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百四十八章 爱屋及乌
  晚餐过后,周筱拒绝了萧老太太的挽留,“一家四口”回了自已的四合院。

  回到了自己的家,才感觉到全身疲惫酸痛。

  萧再丞看出了周筱的一脸倦意,主动的承担起帮两个孩子洗澡,并哄他们睡觉的任务。

  “妈妈,你明天要给小沐写字呦!还要教小沐和哥哥写字,小沐学会了,要给妈妈写好漂亮、好漂亮的字。”小家伙儿躺在宽大的床上,抱着自己的小脚丫儿,滚来滚去。

  “你小心些,不要碰到妹妹了!”萧沛懂事的叮嘱着自己的弟弟,有时看到他滚的离周筱近了,就会伸手挡上一下。

  “好,妈妈明天就教你们写毛笔字啊!将来我们的小沛和小沐,都会成为大书法家。”周筱躺在一侧,困的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仍在回应着小家伙儿。

  “你们俩快点儿躺好睡觉,妈妈今天太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萧再丞挨着周筱靠坐在床头的位置,一只胳膊放在周筱的头上,刚好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

  另一只手则挽着周筱的一缕发丝,缠在手上把玩着。

  “妈妈累了,我们睡觉吧!”小沐听话的放下小脚丫儿,一点点挪到周筱的怀里,又撒娇的把小脸儿在周筱的身上蹭了蹭,然后闭上眼睛。

  “那就睡吧!”萧沛也靠了过来,将头枕在周筱一只张开的手臂上。

  于是,画面就成了萧再丞搂着周筱,而周筱搂着两个孩子的一个温馨的场景。

  周筱和两个孩子很快就睡了过去。

  萧再丞看着眼前一大两小的三个人,内心是从没有过的满足和幸福。

  不用说,周筱第二天又是从萧再丞的房间内醒来,萧再丞在周筱熟睡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又把她搬运到了自己的屋内。

  好在萧大军长还顾及周筱前一天的疲累,没有做出什么过份的行径。

  周筱除了在照镜子时发现自己脖颈上的两颗并不十分明显的“草莓”外,身体上倒也没感觉到哪里的不适。

  萧再丞早已吃过早饭回了部队。两个孩子正由一早就催促着萧老太太急慌慌赶过来的萧老爷子老两口儿,在院子里玩儿着。

  萧老爷子一边在院子里的躺椅上坐着,一边用眼睛不时的瞟一瞟萧再丞房间的位置。

  终于盼到周筱出现的身影,忙双眼放光的从躺椅上站起来:“丫头,昨天累到你了吧!感觉怎么样,今天要不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萧老爷子过度的热情让周筱有些犯懵,不禁疑惑的看了萧老太太一眼。

  “小小,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累?”萧老太太瞪了一眼萧老爷子,然后关切的问周筱。

  “我没事阿姨,睡了一晚,已经完全的缓了过来。不过,我又起的晚了!”说到这儿,周筱脸色红红的低下了头。

  总是让两位老人逮到自己睡懒觉,实在是有些丢脸。

  “你现在怀着孕,与以往不同,该睡觉就睡你的,不用想那么多。我们年纪大了,本身就觉少,再加上你爸这一大早的就折腾,所以今天就过来的早些。”

  萧老太太有些无奈的看了萧老爷子一眼,笑咪咪的和周筱说道。

  “丫头先去吃饭吧!吃完饭,我们一起写几个大字,切磋、切磋,嘿嘿……”萧老爷子终于说出自己的目的,并像个孩子一样的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

  “不要说切磋,您得给我些指教才成。那您稍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好。”周筱看着萧老爷子那可爱的样子,不禁从心底里对他更近了一步。

  “你不用着急,干什么慢着点儿,踏踏实实的先把饭吃了再说,别听你爸这说风就是雨的。”萧老太太在一边叮嘱着周筱。

  周筱看的出来,萧老爷子虽然老老实实的在那里坐着,但眼神里却是掩饰不住的急切。

  于是暗笑的赶紧洗漱、吃饭,没让萧老爷子等多久,就搞定了一切。

  “我们去书房吧!”周筱邀请两位老人到书房去。

  “好、好,走,我们快走吧!”萧老爷子率先站起来往书房走。

  萧老太太只好在后面好笑的摇了摇头。

  “小沛、小沐,你们两个也跟着妈妈来。”周筱招呼着两个孩子。

  “走喽……走喽!妈妈教我们去学写字喽!”小沐这个小家伙儿记忆力还真好,到现在还记着昨天说的事情。

  周筱并不是个吝啬小气的人,她的书房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也多次光顾,之前周筱就让他们可以自由的出入,找自己喜欢的书看。

  所以,对于周筱的书房,老两口儿并不陌生。

  周筱虽然爱写字,但有一个特点,就是从不往自己的书房挂自己所写的字,这也是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直到昨天才见到周筱所写的毛笔字的原因。

  周筱的书房没有萧老爷子和萧再丞的书房那么大,摆不下太大的案子,所以只能摆放一个大条案。这个大条案还是周筱当初买这套房子时,所带着的那些家俱里面的一件。是一件完全由小叶紫檀打做的做工精良,古朴典雅的一个大条案,摆在书房里,深得周筱的喜欢。

  周筱平时练字就是在这个条案上。上面摆放着配套的红木笔架,笔架上挂着各种的毛笔。

  随着周筱写字功力的不断提升,加之经济状况的改进,所以,周筱所用的也都是些不差于萧老爷子那儿的毛笔。

  “原来我还想,丫头这儿的笔又全、质量又都属于上乘,看来要求还不低呢!没想到是因为字写得好,所以说,配备这些装备实在是应该啊!

  爸今天再送你一套笔,看你喜欢不喜欢。”

  萧老爷子说着,把周筱还没起床前就放进来的一个竹制的大大的盒子打开,示意周筱上前来看。

  周筱听话的走上前来,仔细的一看,竟是一整套的湖笔,笔的种类齐全,包括:羊毫、紫毫、狼毫、鼠须笔、鸡毫笔、猪鬃笔、兼毫……

  最令周筱意外的是,里面竟然还有两只贺莲青的软性羊毫——“神游天地”,和硬性紫毫——“铁画银沟”。

  周筱可是识货的人,知道这两只笔可是笔中的极品,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宝贝。

  于是立即推辞道:“萧老……呃……您送其它的,我都收下,这两只实在是太过贵重,相信您也不会珍藏有几只,而且肯定也是您最喜欢的,所以,我不能收。

  这些都已是笔中的上品,足够我用了。

  您送我这么好的两只笔,我也是舍不得用,只会把它小心的收藏起来,这样就失了它的意义,所以,还是您老收藏着,更为有意义些。”

  所有爱写毛笔字的人,对于好笔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周筱最是了解,所以才推辞着不肯收下。

  “你这孩子,换作别人,看到这么好的东西想要还想不及呢!你却偏偏这么的另类,推辞着不肯要。

  昨天看了你写的字后,我第一件想到的事,就是要把这两只好笔送给你,也只有你才配得上使用和保存它。

  再说,你都把自己最喜欢的、又是那么珍贵的砚台送给我了,我这两只笔和那块砚台比起来,又算做什么。

  不用跟我推辞,我说给你的东西你就收下,不然就是和我生分了。”

  萧老爷子是一副不容拒绝的口吻,周筱只得乖乖的收下。

  “我给您准备好纸墨,您能不能赐我幅墨宝呀?”周筱可是听说萧老爷子写的一手好字,而且记得以前还从电视上一晃而过的看过他写字的画面。

  “呵呵……我的字差的远呢!不如丫头写的好。

  大半辈子,前面的时光尽是想着扛枪打仗的事了,等过了扛枪打仗的岁月,又开始想着如何提升我军的气节,如何提高我军的军事实力,如何能让我们的国家和平稳定……

  所以,没有多少时间沉下心思来好好的练练字,只有退下来后,才安安心心的练了练。

  但这写字,可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像你,肯定比别人都清楚这一点。那真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真实写照,骗不得任何人。

  连你婆婆的字都比我的功底要深厚上一些呢!”

  说起写字,让萧老爷子想起了许多过去的事,心中竟生出了万分的感慨。

  “哦?阿姨竟然也写得一手好字,好厉害呀!初见阿姨时就觉得阿姨的气质与众不同,怎么说呢……就是给人以一种大家闺秀的感觉。

  当时就觉得阿姨一定是个很有内涵的人,知道您擅长古琴,却是不知道阿姨还有这一手。

  一会儿也一定要给我留幅墨宝才行。”

  周筱说这些话绝没有恭维的意思,她是把心里所想的都说了出来,对于这样一位的高贵优雅,又温柔体贴的漂亮的老人,任谁都会喜欢不已。

  “别听你爸的,我这水平,也就是在家里没事时,拿来做个修身养性的事情。

  我只是写些小楷而已,别的字体一概的没有练过。”

  萧老太太说出来的话也比较谦逊。

  “那我就更期待了,您专攻一种,肯定是精炼无比,像我这种,虽然练的笔体多,但不会有一种特别的精炼。”其实这也是周筱对自己写的字还是有些不满意的原因之一。

  “你这孩子就是过份的谦虚了,不管别人怎么看,反正我是觉得我家小小写的字最好。”萧老太太这是爱屋及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