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五十六章 这终于算是逃脱了吧
  繁华的帝都城一点一点的远离自己而去,周筱不知萧再丞那边现在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形。

  她完全没有绝对的把握自己的这次出逃一定会成功,但是,离开帝都、离开萧再丞的掌控,是她此时心中最最强烈的念头。

  焦躁不安的心总会觉得时间如蜗牛爬行一般的缓慢,等到出租车终于以接近超速的速度到达东效火车站时,时间刚好过去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

  “计价器显示是三十二块钱。”司机师傅没好意思直接说出双倍价格的数额,很婉转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给您,不用找了,多谢!”周筱为了节省时间,上了车没一会儿就已将钱准备好,将一百块钱直接塞给了出租车司机,快速推开车门跳下了车。

  “这小姑娘,出手还真是大方,今天这趟活儿拉的倒是值了!”司机师傅暗乐。

  东效火车站是沉寂在这繁华都市中的一个最破败的车站,这也是周筱之所以选择从这个车站逃走的原因。

  因为它远离市区,而且坐落在一片杂乱的棚户区之内,随着市内其它车站的新修和落成,这个车站渐渐被人们所遗忘。

  只因为偶尔会有其它车站进行大修或是临时要加开什么车次,这里才做为了一个备用车的站存在着,而也只有居住在附近一些外来打工的人员,才会选择在这里坐车。

  周筱快步进到售票厅内,里面没有一个买票的乘客,售票窗口内的工作人员都在悠闲的随便的聊着天。

  问了最近一列要开出的车次,得知是在二十分钟后要开往h省的一趟慢车,而且没有卧铺,只有硬座的车票。

  周筱顾不了那么多,先买了到大概两百公里以外一个小站的车票。然后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神情紧绷的默默等待着。

  在这过程中,周筱还不断警惕的四处观望着周围的情况,不知不觉头上竟浸出了一层的细汗。

  这种紧张,是周筱觉得从来没有过的,即便是在美国遭遇那场持枪抢劫的场面时,也没这么的紧张过。

  最盼的就是时间快些的滑过,二十分钟的时间,足以让周筱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几乎要承受不住的爆裂开来,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痛苦。

  终于在火车提前五分钟开动的时候,进站口斑驳陈旧的大铁门被工作人员从里面打开——开始检票上车。

  周筱没敢排在最前面,而是夹在队伍的中间,说是队伍,不过是只有三几十人在排队候车而已。

  顺利通过检票口,周筱的心脏在骤停了一下后,又开始恢复剧烈的跳动。

  验票——上车——找到属于自己的座位,还有两分钟火车就要开动……

  周筱将背包紧紧的抱在胸前,眼睛仍是不停的在四处观望——没什么情况……

  终于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睛。

  还剩一分钟的时间……到时间了……火车终于缓缓的开动……

  “呼!这终于算是逃脱了吧!”周筱长长的舒出了一大口气来。虽然接下来还有一长段路程的奔波,但是,只要离开了帝都城,希望就已在眼前了不是吗?

  “啊!”突然火车的一个急刹车,令车厢内的众人惊呼一声,由于惯性的原因,全部向前倒了过去。幸好车厢内的人不是太多,没几个人站着,而且站着的人也都及时扶住了座椅,倒是没出现什么受伤的情况。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停车了呢?”

  “怎么开的车,这要是让人受了伤可怎么办?”

  “之前就说,不能在这个破车站乘车,看看,这才刚开动,车就坏了!”

  “不会是出什么车祸了吧!”

  ……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整个车厢立时变得闹闹哄哄。

  周筱却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猛然间,心脏再一次仿似停止了跳动,周筱看到身后跟着另外两个穿着迷彩装士兵的金龙,一步步由车厢两端的连接处向自己走了过来……

  再扭头向后望去,另一端,那个曾经和金龙一起将自己从赵一良手中解救出来的那个军官,也直直的盯着自己并也向这边靠拢而来。

  估量了一下人数,周筱猛的站起,向只有不知名那个军官的一端冲了过去。

  ……

  “救命啊!他们是坏人,谁来帮帮我……快救命啊……王八蛋,你放开我……”

  周筱再一次低估了对方的战斗值,挥出去的拳头还没有擦到对方的衣角,就已被人死死的制住。

  周筱又叫又喊,希望可以通过人多的力量,能顺利的把自己解救出去。

  可是,她同时也低估了这个时代人们的冷漠程度——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她,哪怕是说上一句话。

  车厢内的人们都被这一群身着军装、外表强健的军人给震慑的安静不已,甚至连一声咳嗽的声音都没有。

  挣扎的过程中,周筱鼻梁上的墨镜脱落到地上,头上戴的帽子也被刮掉,如瀑的长发瞬间披散下来……

  “哇……”已经安静了好半晒的众人,突然不由发出了一阵的惊呼。

  在一身纯黑色休闲装的映衬下,周筱有如凝脂的小脸儿,显得更加的娇俏万分,再配上那一身飘逸的气质,令许多男人不禁都张大了嘴巴,合拢不上。

  “你个助纣为虐的王八蛋,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快放开我,不然以后有你的好看……”尽管头上已满是汗水,周筱仍不停的挣扎着。

  对方可能是顾忌着周筱的身份,所以也不敢太过用力,用的力道只是不让周筱挣脱而已。

  “快放开我……你放开我呀……”随着周筱的声音越去越远,直至消失,火车终于重新缓缓启动……

  “哇!刚才是个什么情况,是大白天的就强抢美女吗?”

  “那些当兵的也太牛了吧!竟能让火车停下来。啧啧……太牛掰了!”

  “那些当兵的不会是假的吧!不然抓一个那么漂亮的女孩子干嘛!“

  “要不是我坐在车座的里面不方便,刚才一定出手救下那个女孩儿。”

  “得了吧!就你,刚才一直打哆嗦的不知是谁,现在来充当英雄了,啊呸!”

  ……

  而周筱早已听不到车厢内的这些议论声,现在正被“押”在一辆军用的吉普车里,向市区内疾驰而去。

  “黑蛇,你轻一点儿,不然小心首长回去罚你个二十公里急行军。”这次换金龙坐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

  回过头来,对着手忙脚乱狼狈的承受着周筱不断挥舞过来的拳头的黑蛇,一脸严肃的说道。

  “金龙,你确定不是在报复吗?”金龙口中的黑蛇,一边再次挡住周筱挥来的一记“左勾拳”,一边咬着后槽牙道。

  “哼……”谁知金龙连头都没回,只是酷酷的从鼻腔里给了这一个字。

  黑蛇:“……”

  “你们两个是非不分的混蛋,亏你们还是名军人,自问对的起你们这一身的军装吗?

  与其这样,还谈什么保家卫国,干脆回你们的老家种田去吧!

  你们等着,我不会就这样算了的,一定跟你们没完……”

  周筱一边对黑蛇发动着攻击,一边不断的挖苦着他们。

  此时黑蛇和金龙原本黝黑的脸上,由于羞恼热血上涌后,显得一片的赤紫。但是最要命的还在后面,两个人怎么也想不到,原本以为周筱说“要和两个人没完”的话,后来竟演变为了现实。

  当某一天真正自愿成为萧太太的人,不知为什么一看到这两个人就觉得万分的不爽,于是想方设法的以折腾他们为乐,就连两个的追妻之路都因此变得坎坷起来。

  可偏偏化身为妻奴的某位大boss,不但不加以阻止,反倒处处予以纵容,令两位铁血的男儿叫苦不迭。

  这些都是后话,以后再讲……

  再次回到了自家的四合院。当周筱看到那扇红漆的大门时,浑身像被电击一般,立即脱了力。

  车门打开,车外,冯三妹和丁嫂都静静的一声不吭的站在大门外。

  ……

  过了许久,也不见周筱下车。冯三妹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上前来:“您……请您下车吧!”

  冯三妹的声音显得有些小心冀冀。

  周筱:“……”

  “要不,我扶您下来吧!”冯三妹等了一会儿,继续说道。

  这场经过精心策划的出逃,不到一个不时,便宣告结束,这对周筱的打击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沉重。

  虽然之前想过可能会有这样的结果,但周筱仍是不能接受,那种焦躁中伴着绝望的心绪再次席卷而来。

  周筱呆呆的坐在那里,之前被汗水打湿的头发,一缕儿一缕儿的贴在了额头上,使得那张苍白的小脸儿上,更加多了一抺的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