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六十六章 说我不是个男人
  外国男人就慢慢的、带着一脸淫/笑的走上前来,爬上了大床,最后跪坐在女孩儿的面前,伸出有些毛茸茸的大手,先在女孩儿的嫩脸上捏了一把。

  然后顺着脸颊开始慢慢下移,移到唇上时停顿了下,接着就是脖子,停在女孩的脖子上时,还做了一个掐脖子的动作。

  而那个女孩儿,因为四肢被制住,丝毫动弹不得。此时脸上的表情极为的惊恐,已经吓的忘记了叫喊,只是用一双绝望的眼睛死死盯着眼前的外国男人。

  那个外国的男人这时手又开始往下移动,到了女孩儿的衣领处时,再次停下,先是嘴角噙着得意的笑容看了一下女孩儿那张漂亮清纯的脸蛋儿,然后低头,啄了一下她的嘴唇。

  女孩儿的头想往一边躲去,却被一个黑衣人用大手捺住头顶,一动也不能动,任凭外国男人又狠狠的啄了几下。

  女孩儿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同时也喊出声来:“放开我,你们放开我,你们要多少钱,我爸爸他有的是钱,我让他都给你们,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然而,任凭女孩儿怎么哀求,却没有一个人回应她。

  外国男人好似被女孩儿哭的梨花带雨的表情勾起了更高的兴致,在又啄了女孩儿的唇一下后,突然放在她衣领上的大手用力向下一扯,就听“刺啦”一声,女孩儿的衣服瞬间变为两瓣。

  “啊!”随着女孩儿一声刺耳的尖叫,她的上身只剩下胸前的一个黑色的文胸。

  但是,黑色的文胸掩映在女孩儿发育较好又白皙的肌肤上,使得那个外国的男人眼睛更是如点燃了一团烈火般的炙烈。

  那个男人瞬间化身为狼,只粗暴的两下,就将女孩儿的衣服扯了个干净。

  在变态的从头到脚的一番捏/揉啃/咬后,才暂时放了手。在朝着四个黑衣人略点了点头后,便站到一边开始慢慢脱起自己的衣服。

  那四个黑衣人得到外国男人的指示后,立即四人合力,抓住浑身赤/裸的女孩儿的四肢,将她瞬间抬起,然后伸手将空中吊着的丝带拉过来,绑住了女孩儿的四肢。

  这样,女孩儿便呈“大”/字型被吊在了空中……

  四个黑衣人熟练的完成了这个动作后,又非常默契的全部退出了房间,并关好了房门。

  “求求你,放过我……唔……我求求你了……唔唔唔……”被吊起来的女孩儿看着脱得一丝不剩的外国男人一脸贪婪的慢慢走向自己,一边摇头一边哭着哀求着。

  而那个外国的男人却丝毫不被女孩儿的哀求所打动,一步跨到了床上,而女孩儿吊在空中的高度,刚好是那个外国男人视线及各种……最合适的角度……

  接下来的便是女孩儿凄惨的叫声,和混杂着外国男人得意的大笑声和如禽兽一般的吼声……

  看到这里周筱方才明白,原来上顶垂着的丝带是做这个用的。

  不过,屏幕上那持续的画面周筱却不肯再看下去,胃里已经翻江倒海的在往上涌,她从不知竟有这么变态的事情和禽兽不如的人类存在着。

  “怎么样,觉得刺激吗?一会儿爷就这样陪你玩儿,让你体会一下另类的人生,如何?哈哈哈……”赵一良又发出了他那招牌式的阴凉的笑声。

  “你得有多变态,你自己难道没感觉吗?亏你还是什么权门公子,留学海外的高知,竟会这么阴狠毒辣,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周筱忍住马上就要呕吐出来的强烈反应,一脸鄙视的说道。

  “你是嫉妒我有一个好的出身吗?哈哈……也是,这是你一个农村的小丫头一辈子、几辈子也想不来的事啊!

  说我阴狠毒辣,对,你说对了,我赵一良一直秉承的宗旨就是——顺我者猖,逆我者亡。

  你最不该的就是不听我的话,不但给我招来了这辈子最大的羞辱,还致使我的手臂废掉了一只。

  你说,我能轻易的就放过你吗?放心,我定会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滋味儿。

  说起报应,哼……我赵一良还真就不怕报应这两个字,只有没本事的人才怕什么报应。”

  赵一良说这些话,带着目空一切的表情。

  “还说不怕报应,这不,这么快就已彰显在你的身上,你吊着的那一只胳膊,就足以说明了这一点。”周筱哧道。

  “那也只是个意外而已,除却上一次在萧阎王手里吃了亏,我赵一良还真没碰到过什么敢招惹我的人。但萧阎王这儿,我认了,谁让爷权势不如人。

  但是,没关系,有你做垫背的呢!想想我也算是值了吧!毕竟,萧阎王看中的女人,肯定不是一般的货色所能比的。

  所以说,爷最不怕的就是报应,连老天爷也怎么着不了我!”

  赵一良一副狂妄无人的嚣张气焰,令周筱恨不得上前直接废了他才解气。

  “好了,该聊的爷也陪你聊了这么久,是不是我们该进行接下来美妙刺激的旅程了呢!”赵一良说着,转身就想往门口走。

  “你等等赵一良,我还有事要和你说。”周筱看赵一良要往外走,情知事情不妙,看着他吊着的手臂,再想到刚刚在屏幕上看到的画面,想来他是要出去叫帮手进来。

  绝不能让他把帮手叫来,以现在自己的实力,对付一个吊着一只手臂的赵一良肯定是绰绰有余,但再叫进四个帮手来,周筱可不敢保证自己会面临到什么。

  为了能先出奇制胜,周筱急忙的叫住了赵一良。

  “怎么,要求我了吗?晚了,小狐狸,你现在就是跪下来求我都晚啦……”赵一良听到周筱的叫声倒是转过身停了下来,不过只是站在原地没有动。

  “你是怕了我吧赵一良,是不是上次给你的那次教训让你印象深刻,所以这一次才不敢一个人近前来?

  还说连老天爷都不怕,你连我一个被捆绑着的弱女子都怕的要死,还谈什么老天爷,真是能让人笑掉大牙。”

  周筱故意拿话来刺激赵一良,目的就是要让他能离自己近一点。

  因为周筱大概的目测了一下,以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与赵一良所站的位置实在是有些相距甚远,而赵一良离着门口非常的近。

  自己的动作再快,飞扑到赵一良的身边也不及他走出门的时间来得快。

  所以为今之计,只能让赵一良离自己的距离尽可能的近上一些,这样也好便于自己的出手。

  “就你……我会怕了你……真是笑话儿!你现在不过就是个被捆住了手脚的小野猫而已,即便再有尖利的爪子也使不出来不是吗?”

  虽然周筱的话令赵一良暂时停下了脚步,但却丝毫没有要过来的意思,这不禁令周筱有些着急。

  “你还说你不怕,骗谁呢?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就连近我身边两米远的胆子都没有,还说不怕?

  我知道了,你不会是上次被萧再丞废的不仅仅只是一只手那么简单吧!

  哦……原来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男人喽!

  啧啧……好可怜的赵一良,你说你这样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嗯……有意思……我想想都觉得特有意思!”

  周筱话锋一转,突然转到了这上面来。

  其实周筱的话,多多少少的确是切中了赵一良的某些要害。

  周筱前一次带给赵一良的教训,让他单独面对周筱时,心里的确是有一些没底的,现在的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周筱的对手。

  这次只所以一个人先进到房间里来,也是因为知道周筱是在被捆绑着的。

  不过,周筱刚刚的一番话,却是戳到了每一个做为男人的人所最忌讳的词语——不是个男人!

  “你他妈的说什么,说我不是个男人?”周筱这一次的话,成功的让赵一良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直到走到周筱的近前,只剩半步的距离方才停了下来。

  “对,你不是个男人,即便是,我也会让你很快不是的!”随着话落,周筱抬脚对着赵一良的下面就是狠狠的一下。

  “噢……周……周……噢……快……快来人啊……”

  周筱这一下又准又狠,赵一良毫无防备,捂着下/体瞬间一个惨叫,便倒了下去,接着就疼的在地上滚来滚去,连叫声都已弱的让人听不清在说的是什么。

  “王八蛋,还说不怕什么报应,这不,这么快就已显现到你的身上,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的。”

  周筱一边骂,一边快速的找出先前绑在自己腿上的绳子,蹲下身来,也不管赵一良那废了的一只胳膊,只接将那只胳膊从绑带里扯出来,把他反剪了双手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