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五十四章 策划逃走的事
  周筱没想到萧再丞今天会这么早到,相对沉静了几天的生活,在见到这个人后,又让周筱心里升起了一股烦燥。

  见周筱的晚餐没吃下多少,萧再丞皱了皱眉,看了看坐在周筱身侧的两个儿子,按捺下了心里刚刚起的心思,继续吃自己的饭去了……

  周筱的不耐都表现在了脸上,萧再丞这一晚也没敢再造次,晚饭后陪着两个儿子在院子里玩儿了一会儿,就老老实实的回了自己房间。

  当然,这个过程,周筱是不会参与其中的,一个人躲进书房内,半躺在靠椅里,静静的发着呆。

  第二天的上午,周筱正在给萧沛讲着数学课,院门被扣响,冯三妹跑去打开了大门。

  一辆小货车停在了门外,几个工人利落的跳下车,从车上搬了架钢琴进了院子。

  周筱听见动静从屋内走出来,看到眼前明晃晃的“斯坦威”三角钢琴,不由有些呆愣,谁能告诉她,这是闹的哪一出儿。

  “您好,是萧太太吧?我们给您送钢琴过来,请问要放到哪儿,我们帮你安装好。”随车的一名工作人员走到周筱的面前问道。

  “您搞错了,我可不是什么萧太太。”周筱一脸的黑线。

  “啊?没错呀……我们接到的订单,登记的就是这个地址啊!”工作人员一头的雾水。

  “哦……是这里,没错!”冯三妹听了周筱的话后赶紧上前跟工作人员做着解释。

  “夫……啊……那个……首长给您订了一架钢琴,说您无聊的时候可以和两个孩子弹弹琴,解解闷。您看,要摆在哪里才合适?”冯三妹每每称呼周筱时,都觉得是件特为难的事情。

  “不需要,让他们拉回去吧!”周筱转身就想进屋。

  “这位夫人,您还是不要为难我们了吧!我们只负责运送过来,却没权利给运回去呀!您看这……”之前问话的那位工作人员为难的说。

  “是啊!首长说,送这架琴来,也是为了能让两位小少爷与您学学琴。”冯三妹变得越来越机灵,知道什么样的话才能让周筱不会那么的抗拒。

  “……那……行吧……搬到堂屋里吧!不过,堂屋里的东西得要挪一挪才行,不然放不下。”周筱犹豫了一下,想想两个孩子,终于点了点头。

  “您说怎么挪,我们帮您弄。”工人们一听可以不用把钢琴运回去了,都纷纷出了一大口气。心想:“有钱的人都是这么难伺候,尽出些幺蛾子。”

  周筱先进堂屋看了看,又想了想。虽然这间屋子足够宽敞,但是摆放上这么一个大家伙,足足可以占去了五分之一的空间。

  也幸好订的人考虑到了这一点,只是订了一款m型号的来,不然摆放起来还真是个问题,不过那也得把一部分家俱腾挪出去才行。

  周筱不用看也能想像的出来,本来纯中式风格的一间屋子,放了这么一个纯西式的“摆件”后,会有多么的不伦不类。

  都是纯红木的家俱,虽然工人们都是些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但整个挪完再把钢琴搬进来,各个脸上都是淌满了汗水。

  周筱有些过意不去,让冯三妹赶紧从冰箱内给每个人都拿出了罐进口的果汁来。

  工人安装好,再由琴师调好音后,周筱试了试音。

  斯坦威——不愧为世界最顶级的钢琴,在全球所有的钢琴品质对比中排名第一,其独一无二的特性,真的是其它品牌所不能比拟的。

  这个品牌的钢琴,不但国际著名的钢琴家几乎都使用它,同样,年轻的艺术新秀和室内音乐之友也用它进行演奏。它不仅仅具有适用于古典音乐的理想音色,而且也可用于爵士、摇滚和流行音乐。

  此外,它还是一种安全保值的投资。这个品牌的产品价值正在逐年的上升,还真的可以成为世代相传的令人骄傲的固定资产。

  这个名贵钢琴的典范,一八五三年创始于美国纽约,是肖邦国际钢琴大赛、柴可夫斯基国际钢琴大赛的指定用琴,也是一个世纪以来全世界著名钢琴家的首选用琴。

  索斯比拍卖行一九八零年拍卖过一架斯坦威大钢琴,成交价为三十九万美元。

  约翰·列侬生前用过的一架斯坦威黑檀木竖式钢琴,拍卖估价在九十五万至一百一十万英镑之间,合人民币一千一百万万至一千三百万。

  周筱自从到普林斯顿开始和那些艺术家们学习音乐起,就爱上了钢琴这种乐器。同时,对斯坦威这个品牌的钢琴也由衷的狂热起来。

  但是由于对它价格的望而却步,再加上没打算在国外长期的生活,所以始终没有舍得狠下心来买上一架。

  如今,不想就因昨天刚提过一下,今天萧再丞就大手笔的让人送了一架过来。周筱的内心瞬间闪过一波微澜,但是突然一想:“他说他儿子可以学些音乐了!”

  于是,微澜转瞬间便已消失不见……

  不知萧再丞若是知道自己一番的心血完全的付诸了东流,会不会神伤呢!

  有了这架钢琴,周筱好似多了一分精神的寄托。除去给两个孩子上课用外,没事时,自己也会坐在琴前纾解着抑郁的情绪。

  不过,却也真的发现小沐天生对于音乐的领悟与天赋,虽然他现在仅有三岁。

  于是,周筱开始格外的对他在这方面加强了一些基本的训练。

  尽管现在每天的时间看似都安排得很满,还有两个孩子围绕在周围,但日子一天天过去,周筱的情绪又开始一点点的焦躁起来。

  对于现在的周筱来说,感觉上自己是从一个牢笼进入了另一个虽然没有那么令人窒息,却也没多少自由的空间,就好像,是一只被主人圈养起来的金丝雀一般,同样的没有自我。

  唯一好的是,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虽然相比回国之初瘦去了一大圈儿,但起码感觉到体力正一点点的在回归到身体里来。

  于是,周筱开始暗自思量,绝不能就这样的坐以待毙,必须要想个办法离开这里,离开帝都,回到美国去。

  她知道,就目前的情形来看,有一个冯三妹在,自己要出这个院子就已是微乎其微的可能,更不要说还不知道萧再丞有没有在院子的外面安排什么人手。

  但是,也绝不能就这么放弃,一定可以想到办法的,一定可以!周筱这样对自己说。

  自己的家里还藏着很多这么多年下来到处淘来的宝贝,相信以萧再丞的家世和为人,应该不屑于占有它吧!

  但即便是出现了这样的事,比起自己的自由和婚姻来说,周筱狠了狠心,也就认了下来。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周筱便开始策划起逃走的事情来。她已提前偷偷的将自己的护照和其它的一切证件以及必须要带走的东西装在一个背包里藏了起来,方便走时随时能带在身上。

  在这个过程中,周筱也会时不时的忍不住自嘲——身在自己的家中,从没招惹过谁,如今竟如一个等待时机,准备越狱的的囚犯一般,想来竟也是个十分可笑的笑话了!

  又是两天的时间过去,周筱仍没找到一个可以顺利逃脱的时机,焦躁的心情已到了快要掩饰不住的程度。

  但是在一低头时,看到两个孩子一边一个牵着自己衣角的样子,心突然就如针扎般,一剜一剜的痛起来。

  与两个孩子虽然相处了仅仅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但周筱却对他们已经产生有些几乎难以割舍的感情。

  尤其是当萧沛用满是渴慕的眼睛看着自己时;还有小沐趴在自己怀里叫着妈妈时……

  而自己当初也曾答应过两个孩子,如果离开,一定会告诉他们。但是,从前两次所发生情况来看,萧沛大一些,或许还可能勉强接受;小沐却是因着自己的离开就大病一场,若是自己再一次的离开,不知这孩子还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

  想到这些,周筱甚至开始暗恨自己,当初就不应该和两个孩子走的这么近,不然自己不但会心痛难舍,两个孩子的心灵恐怕也会再一次的遭受到伤害。

  所以,想想这些,也是让周筱为难不已。可是,也真的是不能就因为两个孩子,而就这样认下这段屈辱和婚姻啊!

  于是,令周筱更增添一项的烦恼就是,要如何尽最小化的伤害到甚至是不伤害到两个孩子……

  可怎么想,也想不出一个完美的办法来。在这种情况下,周筱只有付出更多的心思到两个孩子的身上来,以此来减少几分对两个孩子的愧疚之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