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我又何尝可称得上是个合格的父亲
  萧老太太对上程映秋话里有话的一番感慨,不急不慌的予以了大段又不失温情的回应。

  于是,高下立见。

  “亲家们,如今已是深夜的一点多钟,我们就先回去了。你们洗漱一下也赶紧休息吧!

  这样,你们今天也累了一天,明天就多睡会儿,我们明天下午再过来。

  然后明天晚上,我们三家人坐在一起吃个团圆饭。

  你们说怎么样?”

  萧老爷子见众人已经介绍完,于是提出了要告辞的话。

  “这么晚了,您和阿姨就在这儿住下吧!别往回折腾了。”周筱听了萧老爷子的话后,心里有些不安的挽留着。

  “是啊!萧老将军,您要是不嫌弃我们这儿简陋的话,就在这里住下来吧!”周海正根本就不知道,在他们一行人没到来之前,萧老爷子老两口儿,已把这个小院儿当成了自己的半个家。

  “呵呵……不用了、不用了,我们还是回去吧!不然你们也休息不好。”萧老爷子乐呵呵的回应道。

  “我们回去了,你们呀……听我一句,什么都不要想,先好好的睡上一觉,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好不好?”萧老太太也是满脸笑容的对众人说道。

  “叔叔、阿姨,您几位好好休息,我明天再过来看几位。”萧老太太看了一眼如木头一样的儿子,萧再丞立即会意,跟在两老的身后,说了这么一句。

  “……

  啊!好,那你护着点儿萧老将军他们老两口儿,这天太黑了。”

  顿了一下,程映秋见没人开口,连忙接过了话茬儿。

  空气有些许的尴尬之意,周筱偷偷的看了萧再丞一眼,发现他也正看着自己,不禁连忙把头低了下来。

  于是一大群人又不顾萧老爷子的劝阻,将他们送到大门外,并看着他们上了车离去,这才返回了屋里来。

  “爸爸、妈妈、干爸、干妈,今天太晚了,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吧!现在您几位先休息,可以吗?

  房间都收拾好了,你们洗漱一下直接休息就行。”

  周筱看出几个人周身的疲惫之意,于是劝道。

  “听小小的,我们先休息,一切等到明天起床后再说。”侯中华在一旁也开了口。

  其他人便没再有什么异意,简单洗漱后,都回了各自的房间。

  尽管身子沉重,躺在自己房间床上的周筱还是久久不能成眠,想着明天父母们有可能会出现的状况……心里的担忧还是有增无减。

  也不知想到什么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醒来时,天才蒙蒙亮。

  听了听动静,好像还没有人起床,就静静的继续躺在床上,想着一些事情。

  终于听到周海正他们房间的门开了一下,周筱立即的起身,换好衣服,走出房间。

  周海正和刘玉凤已经坐在堂屋的靠椅上,看样子也是在等着自己。

  “爸爸、妈妈,昨天那么累,怎么不多睡会儿?”周筱对着父母说道。

  “没事,已经缓过来了!来,过来,到妈妈这儿来。”刘玉凤指着自己身边的位置,叫周筱过来。

  周筱听话的走到刘玉凤身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你……我的孩子……”当再次看到周筱明显隆起的肚子,刘玉凤又是忍不住,掉起泪来。

  “妈妈,您不要这样,您这样我心里更难受。”周筱也立时红了眼眶,一边给刘玉凤擦着眼泪,一边说道。

  “妹妹,你先别哭,再听小小给我们讲讲事情的经过。”这时,侯中华和程映秋夫妇也起了床,一起来到了堂屋。

  看到刘玉凤又在抺眼泪,程映秋赶紧走上前来劝道。

  一会儿的功夫,周天、侯双夫妇,也全都起了床,聚到了堂屋内。

  “爸爸、妈妈,干爸和干妈都在,那我就讲讲事情的经过吧!

  我刚去美国的那一年,在飞机上认识了一个也是从中国去美国留学的学生,叫陈双杰。他是帝都人,父亲是市公安局局长。

  认识后,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每次回国,也会一起结伴回来。

  后来有一次,陈双杰的朋友非要请我和哥哥还有双哥吃饭,我们推脱不过,也只得去了。

  也就是那一次,认识了那些人里的同样是高干子弟的赵一良。

  但是我和哥哥都觉得那些人和我们不是一路人,那天没待上多少时间,我们也就告了辞,回来后还商量,以后不再和这些人有什么来往。

  谁知那个赵一良只那一次就惦记上了我……”

  接下来的话,就是周筱和周天所讲的那些,说自己在侯双的婚礼那天遇到的萧再丞。

  而在遭到了赵一良的设计的危急时刻,正被巧遇的萧再丞给救了下来,然后才有了后来又一系列的事。

  在这段叙述里,周筱尽量把萧再丞给描绘成一个正义者的身份,一个几次救自己于危难的恩人式的人物。

  不为别的,不是因为自己对萧再丞有多爱,而是为了少让父母们心里少一丝的难过和对自己未来的担心。

  其实这么多天里,周筱考虑最多的也是这个问题,就是如何的说辞,才能不被父母们发现漏洞,才能尽可能让他们更多的放心自己以后的生活。

  尽管连她自己到现在都不能确定以后的生活是否真能过得幸福……

  刘玉凤和程映秋是一边流着泪,一边听完的周筱的讲述。

  “傻孩子,这么大的事,你就自己一个人扛着?你连一个字都不肯跟我们透露。

  你说,你这样得让妈妈多心疼,妈妈都要心疼死了,你知道不知道!”

  刘玉凤说到这儿哭声变得大了起来。

  “你这个孩子,这么小的小东西,考虑的事情就这么多,为了你,我们拼了命又怎么样?

  你以为我们还真的怕了他们!难道就真的没有王法了,我下半辈子就是在大狱里过,也决不会服了他们这个软儿。”

  程映秋也拉着周筱的手,一边流泪,一边说着。

  “我正是知道你们会这样想,而且还会这样做,所以才不敢把事情和你们说。

  为了我一个,搭上我们两大家的人……不,还不止,还有嫂子的父亲,太不值了。

  要是这样的话,我活着还有意思吗?我肯定活都不想活下去了!”

  周筱也哭着回答道。

  “孩子,我们活着,我们打拼,无非就是想能让你们这几个孩子能活的更好一些,更快乐一些。

  要是你有点儿什么事,我们的努力、我们的打拼还有什么意义?

  我们是亲人,你是我们的女儿,为了你,干爸可以不做这个官,可以一无所以,甚至甘愿去坐这个大牢。

  而你却一个人,这么一个柔弱的小女孩儿,背着我们承受着这一切。

  不要说你,就是像我们这样一个经历过风雨的人都不一定能承受的住。

  你说你,这么长的时间,你一个人是怎么捱过来的。

  难道你忘了,你是我们的女儿啊!”

  侯中华说到这儿的时候,堂堂的一县之长,一个在官场风风雨雨打拼了这么多年的一个男人,竟然红了眼眶。

  “干爸,我不能……我不能这么做的,你和干妈越是这么的疼我,我越是不能这样的害了你们。

  因为您还有双哥,双哥也已有了陶陶。我怎么能这么自私,只考虑我自己。”

  周筱流着泪,望着侯中华的眼睛,表达着自己最真切的想法。

  “我觉得……我好像……已没有资格能说些什么出来……

  身为一位父亲,我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我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

  而我,又何尝可称得上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一直沉默着的周海正,直到现在,终于开了口,而说出的话,却带着能让所有人都能听出的绝望。

  “爸爸……爸爸您不要这样,您这样让我该怎么办?”周筱失声痛哭。

  这个样子的周海正让她有些害怕,因为这个样子的他,是周筱两世加起来都没有见过的。

  “二弟,你不要这样,你看,你都把孩子吓着了。”侯中华上前来一手握住周海正的肩膀,满脸担心的说道。

  “是我,都是我的错,是我没保护好妹妹,要怪,你们全都怪我吧!

  妹妹这次回国,我要是跟着她一起回来,也就不会让赵一良得着这个机会,妹妹也就不会发生这接下来的事。

  都是我,全是我一个人的错。

  爸爸、妈妈……我对不起你们……”

  忍了这么久的周天,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出了自己一直以来压抑着的情绪。双眼赤红的低吼道。

  “哥哥,这不怪你!我最怕你会有这种的想法儿,果然,你还真的是这么想。

  赵一良要想算计我,就是你陪着我一起回来,他照样儿能算计得到我。

  你千万不要因为这件事压抑着自己,万一你要有点儿什么事,你让爸爸、妈妈还活不活了!”

  周筱极力的安抚着周天,没想到周天内心竟然因为这件事,而将自己压抑成这个样子。

  周天的性格本来就内向,有什么事经常会闷在心里,很少会和别人讲,这样的性格,有些事在心里压抑的久了,人最是容易出问题,这也是最让周筱担心的一点。

  幸亏今天他爆发了出来,不然若真是压抑出点儿什么事情来,周筱都不敢往下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