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死掉就可惜了
  萧再丞出乎意料的,这次竟没有强行的把周筱留下来。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人能在他的表情中看出什么……

  “还有,请问首长,送夫人走后,我们的人还要继续在暗中保护着夫人吗?”

  正要往外走的金龙停了下来,又向萧再丞请示道。

  “继续!”此时的萧再丞正背对着身子,没有转身,只回答给了金龙两个字。

  “是,首长!金龙明白。”然后和冯三妹两个人转身离去。

  诺大的办公室里,只剩萧再丞一个人背对着门口,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儿。

  而只有时钟发出的“嘀嗒、嘀嗒”的声音,在单调的响着……

  拿过冯三妹递给自己的背包,周筱打开了看了看,所有的证件及当时所带的东西,一样不缺的都还在里边。

  没有说话,将包挎在一面的肩上,周筱向外走去。

  “夫人,首长有令,让我和金龙送您,请问您要去哪儿?”冯三妹小声的对周筱说。

  “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送我先回四合院那边吧!”周筱向金龙和冯三妹两人道谢后,向外走去。

  离开了住了十几天的地方、离开了从今后再也不会来的方、离开了带给自己千滋百味的地方、离开了这段人生中所发生的一个插曲的地方……

  周筱没有回头,慢慢的走到一楼,再走到门外,直到上了等在外面的军用吉普车上……

  坐在后座,当汽车发动,逐渐驶离了那幢白色的楼房时,才扭过头去……

  再转过身来时,有眼泪,从眼角溢了上来……

  周筱低下头去,一路沉默不语。

  却不知,当她走出那幢白色的楼房起,某扇窗户的后面,一双复杂难舍的目光就一直缠在她的身上,直至她乘坐的那辆汽车消失的不见了踪影……

  汽车停在四合院的门口,冯三妹先行一步下车,然后打开周筱所坐一侧的车门。

  恍如隔世的看到属于自家的那扇红漆的大门,周筱呆愣了片刻,还没等拿出钥匙,丁嫂已从里面将门打开。

  “夫人,您回来啦!”丁嫂的态度仍是充满了憨厚之意。

  “丁嫂,您还在这里?”周筱有些疑惑的问道。

  “是呀!自您走后,军长派我和老丁一直守在这里,要我们照看着屋里的一切,还有院子里的这些花花草草。有些花草,没人照顾还真是不行。”

  丁嫂诚恳的回答道。

  “谢谢您了,现在我回来了,而且马上就要到美国去,这里也用不到人再来打理它们,你们和金龙他们一起回去吧!”

  周筱不想再和萧再丞有任何的纠葛,所以也不想再有他的人留在自己的家里。

  “这个……”丁嫂有些为难的看了看金龙。

  “夫人,首长交待过,说您的手还没有完全好,现在还不能沾水,得需要人照顾。

  说等你的伤完全好了,再让他们辙走。他们也做不了主,您就别为难他们了。”

  金龙说这些话之前,还给周筱敬了一个军礼。

  “随你们吧!”周筱只觉满身的疲惫,摆了一下手,自顾向院内走去。

  院内打理的比自己离开那会儿还要好,虽已到了秋季,但花草却长的十分的茂盛。

  院子各处也被打扫的干干净净,鱼缸内还养了好几条的锦鲤,里面甚至被种上了莲花。

  周筱无心仔细的查看这些,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将包往旁边一丢,就整个趴到了床上。

  床上的被子等应该刚晒过不久,松软干爽。

  蒙上被子,周筱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好让自己纷杂的大脑好好的休息一下,更是让疲惫酸痛的身体得到更好一些的缓解。

  还好,没用多久,就沉沉睡去。

  醒来,已是日暮时分。看了看表,自己竟睡了近十个小时的时间。但是,周身的酸痛却是好了许多。

  周筱起身,推开门走了出去。一直在堂屋守着的冯三妹,见周筱终于走了出来,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立即迎了上来;“夫人,您醒了,快吃点饭吧!您连午饭还都没吃呢!我去和丁嫂说。”说完几步就跑了出去。

  周筱想拦住她,告诉她以后不要再叫自己夫人,但是一想,自己很快就要走了,随她怎么叫吧!

  丁嫂的动作非常麻利,很快就和冯三妹两个人将饭菜准备好。

  “夫人,您在这里吃还是去餐厅吃?”冯三妹问道。

  “去餐厅吧!你们吃了吗?”周筱问。

  “中午我们等到一点钟,看您还没起就先吃了;晚上我们一直没吃,想等您起来后再说。”冯三妹非常实在的回答。

  周筱其实最喜欢冯三妹的就是这点,那就是人非常的诚恳,如自己的好朋友刘大妮一般。

  “对不起,害你们等了我那么久,那我们就一起吃吧!”周筱觉得很不好意思。

  “不用、不用,您自己吃,我们一起吃就行了。”丁嫂先站出来连连摆手。

  周筱眼里可没什么大家族的那种上下尊卑的概念。硬是拉着老丁和丁嫂两口子,以及冯三妹,四个人坐在餐桌上一起用了晚餐。

  “丁嫂,那天给你们下药的事,对不起!也请您体谅我当时的苦衷。

  还有,感谢您那段时间对我的照顾,还有接下来几天的帮忙。我这边只要手稍一好点,就会马上动身回美国,到时您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再次对你们几个人说声对不起!”

  吃完饭后,趁着几个人都在,周筱把道歉的话说了出来。

  “别、别、别,可千万别,夫人您这样可真的是折杀我们了,我们能理解您的苦衷,您也不要怪我们才是,您也知道,我们得按军长的吩咐行事。”

  话语不多的老丁说了话,也是一副诚恳。

  ……

  白天睡了那么多,周筱以为自己这一夜会失眠了,没想到躺在床上不久,就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倒早,还不到五点钟。

  没有惊扰到任何人,周筱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手上的伤经过这么多天的休养,已恢复到八九成的状态。只是一些较深的伤处还不能用力,得需要再养上几日的功夫。

  周筱打算今天就要去买飞往美国的机票。除了想离开萧再丞远远的外,还有一点原因,是因为她不知道赵一良那边是个什么样的情况,萧再丞对他又是做的如何的处理。

  她怕赵一良及他的家人再来找自己的麻烦,赶紧回了美国,他们找不到自己,估计也就罢了。否则夜长梦多,以赵一良的阴毒,说不准还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情来。

  但有一点,周筱心里是非常清楚的,只要有萧再丞的人在自己的身边,给赵一良十个胆,他也不敢再对自己怎么样。

  吃过早饭后,周筱提出自己要去订机票的事。冯三妹二话没说,站起来就要陪周筱一起走。

  走到门外时,那个似乎成了周筱专职的司机兼保镖的人,又是开着车等在了门口。

  那天周筱用药放倒的人里,就有这个人的存在。再次见到这个人,周筱仍是有些不好意思。

  而那个人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为周筱开车门,送她到机票售卖点。

  坐在车里的周筱,有些自嘲的想,既然当着萧再丞的面说自己和他再没关系,如今却还心安理得的用着人家的人,坐着人家的车,享受着人家派来的人的照顾……

  这是不是说明自己是假清高呢!

  ……

  感谢这个年代出国的人还没那么多,周筱买到了明晚飞芝加哥的机票。

  想着明晚以后,就要告别这个地方,告别这里的一切人和事,周筱心里说不出是轻松还是失落。

  但有一点,她想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应该都不会再回到国内了。

  到家后给侯双打了个电话,但是没有让他过来,蒋玉新的肚子太大了,来回的太不便,周筱要等到吃过晚饭后去找他们。

  周筱要带的行李并不多,只是,看到屋内外新增的这些花花草草有些犯了难。

  自己走后不可能再让萧再丞的人留在这里打理这些,蒋玉新现在也离不了人,所以也不可能总让侯双往这边跑。

  但是这些花草里不乏一些名贵的品种,若是就这么扔在这里没人去管理,用不了几日也就报废了,想想着实有些可惜。

  毕竟是萧老太太的一番心意,不论与她的儿子怎样,那个雍容大气的老太太却是给了周筱极好的印象。

  想了想,还是找了老丁说这件事。

  “老丁,有件事,想麻烦你一下。我明天就要飞美国了,你看这屋内屋外的这么多名贵的花花草草,要是没人打理,死掉就太可惜了。

  而且这些还是萧老太太送过来的,有她老人家的一番心意在里面,要是让它们死掉了更是不合适。

  你看你们能不能把他们用车拉走,不管是拉去老宅也好,还是拉到萧再丞那儿都好,总好过放在这里等着让它们枯死要强。”

  “夫人,这件事我得请示一下再汇报给您,您看可以吗?”老丁恭敬的回答。

  “好,最晚明天中午前就得拉走,我下午就要准备出发了。”周筱叮嘱道。

  说完这些,周筱又开始回屋去收拾自己的行李,并把家里一些的东西收拾好,有些还要用大块的白布给遮起来。

  这些事丁嫂和冯三妹根本不让周筱动手,只让她指挥,两个人就全都处理的妥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