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果然是人间绝品
  周筱的心已冰的直打颤,闭了闭眼,有一滴清泪瞬间滑过了眼角……

  “就这样吧!爸爸、妈妈、哥哥……永别了!”想到这儿,抵在脖子上的那只手向外移了移,借以可以加大一些力度,然后用力的向着自己的脖颈的动脉处扎去……

  “呀!放手,你放手!”周筱只觉一股大力,自己的手腕一麻,那片玻璃已被一个强壮的满脸胡茬的大汉给夺了去。

  接着另外几个黑衣人立马扑了上来,周筱的一只胳膊已被制住,借着对方拖拽的力度,周筱假意一个转身,另一只手从一侧的口袋内又掏出了一片玻璃碎片来。

  这是她之前备下的,以防不时之需,一下就派上了用场,随着一声惨叫,自己的手臂瞬间被松开。

  不过,这一次没给周筱太多的机会,也更没给她结束自己生命的机会,先前那个夺下他手中玻璃碎片的大汉再一次出手,只用不下三招就夺下了周筱手中的“武器”,并将她死死制住。

  “你个不知死活的小丫头片子!把她给我带上去,马上调教!”“东方不败”看着自己被伤了的十几个手下,尖着嗓子叫道。

  “等等,你知道我是谁吗?”周筱自知如果被他们带上去,那个所谓的“调教”还真的不如就让自己现在就死了痛快,于是马上大喊了一声。

  “你是谁?哈哈……不过是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小丫头,怎么,还想装出个什么身份来吓唬我不成?”“东方不败”轻蔑的斥道。

  “我是从农村走出来的不假,但是你知道帝都的萧家吗?就是那个开国元勋,萧政萧老将军家。”事到如今,周筱只得将萧家给搬了出来。

  之所以一开始没有说,是怕这些人知道这一层关系后会杀人灭口,但是现在,周筱巴不得他们灭了自己的这张口。

  “萧家,自然知道,放眼国内,就是国外的许多人,有谁不知道萧家,怎么,不要说你和他们家有关系,你说这样的话,你觉得我会信吗?”

  “东方不败”像看个笑话儿一样的看着周筱说道,并示意了一下手下,让他们将周筱带走。

  “等等……等等……我没骗你,不信你可以求证一下,我是萧家老四萧再丞名正言顺的合法妻子。”被架起来已经拖行了几步的周筱大喊。

  “等一下,你说什么?你说你是萧阎王的老婆?

  ……开玩笑,我怎么从没听说萧阎王又娶了老婆?你别在那里拖延时间了,拖延也没用,早晚都是那么回事儿……带走!”

  “东方不败”听了周筱的话后只是停顿了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就毫不犹豫的让人将周筱拖上楼去。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因为自己轻信了赵一良开始的话,说周筱只是个毫无背景的农家女,也就一时疏忽的没有派人详细的去查一查,竟导致自己很快落了一个生不如死的下场……

  “你们放开我,不然萧再丞来了都废了你们,你们这群混蛋。这么害人你们就不怕报应,夜里不会做噩梦吗你们……”

  不理会周筱的挣扎与叫骂,知道她会些功夫,黑衣人不敢大意,由四个人制住了周筱的四肢,抬着向之前的那个房间内走去。

  打开房门,他们直接将周筱捺在床上,周筱拼命的挣扎,终于有一个黑衣人一个不察脱了手,趁着这个间隙,周筱的手迅速伸向了恰好摆放在自己头顶的枕头下面。

  黑衣人不明所以,以为周筱是想躲开自己的钳制才将手臂伸向了上面,没想到手臂一热,一股血流瞬间滑了下来……

  “妈的,这小妞儿又来阴的。”黑衣人不禁爆了一句粗口,顺势捂住了自己的手臂。

  趁着其他几个人愣神儿的功夫,周筱又连伤两人,终于迫使他们松了手。

  再次重新获得自由的周筱,立即从床上跳起身来,一跃跳到了地上,并灵活的一个滚翻,落到了那张大理石的茶几前。

  周筱快速的起身,站到了茶几的后面。这时,房内又涌来了十几个的黑衣人,包括那个轻松将自己制服的满脸胡茬的大汉。

  再一次陷入了极为危险的境地,周筱已来不及害怕,见桌上有铜制的烛台和烟缸,抄起来对着一个已走到近前黑衣人就砸了过去。

  因为相隔的距离很近,而且铜制品又较重,黑衣人没能及时的躲过周筱突然的袭击,被砸了一个正着,鼻子瞬间就有血流喷射而出。

  茶几上的东西被扔光后,周筱就开始扔座椅上的靠垫,可惜这个已不再具备任何的杀伤力,只周旋了两圈儿,周筱再次被那个长有胡子的大汉制住。

  这次周筱没有机会再能拿到自己之前藏起来的那些玻璃的碎片,在那个大汉的帮助下,又上来四个黑衣人,很快就将周筱的四肢用那几根丝带绑了起来,并将其吊在了空中。

  “你们这些王八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你们这群混蛋,难道你们就没有妈妈、姐妹吗?你们竟能狠心做出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出来,你们不怕你们的妈妈知道后会伤心……”

  被吊在空中并不停的荡来荡去的周筱,大骂着屋内的这些男人。

  但是,任凭周筱怎么叫骂,他们的面目却没任何一丝的表情,好似这已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已经麻木。

  绝望和恐惧,瞬间潮涌而来,之前墙上那个大屏幕上播过的画面,不断的在周筱的脑海中晃动……

  “萧再丞……萧再丞……你这个王八蛋,你怎么还不来救我……”周筱终于喃喃出声,眼泪也随之如决堤的河口一般,奔流而泄。

  “叫谁也救不了你了,你个该死的贱人!”突的,有赵一良恶狠狠的声音从门口处响起。

  周筱侧头望去,只见胳膊用纱布重新吊起,并且脖子上也缠着厚厚绑带的赵一良,正站在门口,用一副恨不得吃人的眼光正瞪着自己。

  “赵一良,我真不该留下你这条狗命,省得你这会儿还站在这里狂吠。不过,我就真不明白了,为什么我在哪儿你都能跟上来,莫不是你真的就长了一个狗鼻子?”

  周筱其实刚刚在一层的大堂时,给的赵一良那下并不是十分的重,不管再怎么恨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周筱还是下不去手,去亲手结束一个人的生命。

  如今看到这个疯子又站到了自己的面前,并用那种凶狠的目光在看着自己,周筱似乎有些后悔自己的心慈手软了。

  不过,心中这时才有了一个疑问,为什么自己连萧再丞经过特殊训练的那些兵都能摆脱,却仍是能被这个疯子给找到呢!

  “哼哼……妇人之仁,你以为我会感激你吗?休想!这一次,我会让你真正尝尝被调教的滋味儿。

  你说我为什么能找到你呀?这个问题简单,我记得好像跟你讲过,只要我赵一良想要得到的东西,就没有什么是我得不到的。

  你是不知道,我的人一直在你家的大门外监视着你,只是由于之前一直有萧阎王的人在,所以没有机会得手。

  你以为那晚你跟着侯双两个人一起出来,会蒙蔽到所有人?切……别天真了!我的人感觉到事情不对,就在后面跟上了你,果然,还真被我逮了个正着。

  你说,这是不是天意,啊?是不是……哈哈哈……”

  赵一良说完,便一步一步向周筱的跟前走来。可能是因为之前挨的那致命一击还没有完全缓过劲儿来,他走路的姿势有些怪异。

  随着赵一良一点一点的靠近,周筱的拳头已握的越来越紧,不一会儿,掌心中的伤口便再次的被扯裂,有鲜血一滴……一滴……顺着手指的缝隙,“滴滴答答”的滴了下来,落在床上,没一会儿就形成了一小滩的血迹。

  不过,周筱对此却没有丝毫的察觉,万念俱灰都已形容不出她此时内心的死寂与绝望。

  赵一良不知从哪儿拿了一把匕首来,嘴上噙着阴狠的冷笑,动作有些迟缓的爬上了大床。

  然后又姿势别扭的站起身来,一手捏着刀柄,用刀面轻敲着自己吊着的那只手的手心,从周筱的头上一直看到脚底的位置:“小贱人,你说,我应该先从哪儿下手好呢!”

  “你这个垃圾、渣子,萧再丞一定会宰了你的!”周筱咬着牙,狠狠的骂道。

  “哈哈……他找不到这里来的……你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已经快到了中午。

  即便他知道你是被我带到了这里来,想来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该发生的一切早就已经发生了,他还会有兴趣来救你这么一个破烂货吗?

  你就乖乖等着享受吧!我的小乖乖……”

  赵一良说完,用冰冷的刀面拍了拍周筱的脸蛋儿,不过只拍了一下,就被周筱躲了过去。

  “想躲吗?那接下来呢……”话音一落,赵一良对着周筱的前胸的位置就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