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七十一章 钻到了心底的某一处
  面对周筱苍白的小脸儿上越来越重的迷茫,做为一名出色的医生及心理学家的许重楼医生,开始大力发扬职业精神,耐心的先给周筱做起了思想工作:

  “你看……这么说吧……小小姑娘,你是个留学海外的高级知识分子,而且在国外这么多年,思想应该是比较开……”

  “许岁岁,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不是你想像的那样儿,先看下她的手!”萧再丞一脸黑线的打断许医生越来越不靠谱儿的话题。

  “哦?啊……对不起……对不起……小小姑娘你别生气,来……来,把手伸出来,让我看看。”萧再丞的一句话,令许医生愣了一下,立即明白过来,不禁满脸的尴尬。

  之前心里还对这个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般的姑娘,所遭受的厄运感到万分的惋惜,这份惋惜甚至影响到了自己的心情。

  没想到转瞬间便得知,自己的那份惋惜是多余的,这个姑娘并没遭受到真正的侵害,不由心里也跟着一喜,顿时轻松了不少。

  周筱倒是十分的配合,乖乖的伸出了自己的双手,只是同时露出的,还有一截白生生的手臂。

  平时穿着短袖或是无袖的衣服时,还没什么感受,而现在却是不一样,尤其是在那沾满鲜血的双手的映衬下,那截手臂显得是那样的白嫩,而且还带着一种诱惑的气息……

  萧再丞和许医生见了不由均是愣了愣,还是萧再丞先反应过来,拿起一旁的枕巾就给那截手臂盖了个严实。

  “咳……咳……嗯……嗯……”许医生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嗓子,继续手上的动作。

  而周筱却是不明所以,不知萧再丞是搞什么名堂,不过却也没有说什么。

  “嘶……啊……”许医生将因血液凝固已经粘在周筱手上的毛巾轻轻的揭去,即便用的力道再轻,也终于唤起了周筱的神经感知,不由忍不住疼的轻喊出声。

  “哎哟……怎么会割的这么狠,要是再用点力,这双手可就废了!你是怎么折腾的,竟然会搞的这么严重?”

  揭下毛巾后,看到那双原本白嫩的小手儿,现在却被割得乱七八糟的那副惨不忍睹的样子,连许医生都不由的吸了一口凉气。

  “当时为了逃命,哪里还会顾得了那么多。”想想之前所经历的那些,周筱就会觉得恶心,哪里会再多说。

  “厉害……厉害……这么勇敢的小姑娘,真是让我这个大老爷们儿都无比的佩服……”许医生对着周筱连连称赞。

  “别那么多废话,赶紧治伤!”听到许医生问到之前发生的事,萧再丞的脸色更加黑了起来,于是对着他低声斥道。

  “萧四,你着什么急,这么严重的伤,又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得轻点才行,你知不知道!”

  对于萧再丞的态度,许医生单纯的认为是他不想让自己跟周筱有过多的交谈,说白了,这个人是在嫉妒,赤果果的嫉妒。

  “会不会影响我以后弹琴什么的?”周筱一听说这么严重,不由有些紧张的问道。

  “好好的养着,应该不会,但是估计得要留些疤痕了,我到时给你一些我家祖传的秘药,过个两三年后,疤痕就不会那么的明显了。

  我先来给你清理一下伤口,可能会很疼,你要忍一下啊!

  萧四,你最好抓住她一下,免得她一时忍不住,动起来会更痛。”

  许医生对周筱解释完,抬头又和站在一旁的萧再丞说道。

  萧再丞没有说话,倒是贴着床边坐下来,将周筱整个揽在了自己的怀里。

  闻着鼻端传来的熟悉的皂香,周筱有些脸红的看了许医生一眼,低下了头,却也没有做任何的反抗。

  许医生用消毒用具开始给周筱清理伤口。

  “啊……好疼……”钻心的疼痛瞬间由手上传到了大脑的中枢神经,周筱忍不住叫出声来,同时疼的手也跟着下意识的向后躲去。

  不过却被萧再丞紧紧的搂住,没能躲开,却也因为这一动作,更加的靠紧了身后那个虽然坚硬,却在自今日见到起,就令自己莫名的感到无比安心的胸膛。

  “小小忍一忍啊!萧四,你抓紧了她,伤口里面好像有几块玻璃碎片,我得给它挑出来。”

  当将伤口表面大部分干涸的血渍清理的差不多后,许医生又发现了新的问题。

  知道自己接下来所要实施的步骤,会更加的让人疼痛难忍,所以又叮嘱了两人一番。

  “哎呀……太疼了……”周筱疼的忍不住全身发抖,头上已有冷汗冒了出来,同时眼泪也在眼眶里开始打转儿。

  “能不能用点麻药?”萧再丞抱紧怀里的人儿,声音里透着一股紧绷的问许医生。

  “最好是不用,对伤口的愈合没好处,而且小小的年龄还小,用麻药对她的大脑不太好。”许医生严肃的回答道。

  “继续吧!我没事……”周筱说完这句话,眼泪就流了下来,有一滴,滴到了萧再丞的手背上……

  萧再丞的呼吸瞬间滞了一下,然后将怀里的人儿又往自己的胸前紧了紧,周筱感觉到身后人的呼吸就在自己的耳廓处,那一缕缕湿热的气息,令人心乱如麻的由耳朵钻到了心底的某一处……

  等许医生将周筱双手的伤口清理完,消毒,再上药,然后包扎好,周筱全身汗湿的整个人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而脸色也更是惨白的厉害。

  “好了,手上的伤已经处理好了,还有哪儿有伤,接着来。”许医生抺了一下头上的汗,然后说道。

  若是换在平时,即便比这更严重的伤,都不至于让他许大医生能出了汗,只是今天不同。

  面对的两个人,一个是令人可以产生万分怜爱的娇俏可人的小姑娘;另一个是不断散发着强冷气流和暴戾气息的萧阎王。

  许医生自认和萧再丞从光屁股时起到现在,几乎没看到过几次帝都有名的萧阎王会有如此情绪外泄的时候,看来今天这次的事情是有足够的严重了。

  “没……没有了……”周筱能说一听到到他问到自己还有没有别的伤,就感觉到了身上各处隐隐传来的疼痛了吗?况且,那些疼痛的部位……

  一想到这些,周筱便就又会联想到之前赵一良对待自己的一些画面,还有大屏幕上播放的那些场景……

  于是胃里便又是一阵的翻江倒海,脸色变得愈加的灰白难看。

  “你没事吧小小姑娘?”许医生看到周筱突然间不但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而且情绪上也有了一些的波动,连忙问道。

  “我没事,谢谢你许医生。”周筱勉强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扯了扯嘴角,向许医生道谢。

  “哦……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那我就走了……记得在伤口愈合以前,千万不要沾水,否则会容易引起各种炎症。”

  许医生看萧再丞也没表示异议,知道没自己什么事了,就准备收拾药箱要走。

  “等等,把你那个效果最好的治外伤和淤青的药膏留下!”萧再丞对许医生说道。

  “啊?还哪儿有伤,我来给你检查一下。”许医生听了萧再丞这么一说,知道肯定是用来给周筱涂的药,于是停下手上的动作,对着周筱关心的说道。

  “只管把药留下,走你的吧!”还没等周筱说话,萧再丞就冷冷的拒绝了许医生。

  “那好吧!呶……我这儿带着两管,全留给你,不够的话就再派人到我那儿去取。”许医生知道萧再丞今天怒意十足,很知趣的不敢在这个时候忤逆他的意愿,放下药膏后麻利的离去。

  屋内瞬间就只剩下周筱和萧再丞两个人。周筱这时不敢再与他对视,有些尴尬的低下了头。

  有些诡异的安静迅速在两个人的中间漫延开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总之周筱觉得保持这一个半卧的姿势已让自己感觉到身上有些酸痛。

  “啊……你……你干什么?”突然,萧再丞再次将周筱打横抱起,周筱吓得惊呼出来。

  “洗澡……上药……”萧再丞的声音仍是冷冷的,只简单的给了周筱这四个字。

  其实自从今天见到萧再丞起,他就没怎么看过自己,几乎也没和自己说过什么话,而且态度上也与从前也着明显的区别。

  周筱能够感觉到,萧再丞的一切行为里,即便是这沉默里,都隐含着一种暴怒,这种隐含的暴怒,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我……我自己来……”周筱弱弱的抗拒着。

  “……”萧再丞没有说话,只是用冷淡的目光看了看周筱被裹的像粽子一样的双手,脚步不停的继续向卫生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