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六十四章 亲爱的我终于盼到你了
  终于找到了一个目标,周筱又一次一蹦一跳的向着那张茶几跳去。

  由于地面铺的是进口的长毛地毯,这更增加了周筱跳动的难度。等到了茶几跟前时,后背的衣服已经再次被汗水湿透。

  剧烈的跳动加上情绪极度的紧张,周筱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有些负荷不了的在狂跳。

  坐到茶几上大大的喘了几口气,再次紧张的双眼死死盯着门口。周筱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这一下下去,会不会立即有一群凶神恶煞的人涌进来。

  但是,无论如何自己也要拼上这一把,大不了到了那时再作其它的打算。

  再次深呼吸了一大口,周筱站起身来,尽量抬高身后的双臂,心里给自己喊着一……二……三……,在三字到达的瞬间,用力将手中的灯罩向大理石的桌面上摔去。

  只听发闷的“砰”的一声,不用看,周筱就有些想哭出来的感觉……肯定是没有碎。

  这个时候,周筱能怪它的质量太好了吗?

  盯着门口的双眼只是稍稍移开了一下,找到滚到桌下灯罩的位置,动作却是丝毫没有停下,立即去把它捡了起来。

  要知道,周筱现在的双脚也是被捆着的,要是想弯下腰去捡,那是绝对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周筱必须得先侧躺到地上去,然后再一点一点的蹭过去,再用手一点点的碰触到准确的位置后,方能将灯罩取到手。

  或是先侧躺,然后再坐起来,慢慢的挪到那个位置,再用手指一点一点的去摸寻。

  为了使动作更快和更准确一些,周筱选择了第一种姿势。而这一番让常人无法实现的各种高难度动作,也成了了后来缠绕周筱很长一段时间的噩梦。

  光是看这房间内的装修,周筱已能猜到它的隔音效果肯定不会是一般的好,所以,这一次,她比之前心里稍微的放松了一些。

  再次顺利的将灯罩够到手中,这一次,为了能一次性将事情搞定,周筱已经多了一丝豁出去的狠劲儿,在将灯罩用力的摔向大理石桌面的同时,也积聚了全身的力量向下压去……

  随着“哗啦”一声的碎响,一股温热、湿粘在手心内流淌开来,过了有一会儿,那钻心的疼痛才相伴而至。

  周筱知道自己的手心现在肯定是被玻璃的碎片刺得已经惨不忍睹……

  顾不上这些,周筱看了一眼,门口处果然如自己所预料般的没有动静,看来良好的隔音真的是把屋内发出的并不小的声音隔了个干净。

  快速的转身,看了看散落在桌面以及地毯上的玻璃碎片,在显得分外柔媚的灯光照耀下,有几片带着血迹的碎片,却也显得格外的刺眼。

  捡了其中最为锋利的几片握在刺痛不已的手心里,周筱又跳回到座椅里,直觉上,那张大床是了个最危险的所在,所以,周筱要远离它,尽可能远的远离它,尽管这空间有限。

  手中留下握起来最为合手的一片玻璃碎片,将其它的先藏在座椅的缝隙内,然后开始一点一点割锯着手腕上结实的尼龙绳子。

  大约一分钟的时间过去……两分钟的时间过去……五分钟过去……汗水已顺着额头流进了眼睛里,将周筱的眼睛腌得和着眼泪又一起淌下来……

  手心的疼痛也愈加的剧烈起来,不用看,肯定是锋利的玻璃碎片使手心内的新伤加上了旧伤。

  疼痛使周筱狠狠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没一会儿,就连唇上也浸出了血来。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在周筱感觉天应该是已经快要到了亮的时候,还有手上几乎已完全没了继续下去的力量的时候,绳子终于一点点的松了起来,直至完全松开。

  周筱觉得全身的力气瞬间得到了回归,费力的抖了抖手腕,绳子全部脱落。

  慢慢的将一双好似已经不是自己的手臂挪回了身前,指缝儿间全部是已经干涸或是新流出来的血迹。

  摊开手,手心中那横七竖八躺着的深浅不一的伤口还在汩汩的往外淌着血。

  周筱闭了闭眼,立即快速的弯下腰去解脚上的绳子。

  这次就顺利了许多,但是,周筱却在站立的瞬间又倒了下去——麻木的双脚一时还不能支撑起整个身体的重量。

  只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稍稍恢复一点点后,周筱就开始步履艰难的行动起来。

  先是将玻璃的碎片分别藏在床上的枕头下、沙发的靠垫后、门边的地角线与地毯的缝隙处……

  凡是能藏起来的角落,周筱都藏了几片在里面,以备自己的不时之需。

  做完这项,周筱又开始摸索起来,在不知碰到了哪一点后,之前墙壁上看似一副三平米左右的上面同样画着一群赤/裸男女的油画,竟然向一侧滑动开去,露出里面的,竟是一个超大的卫生间。

  周筱往里面走去,这个卫生间内的奢华也自不必说,就连水龙头都是由纯金打造而成。

  里面最让人吃惊的,是那个说不出来是个超大的浴缸还是一个小型的泳池的一个东西。

  而对着这个姑且称它为“大浴缸”的对面,整面墙所贴的磁砖之上,画的仍是男男女女各种姿势的不堪入目的图画。

  周筱先是拧开水龙头,忍着痛将手上的血迹冲了冲,然后找到两块崭新的小毛巾,将两只手掌稍稍的裹了裹。

  经过一番的活动,手脚基本已恢复了大部分的知觉,看了看手表,已是凌晨的近五点钟的时间。

  自己的背包已不知被黑衣人拿到了何处,最要紧的是那里面有自己所有的证件及各种的银行卡。

  尽管想到自己的这些东西不知被扔往了哪里,但周筱同时也自嘲的想——落到了这个境地,不知自己还有没有机会用到这些……

  当手脚一旦获得自由后,周筱就有了多余的思维想到将要面临的更加有可能出现的残酷的现实。

  面对这个空落落的、充满一切***气息的令人感到万分恐惧的大房间,即便墙上的那些***的图画,都会让人眼前随时产生那种极为不好的联想。

  在这种煎熬之下,尽管前一夜几乎只睡了一个多小时,而这一夜干脆连眼都没合的周筱,却丝毫感觉不到一丝的困意。

  她的神经绷的紧紧的,随时准备着应对接下来一切不好的场面。

  当时间走到七点钟的时候,周筱听到了门锁转运的声音,于是立即将双手背到身后,装作还是一副被捆绑着的样子。然后把脚也合到一起,藏到了座椅的下方。

  却只有自己知道,那如鼓的心跳和身后握着玻璃碎片的那已颤抖个不停的双手。

  周筱随时做好了一个进攻的准备,甚至是同归于尽的准备……

  随着门把手的上下抬动,门从外面被人打开。出乎意料的,这次是一个穿着旗袍的女孩子,推着一个摆放着早餐的餐车走了进来。

  女孩儿一脸麻木的神情,看都没看周筱一眼,也不管周筱是不是还被捆绑着,自己能不能吃的上饭,只将餐车推到了地的中央,然后转身就走了出去。

  有了上一次被下药的经历,周筱是绝对不会碰这些饭菜哪怕是一口的。

  同样也加上连熬两夜,这也令周筱毫无胃口可言。只是在感到渴的嗓子有些冒烟时,也没也敢动餐车上的果汁,而是跑到卫生间,趴在水龙头底下,狂灌了一肚子的自来水。

  时间还在继续以令周筱快要发疯的缓慢速度挪移着,已是上午的十点半钟。手上像刀剜一般一跳一跳的疼痛,加上两只干涩的已经连眨动都有些困难的双眼,伴着那颗令周筱无限恐惧的内心,无一不是一种生不如死的煎熬。

  门,就在周筱毫无预警的时候,又传来门锁转运的声音。

  周筱的神经再次紧紧绷起,以同样的姿势和准备靠坐在座椅里,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那扇即将开启的房门……

  门被人慢慢的打开,那曾在噩梦里缠绕周筱一长段时间的那张令她一想起来就会做呕的脸,阴测测的出现在了周筱的面前。

  不过,与前一次不同的是,赵一良的一只胳膊用绷带吊着挂在了胸前。

  “亲爱的,我终于盼到你了!”一段时间没见,赵一良的声音显得更加的阴狠,让人听了忍不住会起一层的鸡皮疙瘩。

  “又是你,赵一良,你的卑鄙和无耻还真是无人能及呢!”周筱由于紧张和连续的熬夜,声音变得十分的沙哑。

  “哈哈……卑鄙……无耻?只要能办了你,用什么样的手段爷都不吝惜。

  想跑……想像上一次一样会有人来救你?哈哈……这次可没那么幸运了小东西,只管在这里好好的服侍好爷吧!

  若是爷心情好,有可能还能少让你尝上几个男人的滋味儿,否则……

  哈哈哈……爷就会让你尝遍世界各色肤种、各种体型、各各个年纪……哈哈……甚至是乞丐,爷都可以让你尝个遍。

  怎么样,爷是不是很疼你……啊?

  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