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一切全完了
  接到蒋玉新的电话,只听了她前半段所讲的内容,就已令周筱心惊肉跳不已。

  “联想之前你和我说的那些,我一下就想到了赵一良的背后——赵家。”

  蒋玉新很肯定的说出了这件事的背后主使——赵一良及他们赵家,因为她知道,赵一良是他们赵家的独苗,赵一良要是出了点什么事,赵家肯定不会善罢干休。

  “小小,要不是事情实在是太过紧急,我也不会打电话告诉你这些,我这也实在是没办法了。

  我妈妈都急得晕了过去,现在住进了医院,还没有人照顾,我现在也是又气又急的没有了奶水,孩子又不吃奶粉,饿得直哭,连嗓子都给哭哑了。

  我……”

  蒋玉新说到这里,忍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

  “嫂子,你先别着急,我来想想办法,你先辛苦一下,把孩子和蒋伯母他们照顾好,有什么新的情况,再随时的给我打电话。

  我这里有什么进展,也会随时的跟你联系,你先在家等我的消息啊!”

  挂了电话,周筱觉得自己的整个大脑都处在一种懵懵的状态,虽然曾想过赵家会报复自己,却没想到,来的居然是这么的狠毒,竟然连不相干的人都要给牵扯上。

  “怎么办……怎么办……自己要怎么办……”周筱在屋内来回的走着,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抓起了电话……

  “喂,妈妈……您和爸爸都在家呢!哦……我没事……昨天打过今天再打一次呗……您嫌烦了?

  嘻嘻……没事……没事……好了……嗯……那我挂了……爸爸、妈妈再见。”

  确定完自己的父母没事,紧跟着再给侯家打了过去。

  “干爸……您今天要比往常回来的早些呢……工作怎么样……一切进展的还算顺利吗……

  双哥和嫂子他们没给您打电话吗?哦……我没事,就是随便问问……

  干妈怎么样……哦……你们都挻好的是吧!

  行……那就这样,没事了……我先挂了,干爸、干妈再见!”

  看来,干爸和干妈两个人还不知侯双出了事。

  给两家打完电话,周筱高度紧绷的情绪稍稍有那么一丝丝的缓和。但是,接下来的事又该怎么办呢?

  自己在帝都除了同学外,根本就没有其他认识的人,况且同学中也没一个人家,家世背景大过赵家的。

  突然,一个人影在自己的脑海中掠过……

  “不,不能去找他,这次,只要一找上他,自己就全完了……”想到这儿,周筱不禁将手放到自己已经隆起的腹部……

  自己在这里的时间难熬,周筱知道,蒋玉新及蒋家,还有侯双那边更是难熬。

  这件事全是因着自己而起,乃至连累到无辜的蒋家,而自己又该怎样和干爸、干妈交待呢!

  最主要的是,还不知赵家接下来要如何对待蒋玉新的父亲和侯双。赵一良的的阴险毒辣,周筱早就已经领教得刻骨难忘,这一次,他肯定更是下了狠手的,那么,自己这一家子,还有所牵连到的这些人……

  周筱已经不敢再往下去想……

  呆呆的坐在沙发上,虽然已经到了深夜,周筱却毫无一丝的睡意。

  她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决定,是否要给周天打电话,告诉他这一事情。若是周天知道了此事,肯定会第一时间的赶到自己这儿来。

  那么,自己现在这么明显的肚子……

  思绪混乱的极其的厉害,不知不觉天空已经发白。

  揉了揉非常干涩的眼睛,周筱还是决定,先把这件事情告诉给周天知道,早晚也隐瞒不住的事情,只能先走一步再说一步了。

  “你说什么,赵家真的动手啦?小小你先别急,哥哥马上就赶到你那边去……”周天一听周筱简单的描述后,声音立即变了调儿,快速的挂断电话就往周筱这边赶。

  这个时间算下来,周天要赶到周筱这里,至少也得是中午以后。

  尽管没有任何的食欲,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周筱仍是给自己做了些吃的,强自咽了下去。

  哪里也不敢去,心中实在是烦乱压抑的受不了时,就在客厅内来回的走走。

  正在来回的行走间,电话铃突然疯狂的响起……

  周筱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接起电话……

  “喂……”

  “喂,小小,你爸爸……你爸爸他……你爸爸……呜呜呜……”电话一接通,电话那头便传来刘玉凤说的语不成句的描述,以及和着大哭的声音。

  “妈妈……妈妈您先别哭,您快告诉我,爸爸他怎么了?”一听到刘玉凤的哭声,周筱立即觉得天旋地转,扶着桌子才勉强站稳。

  “你爸爸他……他……他一早还没上班,就有……就有几个……几个警察来,把你爸爸……把你爸爸给带走了。

  什么都不说的就带走了……呜呜呜……

  我去拦着,他们还打……还打了我……呜呜……”

  刘玉凤话说的断断续续,但周筱已经全部听了个明白,爸爸被警察毫无理由的带走,并且他们还动手打了妈妈。

  “妈妈,您先告诉我,您怎么样,要不要紧,需不需要上医院……”

  “小小,你先别急,你妈妈不要紧,他们只打了你妈妈两下,你妈妈现在最主要的是着急,着急你爸爸的事。”电话被另一个人接了过去,周筱听出是毕大叔的声音。

  “毕大叔,麻烦您和毕大婶先照顾一下我妈妈,让她先不要急,我和哥哥会尽快赶回国内去。”现在这个时候,周筱只能将刘玉凤先托付给毕大叔一家。

  “有我和你毕大婶在,小小你就放心吧!我们肯定会照顾好你们家,照顾好你的妈妈。”毕大叔毫不犹豫的一口应下来。

  “妈妈,您千万要挻住,这个时候您可不能倒下,一切等到我和哥哥回去后再说。”周筱让毕大叔将电话重新转给刘玉凤,又叮嘱了一番。

  挂上电话,周筱满脸泪水的快速收拾起行李,已经顾不上那么多,自己和哥哥必须得回去才行了。

  只是刚收拾好一半,突然又想到什么,快速的跑到电话旁,给程映秋拨了过去……

  电话直到自动断线都没有人接听,继续再拨……

  连续拨到第四次时,终于有个陌生的女声接起了电话:“喂,你找谁?”

  “请问程映秋在吗?”周筱握着电话的手已经因用力过度,而有些发白。

  “你找程院长啊……你是她什么人?”一听说找程映秋,接电话的人声音立即变的小了起来,而且显得有些小心冀冀。

  “我是她女儿,请问是不是我干妈出了什么事?”周筱的第六感在这一瞬间已经鲜活的跳了出来。

  “哦……你就程院长在国外的那个女儿呀!我告诉你说啊……程院长早上刚来就被检察院的人来给带走了,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你干爸侯书记那边到现在也没动静,你赶紧给你干爸打个电话问问吧!”

  “干妈也被带走了,看来赵家是在同时行动呢!”周筱心里一下就明白过来,握着电话的手抖个不停……

  “对了,还有干爸,干爸……”周筱用颤抖得不停的手再给侯中华打了过去……

  家里没人接,再打到办会室……没人接。

  还有一个地方,那就是传达室。当初周筱曾有过几次去县委等侯中华,认识了传达室看门的那个老头儿,因着周筱给过他一盒从国外带回去的糖果,从此后那个老头儿就认定这个县长的女儿是个平易近人的好姑娘,每次见到周筱都热情无比。

  有什么事,传达室就守在门口,肯定会知道些情况。

  电话接通……

  “喂……找哪位?”那个老头儿的声音响起。

  “大爷您好,我叫小小,是侯中华的女儿,您还记得我吧!我想请问一下,您看到我干爸了吗?”周筱此刻说话的声音都是抖的。

  “哦……是你呀姑娘。我跟你说啊姑娘,你爸爸可能出事了,今天一早来了好几辆检察院的车,把你爸爸给带走了。

  这事现在谁都不让往外说,我是偷偷的告诉你。你快点想想办法吧啊……”

  看门的大爷好心的提醒周筱后就挂断了电话。

  “完了……一切全完了……所有与自己有关联的人,全部都被赵家主使着给带走。

  全是自己的错……全是由于自己而起……”

  电话从手中滑落下去,周筱靠着桌了瘫软到地上,眼泪打湿了胸前的衣襟。

  “小小,你怎么了……怎么坐在地上,快起来……”

  周天不知用了什么速度,刚到中午就已赶了来。敲了半天门见里面没动静,就找出备用钥匙自己将门打开。

  推开门一看周筱正呆呆的靠坐在地上,而且满脸的泪水,顿时吓的腿都软了起来。连忙跑上前去,将周筱从地上抱起来。

  “嗯……小小……你……你怎么……你……你这肚子……你这是……”刚把周筱抱起来放到沙发上,周天就猛的发现单薄长衫包裹着的那个隆起的肚子。

  周天已经再次被吓的说不出话来,只是瞪大了眼睛,用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拿手指着周筱的肚子。

  周天的到来和惊叫,唤回了周筱涣散多时的神志。

  “哥哥,完了……全完了……爸爸、干爸、干妈、双哥、蒋伯伯……凡是与我有着一点点关联的人,如今全被赵家主使着给带走……全部给带走了……是因为我……全是因为我……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