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一直的生
  “你们……萧老四,你可不要冤枉好人啊!我可是被他们给逼的,大不了……大不了我以后多给你点儿秘药不就得了!”许医生说到后面,嘴欠的又多了一句,说完,就恨不得狠抽自己的嘴巴。

  “一个也别想走,先吃饭!”萧大军长一声令下,顿时令几个人变成了一脸的菜色。

  周筱不明白,这几个人为什么一听萧再丞说陪他一起消耗一下热量,就都一副怕的要命的样子,再扭头偷看了一眼身边的这个几乎是永远冷着一张脸的男人,还是不解。

  “看什么呢!饿不饿?稍等一下,菜一会儿就上来。”周筱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尽收于萧再丞的眼底。

  “没什么,不饿!”周筱仍红着一张小脸儿,对萧再丞还没什么好气儿。

  众人:“……”都深知萧大军长的腹黑,没有人再敢闻风而上,都只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那要不要先喝点水?”萧再丞好脾气的问完,端起了一杯水,直接放到了周筱的嘴边。

  “不喝,哼!”萧再丞赔的万分的小心,却让周筱有些傲娇起来。

  “乖,来喝口!”萧再丞揽着周筱的肩膀,再次轻声的哄着。

  “哼!”周筱仍是轻哼,不过却顺从的就着萧再丞的手,喝了两口。

  周围静得好似能听见一颗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除了许医生外,其余的三个人眼珠子已经散落了一地。

  互相看了看,然后默契的想往窗外看一眼,看太阳是不是照常从西边落下去……无奈,屋内的窗户已经很严实的被遮挡住。

  包括许医生在内,四个人再相互对视了一眼,眼神开始噼啪作响的交流:

  “这是我们认识的那个‘萧阎王’吗?”

  “好像不是……不会是被妖魔附体了吧?”

  “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应该没这个可能,如果要给个解释的话,只能用‘癔症’来定义。”

  “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那你使劲儿的掐一下你自己!”

  “那我掐一下你吧!”

  “你想的美!”

  ……

  周筱抬头看了一眼四个人,一时弄不明白,四个人由刚刚的“眉来眼去”,转瞬间怎么就变成了“刀光剑影”!

  房间的门被轻叩了两声,随后被轻轻的推开。穿着统一的中式改良过的服装的年轻女服务员,手里托着托盘,训练有素的鱼贯而入。

  “萧四,我们今天喝什么,还是照旧吗?”今天做东请客的丛培华问道。

  “我可以,问他们。”萧再丞与别人的对话永远是这么的简洁。

  “就老样子吧!”另外几个人纷纷提议。

  “小弟妹要喝点儿什么?”丛培华周到的问周筱。

  “她一会儿喝点燕窝就成了,不喝酒。”萧再丞先替周筱回答道。

  服务人员将事先醒着的红酒,依次为除周筱外的几个人倒上。

  菜也依次陆续的被端上桌来。

  周筱一看,没出乎自己太多的意料,与周围装修的风格还真是相得益彰,几乎全部都是宫廷的菜肴。

  一品官燕、白扒鱼唇、砂锅糯米蟹、佛跳墙、贵妃元贝、西施舌、干连福海参、雍王府烧鹿筋、花菇鸭掌、云丝丸子、杞芽腊炒煎蛋盏。

  菜不光名贵,还没入口,光是摆盘就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萧再丞没管旁人,先是照顾着周筱把燕窝给吃完。然后开始把除了螃蟹以外的其它菜,一一给周筱夹了个遍,于是,周筱面前的盘子瞬间就被堆了满满当当。

  “别夹了,我吃不完,不然就浪费了!”周筱用一只小手儿在桌下戳了一下萧再丞的大腿,却被萧再丞瞬间又抓在了手里。

  周筱挣了挣,没有挣开,索性也就随了他去。

  “哎?小弟妹,你怎么不吃蟹,这道菜做的非常不错,你们女孩子应该爱吃这个,萧四,快给小弟妹夹个蟹腿。”从培华也许是长期在商场上摸爬滚打的原因,一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很快就发现周筱还一口没有动过螃蟹,于是热情的招呼道。

  “小小现在不能吃蟹。”又是萧再丞替周筱回答道。

  “为什么?”丛培华好奇的问。

  除许医生外,其他三个人也都是一脸的疑问。

  “小小正怀着孕,螃蟹寒凉,许重楼说不能吃它。

  “什么?我说真有你小子的,动作可真够快的,说是带着媳妇儿来,竟然连儿子也一起的带来了!”丛培华惊讶的嚷道。

  “这事儿许重楼怎么没和我们说呢?”董飞道。

  “萧四,你这保密工作做的可真够成功的,连哥儿几个都瞒的死死的,是不是如果今天华子不约,得等到你三儿子出世,我们才能知道啊!”曲长清也在一旁半是报怨半是调笑着萧再丞。

  “你们怎么知道这们这就是儿子?我们这是女儿好不好!”萧大军长怎么这么不爱听人家说这样的话。

  “就你们老萧家?嘿嘿……想要女儿,唉!难呦……”董飞先一脸幸灾乐祸的嘲弄起萧再丞来。

  “就是,帝都城谁不知道,你们萧家那是出了名儿的盛产男人!”曲长清也附和道。

  “萧四,不要气馁,我看小弟妹还年轻,不着急,慢慢的生,一直的生,生他个十个八个的,就不信她生不出个女娃儿来。

  要是最后还是生不出来,至少你们萧家的实力又壮大了一成,不是吗?”丛培华假意安慰着萧再丞。

  周筱越听头上黑线越多,什么叫慢慢生、一直生下去,拿人当猪吗?

  “你们不要这么说,这个嘛!也有基因突变的时候,人体是个相当微妙的结构,有时医学上是解释不通的。”许医生在那边不急不缓的开了口。

  “许重楼,你话里有话呀!快说,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丛培华反应机敏的立即问道。

  “是啊!有什么话,快说出来,不要吊人的胃口。”曲长清拍了一下许医生的肩膀。

  萧再丞也将目光对准了许医生,虽然什么也没说,但目光里却带着一股期盼。

  周筱却显得无动于衷,因为生男、生女,对她来说,是个无所谓的问题,因为就像她和萧再丞说过的,男孩儿、女孩儿她都爱,因为都是她的骨血。

  “我没说什么呀!我可什么都没说,我什么也不知道的,你们一各个的,别都用那种眼神儿看着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许医生用眼睛瞄了一下所有的人,当看到周筱的表情时,再联想到周筱去医院产检之前,萧再丞打给自己的电话,让自己告诉负责检查的医生,不要把胎儿的性别说出来,便一下明白了其中的用意。

  这些人虽然外表有的看起来吊儿郎当,有的憨憨厚厚,实则各个儿的都是人精。

  他们的出身就决定了,他们不可能活在简单的生活里。所以,事情不用明说,只要一点就透。

  大家也看出许医生的顾虑,再看了一下周筱的表情,也有了一个大概的明了,所以,也就没人再追着这个问题不放。

  周筱喜欢这些人的懂分寸和善解人意。

  一顿饭吃的大家倒是欢畅无比。

  “你累不累,要是不累,我们去训练馆活动一会儿再回家?”饭后,萧再丞问周筱。

  “我不累,去训练馆,你们要去练什么?我很好奇。”饭前就听萧再丞说要和他们几个人消耗一下热量,周筱不知道是如何的消耗法儿,是健身还是其它的什么。

  “小弟妹,我看你还是有些累了,和萧四早点儿回去休息吧!”丛培华有些狗腿的说道。

  “是啊、是啊!我也得早些回去呢!我儿子还发着烧,要是看不见我,烧会严重的。”董飞黝黑的脸膛,一副满是认真的表情。

  “我得回部里去,晚上还有个会要开。”曲长清也是一副非走不可的表情。

  “我那儿有个重症的病人,还得等着我回去给出治疗的方案呢!人命关天的大事,我可得走。”许医生站起身来就要往外冲。

  “都以为事儿过去了是吧?我说过,谁都不许走。

  许岁岁,你要敢走试试?”

  萧再丞一声的冷哼。

  许医生马上僵住了要往外走的步伐,其他人也迅速的老实下来,俱是一脸苦瓜相的跟在萧再丞的身后,往电梯处走。

  “哎!小嫂子,我们商量一下呗!你看我,要哪儿没哪儿的,一副快被风吹走的样子,一会儿让你家老公饶我一命,如何?

  小弟定会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跟在周筱身后的曲长清,偷偷的拉了下周筱肩上背着的小包的肩带,小声的商量道。

  “呃……这个……你们……”

  “嘀咕什么呢?快走!”萧现丞一把揽过周筱,将曲长清晾到了一边。

  曲长清:“……”欲哭无泪。

  几个人乘电梯直达地下一层,一间硕大的训练馆内。

  “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们先去换衣服。”萧再丞叮嘱完周筱,瞄了一眼不情不愿的几个人。

  几个人只得在萧大军长的淫威之下,一同向更衣室走去。

  趁着这个间隙,周筱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训练馆的环境。

  不知是因为这几个人到来的原因,还是因为本就生意冷清,虽是个周末,馆内并没有其他人在。只余几名工作人员,守在各自的工作岗位,安静的做着自己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