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百五十章 风花雪夜
  只见这一会儿没顾到的功夫,小沐已经如一个从非洲大陆刚刚走出的小黑人儿一般,不仅双手满是墨汁儿,就连脸上、身上,几乎找不到多少干净的地方。

  听到几个人发出的不同的声音,抬起头来,用一副懵懂的眼神无辜的看了看三个人,然后再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

  接着,小嘴儿一咧,露出了一口细碎的小白牙,并同时伸出了一只小手儿,出其不意的摸上了萧沛的脸,娇嫩的声音也相伴着响起……

  “咯咯咯……哥哥是个小花猫,小沐给擦擦!”

  然后就是萧沛的狮吼,和另外三个大人的狂笑。而只有小沐,仍是一脸无辜的望着众人……

  只见,萧沛小脸儿上原本只被自己划了一道的黑印,被小沐热心的一擦,立马多了一个着漆黑的小巴掌印。

  “这下连你也不能要了,萧大将军!”刚刚笑的才缓过一丝气来的周筱,指着萧沛又是笑到直不起腰来。

  萧沛的小脸儿更加的黑了……

  ……

  待到晚上萧再丞回来,说他们这次的会议会开上三天的时间。并说等会议一结束,他便安排一下,准备前往周筱的老家m省。

  听到萧再丞说到这个决定,周筱的心里不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似不安又似更加担心,还有什么,就连她自己都说不出来。

  这几天有两位老人整天的待在这里,再加上两个孩子分散着自己的注意力,使自己的烦闷的心思好转了不少。

  不过,今天一听萧再丞提起了这事,情绪不免又开始有些低落。

  周天自上次打来了一个电话后,一直还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时间越久,使得周筱感觉到事情的越不妙。

  想着萧再丞去的话也好,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晚的事,早一些有个结果也好。

  周筱最最担心的,仍是自己父母能否接受得了这一现实。

  ……

  与周筱有了更多话题的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这两天已经长驻了周筱的小四合院里。

  而谈话的内容也越来越多起来,除了书法、文玩、古诗词,还谈到音乐、历史。萧老爷子甚至与周筱谈起了经济与军事,居然也能听到周筱独特的理论与见解。

  这不禁让萧老爷子夫妇更是叹为观止,于是萧老爷子更多了一份慨叹,只可惜周筱对政治毫无兴趣。

  周筱最后给了萧老爷子这样的一番理论:

  “我知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虽然是个女子,但同样也有责任。

  我只是想过一些更轻松和惬意的生活而已。虽然对政治没兴趣,但我在做一名老师的同时,仍可以尽自己的努力,鼓励和引导那些有志和热血的青年,让他们认识到自身的责任和义务,也会努力的让他们懂得‘唇寒齿亡’道理。

  我想,这样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责任感吧!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来敬献我应有的力量而已!”

  “丫头的理论让我这个老头子还真是无从辩起啊!呵呵……丫头说的也对,你有这个思想,有这个意识,起码就比读死书的那些所谓的‘书呆子’要强上不止千倍、百倍了。

  文人再清高也要吃饭、穿衣,民弱、国不强,我不相信他们连饭都吃不上的时候,还有没有那个心思畅想、渲染什么的风花雪夜。

  哼……”

  萧老爷子说着说着,竟有些激愤起来。

  这让周筱一下联想到古时文臣与武将之间总是那种水火难容的气息,萧老爷子虽不至此,但一辈子的军旅生涯,使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那种没有一点社会责任感的人吧!

  这样一位血气方刚和满怀对自己国家赤诚的一位老人,不得不让人敬佩,而周筱也看出了他另外的可爱的一面。

  “您别又开始上纲上线,每个人的想法和性格不同,不要把你的思想强加在别人的身上,我们这些儿孙就是被你给教导的,整天连自己的家都顾不上了。”

  萧老太太虽然嘴上嗔怪着自己的老伴儿,但周筱能看出老太太脸上的自豪之意。不难理解,自己养出的儿子各个出色,任哪个母亲不自豪啊!

  但是不管聊什么,三个人好像都能聊到一个忘我的境界中,甚至有时到了吃饭的时间还要丁嫂和两个孩子过来叫上几次才行。

  而萧老爷子也不会忘记,趁机在周筱这儿讨了无数幅字去。

  萧再丞这两天回来的都非常的晚。爸爸不在,两个孩子可以尽情的粘着周筱,这是他们觉得最最幸福的时光。

  而周筱总会笑咪咪的满足他们的要求,到了晚上,就会陪着他们睡在自己的房间,先是由着两个孩子与“妹妹”互动,再由她给两个孩子讲睡前故事。

  等到萧再丞回来,“潜入”进房间内的时候,周筱和两个孩子早已熟睡过去。

  而萧大军长总会大手一捞,将周筱打横抱起,然后转移至自己的房间去。

  所以,每天早晨,周筱总会发现自己在萧再丞房间的床上醒来,而且还会在镜子中发现自己脖子上那深浅不一的印迹。

  于是,总会在心里暗骂那个大色狼的恶趣味,然后再找出一件合适的衣服来遮掩。尽管她对这个大色狼是如何将自己运过来,并如何留下的印迹,还有何时走的一无所感。

  萧再丞他们的会议持续了三天,也可以说,在这三天里,周筱都没见过萧再丞的面。

  每晚萧再丞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熟睡过去;每早萧再丞走时,她还没有醒来。所以,也算是没见过面了。

  到了第四天的早上,周筱终于在醒来后见到了萧再丞,而他也好像是为了专门等自己醒来才没有急着走。

  “我上午安排一下手头的事情,午后就出发,到你们的老家去。”萧再丞一直坐在床边,看到周筱醒来,等她清醒了一会儿后,对她说道。

  “怎么这么突然?我还以为你要等两天的。”周筱没想到萧再丞会这么快就要启程。

  “你哥哥这么久了还没个音讯,我也不要再等了,还是尽快把这事解决了吧!

  这样我们也好尽快的把仪式办了,最主要的,是你的心里也能早一天的踏实下来。”

  萧再丞一边顺着周筱有些凌乱的长发,一边说道。

  “能尽早的知道我父母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出现什么状况,才是我最最关心的问题。

  但说到结婚,我真的有些恐惧。萧再丞,能不能……”

  “不能!小小,不要想那么多,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们现在已是事实的夫妻,而那也只是个仪式而已,说起来都不具备太多的意义。

  你只要踏踏实实的养胎就好,别的,一切都有我在呢!”

  周筱的话,被萧再丞从中间截断,他知道周筱对这他们的这段婚姻还是有一定的抗拒,所以,不容她再生出些其它的想法。

  “你说了算,一切全是你说了算,你说什么都好,那你爱怎样就怎样吧!”突然的一股烦燥又升了上来,周筱没好声气的对萧再丞嚷嚷着。

  “小小,不要气,听我说。我们也要为我们未出世的孩子想一想,你说对不对?

  你也不想他(她)一生出来,就有个不完整的家吧!你是不是也希望看到他(她)幸福、快乐,有爸爸、妈妈的陪伴?

  你说,我说的这些对不对?”

  面对周筱的小脾气,萧再丞丝毫没有任何的不耐,而是温声的轻哄着她。

  萧再丞的话,让周筱立即想起了前世的自己,想起父亲去世后,自己一家所面临的那种窘境,还有自己内心那好似空了的一个大洞。

  这个空洞,不是金钱和物质,甚至是一个母亲所能填补的了的。

  想到这些,不禁泪湿了眼眶。

  “怎么了?是不是我又说错了什么,怎么又哭了!你要是还有些什么别的想法,就说出来。当然,不能是不想结婚这一类的想法。”萧再丞将周筱整个的搂进了怀里,轻拍着她的后背,耳语道。

  而周筱只是沉默着不语,神情却是低落了下来。

  早饭后离开的萧再丞,看到情绪仍是不高的周筱,不免有些担心,只好交待给自己的母亲,让她帮忙照看着点儿,然后便急匆匆的去了部队。

  萧老太太从自己儿子口中也探听出了一二,大概的知道一些周筱情绪之所以如此的原因。

  于是,在儿子走后,见周筱布置完两个孩子的功课,让萧老爷子看着两个孩子,她便将周筱单独的叫到了书房。

  “小小,今天没什么事,我们俩谈谈。”萧老太太待到两个人都坐下后,先开口道。

  “阿姨,您是有什么事吗?”周筱不知道萧老太太准备要和自己谈什么。

  “小四走的时候不放心你,让我帮忙照看着点儿。

  妈知道,你现在心里还有心结,所以,对你们这段婚姻还有些不确定。

  按说这是你和小四你们夫妻间的事,理应由你们自己慢慢磨合着来解决,但是我那个蠢儿子,偏偏一碰到男女的事就会缺了一根弦儿,所以,也只得我这个当妈的来多事了。

  之前很多话,该讲的我也讲了很多,而你是个通透的孩子,好多的道理,不需要我来讲,你可能比妈还要理解得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