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反正你也没喜欢过
  有些混乱的思绪中,却夹杂着不能被忽视的隐隐的伤痛,周筱蜷缩在大大的浴缸中。

  很久后,周筱看了一眼时间,竟然已是深夜的十二点多钟,自己在浴缸里竟然泡了两个多小时,怪不得觉得脚心的皮肤有些皱皱的感觉。

  就着调得昏暗的床头灯看了看,两个孩子小脑袋扎到一起,正睡得香甜。

  不过,自己却是没有一丝的睡意。

  于是,走到靠放在一侧的圈椅旁,抱着双膝,蜷缩在里面。而这好像也成了周筱这一段时间以来,沉思时,最喜欢的一种姿势。

  帝都的一家高极会所有些昏暗的包厢内,萧再丞极少见的正一杯接着一杯,像喝水一样的在狂灌着自己烈性的洋酒。

  旁边,几个死党都面面相觑的不明所以。

  “喂,萧四,你到底怎么了,这么晚把哥儿几个叫来,一句话不说,光顾着自己灌酒。

  不会是跟你的小娇妻闹别扭了吧!要不……就是闹分手?或者是……你把人家折腾狠了,人家不让你上她的床啦……”

  许医生看到萧再丞的这个样子,不禁又开始展开了丰富的联想。

  萧再丞:“……”继续往嘴里倒酒。

  “这段时间光是听说萧四得了个心肝宝贝,怎么也不带出来让哥们儿们帮着掌掌眼。”曲长清一直对周筱其人好奇不已,真不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竟能降住这个赫赫有名的冷面活阎王。

  “萧四,哄女人,得需要些手段,就你这整天的一副棺材脸,内心再强大的女人也得被你给吓跑了。

  你敢说当年白英跟老外跑了没有你的一点责任吗?如今……”

  “华子,说什么呢!还提这个干嘛?那个女人本来就不是什么能耐的住寂寞的好货,她跑了,是萧四的幸运。

  不然过到如今,咱哥们儿还不知得添上多少顶绿油油的大帽子呢!”曲长清打断了丛培华的话。

  “是啊!那个白英我从一开始看她就觉得不顺眼。

  不过,我也不同意华子说的什么哄女人得需要手段的话。

  女人有时就是这样,你不能一味的忍让和迁就她,否则她准跟你赛脸。

  关键时候还得需要些暴力的手段,最有用的一招儿就是在床上办了她,她保准扭脸儿就过来和你撒娇,还说你特men!”

  同样身为军人的董飞——董大校,好似有着自己的一番实战经验的理论,一脸霸气的给萧再丞传授着经验。

  “哦……怪不得你家媳妇儿那么听你的话,原来你都是用这招儿来收拾她的!

  啧啧啧……不得了啊小飞飞,哥们儿自甘下风。”

  许医生摸着下巴,用一副夸张的表情对着董飞说道。

  “别拿你那副表情给大家表演了,你不是经常上演着‘扑倒’和‘被扑’的运动吗?这里你的实战经验最丰富,你快给萧四多讲讲。”

  丛培华对着许医生一脸戏谑的调侃道。

  “唉!人生啊……千滋百味,没尝过,你们后悔去吧!”许医生一副万般感慨的表情。

  ……

  “好了,辙了……”萧再丞猛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站起来的瞬间,身体微微晃动了一下。

  “哎……哥们儿,你这不对呀!叫哥儿几个来陪了你一晚上,就给了这么几个字,就算完了呀!哎……”任凭许医生怎么喊,萧再丞转瞬走出了包厢。

  “萧四很少这样的,看来心情真的是非常不好。”

  “这人就是这样,有什么话也不往外说,就自己一个人憋在心里头,这样让人怎么开解他呀!”

  “估计喝点酒,听咱们调侃一顿也就没事了,我们都知道,萧四可是有一颗无坚不摧的强大心脏!”

  ……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也跟在萧再丞身后散去。

  ……

  周筱就那样一动不动的坐了不知多久,意识好像渐渐迷蒙了起来……

  猛的,声音并不是很小的开门声,将快要睡过去的周筱给唤醒过来。

  睁开眼,萧再丞大踏步的走进来。可能是没发现周筱正坐在一旁的圈椅里,还以为人在床上。

  直接走到床边一看床上只有两个儿子,才发现周筱正坐在一旁的圈椅里直直的盯着他。

  于是转了方向,几步跨到周筱的面前,然后,定定的站在那儿,用一种无法形容的复杂的目光看着周筱。

  “这么晚,你有事吗?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不要吵醒了孩子,我也要睡了!”周筱说完,收回自己的目光,放下腿,准备站起来走到床边去。

  “啊……萧再丞……你干什么你,快把我放下来……别吵醒孩子啦……快放手……”

  萧再丞突然一个打横,将周筱抱了起来,惹得周筱一阵惊呼,但又怕吵醒两个孩子,也不敢大声的叫,只得在萧再丞怀里拼命的挣扎。

  萧再丞一句话都不说,抱着周筱也不知按了墙上的哪一处,往旁边一滑,竟然有一道门被滑开,赫然出现在眼前的,就是隔壁曾为周筱准备的那个房间。

  这下周筱终于知道当初自己将门堵了个严实,萧再丞还能进来房间的原因了。

  不过,这个时候无暇多考虑这个,萧再丞已抱着周筱跨进了房内,并将通往两个房间的门给合了上。

  “萧再丞,你要干什么?有什么话你就说,别搞得一副谁对不起你的样子,我也没对不起你,我明天就走,从今后,我们就是陌路了。”

  萧再丞这一段日子以来的冷脸,已冷了周筱刚刚起了些温度的心。冷静的想了想,自己不觉有些可笑。

  从一开始,就是萧再丞强迫着自己来接受他,而后面所发生的种种意外,也不无他的责任。是他一直强留着自己不许自己回美国,否则也不会被赵一良几次得手。

  当然,最初自己被下药的那次,亏得他相救,这一点周筱并不否认。可是,自己今生的第一次不也是被他给夺走了吗?

  如今自己也是个受害者,萧再丞却产生了那种不能接受的心理。这让周筱心里感到难过的同时,也多了种不能言说的受伤。

  黄粱一梦终得醒!幸亏自己本就没做过什么黄梁的美梦,而且萧再丞本身的身份背景也是自己所厌弃的,所以便不会有什么失落,除了多了心里的那丝伤痛外。

  “想走?休想!”听了周筱这么决绝的话,萧再丞抱着周筱停了下来。

  周筱这才闻到了从萧再丞身上传来的一股扑鼻的酒气:“是因为你救的我吗?是因为我这条命是因为你才得以被延续的吗?那么好,你要想收回的话,我还给你!

  但是,想把我像从前一样当个木偶一般的囚禁在这里,你也休想!”

  每每听到萧再丞那霸道的语气,周筱总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是这个人,一次又一次,没完没了的来招惹自己。

  在这一瞬间,周筱感觉两个人的那种对峙、那种互不妥协的模式,又回到了原点,心中不觉一股倦意瞬间涌了上来。

  “你的命是我的,你的人也是我的,你的一切、一切,全部都是我姓萧的,想走,做梦!”萧再丞酒意上涌,说话也是更甚从前的蛮横。

  “要命吗?现在就还给你!”气愤、伤痛、烦乱,厌倦……各种情绪汇集到一起,瞬间全部积聚到周筱的大脑,她像疯了一般的要挣脱萧再丞的怀抱。

  可能是周筱瞬间的爆发力比较强大,加之萧再丞又喝了很多酒,思维不是很敏捷。一个趔趄竟被周筱挣脱得松了手,而周筱也瞬间落地,并躺倒在那里。

  幸亏地上铺的是厚厚的羊毛地毯,并没有摔的很疼。周筱灵活的起身,就要向门口冲去。

  萧再丞虽然喝了许多的酒,但并没有到特别影响行动的程度,看到周筱往外冲,两步跨上去就抓住了她的胳膊。

  “你放开我,不是说我的命是你的吗?那我现在就还给你,我不想再和你萧再丞有什么没完没了的纠缠,够了,我够了!”

  周筱用力的挣扎着萧再丞有力的大手,不顾他此时抓的自己的手臂已经生疼。

  “命?光有命还不够,我说了,你的一切、一切,全部都是我的!”周筱激烈的反应,也勾起了萧再丞满腔的怒意,酒乱意迷间,一把将周筱抱起扔在床上。

  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周筱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连忙想要起身,却不料萧再丞高大的身躯便已整个的压了上来。

  “萧再丞,你要干什么?告诉你,你可不要乱来,不要让我恨你!”看到压在自己身上的萧再丞用带有火光的迷离眼神死死的盯着自己,周筱不禁有些害怕起来。

  “恨我?那就恨吧!反正你也没喜欢过……”萧再丞说完这句,头猛的向下压去,直接找准了周筱的嘴唇。

  “唔……萧再丞……你放唔……”

  在周筱张口的瞬间,萧再丞野蛮的闯了进来,一刹那传到鼻孔内的芳香,让他浑身的血液更加沸腾不止。

  酒精的作用,加上男性的本能反应,让他根本不会再去顾忌身下的人如何的挣扎。

  大手一用力,伴着“刺啦”一声,周筱身上的睡袍已经四分五裂。

  萧再丞的唇开始从周筱的脸部渐渐的下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