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八十四章 你们这两个磨人精
  萧老爷子考虑的相当深远,他的确是很中意周筱成为萧家的媳妇儿,但是,怎样才能更圆满的办成此事,也是他所要仔细斟酌的。

  “只要是稍微扯上点儿关系的都幸免不了,这样牵扯的范围也不会小了。

  你还得考虑,这事到时要是让小小那姑娘知道了,会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最主要的是会不会对她造成更大的伤害。”

  在萧老太太说完后,萧老爷子一脸严肃的开了口。

  萧老爷子看着自己的儿子,继续往下讲:

  “赵祥现在还稳稳的坐在那个位子上,他肯定以为是因为有那个人保着他。

  唯一的儿子被废了,他现在一定疯狂的想要报复。

  这个人其实也在观望,只要一看我们这边没动静,他就会立马的出手,而且我相信,他只要一出手,肯定就会是一些阴狠下作的手段。

  开始清理‘桃花源’那时我就说,直接把赵家清理了省心,你却执意不肯。可是儿子……走这一步棋,一个掌握不好,可能就会满盘皆输啊!

  要是真把人心完完全全的输了个光,你……

  你自己好好考虑考虑吧!万一什么时候让小小姑娘知道了,你的这盘棋,就有可能面临到了落败的局面,你可别后悔才好。”

  萧老爷子对于儿子的一言一行早就看在了眼里,其实对于萧再丞的这个计划,他的心里并不怎么赞同。

  根据对自己这个儿子的了解,真怕万一计划失败,那自己的儿子恐怕后半辈子就会选择打光棍这条路了。

  “真不明白像赵祥这样的人,怎么就能爬到这个位置上。等小小什么时候进了我们家的门,就把那样的人渣给处理了吧!省得再去害别人。

  还有他们家那个儿子,年纪轻轻的就不学好,这下一辈子不就全毁了吗!

  就怕赵家使出的手段让人防不胜防,小四,你还真得看着点儿,别让小小的家人和朋友受到什么大的伤害,不然,虽然我并不多了解小小那孩子,不过,相信若是被她知道了,光是愧疚都得愧疚死。

  那也是个心思细腻又有孝心的,希望这一次,能对你们之间的关系是个缓和的好机会……

  唉……你们这两个磨人精呦!就是可怜了我那两个小孙子了,唉!”

  萧老太太说完儿子,不禁开始连连的叹气。

  “小四,美国那边用不用我再派人去帮你看着点儿,以防赵家再出什么幺蛾子。”萧再阁对自己的弟弟说。

  “暂时不用,人我都安排好了,安全上不会有问题,若有别的事,我再告诉你。”萧再丞回答道。

  ……

  周筱现在的忙碌,可以用“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来形容。

  当然,这大多都她自己的安排。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形成的一种习惯,那就是——她的内心越压抑或是越痛苦时,就会给自己安排更多的事情来做。

  现在就是这样的一种状况,周筱几乎累到了恨不得走路都可以睡着的程度。

  回到美国近一个月的时间,就到了即要来临的圣诞假期。

  同样忙碌不堪的周天这段时间一直没有来看妹妹,他想在假期来临前能完成更多的课业,争取不会比妹妹太晚的拿到学位证书,然后回到国内去。

  这个假期由于周筱不会回国,那么做为哥哥的周天肯定是要留下来陪妹妹。

  十二月十号,麻省理工放假的当天,周天就顶着一身鹅毛大雪迫不及待的来找自己的妹妹。

  周筱所处的普林斯顿比麻省理工晚放两天,是要在十二号那天才能放假。

  周天到来时周筱还没有回公寓。轻车熟路的找到备用钥匙,打了周筱公寓的房门。

  屋内与屋外简直是两个世界,一开门,一股伴着花香和水果香气的热浪就扑面而来,让周天有种回到了家的感觉。

  几个月没见到心心念念的妹妹,周天想出去先买些食材来给妹妹准备晚餐。

  打开冰箱门,里面各类食材已经码放整齐的塞了满满的一冰箱。

  看来是怕自己来了后还要出去采购,妹妹已提前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周天不禁会心一笑,自己的妹妹总是这么的贴心,这么的善解人意,总会让人不知不觉的就会把她给疼到骨子去。

  周筱背着大背包,还没有进门,就已闻见从门缝里飘出来的诱人的香气,不禁微微露出了一个久未流露的笑容。

  “哥哥……哥哥……”打开门,换上鞋,在客厅里没见到周天的身影,周筱直奔厨房冲去,一边跑一边大叫哥哥的名字。

  “妹妹……你回来啦!想哥哥了吧……啊?想哥哥没有!”周天还在灶前拿着铲子翻炒,看到奔过来的妹妹,连忙关到小火,放下手里的东西迎上来。

  两兄妹抱在一起,周天甚至不顾手中有没有油渍,仍像从前一样,一把将妹妹抱起来,转了转,放下后又亲昵的揉了揉周筱的脑袋。

  “来,让哥哥看看,我妹妹又漂亮了没有……嗯?小小,怎么瘦了这么多?脸色也不太好,你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了吗?”

  放下妹妹的周天,拉着妹妹的手还想调侃几句,没想到一下惊在了原地。

  “我没事啊!可能是这一段时间安排的比较紧凑,有些累吧!

  不过没关系,我亲爱的老哥一来,我就有口福了,你可以给你妹妹我好好的补一补啦!”

  周筱假装轻快的回道,同时抱住周天的胳膊撒着娇。

  “你一直以来都是挻让我放心的一个孩子,这次怎么这么让人不省心。我们的学业固然重要,但是身体更重要啊!

  你总跟我说的这些话,难道自己都忘了?你说这要是让爸爸、妈妈知道了,得该多心疼!”

  周天板起脸来训起了周筱。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周妈妈!我饿了,快点开饭吧!”周筱将周天推到灶前,笑嘻嘻的哄着周天道。

  ……

  周天到来后,在一定程度上的确是缓解了周筱的一些一直以来调动不起来的情绪。

  但是,尽管极力的想隐瞒,但还是被细心的周天发现了掌心内那几道明显的疤痕。

  只一眼,周天就吓得跳起脚来,一把拽过周筱的手,大喊着说道:“这是怎么弄的……谁给你弄的……什么时候弄的……

  快告诉我……你快告诉哥哥……”

  望着周天那发白的脸色,周筱之前已经考虑好的若是万一被周天发现要如何讲的一套说辞,这时竟不知该如何开口了才好。

  “你倒是说呀!到底是怎么弄的?这些伤疤看起来当时的伤口一定很深,也就是说当时伤的一定非常严重,这么重的伤,你是怎么弄的,赶紧给我说!”

  周天的语气,是从没有过的严肃,但那满脸的心疼,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哥哥,你先别急,听我慢慢的和你讲。

  我这次回国,不知怎么又被赵一良得到了消息。之前他就已经惦记上了我,只是我一直没给过他机会,后来有一次他对我动手动脚,还被我羞辱了一顿。

  在结束都华的课程的那天,谭主任请我吃饭,没想到却被赵一良给利用了上,当时又对我下了手,不过却被我给逃脱了出来。

  那个人的性格阴狠,所以就一直不肯罢休。后来又得到机会把我给抓了起来,我在逃跑的时候打碎了一个玻璃灯罩,不小心割伤了手。

  所以就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这也是我为什么推迟回美国的原因,我是在国内把伤养的差不多了才回来。”

  事到如今,周筱也不得不说了出来。她尽量用最平淡的语气,轻描淡写的描述整个事情的经过,她怕周天太过难以接受。

  但是整个过程,却没有提过萧再丞一个字,周筱只想把这个人默默的埋在心底的最深处,不想再去碰触,更不想让周天知道,以免让他为自己多增加一份担心。

  自己之前也已叮嘱过侯双,让他不要把萧再丞的事告诉给任何人。

  这一段,就当从没有发生过吧!这也是周筱自离开帝都那天起,一直告诫自己的话。

  ……

  “赵一良?这个混蛋、王八蛋、该死的东西……我一定要找他……我回国后一定要找他为你报仇,我非废了他不可……这个王八蛋!

  那你呢?你快告诉我,抓到你后他打你了没有……他还对你……他对你……他……

  你就是这样……自己轻易的就逃出来了吗?他后来有没有又找过你……你……”

  周天的脸色极其的难看,他急切的想知道周筱有没有受到更多的伤害,但有些事又不好直接问出口,一时竟有些语无伦次。

  “哥哥,我说了让你别着急。他没能对我怎么着,而且还挨了我致命的一击。

  后来警察和当兵的赶了过去,把我给救了出来。赵一良挨了当兵的一枪,手已经废了。

  他之后也没再找过我,估计是怕了吧!

  所以说,除了手上的伤是我自己不小心划破的外,其它的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你要相信我,否则以你对我的了解,你说我还会这样若无其事的和你坐在这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