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百零五章 不能再这样拖下去
  周筱弯下腰,将小沐搂进怀里来,耐心的哄着他。她知道,这个缺少母爱的孩子,心里极其缺乏安全感,需要给他更多的关心才能让他不至于如此的敏感。

  “我知道了,弟弟不如我,我都长大了,是个乖孩子了,妈妈还是最最喜欢我,嘻嘻……”小家伙儿瞬间就由阴转晴起来。

  “你这个笨蛋,这个小弟弟叫你妈妈姑姑,他是你妈妈的侄子,而我们是她的儿子,儿子和侄子能一样吗?

  她肯定得最爱我们才是,你个笨蛋!”

  萧沛在一旁说了话,不过说出来的话里夹杂的这些什么“妈妈”、“姑姑”,还有什么“侄子”、“儿子”的,却让屋内众人捧腹大笑。

  不过大笑过后,却也是一份安慰,尤其是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看到最别扭的萧沛能说出,“我们是他的儿子”这样的话来,就证明这个孩子在心里已是完全接纳了周筱的存在。

  而周筱在听到了萧沛所说的话后,心里的那份感动和温暖却是无法言喻的充溢,强自忍了忍,才没有让眼泪流下来。

  周天看了看萧沛和小沐,再看了一眼在坐的所有萧家人,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眼神中除了心疼外,又多了点点的欣慰之意。

  萧再丞没有说话,却用极少有的动作,揉了一下萧沛的小脑袋。

  小家伙儿可能极少受到这种优待,小脸儿瞬间涨红,尽管他还不能明白,就因自己刚刚的一句话,却引起了多少人内心的波动。

  ……

  饭后送走了侯双一家三口,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也回了老宅。

  萧沛和小沐两个小家伙儿粘周筱还粘的不够,怎肯跟萧老太太回去,一听萧老爷子他们要走,立即挥着小手儿和他们说再见,然后转身就往周筱的房间里面钻,生怕自己的动作慢一点儿,他们再用强制的手段给他们带回老宅去。

  弄得众人都觉好笑不已。

  自从萧再丞今晚回来后,由于人多,又加上孩子们的闹腾,因此使他还没有机会和一天没见到的小人儿说上几句话。

  见该走的人都已走尽,周天也回了自己的房间,而周筱也往自己的屋内走去时,便也从后面跟了上来。

  在周筱一回身要关上门的那刻,抓住了她的手臂。

  “你干嘛?”周筱没好声气的说道。

  “没事,就是想看看你!”萧再丞低声回答。

  “现在看完了?那就走吧!我和孩子们要睡了。”周筱冷着脸。

  “你今天觉得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又不舒服?”萧再丞无视周筱对自己的冷言冷语。

  “妈妈……快来,睡觉了!”这时小沐的叫声从屋内传了过来。

  “我要陪孩子去了,慢走,不送!”周筱想拨开萧再丞的大手,把门给关上。

  “小小,我们能不能谈一谈!”萧再丞握着周筱手臂的手始终没有松开。

  “谈什么?我不觉得我们现在有什么可谈的,放开我,我要睡了。”周筱还真的不认为萧再丞从内心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

  “有,有些话一定要谈,我们以后是要在一起过一辈子那么长久的时间的,所以,绝不能像现在这样的状态相处下去。”萧再丞认真的对着周筱说道。

  “现在的状态?真难得,萧大军长什么时候起竟还在意起这样的‘小事’来,让我刮目相看呢!”周筱讽刺着萧再丞。

  “小小,我知道你心里委屈,有些事是我……我们还是到我的房间去谈好吗?站在这里谈不方便。”萧再丞到了嘴边的话还是没能说出来。

  “不去,也不想谈。”周筱的固执有时是令萧大军长头疼不已的。

  “今天一定要谈,绝对不能再这样拖下去!”萧再丞表现的态度十分的坚决。

  “那是你的事……啊……萧再丞……你怎么又来这一套……萧再丞,你快放我下来……孩子还在屋等着我呢!”

  面对周筱的不配合,萧再丞又用他一贯的方式,弯腰将周筱抱了起来,转身就要往自己的房间走。

  “萧再丞,你发什么疯,快点儿放我下来,小沐一会儿见不到我,又该哭了!”自己大着肚子,生怕被摔着,所以周筱下意识的将两只手臂,紧紧的搂在萧再丞的脖子上,也不敢太大动作的挣扎。

  “我和他们去说。”萧再丞说完,抱着周筱的动作没有停,迈步进了周筱的房间。

  “喂……萧再丞,不要在孩子面前这个样子,你……你为老不尊啊你!”想到哥哥还在,周筱不敢太大声音的叫喊,只气得满脸的通红。

  萧再丞像什么也没听到一般,对还在床上翻滚的两个儿子说:“小沛、小沐,你们两个人先睡,小沛先照顾下弟弟,我和妈妈有话要说。”

  “爸爸抱着妈妈呢!”小沐小家伙儿听到爸爸说话的声音,先是抬起头定定的看了看两个人,然后突然的就蹦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好吧!不过得要快点儿啊!”萧沛回答的还算痛快。

  “妈妈要快点儿来哦!”小沐对着周筱挥了挥小手儿,然后又和哥哥继续滚作一团。

  “萧再丞,你还要不要脸!完了,我的脸在孩子们的面前都丢尽了。”周筱怕人听见,伏在萧再丞的耳边小声的骂道。

  那突然传过来的丝丝缕缕的香气,令萧再丞的心绪又有些荡漾起来,紧了紧怀中的小人儿,大踏步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直接将周筱放到床上靠坐好,然后自己也坐到了床边。

  “你把我放床上干嘛?我要坐到椅子上去。”周筱防备的看着萧再丞,然后就要往床下爬。

  “椅子太硬,床上软一些。”萧再丞的大手轻轻一动,周筱就又靠坐回了床上。

  萧再丞说的也没错,周筱家因为基本都是红木的家俱,只覆了层薄薄的海绵垫子,坐起来并不像沙发那么的柔软。

  “那你坐到那边的椅子上去。”周筱要赶走坐在自己身边的萧再丞。

  “你不想把时间都浪费到要谈论我们应该坐在什么样的位置上吧?”萧再丞的一句话,立即让周筱无言。

  被堵了一会儿,周筱才说出话来:“想说什么,说吧!说完我就要去睡了。”

  “小小,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委屈,对我……对我有怨言,你能不能……你现在还怀着孩子,你……”萧再丞仍是有些说不出口。

  “你要是只想说这些的话,请恕我不能奉陪。”看到萧再丞仍是那副冷硬的样子,周筱心里堵的愈加的难受,这一刻,她不想再听这个人的任何话。

  说完这句,周筱又试图下床来,要回自己的房间去。

  看到周筱的脸色已变得越来越难看,萧再丞想起自己的三哥萧再阁下午时打给自己的电话。

  回想他说的那段话——“小四,爸、妈和我说了你和小小现在的状况,难道你看不出小小是有心结吗?

  你们之间的事我虽不是完全的了解,但大概的也能猜出个一二。

  男人若是做错了事,该要低头时就要懂得低头才行。没错,你是个一军之长,但那是在你的部队里面,在你的兵面前,你可以做出那副冷硬的样子来。

  但是回到家里,面对自己的女人,却是不能这样。

  即便你心里面意识到了自己的错处,但是你不说出来,人家又怎么能知道呢?

  情侣间也好,或是夫妻间也一样,有时可能就因为一句话,便能伤人于无形。

  尤其是你们之间的情况又比较特殊。小小本就对你的家世背景有着极大的抵触情绪,你要再有点儿什么不当之举,那就等同于在你们之间的关系上雪上加霜。

  所以,现在的这种情况,我认为只有你主动的站出来,放低姿态的来对待这件事,对待小小,应该很容易就能解决。

  小小那孩子一看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你要是硬,她肯定比你还硬,你要是软下来,你肯定就会比你还要软,只有这样才能缓和你们之间目前这种尴尬的局面。

  最主要的,是小小她对你已经动了心,这样就会好解决的多。

  而且,你们马上就要面临着结婚,然后就会真正的生活在一起,要是这种状态下去的话,时间长了,这种生活会让两个人越来越痛苦。

  我说的这些你好好考虑一下吧!你之前的婚姻不幸,三哥希望这一次,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真正的幸福。而以我目前对小小这孩子的了解,她确是你的良配。”

  ……

  想到自己哥哥说的这些,梗在喉咙里的话终于冲了出来:“小小,之前……是我伤害了你,你……能原谅我吗?”

  “呃……萧再丞……你……”萧再丞突然说出来的话,倒让周筱有些发愣。

  第一句一说出来,接下来的好像就容易出口的多。

  “那次的事,我承认,当时看到了你身上的那些伤痕后,我甚至有想亲手杀人的冲动。

  你知道,我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虽然那时有些年少无知,但,白英的所作所为的确伤我太深。

  有一长段时间里,我甚至一见她就有种反胃的感觉,是的,我觉得她好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