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百四十九章 这孩子都不能要了
  周筱一边与两位老人聊着天,一边准备着笔墨纸砚。

  “妈妈……妈妈……”小沐拽住周筱的衣角,撒娇的喊着。

  “哎!怎么了宝贝儿?”周筱低下头来问。

  “妈妈说要教小沐和哥哥写字。”小家伙儿看周筱这半天来只顾得和爷爷、奶奶说话,已经忘记了自己和哥哥的存在,于是提醒着周筱。

  再一看萧沛,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

  “好,真好我的宝贝儿,竟然主动要求学习。等一下,妈妈帮爷爷这边准备好,就来教你和哥哥啊!”周筱宠溺的低下头,亲了一下小家伙儿的额头,又伸手揉了一下萧沛的脑袋。

  “嗯……妈妈别着急。”小家伙儿点着小脑袋。

  最近在周筱的调教下,两个孩子明显的知礼数、懂礼貌了不少。

  给萧老爷子准备好纸墨,周筱看了看,碍于自己现在的身子行动不便,只得到外面叫了老丁进来。让他给两个孩子搬进书房内一个小案几。

  这个案几的高度,萧沛站在跟前刚刚好,而对小沐而言,却是高了不少,于是再让老丁搬进一个脚榻来,让小沐站在脚榻上,这样,才把问题给解决。

  然后又翻找了半天,终于翻找出当初侯双心血来潮要练字,而买回来的带有格子的练字纸,又再找出两支普通些的毛笔来,给两个孩子。

  先教给他们握笔的姿势,然后再分别手把手的教两个孩子从笔划开始练起。

  周筱先写了一个“点”的笔划,然后便开始让他们照着这个笔划,自己慢慢的去练习。

  忙完这一切,周筱的头上已渗出了一层的细汗。

  而这一切也全部收入了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的眼底,看到周筱不厌其烦的教授着自己的两个孙子,两老心里头的那种感动真是无法用言语的形容。

  “好了,您来吧!让我也跟您学一学。”周筱用纸巾抺了一下额头,笑呵呵的对着萧老爷子说道。

  “好,那我就开始喽!”萧老爷子运了运力度,提笔,然后凝神的写了下去。

  “风清月明”,四个行书大字,骨骼分明的跃然于纸上。

  “哇!写的太好了……让人看了就有种铁骨铮铮的感觉。我喜欢……而且是特别的喜欢!”周筱发自心底的欣赏这种极具风骨和穿透力的毛笔字。

  “哈哈哈……丫头又是在哄我开心呢!”萧老爷子嘴上虽这么说,但是他能看出周筱这是发自真心的喜欢自己的字。

  被这样一个写字的高手肯定自己的字,萧老爷子内心自然是会舒坦无比。

  “真的没有,您的阅历,加上您的功底,再加上您的心境,这些综合到一起,才会写出这么大气磅礴的字来。我的字就是缺少这种穿透力和这种磅礴的气势。”周筱实话实说道。

  “经丫头这样一说,我还真的认为我自己写的字还够看上一眼的。”萧老爷子脸上露出了一丝小得意来。

  “别人夸您,您说人家都是一群只会拍马屁的东西,这小小一夸您,瞧您那得意劲儿,我看呀!这小小现在说什么,在您这儿都是最好听的!”

  萧老太太听着周筱与萧老爷子两个人的对话,不由得脸上也溢满了高兴。

  不知是为什么,两位老人都有同样的一种感受,只要一和周筱在一起,他们就觉得心情舒畅,总有乐不完的高兴事儿。

  这也是他们甚至推掉许多“贵客”要登门拜访的要求,而几乎每天跑到周筱这里来的原因。

  “阿姨,您也给我露一手儿吧!”周筱转过身来,对着萧老太太说道。

  “好,那我也献丑一下吧!”萧老太太没有拒绝,挑了一支七紫三羊的毛笔。稍稍考虑了一下,蘸墨,起笔……

  一笔标准到可以做字帖的簪花小楷,工工整整的逐渐舒展开来。却是真真正正惊艳到了周筱。

  萧老太太所写的是寇准的《踏沙行》。其词的主要内容为:

  寒草烟光阔,渭水波声咽。春潮雨霁轻尘歇。征鞍发。指青青杨柳,又是轻攀折。动黯然,知有后会甚时节?更进一杯酒,歌一阕。叹人生,最难欢聚易离别。且莫辞沉醉,听取阳关彻。念故人,千里至此共明月。

  看完萧老太太写的这首词,周筱惊艳到的不仅仅是她的字,还有她的才学。

  周筱没想到,以萧老太太的这个年纪,还能完整的记下这么一大段的词来,可见知识功底也是相当的深厚。

  这么想着,也便随口的说了出来。

  “我记住的也没剩下多少首了,能比较深刻记住的,还是小时候学的那些,上了年纪再记的,用不了多久就全都忘得一干二净的。

  我的字也就是凑合着还能看,说可以当什么字贴,那真是抬举我了,不过小小夸的我心里就是舒坦。”

  萧老太太同样被周筱夸的无比的高兴。

  “丫头倒是随了你这个婆婆,都可称得上是才女了!你不知道啊丫头,你婆婆年轻时可是十里八街出了名的德才兼备的女子,当时上门求娶她的不知道有多少人。

  其中不乏达官显贵,但你婆婆唯独就是看中了我这个穷小子,呵呵……”

  萧老爷子随着与周筱接触的越多,说起话来就越是不忌讳,甚至比和自己的儿子说的话还要多。

  一老一小,两个人倒是越聊越投缘,慢慢的,竟有了种忘年交的感觉。

  “您当着孩子的面瞎说什么呢!”萧老太太保养得宜的白净的脸上,竟显现出了点点的红晕。

  周筱于是捂嘴偷笑。

  “那有什么的,丫头又不是外人,和她说说又怎么啦!”萧老爷子瞪着眼睛说道。

  “好、好、好,随您、随您,只要不当着外人的面说就好。”萧老太太面对着孩子气的萧老爷子表示妥协。

  “哼……”萧老爷子还傲娇上了。

  “小小,你可能还不知道,小四也能写的一手好字呢!我跟你说一说,他这字是怎么练出来的吧!

  他因为是家里最小的一个,又是你爸我们俩的老来子,从一出生起,我们、还包括他的几个哥哥,就都宠着他。

  结果给养成了一个无法无天的小霸王的脾气,再稍大了点儿,就总出去惹事。

  不是今天看谁不顺眼收拾人家一顿,就是他的哪个兄弟被人欺负了,他带着人找上门去报仇。

  老爷子一看这样下去不行,于是,从他四五岁起,除了给他扔到军营外,其余的时间就看着他练毛笔字,说要改改他的性子。

  结果字是练的不错,可这一改,也把性子给改拧了,改成了现在这一副冷硬的样子。

  这样的性子,好的是只要你入了他的心,他就绝对不会三心二意;不好的是,有什么话,心里想,却是不会说出来,这一点,还得小小多多包容他一些。”

  萧老太太在说自己儿子的缺点时,同时也不忘展露他的优点,更是在用这种方式能让周筱更多的了解一些自己的儿子,也可谓是用心良苦了。

  “呵呵……所以说呢!这才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

  我看我们家以后可以传他个书香世家啦!哈哈哈……”

  萧老爷子很是开怀。

  当然,他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又让周筱给写一副狂草。

  周筱想了想,于是给萧老爷子写了一首唐伯虎所作的《桃花诗》。

  之所以选择写这首诗,周筱觉得,这诗中的意境,可能更适合现在的萧老爷子。

  诗中的那种追求理想的生活,隐居归园,怡然自乐,在思想上超脱世俗的洒脱,还有表现出的那副安贫乐道的旷达胸怀和一种诗酒逍遥的人生境界,都是周筱所喜欢的,她相信萧老爷子也一定会喜欢。

  这样的诗句,用狂草的笔体随心所欲的展现出来,最是能够表达她的意境和洒脱。

  果然,一幅字写完后,受到了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一致的赞叹和喜爱。

  “我不明白的是,丫头小小年纪,怎么会有这么开阔的胸襟和一种看透人世的淡然,按说这是好多活了一辈子的人也达不到的境界呀!”

  都说字如其人,这话不假,真正懂字的人,基本就能从一个人写的字里,看出这个人的性格来。

  萧老爷子便是从周筱所写的字中看出了这一点。

  “呃……我……可能是书读的多了,又从小就在外面念书,独立的早,所以思考的问题就会稍稍的长远一些吧!

  呵呵……也有可能是另外的一点,那就是我人不老,但心老了!呵呵呵……”

  周筱能说是因为我活了两世的缘故吗!

  “丫头又在自谦了!书读的多是有一定的关系,见识的多也有关系,也有可能是天赋吧!只能这样解释了。

  但不论怎么说,都是我们老萧家捡到宝了!哈哈哈……”

  萧老爷子对于周筱的说辞没有任何的怀疑,心里只剩下庆幸与开怀。

  ……

  “哎呀!你们快看看小沐,这孩子都不能要啦!”

  几个人正聊得过瘾,萧沛突然一声的叫嚷。

  周筱等几人回头一看……

  “噗!”——这是举止一直高贵典雅的萧老太太。

  “哈哈哈哈……”——这是萧老爷子发出的震天的笑声。

  “天啊!”——这是呆愣在当场的周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