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七十二章 你是在嫌我脏吗
  “啊……不要……你……”

  还没到卫生间,萧再丞就已扯掉了包裹在周筱身上的那块毛巾被,并将其远远的扔到了地上。

  惹得周筱害羞的一阵惊呼。

  然后就是周筱上身一直披着的萧再丞的军装上衣,萧再丞也把它扯下来,扔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此时周筱的身上只剩一身内衣还完整的贴在身上,而下身的那条灰色的运动长裤,只有几根被赵一良用刀割成的还连接在一起的布条挂在腿上。

  “你……”周筱羞愧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只得整个人尽量缩成一团的往萧再丞的怀中扎去。

  萧再丞还是一声都不吭,抱着周筱进到了卫生间内。

  直接将她放到了还没有放水的超大浴缸中,这时,卫生间内有些昏黄的灯光,清晰的照射到周筱大半赤/裸的身上。

  原本白嫩晰透的肌肤上,那些青青紫紫、或是带着血的牙印,以及各个部位的掐痕,就那样完完全全的映入了萧再丞的眼帘……

  虽然在之前闯时屋内救下周筱的瞬间,萧再丞已大概的看见了这些痕迹,不过因着那时的情况特殊,只一眼就已被自己给其裹了起来。

  而现在,每一点每一处,却是清晰的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这一刻,萧再丞有种想毁天灭地的冲动。

  周筱似乎察觉出了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坐在浴缸内蜷缩起了身体,不敢说话,更是连头也不敢抬。

  “啊!”周筱惊叫了一声,因为萧再丞突然一步跨进了浴缸,动作有些粗暴的将那条挂在周筱下身的,已经成为几根布条的运动裤扒了去。

  “萧……萧再丞……”周筱用有些惊恐的目光看着萧再丞,说出的话也有些打颤。

  萧再丞:“……”

  只是将浴缸内的水龙头拧开,接着,又快速的扒下周筱身上仅存的内衣。

  对于萧再丞的强势,周筱知道反抗没用,所以也就没有做过多的挣扎,而且内心里,好似也没有之前那么的抗拒萧再丞的碰触。

  这一点,可能连周筱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而还处在极度暴怒边缘的萧再丞更没有意识到。

  周筱羞怯的下意识用两只缠满纱布的手,去尽量遮挡胸前裸/露的风光。

  “啊……萧再丞,你要干什么?你快放开我……萧再丞……”

  突然,萧再丞扯过周筱两只受伤的手,竟用两条长长的浴巾,分别缠住了其的两个手腕,然后将另一端系在了上方的浴帘杆上。

  这样,周筱就以一个投降的姿势,双手被吊起来挂在了上方,而整个上身的风景更是一览无余的呈现在了萧再丞的面前。

  若是换作以往,看到周筱这样身无寸缕的展现在自己面前,萧再丞早就化身为狼的冲了上去,但是今天却没有,尽管身上的气血已经翻涌……

  但是,却也没有同周筱解释,他这样做的目的其实是怕周筱的双手不小心沾到了水。

  这个姿势令不明所以的周筱在羞愤的同时,还感到了一种屈辱,于是就想就势从浴缸中站起来,去摆脱手上的束缚。

  不料,萧再丞却先一步的动作,用一只大手将还没有站起来的周筱一把压了下去,使她又坐回到了浴缸里。

  这时,由于浴缸中已放进了一部分的温水,周筱猛的一坐,立即有水花儿被砸了出来,砸出来的水花儿溅了萧再丞的满身满脸。

  萧再丞却连擦都不擦,阴冷着一张脸,开始用他那双带着薄茧的大手,在周筱的身上给她清洗搓/揉。

  “好疼………萧再丞,你放开我……”萧再丞用的力道并不轻,只两下,周筱就觉得身上开始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周筱的皮肤本就细嫩,平常稍不小心碰撞一下都会青紫上几天,今天又被赵一良弄得满身是伤,有些地方甚至还被他咬破渗出了血迹。

  现在一沾水,那些破了皮的地方就像用盐腌了一般的疼痛难忍,而萧再丞却不管不顾的用力搓洗,这让周筱痛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而萧再丞好像根本就没听到周筱的叫喊,看着那一块挨着一块的青紫,尤其是那刺眼的牙印,眼神中冷的似要渗出冰渣来。

  手上的力度不但没有减轻,还有加重的趋势。

  “萧再丞,你疯了?想折磨死我吗……疼死了,你快轻点儿……”周筱疼的实在忍不住,已有两滴眼泪滚了下来。

  萧再丞:“……”

  手上的力度仍是有增无减。

  “啊……”萧再丞的大手这一次搓在了一处破了皮的伤口上,瞬间又有血渍从伤口溢了出来,飘散在水里。周筱发出了一声惨叫。

  而萧再丞却如入了魔一般,一手揽着不断挣扎的周筱的细腰,一手继续从上到下,用力的搓洗着。

  “啊……萧再丞,你在干什么,你是在嫌我脏吗?唔唔……你……你快放开我,我走……我回自己家去……唔唔唔……”

  一股屈辱夹杂着委屈突然由心底而至,再加上身体上难耐的疼痛,使得周筱在经历了这一连串的惊心动魄后,终于大哭出来。

  凄厉的哭声终于唤回了萧再丞的理智,低下头去,看到的是那张惨白的快要昏厥过去的小脸儿。

  “我……”第一次,萧再丞在周筱面前无言以对。

  他能说看到别的男人在她身上留下这么多明显的痕迹,他有些承受不住,甚至有杀了那些人都不解恨的冲动吗?

  “我要回家……我要回自己的家……我现在就要回美国去……唔唔……我再也不想回来……不想面对你们……唔唔唔……不想面对这里的一切……唔唔……我要走……”

  瞬间来的崩溃想挡也挡不住,两只吊起来的胳膊想让将自己的身体蜷缩成一团的周筱无能为力,于是更加的委屈和难过。

  尽量往浴缸的里侧躲了躲,要躲开萧再丞的碰触,此时的周筱,像只受了伤的小曽一般,呜咽着想要努力舔舐自己的伤口。

  萧再丞动了动的唇,终是什么话也没说出来。抬手解开周筱被自己束起来的两只手腕,然后一个弯腰,再将其从浴缸里捞出来。

  拿了一块浴巾,将周筱裹在里面,打横抱出了卫生间。

  “你放开我……唔唔唔……我要走……走的远远、远远的……唔唔唔……”周筱趴在萧再丞的怀里继续哭着,已经忽略了自己正浑身光溜溜儿的被人搂抱在怀里。

  将周筱放在床上,那条本就松松垮垮裹着的浴巾,在这一抱一放间,彻底的脱离了周筱的身体。

  看到原本就伤痕累累的肌肤,因着自己的大力的搓/揉而加重了伤势,还有的地方又渗出了血丝来,萧再丞恨不得狠抽自己的嘴巴。

  此时心中再无半丝的旖旎,用那条滑落的毛巾轻柔的给周筱擦拭着身上残留的水渍。

  周筱仍是无知无觉的大哭着,甚至哭到偶尔的会哽住气息一下。

  萧再丞由于给周筱洗澡时过于用力,将自己的周身溅了许多的水,还有刚刚又抱过浑身湿漉漉周筱,两厢加起来,现在全身的衣服也湿答答的贴在身上,极为的不舒服。

  索性给周筱擦完身子后,自己也脱下了全身的衣服,只剩一条平角内裤在身上。然后一步跨坐到床上来,将周筱揽进了怀里。

  “你……你干嘛你……萧再丞……你……”肌肤的相贴,那种特殊的触感,令周筱终于缓过神来,想用手去推眼前的胸膛,却不料碰到了手心的伤口,立时疼的直抽冷气。

  “别动……上药。”萧再丞又是一句不带有任何温度的几个字。

  “唔唔……不上……我不上药……”周筱的委屈还没有发泄完,有些撒赖的拒绝着。

  萧再丞:“……”

  还是不说任何话,只是将周筱的两只胳膊分别搭到了自己的双肩上,好让她的伤能全部展现到自己的面前。

  而这个姿势看起来就像是周筱双臂搂着萧再丞的脖子,正准备亲热一样。

  这个令自己胸前的风光完全展露在萧再丞面前的姿势,令周筱满脸的赤红,低下头,有些抗拒和难为情的想要将双臂拿下来。

  “不许乱动!”萧再丞按了下周筱的手臂,拿起棉签和药膏,开始给周筱往伤口上涂药。

  周筱羞得要死,这样全身无一丝布缕的面对面的坐在萧再丞的面前,让她怎么也接受不了。

  “不……不用你涂……我……我自己来……自己来就好……”

  萧再丞:“……”

  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嘶……你轻点儿,疼呢!”周筱忍不住疼的叫出声来,当药膏涂上身的瞬间,那种像被盐腌一样剧烈的疼痛再次袭上周筱的大脑神经末梢。

  同时也使得她忽略了刚刚还羞怯不已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