又快乐的事。

  转瞬又想到短短数日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还有所面临的和所有无法解决的这一堆乱麻,最重要的,是自己所失去的……

  那种锥心的刺痛又一阵阵的涌上来,令周筱的情绪又有些无法自抑的痛苦。

  “妈妈……咯咯咯……哥哥要抓我…………哥哥要抓住我啦……妈妈救我……咯咯……”小家伙儿大叫着,一下扑到周筱的怀中。

  “宝贝儿,小心呦!不到摔到了……好了,别再跑了,我们去洗洗手,准备吃饭喽!”

  孩子们的欢笑,终于打断了周筱要继续折磨自己下去的伤痛。

  丁嫂话不多,但一手厨艺还真是好的让人没话说。周筱吃了自从被绑架以来,最多的一次饭。

  两个孩子也在周筱的哄劝和监督下,胃口大开的吃下了比往常多出许多的量来。

  周筱只得在饭后领着两个小的,沿着院内的阴凉消食溜弯儿。

  午觉三人搂抱在一张大床上,也是睡得香甜无比。

  同样的,这也是周筱这么多天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这一觉醒来,觉得全身都舒畅了不少。

  给侯双打了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回到自己的家来,让他和蒋玉新不要担心。

  侯双在接到周筱的电话后,多少算是放下了一点点的心,不过,还是在下班后,不顾周筱之前在电话里的劝阻,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倒是听了周筱的另一个建议,没有让大着肚子的蒋玉新也跟着一起过来。

  “小小,你终于回来了,我和你嫂子这些天虽然能接到你的电话,但还是担心的要命。

  不过,你回来就回来了,怎么又带着两小的和这么一堆人来?

  你和那个姓萧的有没有说清楚,这拖家带口的往这儿一驻扎算怎么回事儿。

  我可跟你说,别看他是一个军长,我们可不能怕了他,哼……他一个结过婚,又有两个孩子的老男人,还想我妹妹嫁给他,真是做梦做得多了。”

  一进到院子里的看到正陪着两个孩子玩儿的周筱,侯双劈头就是一顿。

  “我知道该怎么做双哥,你和嫂子就踏踏实实的准备迎接小宝宝吧!我这边不用你们担心。

  我最关心的是,这几天你和嫂子在单位有没有遇到过什么麻烦?我怕赵一良他们再对你们使出什么阴招儿来,他们那伙人,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的。”

  周筱这些天来一直担心着这个问题,虽然电话里没听侯双说过什么,但心里总是会觉得不踏实。

  “没有,什么事都没有,他们不会卑鄙到这种程度吧!还真能无法无天了不成,我想他们应该不会把麻烦找到我的头上来。

  倒是你,以后出门什么的一定要小心些,尽量不要落了单,有什么事一定要出去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我过来陪着你。”

  侯双单纯的认为赵一良他们还不至于对自己下手,所以显得有些满不在乎,倒是对周筱的安全有着十分的担心。

  “我这边不会有什么问题,赵一良他们家再厉害,比起萧家来还的差的远呢!

  我倒不是想和萧家扯上什么关系,但起码在国内这段时间来说,有萧再丞在,赵一良应该不敢再对我有什么行动。

  等我一去了国外,再过上一年半载的时间,他们也就不会再想起我是谁了。”

  其实这些话大部分只是用来安慰一下侯双,周筱心里明白,与赵一良之间的事,远没所说的这么简单。

  留侯双在这里吃过饭后,周筱又找出了许多的补品,让他给蒋玉新带了回去,告诉了侯双那个手机的号码,并叮嘱让他有事一定要告诉自己。

  送走了侯双,依旧没见萧再丞的身影。可能是这几天真的很忙,连晚饭也没能赶过来。周筱知道,他即便不过来用晚饭,肯定也会赶过这边来住。

  根本就没管这人来了要住哪儿,告诉了丁嫂哪间是父母的房间,哪间是周天的房间,还有哪间是侯双的房间,其余的让她和冯三妹自行选择后,就领着两小早早的洗漱好,进了自己的房间,并将门窗锁紧。

  可能是周筱的小四合院让两个孩子感觉到新鲜,也可能是因为看到周筱今天情绪好,也精神了许多,令两个孩子兴奋的精神十足,到了快十一点还没有睡意。

  周筱已经不知讲了多少个睡前故事,还被萧沛拉着胳膊不肯罢休。

  “小沛,只能再讲最后一个了,你看你不睡,连弟弟也跟着不睡,明天又得该懒床了。不要忘了,明天你可是要上课呢!”

  周筱拍了拍萧沛的脸,柔声劝着。

  “那好吧!就最后一个,你也得早点休息,不然明天再不舒服了怎么办!”萧沛虽然小,但有时说出的话却令周筱感到周身都暖暖的。

  “今天最后的一个呀,我们来讲《狐狸和伐木工人的故事》。

  一天,一个工人正在伐木。一只狐狸匆匆逃过。‘大伯,请救我一命吧!后面的猎人正在追我,我已经精疲力尽,再也跑不动了,求求您救救我吧!’

  伐木工动了侧隐之心,就一指自已的工棚说:‘那你就躲进去吧!’

  狐狸刚藏好,猎人就已追到了门口,一见伐木工就问道:‘老兄,看见一只狐狸从这里逃过吗?如果你能告诉我,我就送你一只野鸡。’

  伐木工一见野鸡便红了眼,可因为答应过狐狸,不好再改口,于是就心生一计道:‘狐狸吗?我没见过。’

  但他又用手指着自已的工棚,示意猎人狐狸就在屋子里。

  这一切都被屋里的狐狸通透过门缝儿看得清清楚楚,而匆忙的猎人却没弄明白伐木工的意思,朝着茅屋后面的方向追了下去。

  猎人走了,狐狸钻出屋子就走。伐木工正为失去了野鸡而惋惜不已,这时一见狐狸却又装起了好人:‘你怎么都不谢谢我的救命之恩?’

  狐狸却轻蔑的对他说:‘如果你的手指得更明白一些,我想你现在已经有一只美味的野鸡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伐木工没有得到野鸡,又被损了一顿,沮丧地低下了头……”

  随着最后一个故事的结束,没一会儿,屋内就陷入了一片沉静,周筱搂着两个孩子,沉沉的睡去。

  萧再丞赶过来时,已过了深夜的一点钟。

  经过多日的锤炼,冯三妹已能深深的领会到领导的意图,并没有将门拴死,萧再丞得以不用通过特殊的翻墙技能,就能轻松的进入到院内。

  站在院内想了想,最终还是放弃了进到屋内一家四口共睡一床的打算,转身进了早被丁嫂收拾好的那间属于自己专属的房间。

  周筱是在第二天的早餐桌上见到的萧再丞,预料中的事,周筱并没有感到吃惊。

  看也没看坐在对面的那个一点儿也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混蛋,周筱的眼中只有两个孩子。

  “我这几天会有些忙,不能陪你们,有事给我打电话。”在吃完早饭后,萧再丞临出门前叮嘱了一句。

  “永远忙、永远见不到你才好呢!”周筱在心里暗暗的嘀咕,却是仍没看对方一眼。

  走出门去的萧再丞,心底有丝淡淡的失落,一个早晨,不要说和自己说话,就是一个眼神小人儿都没给过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