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百五十三章 爸爸的小竹子
  几个人正聊着,放在桌上的手机铃声突的响了起来,那是萧老爷子的手机。

  “喂……”萧老爷子伸手拿过手机,并接起了电话。

  众人将目光全部都聚拢到了萧老爷子的身上,大家俱已猜到这是萧再丞来的电话。因为可能是萧再丞怕影响到周筱的休息,自晚上八点以后,再打来的电话一律都打到了萧老爷子的手机上。

  周筱觉得自己的心脏开始跳得越来越快,侧耳倾听萧老爷所说的是什么,希望能从中听出些让自己安心的话来。

  “行,嗯……我知道了!”只简单的几个字,萧老爷子就挂断了电话。

  “是小四吧!怎么说?”萧老太太看出周筱的急切,于是先问道。

  “已经进了市区,大概再有半个小时左右能到家。”萧老爷子回答说。

  “好,那我让厨房的人再检查一下,确保亲家们一到就能先吃上一口热乎的饭菜。”萧老太太站起身来就要往厨房走。

  “阿姨,您别动了,这大深夜里黑乎乎的,让双哥去说一下就行了。”周筱按了一下萧老太太的手臂。有年轻的人在,这么晚,她是不会让已经那么大年纪的萧老太太亲自再去跑这一趟腿的。

  “伯母,小小说的对,您坐着,我去厨房说一声就行了。”侯双听了周筱的话后,站起来去了厨房。

  ……

  二十分钟后,周筱站了起来,执意要去大门口儿等着父母的到来。

  “我已经派了人在大门口儿等着,一见了影子就会进来告诉我们,你在屋里再坐会儿吧!”萧老太太劝着周筱。

  再五分钟后,周筱实在是再也坐不住的又站了起来。

  萧老太太看着周筱这个样子,也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吩咐人给周筱拿了一件开衫披在身上。几个人一同出了堂屋,到大门口儿去等。

  四合院的内外早就将所有的灯全部打开。

  在周筱不在的半年里,萧再丞给周筱修葺这套四合院时,动用了一些关系,将这条胡同的路灯也都安装了起来。

  现在,院子内外灯火通明。

  大门口儿处,老丁奉命早就等在了那里。

  临近夏日,帝都温暖的天气,已让很多夏虫和飞蛾开始跳出来,在灯光下尽情的舞动,却不知,更是乱了周筱本已躁动不安的心。

  终于,看见胡同口有车灯闪现,并且光亮逐渐的增强,周筱咽了一下口水,不由紧了紧身上披着的开衫。

  萧老太太双眼时刻盯在周筱的身上,看了周筱不经意间表现出来的动作,没有说话,而是看了一眼站在周筱身后的丁嫂,丁嫂会意,轻点了下头,然后不动声色的往前走了一步,轻轻的扶住了周筱的胳膊。

  “到了!”随着萧老爷子的话落,已看见有汽车拐进了胡同里面来。

  有一辆军用吉普开在最前面,紧跟是一辆白色的小型客车,后面接着还是一辆军用的吉普。

  这是之前跟着萧再丞一同出发的车,如今只剩下这两辆,另外的人员和车辆已被萧再丞安排直接的离开。

  第一辆吉普开过大门口,往前一些才停了下来,看来是为了给后面的小型客车留下正对着大门的位置停车。

  吉普车刚一停稳,萧再丞就从后座上跳了下来。并同时大步的向后面马上就要停下来的小客车走去。

  而在这过程中,还用安抚的眼神,看了正站在那里一副手足无措的周筱一眼。

  萧再丞大踏步走到停下来的小客车前,伸手拉开了后面的车门。

  最先从车上下来的是周天,然后是侯中华,接着是程映秋……

  “干爸……干妈……”周筱没有顾得上看周天一眼,而是走上前两步,轻轻的唤着侯中华和程映秋。

  “小小……”侯中华叫着周筱的声音,能明显的听出有些发哽。

  然后,大步走上前来,一把将周筱搂进了怀里。

  这个动作,是周筱自上大学后,侯中华再不曾有过的动作。

  将周筱紧紧的搂在怀中,在叫过最初的那声后,便没再有任何的声音发出来。

  但是,周筱能感觉到,侯中华由于极力压抑着情绪,而使得全身都有些颤抖。

  “小小,我的乖女儿!”程映秋的声音紧跟在后面响起。

  “干妈!”周筱的声音里,已带着重重的鼻音。

  “小小,你受委屈了!”程映秋走上前来,从侯中华的怀里揽过周筱,却在看到她隆起的肚子的一瞬,愣了一愣,但却是将周筱给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干妈,我没事,真的没事。”周筱将头往程映秋的怀里埋了埋。

  “小小……”随着略带着暗哑声音的响起,刘玉凤终于红肿着一双眼睛,一步一步,慢慢的走上前来。

  “妈妈……”周筱站在那儿,脚步像被钉子钉住了一般,一动也动不得,只是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在周天的搀扶下,一步步走向自己。

  刘玉凤终于走到了周筱的跟前,看了一下周筱的脸,然后目光逐渐的下移,在移到周筱的肚子上时,停了下来……

  顿顿的,过了许久……然后,眼泪便突然如潮水一般的奔流而下。

  “你这个傻孩子,为什么发生这么大的事也不和家里说……呜呜……为什么……为什么不说啊你!你为什么这么傻,你怎么就这么的傻,你这个孩子……呜呜呜……

  你知不知道,妈妈有多心疼……妈妈有多心疼你……你这个傻孩子……呜呜呜……”

  刘玉凤顿了许久,终于抱住周筱,有些话不成句的哭得撕心裂肺。

  “妈妈,没事了,什么事都没了,您不要难过。”周筱淌着泪轻拍着刘玉凤的后背。

  “妹妹,你过去看看爸爸,自从知道你的事后,爸爸到现在也没怎么说过话,他现在还在车里,你过去看一下。”周天一边扶着刘玉凤,一边红着眼眶对周筱说道。

  “哦?啊……”听到“爸爸”二字,周筱的心不由又是一紧,再听到周天说到周海正听后这件事的表现后,更是心脏一抽的难受。

  萧再丞这时走上前来,揽住周筱,然后轻声的低语道:“过去看看吧!”

  周筱的神情有些茫然,被萧再丞揽着来到敞开着车门的小客车前,并被萧再丞小心的抱扶到了车上。

  “爸爸……”只一声,周筱的眼泪便再不受控制的狂泄而下。

  只见周海正一个人呆呆的坐在最后排的座椅上,神情木然,有些涣散的眼神中,还带着一股让周筱能一眼看出的绝望。

  只这一眼,就已令周筱的情绪崩溃,大哭着向周海正扑去。

  弯着腰跟在后面的萧再丞,生怕周筱一个不小心再摔倒或是碰到什么地方,忙紧张的张开双臂,从后面护紧了她。

  周筱的叫声和哭声,唤回了不知思绪飘往了哪里的周海正。

  “爸爸的小竹子……”这富含千种万种感情的声音,足可以令天下所有的父亲,在听到后感伤不已。

  周海正终于从座椅上站起身来,迎向朝着自己扑过来的女儿。

  “呜呜……爸爸……对不起……对不起,我让您担心了!对不起,我让您替我难过了……对不起……对不起……爸爸……呜呜……”

  周筱扑进周海正的怀里,如小时候一般,终于放声的大哭起来。

  只有父亲的怀抱,是周筱前世今生最可依赖,也最想依赖的怀抱,是周筱觉得最可停靠的避风港。

  “是爸爸对不起你,是爸爸无能,让我的小竹子受了委屈,一个人吃了那么多的苦,是爸爸的错。”周海正那么一个自制又感情内敛的人,此时却是满目的哀恸。

  “爸爸,不是您的错,和您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是我自己的问题,是我自己不小心,您千万不要这么说。”周筱趴在周海正的怀里,一边哭着一边大声的喊道。

  “周校长?其实我觉得应该称呼您亲家更为的合适,我们先进屋,坐下来歇歇吧!您觉得呢?”萧老爷子这会儿也上到了车里来,一脸笑咪咪的对着周海正说道。

  “……

  哦!萧老将军,您好!我们失礼了,您别见笑。”

  听到萧老爷子的声音,周海正抬起头来,对着眼前这位令人尊敬的老人尽量的收起之前感伤的表情,一脸敬重的问好。

  “哈哈……您好、您好!早就想见见您和亲家母了,我和老伴儿一直好奇的是,究竟是怎样的父母,才能教育出这么一双出色的儿女来。

  还商量着,等见了面,一定要仔细的和您二位讨教讨教才行。

  如今终于见着面了,但仍是我们有失礼数,本应我们先去上门拜访的,不想晚了一步,对不起啊!周兄弟。”

  萧老爷子也是长得高材高大,如今站在一个低矮的小客车里,只得大弯着腰,手扶着座椅和周海正讲话。

  “萧老将军,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先下车,赶紧进院子里去吧!”周海正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起码从外表上看,已经稳定了下来。

  看到萧老爷子那么一位有着显赫地位,而且又是年纪那么大的老人,竟躬着身子站在车里和自己这么客套的讲话,内心生出无限好感的同时,竟也觉得十分的过意不去,连忙客气的请萧老爷子下车,进院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