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只能同归于尽了
  这一连贯的动作,引得声音本已弱的几乎听不见了的赵一良,又如杀猪般的狂叫起来。

  “周……周……周筱……我……我……我会杀了你的!”稍稍缓过一丝的赵一良,躺在那里断断续续的说。

  “等先能保住你自己的性命再说吧!”周筱将还在地上翻滚的赵一良一用力便扯了起来。

  此时的赵一良,下/体的巨痛加上那只被废掉的胳膊上骨骼钻心的疼痛,使他快要昏迷了过去,冷汗已经淌了满脸,就连后背的衣服都已被汗水湿透。

  周筱扯着几乎已经无法站立的赵一良,向着门口处挪去。到了此时此地,自救是唯一的办法。

  由于之前赵一良进来时,门没被锁上,周筱得以顺利的将门打开。

  “赵一良,乖乖的听话,跟我走,否则,我会让你的动脉瞬间变为两截,听见了没有?”周筱一只胳膊禁锢在赵一良的脖子上,一只手拿着一块锋利的玻璃碎片对准着他脖子上动脉的位置。

  “周筱,你……放……放开我……他们是不会放你出去的……”剧烈的疼痛,加上脖子上被顶着冰冷的尖利的玻璃片,令赵一良的脸色惨白成了一片。

  “放不放我出去,总要试过才会知道,这就不是你要操心的事了!”周筱一边胁迫着赵一良往外走,一边冷冷的说道。

  此时周筱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镇定无比,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内心的紧张是怎样的一种难以言表,她甚至都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脏“咚、咚、咚……”如战鼓一般在强烈的擂击着。

  贴着一侧的墙壁,周筱拖着赵一良,小心冀冀的一点一点的往外慢慢蹭去。

  外面走廊里仍是见不到一丝的阳光,上顶的灯光依旧泛着娇艳的黄晕,那些真实的似要呼之欲出的春/宫图,令周筱的心脏狂跳的更加厉害。

  凭着之前的记忆,一点……一点……很顺利的摸到了电梯口。

  怪异的是,这中间竟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止周筱的行动,这一诡异的现象倒令周筱的心更是惊恐难安。

  用钳制着赵一良的那只手同时按下电梯下行的按钮,数字正停在“十二”的电梯,很快就来到“九”的数字显示,并停了下来。

  电梯门缓缓的打开,电梯内仍是空无一人。

  先管不了那么多,周筱拖着赵一良进入电梯,按了一层的按键。

  到达一层,电梯门自动打开……

  躲在赵一良的身后,周筱从他的耳廓下方的空处向外看去,只一眼……

  “完了,看来今天真的可能要把命留在这儿了!”周筱的脑袋一炸,这个念头瞬间在大脑中显现。

  因为一层的大堂里,已经站了一片黑压压的黑衣人,周筱目测,应该是二十几个人不止。

  这几十个人全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二人,不,确切的说,应该是盯着周筱。

  “你们都不许动,全都退靠到一边去,否则我就杀了这个姓赵的!”周筱将箍着赵一良的那只手臂紧了紧,同时也将玻璃片更近的贴在他的脖子上。

  “你们……你们……全都退后……不然……不然这个疯女人真的会杀了我的……”赵一良的声音早已失了先前的冷傲,有气无力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颤抖。

  已顾不上下体和胳膊上的刺痛,因为他已感觉到,脖子上正有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同时伴着的,是又增加在脖子上的剧痛。

  但是黑衣人像是没有听到赵一良的声音一样,围成了一个圈儿,逐渐向周筱靠拢而来。

  “我说过了,你们全闪开,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他!”周筱的声音由于过度的紧张而变得有些尖厉。

  没有用,黑衣人已渐渐缩小了包围的圈子……

  “你们不要逼我,你们再近一点我就下手了!”周筱握着玻璃碎片的手不住的颤抖,也致使割在赵一良脖子上的伤口越来越深。

  “你们……你们竟然不顾我的死活,就不怕我爸爸不放过你们吗?”赵一良吓的双腿不停的抖动,发出的声音像是被人掐紧了喉咙一般的难听。

  “你们要再过来我就真的动手了!”周筱再次尖声的喊道。

  “求求你们,救我一命,你们别过来……千万不要再往前走了……”赵一良已经开始求乞起了黑衣人。

  “看来他们还真不把你当回事儿呢!那你说我还等什么?”情况发展到现在,周筱好像突然间有种豁出去了的豪情涌了上来。

  “大不了自己就与他们同归于尽好了,还有什么可怕的。”想到这里,放在赵一良脖子上的那片玻璃碎片更加用力的顶了顶。

  “啊……周筱……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招惹你了,求你放过我吧!

  我帮你去求他们……求他们放了你……你就饶了我吧!求求你……”

  赵一良不论多么卑鄙无耻,周筱以前至少觉得他还有一丝男人气儿,这一下,却令她大跌眼球,没想竟是这么一个没用的软蛋。

  “你求他们?他们连你的命都不顾,你以为还会听你的话放了我?赵一良,看来我们今天只能同归于尽了!”

  说完这几句话,周筱突然手上一个用力,只听赵一良又是“啊”的一声,锋利的玻璃碎片从赵一良的脖颈划过,同时一股血流瞬间滑下。

  周筱不顾这些,一个灵活的闪身,躲过砸向自己已经瘫软下去的赵一良。

  “听着,我与你们无怨无仇,只是因为赵一良才落到了这里,我希望你们放了我。离开这里后,我也不会向任何人透露这里的一个字。

  我只是个无名的小卒,你们要是把我强留下来,也得不到什么好处,逼急了,也不过是多了一具尸体而已。

  希望你们能够考虑一下。”

  这是在这危急关头,周筱能想出的唯一的也许能有些许作用的办法。

  这时,黑衣人的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如太监般尖厉刺耳的声音:“你们还在等什么,难道是在等着我亲自动手吗?”

  话间一落,黑衣人立即开始动手,从四面八方就向周筱围攻了过来。

  明知拼不过,周筱也咬了咬牙,挥舞着手中的玻璃碎片冲了上去。

  “嗷!”一声嚎叫,一个黑衣人捂着脸蹲了下去,血已顺着指缝儿流了下来。

  “啊!”又是一个,用一手捂着另一只手也弯下腰去。

  周筱已报着必死的决心,疯了一般的一顿猛划猛踢,倒也一时让黑衣近不了身,并且接二连三的有人中招儿,不是捂着脸就是捂着下身趴在地上。

  但毕竟所会招式有限,而且是一个娇娇弱弱的小姑娘对几十个身强力壮的大男人,没一会儿,周筱已感觉渐渐落了下风。

  “不,决不能被他们抓住,死也不能,否则就真的会生不如死了!”周筱思路清晰的这样告诉自己。

  “你们都住手,否则我现在就死在这里!”在又成功的击倒了一个黑衣人后,周筱将手中的玻璃碎片对向了自己的脖颈处。

  “先住手!啧啧……这个小姑娘很辣嘛!啧啧……够味儿,这样的货色才能够吸引人……嗯……不错……不错!”

  围着周筱的黑衣人闪开了一条道路,一个身着一身酱紫色唐装的五十几岁,面上涂着厚厚的一层粉底的男人,缓步走了出来。

  周筱一看这个男人,瞬间就想到了武侠电影中的一个经典的角色——东方不败。

  这个男人不但说话的声音有如电视中所演的古代的太监,就连外表的打扮同样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脸上不但涂着厚厚的粉底,竟然唇上还涂着口红,眉毛也是修过又描画过的纤细。

  说话时不断捂着嘴巴的兰花指的指甲上,还涂着红艳艳的指甲油。

  这个男人的打扮不但令人有作呕的冲动,就是说话的声音,在让人直起鸡皮疙瘩的同时,也会从心底生出一股阴凉恐怖的感觉。

  “你们最好是放过我,否则就等着替我收尸吧!”周筱尽管恐惧在加深,还是硬着头皮强硬的说道。

  “哟……哟……哟……说什么傻话,看看这么好的一副皮囊,要是腐了、烂了,变成了一堆血水,那得有多可惜!

  这我可舍不得呢!我劝你呀……乖乖的在这里接受我们独一无二的调教,还能少受些罪,不然的话……”

  随着这个“东方不败”那一张一合的如血盆一般的大嘴吐出来的一字一顿的话语,周筱立时又是一股反胃涌了上来。

  而开始一脸笑容的这个可怕的男人,转瞬间脸色就是一变,声音也如刀刮般的掠了过来:

  “哼……不然就让你尝尝我们这里的十大酷刑是怎么一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