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到手的鸭子就这样给飞了
  在周筱的心里,这一次的离别,也许就意味着和这些人,永远再不会有相见的机会。

  所以,有些感谢的话,这时便说了出来。

  “再次的谢谢你们,你们终于可以忙自己的事去了!

  三妹,能认识你,我很高兴,还是那句话,但愿有机会,我们可以成为非常好的朋友,保重。!”

  马上就要登机,周筱对那个“保镖”及冯三妹表示了感谢,并上前一步,抱了抱冯三妹。

  谁知这个举动,竟令冯三妹红了眼眶:“夫人,能认识您,我更加的高兴,我希望,我还有机会能见到您,并且保护您!”

  周筱心中也是满满的感动,握了握冯三妹的手,点点头。然后走到侯双跟前:

  “双哥,我走了!这次走,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了。记住我昨天跟你讲过的话,有事随时打电话告诉我。

  还有,照顾好嫂子,孩子出生要第一时间告诉我,不管是在什么时候。

  你保重,注意安全。”

  “小小,一定要好好的,听见没?哥哥能看出你心里装着事,既然你不想说,哥哥也不勉强你,但是,记住了——你是我们周、侯两家的宝,有什么事,我们两家拼了命也会保护你!”

  侯双揉了揉周筱的发顶,用极少感性的语气对周筱叮嘱道。

  “好,我记住了双哥,因为有你们,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我走了!”侯双的一番话,瞬间令周筱红了眼眶,上前一步抱了一下侯双,转身,迈着大步向机舱内走去。

  从后面看,那纤细挺直的后背的剪影中,带着一股落寞和决绝……

  而远远的,有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望着周筱离去的背影,久久没有离去……

  辗转了近二十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回到阔别一个半月之久的普林斯顿,回到了自己住了近四年的小公寓。

  长时间的没有人在,一打开公寓的门,便有种潮腐的气息扑来。

  先给所有的家人打了一个报平安的电话,连行李都没有打开,周筱就挽起了袖口,开始大搞卫生。虽然这一路仍是失眠,全身更是觉得疲惫不堪。

  等将所有的卫生搞好,再把自己洗漱干净扔到床上,已是到了午夜时分。

  肚子却没有一丝的饿意。“算了,明天再一起解决吧!”之后,便瞬间睡去。

  周筱第二天醒来时,看看表,已是上午的近十点钟。

  虽然人还有些倦倦的,但精神却恢复了不少。于是简单洗漱后就骑着脚踏车前往超级市场,家里连一粒米都没有,周筱得需要大肆采购一番才行。

  回来时,脚踏车上凡是能挂东西的地方,都已被各种食材及生活用品挂得满满的,就连周筱身后背的大包背内也被塞了满满的东西。

  简单下了点面解决了午餐,周筱又开始给艾伯纳教授、贝拉以及凯丝打了电话,告诉他们自己已经回来的事,并邀请他们晚上过来用餐。

  周筱不敢给自己太过空闲的时间,她怕自己承受不住那突然而至的痛苦,这又是不同于当初与陈双杰时,那种带有失望的淡淡的哀伤,而是一种可以割锯内心最要害处的重创。

  “oh,亲爱的艾比(周筱的英文名),终于把你给盼回来啦!太好了,我们太想念你了!”艾伯纳教授几乎在接到周筱电话的瞬间,就用他那怪异的腔调惊呼了起来。

  这位怪老头儿和他的太太布莱兹女士,还真是想念周筱想念的紧,不光是因为周筱那一手诱人的中国菜,更是因为没有了这么一个可爱又体贴人的小姑娘经常在身边,两位老人终于感觉到了什么是寂寞的滋味。

  准备了一下午,当众人到来时,丰盛的饭菜基本已全部被端上了饭桌。

  “艾比,你怎么瘦了这么多?”先进屋来的凯丝,当第一眼见到周筱后,就惊呼道。

  “是呀!你是生病了吗艾比?”后面进来的贝拉也跟着叫嚷道。

  “是呢!回去生了场病,不过现在已经完全好了!”周筱笑了笑,这样回答她们。

  后来的艾伯纳教授及夫人布莱兹,看到周筱一副弱不经风的样子,也是一脸的吃惊,尤其是布莱兹夫人,更是一脸心疼的望着周筱。

  周筱表面上仍是和从前一样,与大家一起笑着、闹着,逗着艾伯纳教授夫妇,令他们开心不已,内心却是越来越觉得疲惫难耐。

  好不容易将这些人送走,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脸,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暗暗的告诉自己——周筱,从明天起,你一定要忘掉过去,让自己有一个全新的开始!

  于是,从第二天开始,周筱又回到了以前那个忙碌中的状态,甚至把自己安排的比以前还要忙碌紧张。

  只是有一件事,一直困扰着她,那就是原本计划一拿到博士学位就要回国的决定,现在开始在她的心中犹豫不决起来。

  除此以外,好似一切又都归于了平淡……

  而国内帝都城的萧家老宅内,萧老爷子正在冲着传唤了多日才得以见到的小儿子——萧再丞,发着满腔的火气。

  “你看看你现在这副阴沉的样子,吊着脸子你给谁看呢你?

  三十五岁的一个大老爷们儿,堂堂的少将军衔,赫赫有名的一军之长,连个女人都搞不定,你还是我萧政的儿子吗你?

  到手的鸭子就这样给飞了,而且还是自己给放飞的,瞧瞧你那点儿能耐,还带兵打仗?你学的那些兵法战术都学哪儿去了,学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弄的现在两个孩子成天的拉着你妈的衣角哭哭啼啼的要妈妈、要妈妈,看看你妈这才几天,就跟着你操心操的瘦了一大圈儿。

  她的年纪都那么大了,你就不能让她省点儿心?”

  萧老爷子说到这儿,才算是今天要说的正题。

  “您怎么能这么说自己的儿子,老四这么做肯定有他这么做的原因,您也不问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胡乱的发脾气。

  当妈的为儿女操心不是正常的吗!难道你心里面就没和我一样?”

  萧老太太看着自己小儿子清瘦的面容,心里面疼的厉害,看到老爷子发火,这边又得先安慰着。

  萧再丞却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小四呀!能不能和妈说说,好好儿的怎么人就走了呢?

  本来开始的时候我是想过去看看的,但后来一想,好不容易得来这么一个机会,英雄救美呀!而且又是在那么最关键的时刻,这下我儿子肯定能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别人这个时候去,肯定会打搅到你们小两口儿培养感情的机会,所以也就没有过去。

  可谁知……唉!

  开始不是说挻好的吗,怎么转脸就变啦?是小小这孩子没被打动,还是说这孩子压根儿就不可能会产生这份心?”

  萧老太太满腔的疑问,难得见到儿子,就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想着看看能不能帮助儿子再出出主意。

  “这次不是她的问题,是我……是我的原因。”萧再丞面对母亲一脸的担心,终于开了口。

  “你的原因……你又怎么了……你的意思是小小对你动心啦?”萧老太太看了看萧老爷子,再看了看坐在一旁的三儿子——萧再阁,一脸惊喜中又带着不解的问道。

  “是吧!但是我可能是又伤害到了她……”具体的细节,萧再丞实在是难以启齿,但心里却明白,是自己把小人儿刚打开一点缝隙的心门又给关了上。

  “就说你……你说你……唉!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蠢东西!”萧再爷子伸手点点了萧再丞,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叹了口气又把手放了下去。

  “那就好……那就好……要是这样就好说了,小四,要是这样的话咱们就还有希望。”萧老太太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轻松的表情。

  “难……我看没那么简单,小小那孩子我看十分敏感,而且自尊心又强,怕是不好办。”萧再阁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只要有一点心思就好,儿子,不能放弃。要不先给她段时间,让她也平复平复,然后我们再做打算,你看怎么样?

  妈知道,你这个孩子嘴上不说,但心思是个极重的,你心里放不下小小这孩子,但是这种事,不能逼的太紧,不然会事得其反。

  先让人在那边盯着点儿她,有什么情况我们到时候再说。”

  萧老太太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我听说赵家最近可是开始要有动作了,不管你与小小那孩子结果怎么样,这事你都得盯好喽!千万不能真出了什么乱子才好。

  你把赵家那小子给彻底弄成了残人一个,赵家肯定咬牙切齿的早就盯着呢!他们不敢对我们萧家怎么样,但总得要找个出气筒来发泄发泄。

  一看到你放了小小姑娘,以为你歇了那份心思,以赵祥那睚眦必报的性格,那么与小小姑娘有关系的人,肯定都得跟着受到牵连。

  而且,只要是稍微扯上点儿关系的都幸免不了,这样牵扯的范围也不会小了。

  你还得考虑,这事到时要是让小小那姑娘知道了,会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最主要的是会不会对她造成更大的伤害。”

  在萧老太太说完后,萧老爷子一脸严肃的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