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百零六章 大不了我把你当女儿养
  萧再丞说到这儿的时候稍稍停顿了一下,目光不禁飘向不知名的位置……

  周筱也随之安静下来,虽然眼睛没有看萧再丞,却是认真的在听他的讲话。

  萧再丞握着周筱的手,目光有些缥缈,那如大提琴一般低沉的嗓音继续响起……

  “直到和白英离婚后,一直到在见到你之前,我是不能碰女人的,不要说碰,只要是一想就会觉得非常的恶心。那个时候,女人这种生物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种肮脏的存在。

  这也令我痛苦不已,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难以启齿的怪病。

  我曾经就此事问过许重楼,许重楼告诉说这是一种心理暗示,也就是说,是白英留给我的一种心理阴影,什么时候,等到我碰上那个真正让我喜欢的人,可能这种情况就会不治而愈了。

  直到在侯双的婚礼那日见到你……

  当然,之前见你的几次你还小,当时只是觉得,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儿,简直是太招人疼爱了。不过,那时的那种喜欢,就像是……就像是大人对一个小孩子那样的喜欢,或是像一个父亲对女儿一样的一种喜欢。

  在侯双的婚礼那日,当你撞进我怀里的时候,我突然间就觉得,世界上竟然真有这么一个特殊的存在在等着我,也就是那一瞬间,我就做了决定……你,是我的!

  这也是我后来为什么不能接受你身上被别的男人制造出那么多痕迹的原因,虽然过后我也明白,这不是你的错。

  我那天夜里也是因为喝多了酒,才会说出那么伤人的话来,而且还对你……对你那么粗暴,以至伤害到了你。

  小小,我们以后是要在一起过一辈子的夫妻,而且,我们马上就要有了女儿,我希望我们能好好的在一起。

  你应该已经大概的了解了我的性格,我这人从小就比较冷硬,今天算是我有生以来说的最为感性的一次话了。类似这样的话,你可能以后都很难会听到,但是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也会尽力的去改变。”

  萧再丞说完了有可能是有生以来最长的这么一大段话后,双眼转向了周筱。却发现,周筱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怎么了,怎么又哭了?是不是我又说错了哪儿,不哭……不哭啊!”萧再丞一看周筱掉了泪,就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不知是自己说错了哪句话,又惹到了她。

  只好将人搂到了怀里,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轻拍着周筱的后背放柔了声音哄着。

  “呜呜呜……萧再丞……这个大混蛋……呜呜……混账的王八蛋……呜呜呜……”周筱积聚了近半年的委屈,在这一刻终于喷泄而出,边哭边骂着萧再丞。

  骂着骂着又用拳头捶打起萧再丞的胸膛,可能是觉得捶的不解恨,突然“啊呜”就是一口,透过萧再丞的身上的薄衫就咬了上去。

  萧再丞连动都没有动,任由周筱在自己的身上咬了一口又一口,直到咬累了,也哭累了,才渐渐的安静下来。

  “小小,以后我们都要好好的,好好的在一起过日了,还有我们的两个儿子,还有我们即将要出生的小女儿,我们一家人,好不好?”

  萧再丞怀里紧紧的抱着周筱,大手顺着她的长发,轻轻的说道。

  “不……不好……”周筱哭的有些打嗝,话说的也有些不连贯。

  “呃……为什么?”萧再丞以为自己说了这么多,周筱也发泄了好一会儿,应该是不会再有什么问题,没想到,小人儿的回答竟是这么的一句。

  “那万一要不是女儿,是儿子呢?你是不是就会很不喜欢,要是那样,我现在就走,哇……”说到这儿,刚刚才停止了哭声的周筱突然“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

  “不会……不会……怎么会呢!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不能再哭了,不然对孩子不好。”萧再丞虽然心疼周筱哭的这么伤心,但是心里却开始慢慢的松驰下来。

  “你骗我,你总说女儿、女儿的,说明你就是想要女儿,然后就是不想要儿子,呜呜呜……”周筱继续哭喊道。

  “没有女儿也不要紧,大不了我把你当女儿养。”萧再丞冲口而出。

  “你……你少胡说……”周筱的哭声瞬间止住,紧跟着,小脸儿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

  “好了,不闹了啊!”萧再丞双手捧起周筱的小脸儿,用一只大手又擦了擦她脸上的泪,轻声的说道。

  “谁闹了,你才闹,我闹也是被你害的。”周筱瞪了萧再丞一眼。

  只是,这一眼,却瞪的萧再丞心波荡漾,热血上涌。

  捧着周筱的脸,毫不犹豫的就将自己的唇印了上去。

  “不……唔……”熟悉的薄荷的清香扑面而至,周筱瞬间已陶醉在这纯净的冷香里。

  周筱的顺从,即刻助长了萧再丞又是饥饿了近半年的欲望,一个转身,便将周筱放躺在了床上。

  光是一个缠绵的热吻已不能满足他此刻极度升腾的烈火,唇已暂离了柔软的果冻,开始一路慢慢的下移,到了脖颈处时停了下来。

  “嘶……疼……”急切的萧再丞没有控制好力度,将周筱从迷蒙的状态中瞬间拉了回来。

  “乖,我轻点儿……”萧再丞说完,又继续下去。

  “嘶……萧再丞,你别又给我在那里种草莓,我明天要怎么见人。

  你快起来……快起来呀……我哥哥还在呢!”

  周筱此刻虽在极力的挣扎,但说出来的话却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带着妩媚的娇嗔,令萧再丞觉得心都跟着酥了起来。

  一抬头,唇又堵上了那还在嗔嗲的小嘴儿,再一番的勾缠荡涤,使得小人儿很快又瘫软了下去,并随之忘记了挣扎。

  萧再丞的大手更是没有停歇,从小人儿的衣底抽出,虽有些笨拙,却也慢慢解开了其上衣全部的扣子……

  “叩叩……”

  “呜……妈妈……爸爸……开门……”门外传来了拍门声和小沐带着哭腔的喊叫声。

  “啊……萧……萧再丞,是……是小沐……”周筱恍然醒悟过来,推着已经直抵自己身上最柔软处的那只火热的正在做怪的大手。

  “不用理他,我们继续……”说着大手伸到周筱的背后,就要去解内/衣那后面的小钩子。

  “妈妈、妈妈……呜哇……你在吗……小沐要妈妈……呜哇……”门外,小沐已经大哭起来。

  “你怎么了小沐?这么晚不睡觉,怎么站在这儿哭呀?”不一会儿,又有周天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弟弟非要找他妈妈,我哄不了了!”萧沛有些气极败坏的声音。

  “你妈妈不在屋里吗?”周天问道。

  “爸爸……爸爸把妈妈抱走了……呜哇……不回来了!呜呜呜……”小沐像是在向周天告状。

  周天:“……”

  “是我哥哥……萧再丞,你快起来,呜……我没脸见人了。”周筱双手捂脸。

  “真是……明天给他们送回老宅去!”萧再丞用一只拳头重重的捶了一下床,直深呼吸了几大口,然后才极不情愿的爬起来。

  “啊……萧再丞,你……”身上传来一阵微凉,周筱一低头,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大敞的衣襟,抬脚踹了一下萧再丞。

  却被萧再丞一把抓住那只嫩白的小脚丫儿,爱不释手的包裹在大掌里,搓揉了几下,这才松开。

  “我帮你穿好衣服。”萧再丞将周筱从床上抱坐了起来,帮她把衣服的扣子一颗一颗的扣好,再顺了顺她的头发。

  然后又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有些褶皱的衣服,将也开了几颗的扣子扣上。

  弯下腰,拿过周筱的鞋子,再帮她穿上。

  整理完这一切,走到门边,将门拉开,看到门外站着的一大两小:“小沛,怎么不看好弟弟,让他给跑出来了。这么黑,摔着了怎么办?”

  “他非要找他妈妈,我捺都捺住他,再捺着他他早就开哭了,才不会等到这会儿呢!”萧沛同学有些怨念的嘀咕着。

  “你回房睡吧!我来就好。”萧再丞对着周天说道。

  周天也觉得有些尴尬,于是点点头:“没事我就回房间了。”然后,转身离去。

  “爸爸,妈妈呢?”小沐看到了自己的爸爸,暂停了哭声。

  “不许动不动的就哭,不是说过你了吗?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萧再丞对于打断自己好事的儿子心里有些气恼。

  “嗯!流血不流泪,小沐要找妈妈,妈妈……你出来!”小家伙脸上还挂着泪花,点了点小脑袋,又向着房内大喊了一声。

  萧再丞:“……”有想把儿子拎起来扔回房间的冲动。

  “小沐,怎么又哭了,我一会儿就回去了。”周筱顶着一张红扑扑的小脸儿,从萧再丞的身后闪了出来。

  幸亏是晚上,灯光不那么明亮,除了萧再丞外,两个孩子看不出周筱脸上那漾着春意一般的潮红。

  不过,萧再丞却又不淡定起来,当前最想做的事,就是把小人儿抱回房间,继续还没有实施的接下来的动作。

  我们的萧大军长牢记许医生说的那句——“你媳妇儿现在怀了五个月,再有三个月,也就是八个月以后,你就得管好自己,不能再乱来喽!现在嘛……嗯……倒是可以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