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八十章 我们完了
  虽然自与萧再丞起了瓜葛开始到现在,这个人表情冷硬,说话同样的冷硬,但并没有对周筱有过什么粗爆的行为。

  今天,喝完那么多酒后的萧再丞,显露了与以往完全不同的一面。

  “恨我?那就恨吧!反正你也没喜欢过……”萧再丞说完这句,头猛的向下压去,直接找准了周筱的嘴唇。

  “唔……萧再丞……你放唔……”

  在周筱张口的瞬间,萧再丞野蛮的闯了进来,一刹那传到鼻孔内的芳香,让他浑身的血液更加沸腾不止。

  酒精的作用,加上男性的本能反应,让他根本不会再去顾忌身下的人如何的挣扎。

  大手一用力,伴着“刺啦”一声,周筱身上的睡袍已经四分五裂。

  萧再丞的唇开始从周筱的脸部渐渐的下移……

  嘴终于被得到释放的周筱大口的喘了一下后,立即大声的叫着萧再丞的名字:

  “萧再丞,你疯了!你不是在意我身上的这些痕迹吗?难道你忘了赵一良在我的身上留下的这些印迹,你就不怕脏了你那身的高贵?

  既然在意,你这又是在干什么?难道你也和其他的男人一样,都是不忌口的种/马?”

  混乱的思绪也已令周筱失了理智,专挑起难听的话来刺激萧再丞。

  “对,你说对了,那你就拿我当做和赵一良一样的人好了。

  我也一样,只把你当作那些付了费就可以上的女人就行了!”

  听到周筱提到赵一良,提到被赵一良留下的那些印迹,滔天的怒意席卷了萧再丞的大脑。

  此时的他,在酒精和愤怒的双重冲击下,已完全失去了正常的思维,却完全没想到,这话说出来后,会伤人有多重。

  “萧……萧再丞?”前一刻还在拼死挣扎的周筱,此刻却停止了所有的挣扎,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萧再丞,低喃道。

  则此时的萧再丞根本注意不到周筱的表情,只几下,就将自己和周筱的衣服粗暴的扯了个干净。

  “嘶……”

  ***********************

  周筱一动不动,一双无神的眼睛呆呆的盯着不知名的方向,好像成为了只剩下呼吸的一个躯壳……

  经过大半宿无数次的发泄,所有理智与思维终于全部的回笼,在通体的欲望与机能得大了最大的满足后,萧再丞终于想起了昨晚自己对小人儿所做的一言一行,不禁暗暗的着脑。

  可能是感觉到怀中人儿的不对劲,萧再丞忍住心中的一丝莫名的惧意,轻轻的将小人儿翻了过来,让她正对着自己。

  “小小……我……”当萧再丞看到周筱一张苍白毫无血色、并带着满是灰败的小脸儿后,一时语塞。

  “萧再丞……我们……完了!”沙哑的不成样儿的声音,在周筱干裂的已见血迹的唇内发出,然后,就闭上了眼睛,再不看眼前的人一眼。

  只这一句,萧再丞的心就沉到了谷底。他知道,这一次,是小人儿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的决绝,这种决绝,是将生命抛之不顾的一种了断。

  萧再丞再也说不出一个字,他知道,昨夜自己的行为,已经将小人儿的心彻底伤透,想要挽回,大概已毫无希望。

  给小人儿盖好被子,一个人默默的起身,穿好衣服,再悄悄的走出门去。

  在这个过程中,小人儿始终没有睁开过眼睛……

  浑身酸痛无力,好似除了眼睛能眨动之外,再无一处可以让自己有力气支配,周筱只得就那样闭着眼睛,静静的躺在床上。

  叩门声响过后,冯三妹端着早餐走了进来:“夫人,吃些早点吧!”

  “三妹,麻烦帮我拿件睡衣来。”周筱没有接冯三妹的话,而是要求道。

  “夫人,您……”听到周筱沙哑的如此严重的声音,冯三妹愣了愣,不过却没有往下问,而是顺从的走到衣柜前,打开衣柜,给周筱找了一件睡衣出来。

  “再麻烦你扶我起来。”周筱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哦……”冯三妹早已看出周筱的不对劲,却不敢多问,只是按照周筱的吩咐去做。

  只是在扶周筱坐起来的瞬间,被子不小心从身上滑落,那一身覆盖在原来旧的痕迹上的新的一层密密麻麻的青紫,令冯三妹忍不住惊呼出来。

  “帮我穿上睡衣,三妹!”周筱的情绪平淡到麻木。

  “啊?哦……”神情有些呆傻的冯三妹,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慌忙上前把睡衣帮周筱穿在身上。

  心中却想,首长大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夫人这么柔静似水的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不要说男人看了,就连女人看了都忍不住要怜惜一番,他却把夫人折腾成这样……

  “首长,不会是有些那方面的疾病吧……”冯三妹在心里初步的给她敬爱的首长大人下了一个初步的判断。

  就是不知道萧再丞此刻要是知道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还得麻烦你,把我扶到卫生间去,我要泡个热水澡。”周筱再次对冯三妹开了口。

  “好的夫人,我来扶您进去。”与其说是冯三妹扶着周筱,还不如说是冯三妹抱着她,才将浑身毫无半点力气的周筱给放进了浴缸里。

  “你先出去吧!我泡一会儿,有事我再叫你。”让冯三妹帮忙放上热一些的水后,周筱将她打发了出去。

  把自己全身浸泡在热水里,舒解着一身的酸痛。

  心里是种空洞洞的疼痛与茫然,以为自己会有泪水流出来,然而眼睛却是干涩涩的难受。

  这样也好,所有的一切纠缠,会因此全部的结束。从此,只当那个人从没在自己的世界中出现过吧!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缓解,加上热水的作用,周筱终于感觉有了丝力气。

  于是扶着墙上的把手,慢吞吞的站起来,擦干身上的水渍,再穿好睡衣,扶着墙走了出去。

  屋内已被整理打扫的整齐干净,丝毫看不出昨夜的荒乱。冯三妹还候在那里,可能是担心周筱有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地方。

  周筱只是对着她点了点头,然后又慢慢的走到衣柜前,随意找了一身休闲的衣服出来,并换在身上。

  然后主动坐到桌前,开始用起冯三妹可能已经不知换过了几次的早餐,因为它们还在丝丝冒着热气。

  吃过饭后,身休的力气好似又恢复了一部分。擦了擦嘴角,然后平静的对冯三妹开了口:“三妹,最后再麻烦你一件事,帮我去和你们的首长说,请他把我的那些证件还给我,我现在要走。”

  “夫人,您这是……”冯三妹听了周筱的话后,一脸迟疑的望着她的脸,不过,看到周筱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也只得点了点头,领命去找萧再丞。

  ……

  “……金龙,你和冯三妹按照夫人的要求负责送她走吧!把这个给她。”

  听了冯三妹的汇报后,萧再半天不语,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方才下达了命令。同时从身后的柜子里取出了周筱当初被劫时背的那个背包,递给了冯三妹。

  “是,首长!”金龙和冯三妹领命敬礼。

  “刚刚你们送小沛和小沐回老宅时,小沐没哭吧?”萧再丞接着问了金龙一句。

  “我们是按照您说的对两位小少爷说,夫人又像上次一样,出去办事了,过几天就会回来。小沐小少爷虽然有些不高兴,但是却没有哭,说要等妈妈回来。”

  金龙详细的汇报着。

  “还有,请问首长,送夫人走后,我们的人还要继续在暗中保护着夫人吗?”

  正要往外走的金龙停了下来,又向萧再丞请示道。

  “继续!”此时的萧再丞正背对着身子,没有转身,只回答给了金龙两个字。

  “是,首长!金龙明白。”然后和冯三妹两个人转身离去。

  诺大的办公室里,只剩萧再丞一个人背对着门口,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儿。

  而只有时钟发出的“嘀嗒、嘀嗒”的声音,在单调的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