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桃花源
  汽车在宽阔平坦的油漆路上又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拐进了一条小路上。

  一进了这条小路,路两侧就开始有了比正常道路上亮了许多的路灯。

  在明亮的路灯、还有高悬的明月,以及闪烁的繁星共同的辉映下,路及路的两侧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这条小路一看就是经过精心修建而成,路两边花草繁茂,林荫密布。若不是在这样的一种特殊的情况之下,尽管是在夜里,周筱也定要停下来欣赏一下这一番的美景。

  不过,随着行进到越来越长和越来越偏僻的路线,周筱的恐惧已经加深到顶点。

  她不知道这一次自己是否还能有幸能够逃脱出去,这时,那个高大的身影再次在脑中显现,周筱内心微微的一动,但是,这一切的麻烦好似又来源于那个人,若是他痛快的让自己出了国,还会有今天的事发生吗?

  恐惧夹杂着乱纷纷的思绪,被在这条小路上行驶了不到半小时而停下来的车辆所截断。

  周筱被两个黑衣人架着,从车上拖了下来。

  浓荫密布的掩映下,在重重花草绿树间,赫然出现在眼前的,竟是一座金壁辉煌的如宫殿一般的高大建筑。

  建筑前面是一个被灯光照射的有如白昼的小型广场,广场中央还有一个音乐的喷泉在咕咚作响,随着音乐起伏的是喷射着的各种变化不断的水流。

  所有的地面都是用汉白玉石铺就而成,穿过广场,还没有走到建筑门前,就已看到大门上方那张牙五爪的三个鎏金大字——“桃花源”。

  不知为何,还没进入其中,这三个字就给了周筱一种香艳艳的感觉。

  当两个黑衣人拖着周筱走到正中的旋转门前的时候,周筱一眼就发现,这个地方奢侈的就连大门都是金框内包裹的纯海黄的木料。

  连周筱都奇怪自己,都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心情关注这些。但是,那份内心的恐惧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着的。

  一进大门里,满屋更是奢华的令人咋舌。光是上顶吊着的那盏吊灯就极为罕见——纯金的灯架下方,垂着天然的金色水晶球珠,在明黄色的灯光照射下,显得更是金光灿灿,无比奢华。

  这应该是这座建筑的大堂了。

  大门正对着靠着最北面墙面的一侧,摆着一个硕大的类似于九龙壁的一个根雕,这个根雕大到足有八十平米左右。

  占了墙壁大大的一块,这么大的根雕周筱还是第一次看见。

  在这个大堂的西北角上,是其它各种各样名贵的摆件。如:翡翠玉石的各种样式的原石和雕件、各种材质的奇石、还有各类珍惜木料的根雕和雕件等等、等等……

  总之,丰富和珍贵的程度令周筱吃惊不已。

  而在大堂的东北角处,有一长溜的服务台。服务台内,是清一色的可以比肩某些三线以上明星脸蛋和身材的年轻女子。

  这些女孩子穿的全是统一样式的高开衩的旗袍,不同的是颜色各不相同,但穿在每个人的身上却极为的衬托她们的肤色。

  这些女孩子好像对有黑衣人拖着年轻女孩儿进来,已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只是稍稍抬了一下眼皮,便继续去忙各自手头上的工作。

  这一现象,令周筱不好的预感更加的加深了许多。

  因为已经到了深夜快一点钟的时间,大堂内已很少再见到别的身影。

  周筱直接被黑衣人拖到电梯内,在数字显示为九时停了下来。

  出了电梯,这不像是一个宾馆的样子,虽然也同样是有走廊,也有一各个的房间,但每个房间从外表看倒像是一幢幢独立的房子。

  而房门的外面,却是画的各种惟妙惟肖让人看起来脸红心跳的春/宫图的工笔画。

  周筱被拖着一直走到了最里面,最里面倒不是一个房间,而是一个拐角,从拐角进去才是一扇房门。

  这间房门上画的却不是什么春/宫图,而是一个被扒光了衣服的女子,正被一群赤裸的男人围住***的图画。让人看了,尤其是女人看了,立即会觉得全身毛骨悚然。

  看到这张图,周筱顿时觉得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同时伴着一股反胃涌了上来。这种恐惧更能摧毁一个人的意志,周筱已经有了求死的欲望。

  其中一个黑衣人打开房门,什么都没说就将周筱拖了进去。

  房间里面开着灯,可以看到面积非常的大,足有上百平米左右。

  而这个房间最惹眼的,就是一进门就可以看到摆在地中间的一个超大的圆形大床,床的上方还垂挂着几根宽幅的丝带,却不知是用来做什么名堂。

  这个床大到可以睡上十几个人的样子,让周筱一下又想到了门外的那张图,不禁瞬间双腿发软,不受控制的一下就瘫到了地上。

  却立即被一个黑衣人粗暴的拎起,扔到了床上。

  以趴伏的姿势落到床上的周筱,虽然双手、双脚都被束缚着,却瞬间快速灵活的转身。

  她以为两个黑衣人就要对自己做什么,却没想到那两个人只是垂涎的看了自己一眼,却是什么也没做的转身出了房间。

  周筱已感觉到,后背的衣服湿透冰凉的贴在了自己的身上。

  虽然还没有见到劫持自己的主角——赵一良(到了现以,周筱的内心已经百分百的确定,这一次又是赵一良的手笔)出场,便周筱却分明的已嗅到一股炼狱般的味道。

  这次的自己,看来是不可能像上次一般容易的逃脱出去了,那么自己到了最后会有“死”的选择吗?怕的就是连这个都没的选择……

  想到这一点,光是绝望一词,已不能形容周筱此刻内心的那种从未有过的感受。

  那两个黑衣人虽然目前为止没对自己做什么,但是,这一情况更加说明,后面等待自己的将是更加无法想像的残酷。

  从床上有些费力的坐起身来,双手双脚被束得紧紧的,试了几次都没能解开,但是在最坏的一切还没有发生之前,周筱决不想就这样放弃。

  于是目光开始在房间内四处的搜寻,希望可以寻找到一线逃生的机会。

  几次的搜寻过后,眼眸中刚刚升起的一线光亮瞬间又暗了下去。周筱没找到任何一件称手的物品,或是一处可以逃生出去的窗口。

  被绑缚在身后的手臂,经过至少有六个多小时的捆绑,已经渐渐麻木的失去了知觉。周筱知道,若是再这样下去,自己的手臂即便不会废掉,等到遇到突发状况时,也等同了一双废手。

  从床上一点一点的挪下来,周筱只能蹦跳着再次搜寻着各处的角落。可惜的是,仍然一无所获。

  最后,目光不经意扫过对面墙壁上挂着的由磨砂玻璃做罩的欧式的墙壁灯……

  看来,只能打它的主意了……周筱终于锁定目标。

  目测了一下它悬挂的高度,再看了一下自己目前的状况,周筱狠了狠心,为在最短的时间内解除身上的束缚,也只能豁出去一试了。

  一连留言意着房门的动静,一边又一蹦一跳的向挂着墙壁灯的那面墙的一侧挪了过去。

  挪到墙壁灯的下方时,已有满头的细汗从头顶浸出。周筱完全顾及不到这些,心跳如鼓的同时,眼睛也不时的盯着门口。

  坐到位于墙壁下方的造型有些奇特的沙发座椅上,周筱一刻也没敢停歇,凭着自己身体柔韧度的优势,顺利的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而站起来后的高度,虽然这时墙壁灯的位置还处在快到自己肩的位置上,但这个高度对于周筱来说难度倒不是十分的大。

  虽然双手被束着,周筱却是仍能将双臂抬到肩部以上的位置,这也是多年来学习舞蹈,带给周筱的一大益处。

  双眼看不见后面准确的位置,只能一点点的、一点点的不停的挪动,以用来寻找到可以将灯罩拧下来的合适手位。

  汗水已经顺着额头开始淌了下来……

  一次……再一次……三次……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已经反复进行了多少次,周筱只觉得肩膀处酸、痛、麻各种感觉,到了让人万分难忍的程度。

  终于,在试了不知第几十上百次的时候,又手可以合适的握在灯罩的边缘上……拧下灯罩的过程倒是非常的顺利。

  周筱用绑缚在背后的两只手,紧紧的握住刚刚拧下来的灯罩,仍是一刻不敢停歇的又从座椅上挪了下来。

  放眼整个房间望去,连一扇窗户都找不到,四面的墙壁也都被裹着绸布的海绵包得不留一丝空隙,算下来,只有放在一侧的角落处那张大理石桌面的茶几,算是这个房间里能找到的唯一个坚硬的物品摆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