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再次重温美梦
  看到那一身深浅不一的伤痕,萧再丞的心有种揪紧的疼痛,涂药的手不觉轻了许多。

  周筱的伤不光是在上身,两条腿上,甚至连脚上都印有几个青紫的牙印。

  这一番药还没有涂完,不光周筱出了一头的汗,就连萧再丞也没好到哪儿去。

  周筱是因为剧烈的疼痛和无比的害羞而出的汗;而萧再丞虽然开始压制下了内心的那份旖旎,但毕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而且在尝过了独属于周筱的那份无双的美妙后,再次重温美梦,就成了萧再丞这一长段时间以来,无时不刻不在想往的事情。

  如今小人儿就这样完全的在自己的面前毫无遮掩的展露,怎能不叫他心猿意马。

  不过那一身的伤痕,怎么想怎么都不是一个最佳的时机。在药涂到最后时,那双手怎么也管不住的开始乱爬了起来。

  “萧再丞,那里……那里……那里没有伤……”看到那一双作乱的大手,周筱只想用旁边的被子将自己全部的裹起来。

  用小到不能再小的声音,懦懦的说。

  “咳……”萧再丞清了一声嗓子,手却没有放下……

  “你……你……”周筱之前苍白如纸的脸,现在已变成了一块妖冶的红绸,声音里,透着如娇媚一般的颤抖。

  萧再丞终于停下手中的动作,快速的扯过一旁的被子给周筱胡乱的盖上,然后收起药膏、棉签等,大踏步进了卫生间。

  他要是再不离开,连自己都不能保证接下来会做出什么,是将周筱扑倒,做进一步的接触;还是再次用一堆的消毒药棉,来擦拭周筱身上那些属于另外一个男人留下来的印迹。

  因为不知为何,就在最后的一瞬间,突然映在萧再丞脑子里的,仿佛是赵一良捺住周筱,在她身上为所欲为的画面。

  这种现象,让他的心头一阵阵的极为的不舒服起来,这种不舒服,让他有种暂时想要逃离的感觉。

  周筱莫名其妙的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床上,望着萧再丞离开的背影,总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劲。

  等了足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萧再丞披着一件睡袍,一身水雾的从卫生内走了出来,看样子是刚刚洗过澡。

  “那个……萧再丞,你能不能……能不能给我找件衣服来。”周筱坐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因为手的活动不方便,生怕一动身上的被子就会滑落下来。

  “等着。”萧再丞没敢看周筱的眼睛,因为以此时自己的心态,他觉得有些对不住这小人儿。

  到隔壁的房间,找了一件之前给周筱准备的绵软的长到脚踝的睡袍来。筱再丞掀开了周筱身上盖着的被子,要将睡袍给她穿上。

  “我……我自己来吧!”被子从自己的身上滑下去的瞬间,周筱再次害羞的将双臂挡在了胸前。

  “伸手……”萧再丞没有理会周筱说的话,展开衣服先披到了她的肩上,然后示意周筱伸开手臂。

  周筱顶着红扑扑的小脸儿,低着头乖乖的伸出手臂,任萧再丞帮自己把睡袍穿好。

  “叫人把饭端上来。”萧再丞给周筱穿好衣服后,按下床头黑色的按钮,对着下面吩咐道。

  “我不想吃!”尽管还是昨天下午四点钟吃的饭,尽管现在已经快到了晚上,但经历了这么多的惊心动魄,又是两晚几乎没睡的过程,周筱只觉得全身疲惫到了极点,没有一丝的食欲。

  “必须得吃!”萧再丞虽然说的话都是为自己考虑,但那冷过以往的语气,令周筱感到十分的不舒服。

  不过,却没有反驳,因为对于萧再丞的那冰冷的怒意,周筱也有些害怕。

  “扣扣”的门响过后,一个中年女人端了一个大托盘上来。上面放的依然是些清粥小菜,还有一盅冒着热气的滋补的煲汤。

  “来,吃饭!”萧再丞先是端起了那盅补汤,舀了一匙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放在周筱的唇边命令道。

  周筱不禁皱了皱眉,但还是什么也没说的将汤喝了下去。

  接下来的时间就显得极为安静起来,一个无声的喂,一个无声的张口接。

  不大的一盅汤终于被周筱喝了下去,而那碗粥只喝了小半碗,周筱就拒绝再喝下去,实在是没了胃口。

  萧再丞的手顿了顿,倒也没再强求。放下手中的碗后站了起来:“你休息吧!我还有事。”

  说完就往外走去。

  “哎……萧再丞……你等等……那个……两个孩子……他们……他们现在……”周筱没好意思再问下去,其实心里还是非常愧疚的,而且也是非常的担心,尤其是对小沐那孩子。

  “他们还算没大事,现在在老宅那边。”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周筱不知道萧再丞所说的“还算没大事”是什么意思,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但是显然萧再丞的态度说明了对于自己的不满,但是,自己做的真的有错吗?

  回到了安全的地方,尽管不是自己的家,但这一次,周筱却不知为何安心了许多。又吃过了饭,倦意瞬间席卷了全身,很快就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

  那个大屏幕上,全身毛茸茸的外国人,正满脸淫/笑的对着那个可怜的女孩儿实施着最恶心的摧残,而那个女孩儿的叫声由尖利的凄惨,渐渐的变为没有了任何的声息……

  那个***又残忍的画面,看的让人反胃不已

  转过身来,就发现赵一良满脸阴测扭曲的向自己伸出了大的像熊掌一样的大手,而四周还有无数个黑衣人也同样张开手掌抓向了自己。

  拼命的跑……拼命的躲闪着……想要逃开这些满脸都挂着淫/荡笑容的丑恶嘴脸,却不料脚下却像是被巨石拖住了一般,怎么跑也跑动,躲也躲不开……

  赵一良的魔爪终于抓到了自己,并一用力,就将自己甩到了那张大到不可思议的圆形的大床上。

  赵一良同无数个黑衣人从四面入方的围拢过来,他们同时发出刺耳狂妄的大笑声,然后,同时张开手向自己的身上抓来。

  “不要……不要……啊……”周筱尖叫了一声坐了起来,额头有汗水如雨淋般的淌了下来。

  由于动作的幅度巨大,碰到了受伤的双手,钻心的疼痛瞬间涌了上来。

  黑暗中,周筱的脸色白的吓人,并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用缠着纱布的手,轻抚着自己心脏的位置——原来是个噩梦啊!

  灯光在同一瞬间亮起,萧再丞推开隔壁的门,疾步走了进来:“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了吗?”

  看到周筱惨白的小脸儿上,淌满了汗水,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坐在那里,目光也有些散乱。

  萧再丞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知道周筱是由于这两天受到了过度的惊吓,刚刚做了噩梦。

  “没事了,不用害怕……一切都结束了……”萧再丞快速的走过来,坐到了床头,并一把将周筱整个的搂在了怀里,用一只大掌轻拍着周筱的后背,不断低声轻抚着。

  ……

  “我看到他们……他们……那个像大猩猩一样的外国人……他们……把一个漂亮的小姑娘给一个外国人糟/蹋,还……还全程录了下来……

  好残忍……那个小姑娘看样子还不到二十岁……我不知道那个小姑娘是不是死了……唔唔……

  我当时想死……想自杀……但是那个玻璃片还没划下去,就被那个大胡子的男人给夺了去……唔唔……

  他们让我觉得好恶心……要是被他们……被他们……

  唔唔……我宁愿死,我是不会活下去的……唔唔……

  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见不到你……见不到爸爸、妈妈……见不到哥哥……还有干爸、干妈他们……

  唔唔……那个地方好恐怖……到处都透着诡异……像是人间地狱一样……唔唔……我害怕……唔唔……

  萧再丞,你要是不去,我就死了……我就死了……

  唔唔……”

  两日来,在最最危急的时刻,都没展现过如此脆弱的一面,却在这一刻,在这个夜里,在这个叫萧再丞的男人将自己楼在怀中的时候,周筱终于爆发出心底的恐惧与压抑。

  趴在萧再丞的怀中大哭不止。

  尽管周筱表达的有些语无伦次,但萧再丞却是完全明白了小人儿要表达的意思。

  一种后怕,突的由心底破土而出。虽然通过之前简单的审讯了解,知道小人儿经历了几次近身的搏斗,那一系列机智勇敢的表现,着实令他惊艳。

  同时也不禁为自己识人的眼光,而有些暗自的得意。

  不过却没想到,小人儿还经历了这么一段残忍的心路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