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是他来了吗
  赵一良说完,拿着匕首对着周筱的前胸就划了下去。

  只听“知啦”一声,周筱的灰色运动装上衣便被赵一良用手上那把锋利的匕首一刀划成了两瓣,布片瞬间滑向身体的两侧。

  “哇!果然是人间绝品啊……”看着周筱那有如羊脂一般细嫩又紧致的肌肤,赵一良不禁赞叹出声,紧接着,一股温热顺着鼻孔流淌而下……

  “靠……你他妈的还真有本事,让爷几次在你面前现眼,不过,这也算相当的值了,帝都城里,不,应该说享誉三军的赫赫有名的萧阎王,曾经看上的这么个尤物,今天能到了爷的手,你说,能不值吗!

  至少也能让爷多新鲜、新鲜几日了,不是吗?哈哈……哈哈……”

  赵一良一抺鼻子下方流下来的血渍,满脸带着垂涎的表情说道。

  “你个死变态,你杀了我吧!你要是不杀了我,你就不是个男人,量你也没那个胆吧?

  你记住赵一良,你今天要是不杀了我,只要有一口气在,我一定会杀了你的,一定会……”

  随着自己的衣服向两侧滑落,周筱的一颗心已绝望到底,她多么希望赵一良手中的那把匕首划向的不是自己的衣服,而是心脏的位置。

  “你个小狐狸,你以为我还会上你的当吗?不用拿话激我,激我也没用。

  我一次上你的当,两次上你的当,还让我有三次、四次吗?!

  “我赵一良长这么大,什么形形色色的女人没见过、没玩儿过,也就在你这个小狐狸手里几次的吃亏。

  我他妈的被你几次耍的团团转,你也算在爷这儿是第一人了。

  你说,你耍了爷几次?你让爷心里这么的不痛快,我能让你痛快吗?

  想死?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我他妈的不让你死你能死的了吗?

  还想杀我,就凭你?没机会了!永远都没有啦,哈哈哈!”

  赵一良又一阵的狂笑后,匕首开始向周筱的腰部滑动,当刀尖到达周筱所穿的运动裤的腰际时,赵一良阴测得意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

  “小贱人,你说,当初你要是肯乖乖的听话,顺从的跟了我,何至于今天还要费这么多的周章和麻烦。害的爷废了一只手不说,关键时刻想做什么都做不爽。

  光是因为这一点,我是不是也得好好招待一下你才对,啊?”

  赵一良说到这里,突然低下头,对着周筱身上就狠狠的咬去。

  “赵一良,你个禽兽!王八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王八蛋!!”周筱被悬吊在空中,使不上任何的力气,被赵一良狠狠的咬了一口,钻心的疼痛她倒没有在乎,不过却让她瞬间恶心的要吐出来。

  “禽兽?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禽兽!”赵一良说完,变态般的又俯下头去。

  “王八蛋,萧再丞不会放过你的,肯定不会……萧再丞……”周筱一边用力的摇头,拼命的挣扎着身体,想要躲开赵一良的攻击,一边哭喊着萧再丞的名字。

  “叫萧再丞?叫天王老子也没有用,到了这儿,谁也救不了你……”听到周筱喊萧再丞的名字,赵一良的眼神更加的疯狂起来。

  “你不提他还好,你一提他老子现在就恨不得把你扔到东南亚去。

  要不是因为你,我现在能成了一个半残废吗!啊?

  要不是因为你,他萧再丞能找上我吗?我能落到现在这副鬼样子吗……啊?

  你他妈的还几次的给我出阴招儿,我能饶得了你?”

  说完这些,又发了疯般,用匕首胡乱的割着周筱下身穿的运动裤,没用几下,裤子就被割成了一条一缕的样子。

  随着自己身上的布片一点一点的在减少,周筱终于彻底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只有泪,还在顺着紧闭的眼角汩汩而下。

  “萧再丞……爸爸、妈妈、哥哥……干爸、干妈、双哥……”周筱在心里默默的念着几个人的名字,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默念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萧再丞……

  “你这个折磨人的小贱人,等着……爷现在就办了你。”赵一良将手上的匕首不管不顾的一扔,更不在乎屋内还有其他的几个人在,随即就开始用一只手,笨拙的脱起自己的衣服。

  在这过程中,不知是因为心急,还是因为之前遭受的重创还在影响着他的动作,竟然一个不稳,摔倒在了大床上。

  “妈的,看看……看看……都是你这个小贱人害的,一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赵一良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有些迫不及待的继续脱着衣服。

  尽管周筱心里十二万分的祈祷,让赵一良的另一只手也废掉,或是跌倒在那儿再也爬不起来。

  当再次睁眼时,就看见丑陋的赵一良,像只饿狼般的朝着自己扑来,周筱胸口翻滚,只是这个被吊着的姿势却怎么也吐不来,却像被堵在了喉咙处一样,憋的周筱脸色瞬间赤红,眼睛也跟着一突一突的似要冒出来一般。

  赵一良噙着丑恶扭曲的嘴脸,一只做恶的手伸到周筱的身上,周筱紧闭上双眼,狠狠的咬着下唇,一声不吭,很快,就又有血顺着她的嘴角滑下。

  “这么美,却让爷等了这么久,真是可惜了。现在,就把最美的展示给爷看吧!”赵一良的话音一落,手还未来得及伸进去。

  “砰……”伴着门被从外面撞开的巨响,还有似装了消音器后的几声枪响。

  “啊……我的手……啊……我的手呀……”赵一良的惨叫如杀猪般的响起,随后“扑通”一声栽倒在床上。

  “是他来吗?”周筱猛的睁开眼,侧头向门口处望去,努力寻找着那抺身影……

  只一眼,周筱便就从众多身着迷彩服装的人群里发现了那个高大令人心安的身影。

  “萧……萧再丞……”一声萧再丞出口,眼泪便如喷泉一般,汹涌而出,周筱已委屈的不能自抑。

  “都把眼睛闭上!”随着那一贯的冰冷一声的低喝,一件带着熟悉皂香的军装上衣盖在了周筱只着内衣的身上。

  紧接着,绑缚四肢的丝带也被相继斩断。从半空跌落的瞬间,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接住,并被紧紧的搂进一个坚硬、宽厚的怀里。

  周筱抬着头,紧紧的盯着上面那张坚毅、有型,却散发着极**戾气息的俊颜……一只手不觉攀上了他胸前的衣襟。

  而萧再丞却完全不与周筱对视,往一旁看了看,俯下身来,单手将床头的一块毛巾被折叠了一下,然后裹住周筱还裸露在外面一部分的双腿。

  “小小……小小……我妹妹呢……谁看见我妹妹了……你们快告诉我,我妹妹在哪儿……”随后而来的侯双所发出的那变调儿的声音,将周筱拉回到现实。

  不禁从萧再丞的怀里探出头去,在自己恍神在这一宽厚怀中的短暂时间里,萧再丞带来的那看起来有三十几个手持枪械的兵们,不知用怎样的方式和手段,已将屋内包括黑衣人在内的六个人全部制服。

  侯双便是迈过这一动不动躺在地上的几个人,慌乱的闯了进来。

  “双哥……”周筱用略带沙哑的声音叫了一声。

  “小小……小小……你怎么了小小……他们把你怎么样了啊?你快告诉哥哥,小小……”

  听到声音,侯双一抬头,就看到裹的严严实实正被萧再丞抱在怀中的周筱,不觉脑袋“嗡”的一炸,一个箭步就冲了上来,发出的声音都变了调儿。

  “双哥……”这个时候,却是周筱最脆弱的时候,听到有亲人关心自己,本已止住一些的眼泪,瞬间又不受控制的奔涌而出。

  “小小……你没事吧……哥哥来了,不要怕啊……

  来,把我妹妹交给我吧!我来抱她……”

  侯双说完,伸出了双手,要从萧再丞的怀里将周筱接过来。

  没想到萧再丞一闪,却躲开了侯双伸过来的双手。一个字都没说的抱着周筱,向门口处走去……

  走到刚刚被自己一脚路踢到床下,现在看起来已经奄奄一息的赵一良面前时,停顿了一下……

  突然,一脚踩在了他那只还在汩汩流血的手腕上,换来的,是赵一良再一次如杀猪一般的嚎叫。

  “金龙,好好伺候他一下,让他以后都不能再碰女人!”萧再丞语调平平,说出的话却真的如阎罗一般,一下令人冷到骨头里去。

  当周筱看到萧再丞将那只穿着军靴的大脚踩在赵一良的手腕上时,浑身就已被这血腥的一幕吓得发起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