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九十二章 首长一切都已安排妥当
  一夜的被囚禁,好像并没有对侯双造成什么影响,周筱反倒还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一股兴奋来。

  不知该说这个人是心态好,还是说没心没肺好。

  电话一端的周筱,尽管心情依旧沉重无比,却仍忍不住冒出满头的黑线来。

  侯双还讲得有些绘声绘色,缓了口气,又继续眉飞色舞的往下讲……

  “你蒋伯伯也知道这件事和你有关,我也跟他诚恳的道了歉。不过等我们进去后,看到那些人变得对我们都客客气气的样子,他就安慰我说,肯定没事。

  一早回来时还对我说呢……看来坏事就要变成好事了,估计他的位子很快就可以升一升啦!而且还一副特别开心的样子,说等你回来,一定要请你吃顿大餐才行呢!

  搞得我莫名其妙的,还以为他精神受到重创了呢!”

  侯双这个单纯的孩子哟!周筱不由暗暗的叹息。

  “那就好,我还怕蒋伯伯会因为这件事情怪你,我一直愧疚的不得了……唉……等过些日子我回国后再说吧!”周筱对情绪越来越高昂的侯双说道。

  “你要回来了小小?太好了……你还没见过你大侄子呢!你那么喜欢小孩儿,等你回来后,一定会对这个胖小子喜欢的不得了的……巴拉巴拉……”

  对于侯双现在仍是不见多少成熟的跳脱,周筱表示十二万分的无奈。

  ……

  将所有的一切确定完,周筱给周天又打过去了一个电话:“哥哥,所有的人都已平安的回到了家……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说完眼泪又不觉的流了下来……

  “太好了!终于没事了……小小,你……必须得回去吗?”尽管知道自己的疑问有些多余,周天还是想再次确认一下。

  “是……必须得回去!”周筱没有说的是,以她对萧再丞的了解,若是她万一违了约,不肯回去,萧再丞肯定会第一时间的放手,那么自己所有的亲人肯定会面临到比这次更加危险的境地。

  不管怎么说,首先,自己的亲人们都平安无事了,这是最让周筱觉得宽心的一点。

  “夫人,您得休息了,已经很晚了,您不能太劳累到。”冯三妹适时的给周筱予以了提醒。

  “好,那就休息吧!”周筱顺从的躺了下来,任由冯三妹给自己盖好被子。

  病房内异常的安静,过了许久,周筱开了口:“三妹,你睡了吗?”

  “夫人,没有。”黑暗中,冯三妹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

  “我也睡不着,我们聊聊吧!”周筱有许多话想问冯三妹。

  “好,您想说什么?我……我不太会聊天儿呢!”冯三妹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你和他……萧再丞……你们……我是说你了解他吗?”周筱其实有很多话想问,又不知要从何讲起。

  “您说我们首长……我其实并不算太了解的。之前我一直在特战大队,那时只是首长所管辖军区下面的一个集团大队。

  那会儿整天训练,要不就是出任务,只在全军的誓师大会上,和有重要任务时才见过首长几次。

  您不知道,首长可我们这些特战队的每一名成员心目中的战神呢!

  据说,当年首长可是我们特战大队走出来的兵王呢!我就亲眼见过一次首长在一次演练中,一个人放倒了我们七名的特战人员。

  哇!那场面,实在是太震撼了!至今那场搏斗还为大家所津津乐道呢!

  哦……是不是说远了……后来,因为我在大队的全能考核中拿了个第一名,首长就让金龙把我调过来保护您了。”

  周筱听的出来,在谈到萧再丞时,冯三妹的语气中不无满满的崇拜之情。

  “难道你们不觉得他冷酷无情,自以为是、无法无天、以权谋私、暴戾恣睢……

  总之,这个人没什么长处,是个很招人讨厌的人吗?”

  周筱一口气说出了多个来形容萧再丞的词语,但觉得仍不足以形像的刻画出他的可恶。

  “您……您怎么可以这样说首长……不是……我的意思是,首长虽看起来很严肃,有些让人害怕,但他人真的是很好的。

  我们每次有战友牺牲,首长都会很难过,然后就会命令上级,要加大我们的训练强度,说宁肯我们多受十倍、百倍的训练之苦,也不愿意让我们死在和平年代那些不法分子之手。

  他还会尽可能多的给牺牲的战友,争取更多的福利,还会派人照顾他们的家属,据说他还经常自掏腰包,资助我们军队里有些特别困难的战士的家里。

  反正,我们首长有好多令人称赞的地方。

  夫人……我觉得……你是对首长有些误会,等时间长了,您就会了解他了。”

  冯三妹说着说着,竟然当起了萧再丞的说客来。可能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对于周筱与萧再丞之间的关系,她算是最了解的一吧!

  对于周筱的说辞,竟替萧再丞些不平起来。

  “哼……不过是沽名钓誉罢了!”周筱哼了一声道。

  “夫人,您……”冯三妹有些无奈。

  “我们不说他了……说说你吧!

  你马上要到二十三岁了吧?有男朋友了吗,你对以后是怎么打算的,难道就这样一直跟着我?我觉得这样可能会影响到你的发展前途,不然我见到萧再丞跟他说说吧!你觉得怎样?”

  周筱很诚恳的跟冯三妹讲。

  “夫人,您说什么呢!我还不想谈恋爱,如果可能的话,我想一直在部队待下去。

  我家生活的一个非常偏远的山区里,那里连吃水都困难,我们家有姐弟三个,家里非常的穷,不光是我们家,整个村都特别的穷。

  全家紧衣缩食的好不容易供我读完高中,要不是能有机会来当兵,估计我高中一毕业就得回家结婚生子了。

  所以,我想在部队好好干下去,将来有出息了,就把父母接出大山来看看,他们一辈子还没走出过那个大山呢!

  我是名军人,军人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首长既然把我调到您的身边,那就是我的任务,况且我也没觉得不好。

  您人好么好,又善良,跟在您身边,我觉得挻开心的。”

  冯三妹并不是一个擅言辞的人,能说出这么一大段话来,也着实不容易。

  “好,那我尊重你的意愿,要是有什么困难,记得一定要跟我说,不要客气,记往了吗?”周筱被冯三妹这种质朴所感染,叮嘱她道。

  ……

  尽管医生告诫周筱,要让她好好休息,但周筱这一夜仍是在失眠中渡过。听着冯三妹那均匀的呼吸,自己的大脑却是异常的纷乱。

  一会儿想到家人们,因自己的缘故而无辜受累的事;一会儿又想到父母亲人们,若是见到自己挻着一个大肚子,又该怎样接受的事;再一会儿思绪又转到了萧再丞的身上……

  各种烦杂的问题交织到一起,纠缠着大脑,尽管紧紧闭着眼睛,想强迫自己入睡,但不知不觉就已到了天亮。

  冯三妹一早起床后,看到周筱发青的眼眶,自责不已:“您是不是一夜没睡,您怎么也不告诉我,我……”

  “告诉你又怎样,让你陪我熬着?别多想了,我没事。”周筱微笑的安慰着冯三妹。

  因为还得需要用药,周筱现在的状态恢复的也不是很好,医生没要求再住院观察一天。

  周天一大早就赶了过来,早餐仍是由昨天送餐的那个中国小伙子送了过来。

  吃过早饭后,兄妹俩又给家里和侯家以及侯双打了电话,确认一切已经基本恢复正常后,这才算是放子大半的心下来。

  周筱终于有了一些的困意,没一会儿竟沉沉睡去,睡前还不忘告诉周天,让她回公寓先帮自己大概的收拾一下。

  到了下午醒来,医生终于同意周筱可以回去静养,当冯三妹将一切收拾妥当,周天扶着周筱来到医院的门外时,那辆黑色的商务汽车又已经停在了那里。

  而走下车来帮忙拿行李和开车门的,仍是昨天的那两个年轻的小伙子。

  没有太多的交流,汽车直接开回了周筱的公寓。

  ……

  这一次,周筱躺靠在沙发上指挥,冯三妹负责全部的整理。

  在这个公寓生活了近五年的时间,逐渐购置起来的东西,加起来着实的不少。

  除了周筱所淘的那些“宝贝”,大部分的东西,都让冯三妹扔到了垃圾站。

  由于最近一直以特别繁忙为借口,周筱已经有半个多月的时间没有和贝拉及凯丝联系,马上要要离开这里,周筱给两个人打了个电话,请她们晚上过来用餐。

  又给艾伯纳教授夫妇也打了电话,邀请他们晚上也一同过来。

  由于让周天去办理退房等,一切外围的手续,冯三妹又忙着整理屋内的其它东西,索性周筱就让冯三妹联系之前往医院给自己送餐的那个小伙子,让他再给送些晚餐过来。

  冯三妹给的答复是——不用吩咐,首长一切都已安排妥当,为了夫人身体的健康,直至回国前,都会有专人,过来配送营养的餐食。

  周筱:“……”表示无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