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百一十八章 你把我的手往哪儿放呢
  想想萧再丞的确曾几次救自己于危难,但要让周筱说感谢,那也绝对是没一丝可能的事情。因为就整件事来说,萧再丞可以扮演那个操控全局的人。

  而自己与之无亲无故,人家凭什么就会凭白无故的帮你。只不过,这个“帮忙”的报酬,对自己和自己的一家来说,付出的代价过于太大而已。

  ……

  “接下来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不是说过,一切都有我在吗!你只要安心的在家养胎就好。

  还有,妈已经开始筹备我们婚礼的事,等我从你们老家回来,估计马上就得举办我们的婚礼了。”

  萧再丞突然的又说出了这么件事情来。

  “什……你说什么?婚……婚礼?怎么……怎么会这么快?我觉得……我觉得……是不是太快了点儿?”周筱被萧再丞突然又扔出的一个炸弹,给炸得有些发懵起来,话也说的有些结结巴巴。

  “不快,我都觉得太慢了,再晚,你的肚子就太大了,到时行动不方便不说,我怕你也会觉得不自在。

  况且,我也想让你尽快的能认同自己现在的身份,不然你总是将自己置身于事外之中,像个局外人一样。

  其实在法律上来说,你早就已经是我名符其实的妻子,只是在你心里一直不承认这点而已。”

  萧再丞捏了一下周筱的脸,然后才说道。

  “可是……可是……我真的没这个心理上的准备,这件事……来的太突然了了。

  对了,萧再丞,你是在通知我吗?难道你就不能和我商量一下,再做这个决定吗?

  是不是因为,我在你面前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话语权?

  你把我当成了什么,木偶、宠物,还是买来的商品?”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周筱在那一瞬又有些失去了理智,由开始的惊讶,变为了后来的不顾一切的质问。

  “小小,别激动,你冷静一些,听我说完。

  你想,我们现在的这种关系,已经成为了事实上的夫妻关系,除了那个仪式,还差什么?我刚已经说了,再过不久,我们连孩子都有了,你还要纠结于什么呢?

  是,我知道你在心理上可能一时的还接受不了,但是,其实你也更应该明白,再怎么纠结,我们终归还是要做这一世的夫妻的。

  之所以说要尽快的将仪式办下来,是因为我想让大家看到,你名正言顺的进到我萧家来。

  而且,这一辈子也只有这一次的机会,我也想给你个像样儿的婚礼。

  而且我相信,只有这个仪式举行完后,你才会有一个切身的归属感。

  所以,你不要再在内心争斗这件事了,可以吗?”

  萧再丞说的虽然比较直接,但也非常诚恳。

  “是呀!我还能有选择吗?没有……

  萧再丞,是不是从我在双哥的婚礼上见到你的那天起,我就已经没有了选择的权利?”

  在萧再丞的一番理论结束后,周筱的情绪虽然没有再激化下去,但面部表情已经逐渐发冷。

  萧再丞:“……”

  这种无言似乎已承认了周筱的说法。

  “随你吧!既然我没的选,既然你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那就全由你来决定吧!

  我困了,睡觉!”

  周筱转过身,躺了下去,用后背对向了萧再丞。

  “小小……”萧再丞叫了一声周筱,见她没有回答自己,便也禁了声,伸手将床头的台灯关掉,也轻轻的上了床,挨着周筱躺了下来。

  周筱没有转身,又略往里面挪了挪,似要与萧再丞保持一定的距离。

  朦胧的黑暗中,萧再丞看着周筱跟自己别扭的样子,不由在心里暗叹了一声。

  想了想,是自己刚才说话的方式又不对了吗?本来这几天下来,已经相处越来越好的两个人,怎么这一番话后,小人儿的情绪又开始不对劲起来。

  想了半天想不明白,于是伸出了大手,慢慢的摸向了小人儿的隆起的腹部……

  “啪!”清脆一的声,手背上被挨了重重的一下。

  “你轻点儿,不要吵到我们的女儿睡觉了!”萧再丞挨了一记,却并没有把手拿开,而是继续接下来的动作,将手成功的覆到了周筱的肚子上。

  “拿开!”周筱用自己的手去拉扯覆在自己肚子上的那只大手。

  “小小,不要生气,对肚子里的宝宝不好!”萧再丞稍一个用力,避开了周筱的肚子,将其翻转了一个身子,搂在了自己的怀中。

  “放开我,成天就知道你女儿、你的宝宝,除了这个,你心里是不是没别的?”周筱低声的叫嚷着,并小幅度的在萧再丞的怀里挣扎着,因为她怕吵醒躺在自己旁边的另两个熟睡的小家伙儿。

  “当然不是,你怎么会这么想,没怀宝宝的时候我不是一样对你吗?”萧再丞顺了顺周筱的后背,却没有让她挣脱开自己的怀抱。

  “你那时对我除了强迫,还是强迫,有别的吗?你就是一个恶霸,萧再丞!”听萧再丞提起了从前,周筱又多了一些数落他的话题,于是张口就骂了出来。

  “我……你那时的反应实在是太过强烈,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和你相处而已。”萧再丞其实现在想想,倒是还挻怀念那个时候的一些片段,周筱时不时的像是一只炸了毛的猫咪一般,虽然有着小利爪,却不伤大雅,而且还可爱的要命,令自己欲罢的不能。

  “还不都是你逼的,你这个大坏蛋……”然后就听黑暗中传来身体某处被捶打的声音,那是周筱的小拳头又在往萧再丞的身上招呼。

  “小心……小心别把手打疼了!”虽然身处黑暗,萧再丞却能清晰的看清周筱的一举一动,精准的攥住了周筱的小手儿。

  “放开,你个大坏蛋,我要打你一顿,快放开,不准抓住我,让我打你一顿才行。”周筱的声音里,带着一股不自知的娇嗔。

  “好,随你打,来往软的地方打……”萧再丞说完,竟抓住周筱的小手儿,黑暗中,往自己的身体的某一处慢慢移动过去。

  到达了位置后,停下,覆在了上面……

  “啊……萧再丞,你……你……你……

  你个臭流氓你……你个老不羞……你快放开我的手,你……你把我的手往哪儿放呢你……啊……你快放……唔……”

  后面的话被萧再丞以吻封口。

  黑暗中,尤其是周筱,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只能感受到萧再丞可以喷出火来一般的呼吸,那股炙烈烘烤着自己,使自己的各处感官更加的敏感起来。

  渐渐的,放弃了不断的挣扎,将自己的整个的身子,紧紧的贴到了萧再丞的身上。

  快近夏日的丝薄的睡衣,根本阻隔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如火的热情,周筱不禁轻哼出声。

  只是,这轻哼的一声,对萧再丞来说,却是一种最直接的邀请。猛的放开周筱,直接起身下床,然后从床上直接抱起周筱,就向着屋外走去。

  “萧……萧再丞,你……你干……干什么!”此时的周筱没有意识到,自己发出的声音对男人来说是有多么的媚惑。

  萧再丞:“……”

  没有说出任何的一个字,回给周筱的,只是极粗喘的气息。而从那急匆匆的步伐里,也能感受到他此时有多么的急切。

  “萧再丞……”周筱还没从刚刚全身的酥/麻的余晕里完全的苏醒过来,更没有注意到萧再丞这一连串行云流水的动作。

  萧再丞的房间在西厢,要从周筱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需经过堂屋,穿过院子。

  萧再丞一路抱着周筱,数十步的距离都让他感到是从没有过的漫长。

  月色还没有上来,院子里没有一个人,显得分外的安静。只留了一盏角落处昏黄的小夜灯没有关,映衬得这夜色也有些暧昧朦胧起来。

  时间并不是太晚,晚上的十点多钟,有几个屋内的灯还在亮着。可能是听到正房的门响,怕是主人有什么事情需要吩咐,有几个人打开了房门……

  只一眼,便都立即默契的轻轻的将门合上,院子便又恢复了刚刚的寂静。

  开门……甚至连身都没转,萧再丞直接用大脚将门踢上。大跨步来到床前,将周筱往床上一放,就压了上去。

  “萧再丞,我们……不要……”留给周筱的机会,只余低喃出口的这几个字……

  萧再丞再次堵上了周筱的唇,这是他百尝不厌的、独属于他一个人的美味。

  品尝了一会儿唇内的芳香,便开始顺着脖颈处向下游移。

  在周筱的脖颈上留下自己的痕迹,好似已成了萧再丞每次品尝美味的习惯,完成这所有权的标记后,便又开始渐渐往下滑动。

  在这个过程中,萧再丞并没有让自己的一双大手闲下来,两个人的衣物,早被他以最迫不及待的速度给褪了个干净。

  毫无阻隔的肌肤相贴,再加上那个润湿微凉又带着魔力的唇舌在自己的周身游走,周筱早已软化成了一汪的春水,失去了任何思考的能力。

  随着萧再丞的动作不断的深入,渐渐的,那种说不出来的渴望爬上了身体某一处的神经末稍,然后,再流向了四肢百骸,周筱开始回应起萧再丞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