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仍要逃离
  好不容易,呼吸得到释放,周筱拼命的大呼了两口,却突然感觉那湿漉漉带着火热温度的唇舌却已顺着唇角,滑到了自己的耳廓,然后又一路到了颈间……

  而伴着那那湿热唇舌的,是一股难耐的酥痒,流向了四肢百骸。

  突然,又是一觉上身的微凉,紧跟着,是一个带着薄茧的大手,顺着腰际的嫩肤,轻车熟路的往上边爬来,最终覆盖到了那处柔软的所在。

  “你……萧再丞……你……”周筱用手捶着紧贴在自己身上那具身躯的后背,无奈却使不上任何的力气。

  当大手满被那滑嫩到无以言说的触感充盈时,萧再丞大脑中的血管已经开始一根接着一根“噼啪”作响的爆裂。

  再无任何一丝的顾虑,另一只大手毫不犹豫的从小人儿的腰部要往下端探去……

  “首长,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金龙的声音里,透着一股视死如归的决绝……

  “该死!”萧再丞僵硬的停下接下来的动作,一拳捶在床侧,将头埋在周筱的颈项,平稳了许久自己的呼吸。

  “乖乖在家,等我回来!”萧再丞终于平稳了几分自己难耐的欲望,慢慢的从周筱的身上爬起,在这过程中,仍忍不住在其的唇上啄了又啄。

  ……

  “金龙,这次任务回来,补上二十公里负重急行军的科目。”稍后,外面响起了独属于萧再丞的那道冷冽的嗓音。

  “是,首长!”金龙的声音里透着股劫后余生的松驰。

  周筱呆怔的看着萧再丞的身影从自己的眼前消失……

  一股微凉传来,低头——“啊……萧再丞,你个臭流氓……”

  这次唤回神识的,不是两个孩子,更不是有了可以逃出去的期望,而是,周筱一低头时,看到的自己春光乍现的大敞的衣领下,露出的那一块挨着一块的斑驳……

  还有,已被褪到腰部以下的裤子,以及那片白嫩刺眼的肌肤……

  用被子将自己从头裹到脚,周筱决定,今天要装作一天的死人……

  若是萧再丞在场,肯定会暗赞自己的魅力无边,一个热吻可以换回心爱小人儿的神志,这是一个怎么算怎么都大赚特赚的美差。

  虽然由一个热吻换回了一次理性的神智,但留在周筱心里的,只是对于萧再丞咬牙切齿的大骂,和又一次逃离计划的开始。

  是的,周筱没有放弃,坚持着心底的想法,仍要逃离这里。

  但她知道,有过一次逃跑的经历后,萧再丞肯定会对自己盯的更紧,一定要再想个更加完美的计划才行。

  萧再阁那儿恐怕是帮不上太大的忙了,自己对他再怎么信任,或者说萧再阁的人再好,只不过与自己前后加起来就是见过那么三次的面而已,但萧再丞毕竟是人家的亲弟弟。

  所以,想来一切仍得靠自己才行。

  一旦有了新了的目标,周筱又开始斗志满满,于是,便开始了加紧自己体能的恢复。

  这段时间自己的体能实在是弱爆了,否则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被那个大色狼几次轻易的占了便宜去,周筱如是想。

  本没什么胃口的周筱,想通了这些后,在萧再丞离开的那天晚餐时开始,就强迫自己要多吃些东西下去。

  第二天,又拉着冯三妹和自己切磋,在切磋的过程中还不断向其请教各种自己所不擅长的招式。

  这一系列种种积极的行为,通过一些人员的汇报,传到正身处国外的萧再丞的耳中,萧大军长多少明了些周筱的用意,不过却也乐见其成。

  因为萧大军长有绝对的信心,小人儿长了再大的本领,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儿。

  而这也刚好可以让她多学些防身的本领,因为身处萧家的位置上,每一名成员都有可能面临自身安危的问题。

  萧家的子孙,无论从事哪一行业的人,长到一定年龄后,都要经过一些特殊的训练,以备不防之测。

  即便萧家现在的两个媳妇——老大陈一宁;老二王英楠,外表看起来不过是一介普通女流之辈,但也都是有些身手在身的女人中的个中高手,普通之流三五个人也是近不了其身的。

  其实自从周筱入了萧大军长的眼后,他萧某人已经开始有计划的想要加强自己小娇妻的身手了。

  虽然以萧家及他萧再丞目前的实力,还没有什么人敢打自己的坏主意,但做为一名思虑缜密的出色的职业军人,萧再丞不想有万一发生。

  当初之所以派了冯三妹在周筱身边,也是有这个意图在里边,只是这段时间一直闹闹腾腾的,再加上周筱一直病着,所以便没提过这事。

  现在既然周筱主动的要和冯三妹学起招式,冯三妹在之前领导有过特殊交待的情况下,教起来也就格外的认真起来。

  于是,在每天给两个小家伙儿教授完当天的课程后,周筱便与冯三妹开始在院子里过起招式。

  周筱毕竟有那么多年的舞蹈功底,再加上也曾和周天、侯双他们学过几路招式,所以在接受能力和身体的柔韧度上,都接受的非常快。

  而每每与冯三妹过招时,萧沛和小沐两个小家伙儿定会站在一旁为周筱呐喊助威,甚至会把小手掌拍得红成一片。

  有时兴奋了,也会依葫芦划瓢的在一旁跟着比划。不过,周筱也会从中发现另一个问题——那就是萧沛在这一方面却又有着比小沐更高的天份,这不是因为年龄大一些的关系,而是天生的一种本能。

  于是周筱想,这两个孩子,可能长大后真的就是一个从文,一个从武了。

  尽管周筱每天将时间排得满满的,但却从没停止过大脑的高速运转。

  尽管这样,仍是没想出一个更佳的逃离计划。但,周筱却是知道,萧再丞目前不在,在他回来前,应该是个绝佳的机会。

  也旁敲侧击的打听过,知道萧再丞这次的行程大概在一周的时间左右。而如今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天,周筱再也坐不住了。

  这日,侯双下班后又来看周筱。

  看到侯双,周筱又一计顿时升了上来。将所有人都打发出去后,将侯双拉到了书房。周筱不敢说话,因为她不知这个房间的某一个她想不到角落,是否藏着先进的监听设备。

  于是将侯双拉到了书桌前,用笔写了一张字条,放在侯双面前。

  侯双看了字条后,吃惊的张大了嘴巴,想出声,却忍了回去。然后看了看周筱,点了点头。

  这一天,侯双没有留下来吃晚饭,走到院中的时候,朝着周筱挥了挥手:“你嫂子这几天行动越来越不方便,我得回去照顾她,等这几天哪天有时间了我再过来吃晚饭吧!”

  “好的双哥,等你来了我给你做最爱吃的水煮肉啊!”周筱像往常一样,将侯双送到了大门外。

  然后面色平静的转身回了院子,接下来哄着两个孩子用晚餐,再过半小时后又如前几天的那般,与冯三妹过了几招,直到出了一身的大汗,方才停手。

  洗漱后陪着两个小家伙儿上床,讲着睡前故事哄着他们入睡,处表看起来与以往别无二致。

  但只有周筱自己知道,心里是如何的忐忑难安。看着两个孩子熟睡的嫩颜,又有着十分的不舍与愧疚。

  更多的,是对自己再一次计划能否成功实施的担忧。

  第二天大部分的时间,周筱都用来陪伴两个孩子——弹琴、唱儿歌、做游戏、讲故事……

  两个孩子也因此这一天都格外的兴奋,更加的缠在了周筱的周围,这却令此时的周筱心里愈加的难过。

  还没到下班的时间,侯双就早早的来到周筱这里。一进院门,看到周筱的第一句话就是:“小小,我都饿了,快给我做好吃的去。”

  “好,没问题!”

  回过头来:“丁嫂、三妹,你们今晚谁都不要动手,尝尝我的手艺。

  还有,三妹,如果院外有你们的人,也把他们叫进来一起吃吧!这么多天在外面风吹雨淋的,也真是难为人家了,就当是我为了感谢他们吧!”

  “这……这不太好吧!”冯三妹也是个实诚的妹子呢!

  “没什么不好的,有什么事到时我和你们的军人大人说,让他们都进来吧!”周筱一副诚恳的表情。

  “哦……那……那好吧!”好像军长夫人的话,也不能不听哈!冯三妹老实的点了点头。

  “夫人,哪能让您亲自动手,您说要吃什么,还是我来吧!”丁嫂有些忐忑不安的说。

  “不用,我来就好,我哥哥就爱吃我做的这口儿,您今天就当休息一次。”周筱说完,拉着侯双就进了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