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想把欠我的都拿回来
  周筱一个人情思恍惚,又毫无主意,周天的到来和惊叫,唤回了周筱涣散多时的神志。

  周筱抓着周天的衣襟,放声大哭。

  “你说什么,爸爸也被人带走了?还有侯伯伯和程阿姨?”周天一瞬间也傻在了那里。

  “是,妈妈还挨了他们的打……呜呜……现在都急病了……呜呜呜……”

  ……

  过了好半晌,周天先渐渐的回过神来:“小小,你先别哭,我们商量一下,然后再做打算。

  你现在先告诉我,你的肚子是怎么回事?”

  周天此时的脸色极为的苍白,思绪也是异常的混乱不堪,他不知究竟要先谈哪件事才好。

  “我的肚子……这……我……哥哥,我们现在还是先赶快回国吧!”周天的到来,令周筱的心里稍稍有了丝依靠。

  说完这些话,就慌忙的站起身来,接着去收拾自己的行李,刚收拾了几下……

  “不行……哥哥,你不能回去……你要是回去了,赵家也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对……你绝不能回去……就是这样……对,我一个人回去,让他们有什么事冲我来,把我们的家人都放了。”

  周筱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于是立即改变了决定。

  “笑话!我怎么可能扔下家里的人不管,一个人远远的躲在国外。倒是你……你不能回去,赵一良他们针对的就是你,你一回去,刚好中了他们的诡计,你留下来,我一个人回去。”

  周天此刻态度坚决,断然不允许周筱回国。

  “不行,我一定得回去,哥哥留下,你回去,除了直接投进了他们的魔掌,别的什么也做不了,你一定要听我的。”周筱也在坚持着自己的决定。

  “我堂堂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像缩头乌龟一样的躲在家里人的后面,我必须得回去,我就不信了,他们的权势再大,也不能无法无天吧!”周天这时已经气愤的满脸涨红。

  “你说的对,赵家在帝都就是权力大过天,就是无法无天,不然,也不会轻而举的就办出这么阴毒的事情来。

  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你回去。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你必须得听我的!”

  ……

  兄妹俩就这个问题开始争论起来,两个人谁也不肯退步。直到争论到最后,两个人都稍稍的冷静下来一点点后——

  “妹妹,我们都要冷静一下,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两个人要是一起回国的话,回去后要怎么办,要是一回去就被赵家控制住,那外面就一个人都没有了!”

  周天终于可以非常理性的谈论这个问题。

  “你说的对,我们是关心则乱了。但是,你好好的想一想,只有我回去才是最有用的,赵家肯定是要找个最能让他们出气的人来发泄,那么这个人就非我莫属。

  你回去能找谁来帮忙?找不到任何人,只能是羊入虎口。”

  周筱也客观的分析道。

  “你现在回去除了逃不出他们的手心外,还能做些什么?况且,你现在的身……

  你快告诉我,你的肚子是怎么回事?”周天话说到一半终于又想起这件事。

  事到如今,周筱也不想再隐瞒下去,不然周天肯定也不会就此罢休。于是,便简单的和他讲了自己与萧再丞的纠缠过程。

  不过,不知为什么,她却没讲自己和萧再丞那些争执、逃走、还有自己住在萧再丞那儿养伤的那些事。

  只是说自己被赵一良下了药,然后萧再丞救了自己,也就随之与他发生的关系,然后自己才有了现在的身孕……

  因为是处在现在这个慌乱的状况,否则周天稍一分析就能分析出周筱漏洞百出的讲述,光是从孩子怀的月份上说,时间就对不上。

  但周天根本就想不了这么多,屈辱和愤怒,以及对妹妹的心疼,已经占据了他整个的大脑。

  没想到,从小被全家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妹妹,竟会招来这么一个飞来的横祸。自己的妹妹才只有十八岁呀!而且是这么的优秀,竟然就要当起了未婚的妈妈。

  在这之前,她是寄载了全家,甚至可以说是周、侯两家全部美好的希望的呀!

  那么在这一段时间里,没有亲人陪在她的身边,给她安慰和照顾,她一个人要面对这么多的事情和这么大的压力,都是怎么过来的呢?

  自己这个做哥哥的来了两次,都没看出妹妹的异样,更没给过她任何的帮助,自己还配做什么哥哥!

  一时间内疚、自责、心疼……各种复杂的情绪全部交织在一起,令周天有些透不过气来。

  缓了缓:“那你是怎么打算的,是想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吗?”

  “对,我要把他(她)生下来。”面对自己的哥哥,周筱仍然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不行,绝对不可以!你还这么小,再说爸爸、妈妈要是知道了,怎么能接受得了。我一个人回国,你把这个孩子解决掉。”

  周天态度坚决的对周筱的决定予以了否决。

  “不,我一定要生下他(她)。哥哥,他(她)已在我的肚子里孕育了五个多月,我舍不得拿掉他(她)。

  你也知道,我从小就特别的喜欢小孩子,现在,这是我亲生的骨血,我怎么可能亲手杀死他(她)。

  我要生下他(她),并陪着他(她)一起成长,与他(她)相依为命。我以后又不想嫁人,所以,又有什么关系呢!”

  周筱抚着自己的肚子,满眼生辉的说道。

  “胡说,你才多大,怎么可能以后不嫁人。喜欢小孩儿,以后再生就是了,想生多少个都行,这个不行。

  再说,孩子的爸爸连这个孩子的存在都不知道,你却一个人傻傻的躲在远处生孩子,这不荒唐吗?

  就按我说的办,不许任性!”

  众多的烦乱的事,再加上周筱这个意外,令周天已经失去往日对待周筱的那份谦让与耐心,一脸严肃的予以着否决。

  “不,这件事我不会听你的,坚决不行!”由于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没合过眼,再加上心情的极度压抑,这会儿周天又让自己将孩子拿掉,周筱渐渐的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起来。

  一会儿的功夫,就有细汗从头上冒了出来,肚子也有丝丝的疼痛传来,周筱只得扶着沙发,慢慢的坐了下来。

  整个正处在极度烦躁中的周天,并没有发现周筱的异样,而是用力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在地上来回的走来走去。

  这时,电话铃又刺耳的响起,把均是处在无言中的兄妹俩吓了一跳。

  周筱坐在靠近电话的位置,于是伸手接了起来,刚一放到耳边,那道熟悉的、却如噩梦一般存在的阴测测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周——筱,别来无恙啊!还记得我这个老朋友吧……啊?我可是日夜思念着你呢!

  怎么着,现在是不是觉得海阔天空,生活的很愉快呀!可是,你怎么能忘了还有我这个一直惦记着你的人的存在呢……”

  “赵……赵一良,你……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听到赵一良的声音,一股冷意立即从周筱的脚底升起。

  “哈哈哈……要找你还不容易,你不会连陈双杰都给忘了吧?他现在是对你念念不忘呢!你说,你这个祸水,有多少人惦记你,你是不是觉得很开心,啊?”

  赵一良毫不隐瞒得到周筱信息的来源。

  “赵一良,你这个混蛋,到底想怎么样?”周天听到周筱叫出赵一良的名字,愣了一秒,马上冲过来,按下了电话的免提,大声的质问道。

  “想怎么样?哈哈……想把欠我的都拿回来,相信你们现在已经知道家里的状况了吧!识趣的呢……就乖乖的自己回来,否则的话……哼哼……”

  赵一良阴狠的声音通过电波传过来,却更是增加了一股的诡异。

  “赵一良,你别太无耻。从一开始就是你主动找上的我妹妹,我妹妹不理你,你就用出各种下作的手段来算计她。

  现在你又反过头来把所以的责任都推到我妹妹的身上,说到底我妹妹才是那个受害者。

  自己做坏事自尝了恶果,却把一切的原由归咎给别人,现在更是把不相关的人都牵扯进来,你可真够卑鄙无耻的。

  你老爹是市委书记又怎样,难道这天下是你们赵家的不成,你们竟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做这些无法无天的事情,就不怕你老爹头上的乌纱帽保不住?”

  周天气愤的喝斥着赵一良和赵家的无耻行径。

  “呵呵……无法无天?对,你还就说对了,在帝都城,我们赵家就是法,我就赵家他就是天,你说你能怎么样?

  你们家里里外外的人,现在不都是落在我们手了吗!哦……对了,还有一个你们老娘仍在家安稳的待着呢!是吧……

  嗯……小贱人,你说你要是不回来,我再让人将你的老娘抓来怎样,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赵一良说完狂笑不止。

  “赵一良,你混蛋!不许你动我妈妈一根手指头,你听见没有,若是你敢动她一下,我就和你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