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我不会让你走
  周筱每当与两个孩子在一起时,便不由的就会多了很多的欢愉。

  因为伤了一双手,却与两个小家伙儿多了许多的互动。

  “嘻嘻……妈妈真乖,好好吃饭饭……”小家伙儿记得奶奶以前喂自己吃饭时,好像就会经常这样夸自己,于是也学着这样夸起了周筱。

  “嗯……宝贝儿喂的饭饭好香耶!谢谢乖宝贝儿。”周筱顾忌着自己的嘴唇上有可能有油渍,于是就用额头顶了顶小家伙儿的额头。

  虽然没什么胃口,但有了两个小家伙儿的掺和,周筱还是勉强塞下去了小半碗饭,又喝了半碗的汤。

  吃过饭,陪着两个小家伙儿玩儿了一会儿,终于有了些困意。讲着讲着睡前故事,一大两小渐渐头扎到一起,睡了过去。

  ……

  在晚餐的桌上,周筱终于见到了消失了一天一夜的萧再丞。

  只看了一眼,周筱就低下头去。默默的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当冯三妹拿起汤匙准备喂周筱吃饭时,一双大手伸了过来:

  “来,给我!”萧再丞接过冯三妹手中的汤匙,舀起一匙汤送到周筱的嘴边。

  “不用你,三妹,你来!”周筱没有抬头,将冷着的脸扭向了一边。

  萧再丞:“……”

  只是将汤匙跟了过来。

  “我说过,不用你!”周筱再次扭头。

  “……冯三妹,你来吧!”萧再丞看了看两个孩子,没有再继续坚持。

  终于结束了一顿又没吃下多少的食不下咽的晚饭,周筱快速的带着两个孩子上了楼。

  ……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萧再丞只是偶尔会在晚餐时露上一面,但每次与周筱两个人基本都是零交流。

  周围的人可能也感觉到了两人之间异样的气氛,都显得小心冀冀的样子。

  而周筱的一切生活问题,就全部落到了冯三妹的身上。尽管每次让冯三妹帮自己换衣服或者洗澡,还有往身上涂抹药膏时,周筱都会觉得无比的难为情,但也是毫无办法。

  手上的伤实在是太过严重,会不会留疤周筱倒不是那么太在意,就怕好不容易抢救回来的一双手,再落个半残废,那就真成了一辈子的事了。

  许医生又亲自来给周筱换过两次药后,终于换成了一个中年的女护士。

  为了打发掉这无聊的基本完全不能自理的养病时间,周筱捡起了继续为两个孩子授课的工作。

  虽然因着手上的伤,不能练习各种乐器,但是周筱会给他们讲些乐理的知识,或是开发些其它益智类的科目。

  再加上每天固定的做游戏和讲故事的时间,这样下来,每天的时间倒也会安排得比较紧凑,使周筱觉得时间过的不会再那么的漫长。

  转眼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在这样的安排下滑了过去。

  周筱这两天已感觉到手上的伤越来越痒,知道是伤口已经基本愈合,正有新肉在往外生长。

  许医生后来又来过一次,在检查后给出的结论是——伤口愈合的很好,这都是他给的秘药的功劳。但是,一个星期内,仍不能沾水。

  许医生给周筱检查时,萧再丞依然没有出现。

  周筱本打算找他谈自己要走的事,但是听冯三妹说他们首长在开会,大概得开上三天的时间,所以,只能将此事拖了下来。

  这几天开始,周筱已能自己用汤匙用餐,起码脱离了让人喂食的行为,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而身上的那些青紫,大都已经褪了去,有些结痂的地方也落了痂,只留下了一点点白色的印迹,相信用不了多久也会消了去。只剩几处比较严重的地方,还有些明显。

  周筱真觉得许医生给的药膏神奇不已,原本以为身上伤的比较重的地方肯定会落疤,若是那样周筱真的要想其它的办法,比较说整形来去掉了。

  因为那些伤痕所显示的,都是一个一个的牙印。如果带着这些牙印过一辈子,周筱不敢想像会是一种什么的心情,不但自己会觉得恶心无比,大概也会夜夜噩梦缠绕吧!

  三天后,在晚饭的餐桌上,周筱终于见到了久未露面的萧再丞。

  “能耽误你一些时间吗?我有事要和你谈。”结束用餐后,周筱截住转身要离去的萧再丞。

  “……到书房来吧!”看来萧再丞也有话要对周筱讲,稍停顿了那么一下,转身先往二楼走去。

  “三妹,麻烦你先帮我照看一下两个孩子!

  小沛,你帮忙看一下弟弟啊!我一会儿就上来陪你们。”

  周筱交待完,跟在萧再丞的身后上了二楼。

  这还是与萧再丞有交集以来,周筱第一次到萧再丞的私人的书房来。

  原来一直以为一楼那间超大的类似办公的地方就是他的书房,没想到还有另外一个私密的空间。

  这个书房的面积同样足够大,起码能有六七十平米大小。

  除了整整两面墙的书柜摆满了各类品种繁杂的书籍外,还有一面墙摆了一个大大的博古架,上面摆着各类的军事模型,还有一看就是些官窑上品的古玩瓷器等。

  虽然这些不同种类的东西好像不应摆放到一起,但经过主人精巧的摆放后,倒让人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从而也可以看出主人品味的高雅,以及对艺术品的层次要求之高。

  还有一面墙,上面挂的是各种名人的字画。若是没看错,其中竟有一副唐伯虎的真迹。

  这不禁令周筱暗自咋舌,这么珍贵的字画,竟被这样大咧咧的挂在了墙上,简直是太奢侈了,这不会是他贿赂来的吧!

  不知为什么,周筱竟莫名其妙的蹦出了这么一个念头来。

  “坐吧!”萧再丞那冷然无波的两个字,打断了周筱的胡思乱想。

  “萧再丞,我想回美国了!”这一次,周筱的目光没有躲闪,说完后就紧紧盯着萧再丞的眼睛。

  “……你……留下来吧!”过了有那么十几秒钟,萧再丞才缓缓的说道。

  “我不想。”周筱简单的给了这三个字。

  萧再丞:“我要你留下来。”

  “萧再丞,被你救回的那天,直至第二天的下午之前,我可能考虑过这个问题。

  不过,那之后,已经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周筱平平淡淡的表情,平平淡淡的语气,说出的话,却有着无法挽回的决绝。

  “你……能不能再给我几天的时间……”一直在周筱面前说话斩钉截铁的萧再丞,今天竟然出现了这样一句略带乞求的话语。

  “没意义,萧再丞,你能保证对那件事情已没有任何的在意了吗?”周筱继续盯着萧再丞的眼睛说。

  “我……保证很快就会过去。”萧再丞后来很快就后悔了自己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所以,在你的内心深处,还是在意的。这件事,你骗不了自己,同样也骗不了我。

  萧再丞,让我走吧!否则到最后,我们两个都会很痛苦。”

  周筱说完这句话,酸意已到了眼底,但却用力忍着,不想让萧再丞发现自己的异样。

  “不会的,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萧再丞话虽说的毫不犹豫,但周筱分明从他的眼神中捕捉到了那一闪而过的茫然。

  于是,心终于彻底的沉了下来,看来,自己的选择是没有错的。幸亏,幸亏是才刚刚开始……

  “萧再丞,再说一次,我要走!”周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字一句,语气坚定的大声说道。

  “我也说了,我不会让你走,你就死了这份儿心吧!”萧再丞说完,也站起身来,率先向门外走去。

  独留周筱站在原地,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挂在了睫毛上,然后滴落下来,打到地毯上,瞬间消失了踪影……

  回到房间的周筱,强打起笑容,将两个孩子哄睡。

  拒绝了冯三妹的帮忙,双手戴上塑胶的手套,以防沾水,然后将自己扔在了大大的浴缸里,放上足够多的热水。

  仿似氤氲环绕的空间里,周筱眼神有些呆滞的不知在想着什么,却明白,有股伤与痛的交织,正一点一滴的侵蚀着自己,想躲,却躲不开去。

  那种感觉,是前一世不曾经历过、到了今生也没有遇见过的,丝丝缕缕,将心房缠得越来越紧密,到了影响呼吸的地步。

  “不,不能再这样下去!要走,一定得离开这里!离开了,也许很快就能忘记掉这一切本就不应该产生的烦恼。”周筱这样告诉自己。

  也不知泡了多少时候,当一个喷嚏接着一个喷嚏的响起时,终于唤回了陷在沉思中的周筱。

  没有按下恒温键的水,现在已变得冰凉。周筱连忙起身,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再把自己给弄感冒了才行。

  裹上一件浴袍,走出了卫生间。

  周筱一看时间,竟然已是深夜的十二点多钟,自己在浴缸里竟然泡了两个多小时,怪不得觉得脚心的皮肤有些皱皱的感觉。

  就着调得昏暗的床头灯看了看,两个孩子小脑袋扎到一起,正睡得香甜。

  不过,自己却是没有一丝的睡意。

  于是,走到靠放在一侧的圈椅旁,抱着双膝,蜷缩在里面。而这好像也成了周筱这一段时间以来,沉思时,最喜欢的一种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