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普通的人家根本保护不了她
  周天睡了一觉醒来,又痛快的洗漱整理一番后,走出屋来,准备去看看自己的妹妹。

  走到周筱的房间门口时,听到里面好像没什么动静,想着妹妹应该还在睡着,不由便放轻了自己的脚步。

  小心的推开门,看到的一幕便是,周筱还在安静的睡着,而萧再丞正坐在床边的一个小凳子上,一只手握着周筱的小手儿,另一只手缠着她的一缕头发,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周筱的脸,好似要把眼前的人整个刻下来一样。

  周天瞬间有个愣神,心里流过一股近似于感动的东西。

  周天的出现,可能让萧再丞感觉到有些异响,转过头来看到周天正站在门口,于是用手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然后轻柔的松开了床上人的小手儿,站起身来,小心冀冀的又给周筱掖了掖被角,这才放轻了脚步走出来。

  周天和萧再丞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分别在堂屋内找了一个靠椅,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坐下来时,竟是面对面一副谈判的样子。

  两个都很默契的没有开口,因为堂屋和周筱的房间只有一墙之隔,都怕谈话声会吵醒她。

  于是,屋内的气氛就显得有些诡异起来。萧再丞能看的出来,这个外表看起来斯斯文文,但内里实则并不软弱的“大舅哥”,并不是一个很好对付的人,尽管他比自己还要小了十岁。

  而周天确是有满肚子的话想问,但妹妹还在屋里睡着,又不想吵到她,更不想因着自己与萧再丞有可能起的冲突,而刺激到妹妹。

  两个人各怀心思,也都各有顾虑……

  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老俩口儿到达四合院时,周筱还没从睡梦中醒来。但看到的却是,周天和萧再丞两个人,正大眼儿瞪小眼儿的坐在堂屋里,气氛却说不出来的诡异。

  “爸、妈,您二老来了!”看到自己的父母到来,萧再丞立即站起身来。

  “小小怎么样了,现在在哪儿呢?我去看看她。”萧老太太一进屋就急切的想要去看看周筱。

  “妈,您先别着急,小小正在睡着,您先坐下,我来给您介绍一下……这是小小的哥哥。”萧再丞对着萧老太太说道。

  然后转身,又给周天介绍说:“这是我的父母。”

  “伯父、伯母好!我是周天。”当萧老爷子老两口儿一进门时,周天就已大概的猜到他们的身份。于是在萧再丞起身的同时,周天也站起身来。

  只不过,当时心里滑过的一个想法是,这萧家的人来自己家,怎么都像是进自家的门一样的随意自然!

  不过却也礼貌的和两位老人问好。

  萧老太太是什么人物,在一进屋感受到那种诡异的气氛时,再一看那张与周筱长的极像的面庞,就已猜到周天的身份,并能感觉到这个小伙子对自己的儿子心存不满之意。

  于是一脸慈爱并热情的迎了上来:“这就是周天呀!早就听说,小小有个同样出色的哥哥,今天一见,可要比传说的还要帅气、还要优秀呢!

  你们的父母一看就是极优秀的,不然怎么能教育出你们这么一双出色的儿女来。

  您说是吧,老爷子。”

  “是,不错,一看就是个踏实、稳重的小伙子,真不错!”萧老子也在一旁由衷的称赞道。

  “您二老过奖了,我父母都是普通不能再普通的人,我的妹妹倒是比较优秀,我就很一般了。”周天虽然很谦虚的说着自己,却毫不掩饰对于自己妹妹的炫耀。

  说这些话时,周天很诚恳的看着两老的眼睛。不过,怎么越看那位不怒自威的老爷子,越觉得眼熟的厉害呢!

  “姓萧……那位也是姓萧……”猛然间想起……

  “您是……您是……”周天一时竟有些失了态,望着萧老爷子,话说的有些困难起来。

  “没错,我就是萧政。”萧老爷子一脸笑咪咪的接下了周天的话。

  “啊……您真的是萧老将军!”周天惊在当场,没想到,萧再丞竟然是萧老将军的儿子,不禁眉头逐渐的皱了起来。

  “如假包换!哈哈哈……坐吧!小伙子。”萧老爷子率先的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周天,你看,是这样啊!你父母现在不在这里,你是小小的哥哥,我想有些事,你也能做半个主了。

  你看你这两天能不能抽空儿给你父母打个电话,把我家小四和小小的事,先和他们讲讲。小小怀的月份也不小了,再往下拖也不大合适,我想着,能不能尽快的把他们的事给办了。

  麻烦你,征求一下你父母的意见,如果他们想先到我们家来看看,或者说想考察一下,我们就派人把他们给接过来。

  若是他们没时间,我就和老爷子亲自跑一趟,和他们见个面,然后再一起商量着办。

  你觉得怎么样?”

  萧老太太觉得,在坐的最适合说这些话的,就只能是自己,于是一脸和颜悦色的同周天商量道。

  “是啊!不行我们就亲自跑一趟,知道你的父亲还有工作要忙,让他们来一趟也不一定能走的开。

  而且毕竟是我们家要求娶你们家的姑娘,我们先去拜访,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萧老爷子也在一旁毫无架子的爽利的附和道。

  以萧老爷子的权势和地位,两位老人家能用这么低的姿态和自己说话,周天内心感动无比,但这却并不能打动自己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和决定。

  于是想了想,回答道:“伯父、伯母,以您二位的身份和地位,能说出这样的话,让我这个做晚辈的内心非常的感动也非常的不安。

  这之前我一直不知道您家竟是这样的背景。按理说,以我们家的条件和背景,您家能不在意,并看中了小小,应该是我们的荣幸才对。

  但是,请恕晚辈不礼貌的说上一句——您家,不适合我的妹妹。”

  面对眼前这个想都不敢想能亲眼一睹英姿的大人物,周天的内心尽管怀着万分的敬仰、激动甚至是紧张,但仍挺直了脊背,盯着萧老爷子的眼睛,不卑不亢的说。

  “年轻人,你没了解过我的家庭,没了解过我家庭中的每一个成员,就下这样的决定,是不是有些武断了!”

  萧老爷子仍是一脸笑咪咪的样子,但说出的话却稍带了点严肃。其实在内心里却是对周天不断的点头,对这个年轻的小伙子表示着极高的称赞。

  “不用了解,虽然是第一次见到您本人,也是第一次见到伯母,但我能感觉到,您二老都是非常好的人。所以,您家庭中的每一位成员也应该错不了。

  我不是说您家庭成员的问题,我是说,您家的家世、地位……等等,都不适合我的妹妹。

  我们虽然出生在农村,小的时候家里条件并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说是贫困,我们还曾穿过带补丁的衣服,会吃玉米面的窝窝头。

  但是,妹妹从小就乖巧懂事,才刚刚三岁多一点,就知道帮妈妈干活,知道帮家里挣钱……

  每次给她做点什么好吃的,那么小,就知道要分给全家人,有谁吃不到,她就坚决不肯吃。

  有了什么好东西,即便她自己再喜欢,只要发现有谁也喜欢,肯定二话不说的就会让给谁。”

  说到这里,周天的声音不禁有些哽住,直到缓了一会儿,才继续说下去。

  “因此,我们全家都把她当成了宝贝一样的捧在了手心里,尤其是我爸爸,她甚至可以说是我爸爸的命根子。

  很多年前我爸爸就说过,不希望我妹妹将来能嫁个什么高门大户,只要能找个普普通通的对她好的人,平平安安过上一辈子就好。

  我们两家,各方面相差的太过悬殊。我妹妹嫁到你们家,要适应一个令她完全陌生的家庭和环境,她也会失去很多她所喜欢的东西,甚至可能包括——自由。

  这样,时间长了,她会不快乐。

  我相信我的父母肯定也是和我一样的想法,他们甚至会比我的反应要强烈得多。

  所以,我个人,首先是不同意的。”

  周天语速不急不缓的说完这一大段后,表情还有些沉浸回忆过去,那似怀念、又似感伤的岁月中。

  “小伙子,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你也算是个见过世面的人了,又受过高等的教育。这个年代,早已没了什么高低贵贱与门当户对之分。

  要说匹配,可能我的儿子真有些配不上你的妹妹,他的年龄比你妹妹要大上许多,还结过婚,有两个儿子。

  但是我想,这些都是外在的因素,最主要的是,我的儿子真心实意的喜欢你妹妹。做为一位父亲,我了解我的儿子,他只要喜欢上你的妹妹,那肯定就是一辈子。

  所以,起码这一点上,你应该放心。

  而且,你的妹妹也是个有灵气儿的乖孩子,我相信她的适应能力肯定会非常的强。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不要忘了,你的妹妹太优秀,普通的人家根本保护不了她。之前赵家小子对她所做的一切就足以证明了这一点,你说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