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此生都不会放弃
  “怎么不下车?”刚刚从另一辆车里下来的萧再丞,几步走上前来,将头稍稍往周筱乘坐的车里探了探。

  周筱:“……”

  “来,下车!”萧再丞看到里面的小人儿没有反应,弯下腰来,一把将周筱打横的抱起,大步的跨向院内。

  “妈妈……嘻嘻……妈妈回来喽!”正在院中玩儿着丁嫂刚带回来的小汽车的小沐,一抬头看见爸爸正抱着妈妈走进来,立即兴奋的放下手中的玩具,欢呼着扑过来。

  两个孩子根本不知道,在刚刚过去的那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里,周筱曾上演过逃走这一段。

  “小沐,妈妈不舒服,你先自己玩儿。”萧再丞抱着周筱脚步没停,边走边对着儿子说道。

  “妈妈?妈妈又痛痛了……”小家伙儿一听说周筱不舒服,立即瘪起了一张小嘴儿。

  “小沐,不许哭,来,哥哥领着你。

  她这是怎么了,出去时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会又不舒服了呢?不会是累到了吧……

  就说不同意让她出去,非不听话,看看,这下又完菜了吧!”

  萧沛拉过弟弟的手,跟在萧再丞的身后,也往屋内走去,一边走还一边碎碎念。

  “你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哪里不舒服?我让许医生过来给你看一下吧!”萧再丞将周筱抱放到床上,拉过被子给其盖到身上,然后大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轻声的问道。

  “出去……”周筱呆呆的望着窗外,嘴里吐出了两个字来。

  “小小……”萧再丞声音里透出了一股担心。

  “出去……我让你出去……你听见了没有……萧再丞……你给我滚出去……滚……”

  周筱突然像发了疯的狮子一般,对着萧再丞大喊大叫起来,随之,操起床上的枕头就向他扔了过去,扔完枕头,就是身上盖着的被子……

  总之,床上凡是能被摸到的东西,全被周筱一股脑的抓起来向萧再丞的身上招呼过去。

  直到再也抓不到任何东西,周筱又将目光对准了别处……

  首先看到的是床头柜上摆放的由红木做架,琉璃做罩,透着古香古色,周筱由国外淘回的她自己极为喜欢的那个床头灯。

  此时的周筱早已失去了理智,伸手就要抄起台灯,好向萧再丞掷去。

  “小小,你干什么,冷静点儿!”萧再丞上前一把夺过台灯,让周筱伸出去的手落了空。

  “你给我,把它还给我,你这个强盗、恶棍、混账王八蛋……”周筱尖叫着向萧再丞的身上扑去,想要抢回举在他手里的那个台灯。

  “呜……呜哇……妈妈……啊……妈妈……小沐怕怕……啊……”刚和哥哥手牵手走进来的小家伙儿,看到这一幕吓得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边哭边喊着妈妈。

  “你们这是……这是在打架吗?啊……”刚刚还装作一副小大人儿似的萧沛,一瞬间也吓的大哭起来。

  “萧……呃……”听见两个孩子大哭的声音,周筱的动作立即像是被定格了一般的停在了那里——一个趴在萧再丞怀里的姿势。

  “你们别哭,你们看,这不是没事吗?”萧再丞一向不怎么会哄孩子,所以说出来的话也是有些生硬,没有什么说服力。

  “妈妈……呜哇……要妈妈……”小沐哭着站在床边,朝着还呆呆的趴在萧再丞怀中的周筱伸出了两只小手儿。

  “小沐……”周筱只发出了这两个音阶,但声音已变得沙哑。

  “妈妈……呜……抱抱……”小家伙儿坚持着举着两只小手不肯放下。

  “小沐别哭,陪陪妈妈啊!”萧再丞也有些慌了手脚,看到周筱只有在听到两个孩子的哭声时,好似情绪才缓和下来一些,于是灵机一动,立即将两个儿子留在了屋内。

  第一次主动的将“投怀送抱”的小人儿轻轻的放在床上,然后又把两个还在哭泣的儿子也抱上了床。

  叫来丁嫂,收拾了一下满地的狼藉。还把离床一米范围内的摆件物品,全部的转移到了其它的地方。

  “妈妈……呜……”小沐看到呆呆的周筱,还是有些害怕,揪着她的衣角,可怜巴巴的望着她。

  “你是怎么了,刚才眼睛都是红的,好可怕。”萧沛的哭声也渐渐小了些,戳了戳周筱的手背,然后试探性的抱起了她的一只胳膊。

  “哦……我没事儿,宝贝儿们!”刚刚与萧再丞折腾的好似现在有些脱力,周筱只感觉全身又是软绵绵的没了一丝的力气。

  费力的抬手,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小脸儿。但是,思绪总有些飘忽,好似集中不起来的一种感觉。

  趴在周筱的怀里,两个孩子渐渐停止了哭泣,但是,可能是刚刚的情形吓到了他们,两个小家伙儿都不再似以往那般的闹腾着要求周筱陪他们一起玩儿,而是那就样蔫蔫儿的玩儿着自己的手指。

  而周筱整个人却是呆呆的,没有了生气一般,也不再逗弄两个孩子。一时间,屋内一片死寂。

  再返回屋内的萧再丞,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画面——周筱一张惨白灰败的小脸儿,目光也没有了往日的那股生机。

  就那样死气沉沉的呆靠在床头,一动也不动,任由两个儿子用多么可怜惜惜的目光看着她,都不见丝毫的反应。

  看到了这一幕的萧再丞,不由脚步滞了滞,心底瞬间滑过一丝莫名的心痛。

  放弃吗?不……放弃的念头只在他萧军长的心头一闪而过。此生都不会放弃——这是已经根植到萧再丞心底的一个执念。

  于是,大踏步的走到床前:“小小,我有急事需要去处理,你和儿子在家好好的休息啊!”

  说完抬起手轻轻顺了顺周筱的头发,想再捏一下那嫩滑的小脸儿,知道时机不对,忍了忍,还是停了手。

  呆坐在那里的周筱对萧再丞的话没有任何的反应,连视线都没有一丝的变化。

  萧再丞暗叹了一声,紧急军务在身,又不得不离开,但是心里又着实是有着万分的担心……

  午饭任谁劝也没用,周筱一口都没有动。丁嫂哄着两个分外安静的孩子吃过饭后,又把他们送到了周筱的卧室里,这也是萧再丞临走前对她的吩咐——要让两个孩子多多陪在周筱的身边。

  倦意无时不刻不在缠绕着周筱的内心,连身体也跟着起了连锁的反应。不多一会儿,便和两个孩子一同睡了过去。

  醒来时,两个孩子已不在身边,只听院里丁嫂喊着——“小心”、“不要摔到了”等一些的字眼。

  有些费力的起身,靠在了床头,目光仍是呆呆的,没有焦聚。

  忽然眼前一暗,高大的身影俯了下来:“小小,你觉得怎么样?需不需要让许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我听说你中午又没有吃东西,已经让丁嫂去做了,我来喂你吃点儿,不吃饭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萧再丞坐到周筱的身边,轻声的说道。

  周筱眼睛都没眨一下,仍是空洞的望着屋内某个不知名的角落。

  萧再丞:“……”

  丁嫂很快就做好了清淡的小菜和香浓的菜粥来。

  萧再丞仍像以往那般,舀一匙用嘴试了试温度,然后放到周筱的嘴边。

  周筱却仍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想着是否还要用先前的老办法试试,又觉得这一次恐怕更是行不通。

  正犹豫间,金龙的声音从外面清晰的传了进来:“首长,再不走时间就来不及了!”

  萧再丞捧着碗的手在空中一滞,只得放下,然后目光紧紧的盯着周筱,过了好一会儿:

  “小小,我有个紧急的作务,需要出国几天,刚刚抽空儿回来看看你,现在马上就得走。

  我不在,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许任性,听见了没有?

  我走了,有什么事你就让人打电话到老宅。”

  萧再丞对于哄女人的话实在是有些匮乏,说完这些也就再无话可说。

  站起来刚要转身,脚步停顿了一下,好似下了某种决心一般,突的转过身来,弯腰,抱过周筱的脑袋,头就压了下来。

  在周筱呼吸受到严重的阻碍,想张开口喘气的间隙,迅速攻城掠池,占据了无时不在肖想的美好。

  当闻到那熟悉的泗溢的芬芳,萧再丞再也忍不住被囚禁已久的欲望,将周筱瞬间压倒在床上。

  当自己的呼吸被阻,口中有异物闯进之后,周筱才后知后觉的有了丝清醒,开始手脚并用的反抗。

  “放唔……”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机会,手脚的反抗也因着身体的虚弱毫无任何的杀伤力。

  “呼……”好不容易,呼吸得到释放,周筱拼命的大呼了两口,却突然感觉那湿漉漉带着火热温度的唇却已顺着唇角,滑到了自己的耳廓,然后又一路到了颈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