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其实心底还是在意了
  面对萧再丞为自己的“宽衣解带”,周筱拼命的想要躲闪。

  “你……你能不能让别人来帮我……就让冯三妹来就行……”周筱一边躲闪着萧再丞继续褪掉自己衣服的大手,一边小声的央求着。

  “不行!”萧再丞回答的斩钉截铁,他才不允许别的人看到自己心爱小人儿的身体,即便是女人都不行。

  其实周筱也是不愿让别人,当然肯定是女人,来帮自己的,但总好过让萧再丞来的自在些,没想到刚一开口就遭到了萧再丞毫不犹豫的拒绝。

  事实证明,周筱任何行动及语言上的反抗,在萧再丞这里都毫无半点儿的说服力,只片刻间,身上的衣服就已被褪得一干二净。

  “呀……你闭上眼睛!”周筱捂住上部,又想捂住下部,结果是哪儿都顾不上哪儿。

  ……

  过了一会儿,以为萧再丞会不管不顾对自己上下其手时,对方却并没有按照自己想像的那样去做,这令周筱颇觉有些意外。

  抬起头来,看到的却是萧再丞正紧紧盯着自己的身上……

  眼光不是炙烈、不是欲望,却是逐渐变得冰冷,冰冷的似要将人冻起来的那种可以透到骨头里的寒意。

  “萧再丞……”周筱怯怯的试探性的叫了声,对方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刚刚还一脸红晕的周筱,脸色渐渐转为了苍白。“这个人,其实心底还是在意了……”

  “你出去吧!我自己洗。”周筱声音也变得冷淡下来,其实真正冷下来的,是那颗刚刚要升起温度的一颗心才对。

  萧再丞:“……”

  只是沉默的将周筱抱进放好水的浴缸中,再沉默的帮周筱搓洗着全身,动作虽已不像昨天那般的粗鲁,却也让周筱感觉出了明显的僵硬。

  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个人谁也没再说话。

  帮周筱搓洗好,用浴巾裹了,抱起来放回到床上,拿起药膏要给她涂上。

  “我自己来。”周筱淡淡的说道,然后,伸手要去接萧再丞手上的药膏。

  “我来。”萧再丞的语气也有些不自然,躲开了周筱伸过来的包扎得只露出一点点指尖的手。

  快速却很轻巧的将药膏涂好,又找来了一件睡袍,欲帮周筱穿在身上时,却再次遭到了周筱的拒绝。

  “你去忙吧!我自己能穿……”说这话时,周筱再没看萧再丞一眼。

  这一次,萧再丞没有坚持,将睡袍放到床边,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刚一出门,便一拳重重的砸在了墙上。

  萧再丞恨自己刚刚情绪上的变化被敏感的小人儿发现;恨自己再次看到小人儿身上被别的男人留下的那些印迹时心中那份难以接受的暴怒;恨自己毁了小人儿刚刚放下的对自己的心防……

  然而,内心有着深深洁癖的自己,却是从没告诉过任何人,这是因前妻的背叛而留下的后遗症。

  其实自己心里也十分的清楚,赵一良并没来得及对小人儿进行更进一步的侵犯,可当自己再一次清楚的看到那些深浅不一的痕迹时,不由就会联想起别的男人,覆在小人儿的身上为所欲为的情景。

  这使得他如当头兜下来一盆凉水般的失了兴致,明知不是小人儿的错,可他却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他知道,这种情绪,可能要等到那些痕迹完全消失后才会得到消除吧!

  然而,萧再丞却忘了一点,女孩子,每每遭受到这种侵犯时,是最最需要人的理解和关爱的,尽管周筱没有受到最后一步的侵害,但心里的阴影却是已经真实的存在了的。

  萧再丞这一明显的在意之举,却将周筱刚刚打开的一丝心门又给合了上。

  在门关上的那一瞬间,眼泪立即盈满了周筱的眼眶,笨拙的将睡袍胡乱的罩在身上,周筱窝进了被子里,并将自己蜷缩成了一团。

  一会儿,有呜咽声断断续续的隔着被子响起……

  “算了,再热烈的爱又能怎样,还没有真正失了身,对方就已不能接受,若是真的被赵一良给侵害了,恐怕他会立即就放了手吧!

  如今即便自己留下来,留在他的身边,肯做他的萧太太,但这件事发生后,至少已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一丝不好的阴影,这对以后的生活毫无益处。

  所以,还是走吧!”

  周筱并不觉得在这件事情当中身为受害人的自己有什么错,但却庆幸的是,自己的情感才刚刚打开了一个出口,现在及时的堵住还来的及。

  只是,为什么自己心里会觉得这么的痛呢?睡一觉吧……睡过一觉后可能就会好了……

  周筱这样对自己说,于是更加蜷缩起身体,闭上了眼睛。

  这一觉,周筱睡得昏沉,是被冯三妹的叫声给唤醒过来的。

  “夫人,您可算醒了,快起来吃点饭吧!”冯三妹上前将周筱扶起,靠坐在床头。

  “三妹,现在几点了?”周筱睡得头有些发沉,用力眨了几下眼睛,问冯三妹道。

  “已经是晚上的八点二十分了,您睡了快六个小时呢!”冯三妹对周筱的态度依如从前。

  “三妹……你不会怪我吧!怪我利用了你,给你们下了药。你没事吧?”周筱看到冯三妹,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愧疚来。

  若是没有立场的问题,她相信她可以和冯三妹,这个与刘大妮具有某些相同品质的女孩儿,成为非常要好的朋友。

  但是因着萧再丞的关系,因着自己先前强烈逃走的欲望,不得不利用了这个纯朴的女孩儿。

  “不会,怎么会怪您呢!我也没事,就是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上的八点钟才起床。”说到这儿时,冯三妹有些不好意思的脸上红了红,然后继续道:

  “其实连我们首长都说过,‘兵不厌诈’!

  之所以栽在了您的手上,一个是说明您聪慧;另外一个说明我还缺乏足够的锻炼和实战经验。

  这对我来说是件好事,以后我要多加强些这方面的学习才行。”

  从冯三妹说这些话时那一脸的真诚上来看,周筱知道她说的都发自于内心。

  “不管是初于任务还是其它的什么原因,之前你照顾我那么多天,而且又是那么的无微不至,我都应该对你说声谢谢!”

  周筱发自内心的对冯三妹道谢。

  “夫人,您可千万别这么说,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

  您对我这么客气和……哎呀!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您是我见过的最没有架子、最随和也最善良的首长夫人了!

  若不是因为您是我们首长的夫人,之前我肯定会帮您……我……”

  冯三妹有些急切的想要表达自己的意思,但是因着语言表达能力的问题,说的有些词不达意。

  “三妹,你说的话我都明白,每个人的立场不同,你有你的立场和职责,我能理解。

  希望抛开立场不说,以后我们还能有机会成为要好的朋友。”

  周筱面带微笑的和冯三妹说道。却不知,就因了这么一段谈话,令感怀在胸的冯三妹,在以后最凶险的那一刻,甘愿为周筱以身挡命,这是后话。

  ……

  “夫人,太晚了,您先吃点饭吧!”一番诚挚的交谈之后,冯三妹对待周筱的恭敬的语气中,还多了一丝亲昵的味道。

  没有办法,周筱的双手目前来说实在是不能有任何的动作,光是一扯动那钻心的疼痛,也令周筱只得无奈的接受冯三妹的帮忙喂食。

  这一晚,直到入睡前,也没见到萧再丞的身影。

  周筱不知他是有意在躲着自己,还是真的在忙。但凭直觉,周筱能猜到是第一种。

  想到这儿,心中那抺失落想躲都躲不开去。但有一点,更加重了周筱的决心,那就是——等手稍好一些就要离开,到美国去……

  也不知是因为白天睡的太多,还是因为其它的原因,这一夜,周筱失眠了。

  前半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折腾,也没一丝的睡意,周筱所幸起身,只打开了床头一盏昏暗的小灯,然后在房间内走来走去。

  后来又站到窗前,将窗帘拉开了一小块的缝隙,去数天上能看的见的星星。

  却不知,那映在窗前的单薄的身影,全部进入了同样因夜里失眠,而假借突袭检查的名义,还在外面晃荡的那个人的眼中……

  看到小人儿那单薄中带着落寞的身影,萧再丞攥了攥拳头,却是转身向着办公室走去。

  一夜的无眠,使原本有些虚弱的周筱显得精神格外的萎靡,尽管冯三妹怎么样的劝,早餐也只是勉强喝了半杯的牛奶,就再也吃不下任何的东西。

  周筱的这一状况,第一时间就报告给了耗在办公室内一夜的萧再丞。

  “金龙,等夫人换好药后,回老宅把小沛和小沐接过来,让他们陪陪夫人。”

  “是,首长!”金龙大声的回答。心里却是不停的嘀咕,昨天上午以前还是一脸春风的军长大人,为什么到了下午再见时,就变得满面风雨了!

  还在昨天夜里搞了一次突袭的检查,也活该,谁让那些兔崽子倒霉,专往枪口上撞,大晚上的不好好睡觉,非跑出去喝酒,罚他们加训也是应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