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我不想把女儿嫁给那个萧再丞
  听了周筱的话,周海正微微的笑了笑,继续轻拍周筱后的背轻声的说下去。

  “爸爸的傻女儿,从小就是这样,总是要先想到别人。你要学会为自己而活,知道吗?

  当然,爸爸不是教你要自私,但,父母,甚至是哥哥,没有一个人能陪你完整的走完这一生。

  只有这前半段,爸爸、妈妈会帮着你做一些你自己不能想到的规划,但后面的半生,必须得靠你自己好好的去设计、去经营。

  人,只有先保护好和照顾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去保护和照顾别人。爸爸说的,你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吧!

  如果你心里想的都是别人,而没什么自己,终有一天你会觉得特别的累。

  爸爸不希望看到你的那个样子,所以,从现在起,要尝试着做一些改变,好吗?”

  周海正轻轻抚着周筱的发顶,温言细语的劝说着自己的女儿。

  “我会记住爸爸说的话,但是,爸爸还没有答应我的请求。我要爸爸不要因为我的事介怀,不要把这件事梗在心里面。

  爸爸一定……不,是必须要答应我,否则我一辈子也不会安心。”

  周筱一定逼着周海正答应自己的要求,她特别害怕周海正会因这件事而郁郁不快,若是长期的压在心底,就有可能会憋出什么病来。

  “好,爸爸答应你,尽量往开里想。我想,若是哪天看到你真正幸福了,可能爸爸自然的也就会想开了。”周海正叹息道。

  ……

  午饭周天谁也没叫,一个人进了厨房,全部准备好并将饭菜端上桌才叫的众人。

  萧老太太之前叫人送来的印有“特供”二字的食材,品种丰富的堆了一大堆,足够家里的这些人吃上些日子而不用再去外面采购。

  也许是过了最初的那种情绪激愤的阶段,周、侯两对夫妇已经平静了很多,又在周筱不断的夹菜和哄劝下,中午大家倒是稍稍的多吃了些。

  考虑周筱的身体问题,中午大家又稍事休息了一下。

  再聚到堂屋内时,众人的精神都好了很多。

  “我们一起商量一下接下来要面临的问题吧!”侯中华见周海正的情绪还是不大好,于是先开了口。

  “我的意见是,我们和那个叫萧再丞的先好好的谈一谈,现在我们对这个人丝毫的不了解,怎么可能这样不明不白的将女儿嫁给他。”程映秋接口道。

  “姐姐说是对,我到现在都还没看清那个叫做萧再丞的人长的是什么样子,这样就说到谈婚论嫁,这也太快了点儿吧!”刘玉凤也赞成程映秋的说法。

  “我不想把女儿嫁给那个萧再丞,更不想让女儿嫁到那样一个家庭去。”久久不语的周海正,话一说出来,就让在场的人惊得一愣。

  “我也和二弟一样的想法,那样的高门大户,我们的女儿嫁过去肯定会生活得不自在,也很难应付那些复杂的关系。”侯中华接下周海正的话,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你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武断了,毕竟,我们还对萧再丞这个人,和他那个家庭不了解。”程映秋有些迟疑的说道。

  “是啊!再说小小这肚子里的孩子再有几个月都要生出来了,不然又该怎么办?”刘玉凤只要一想到这一点,就会心里难受的不能自抑。

  “孩子生出来又能怎么样,我们一样能养的起,也能养得很好。

  比起我女儿一生的幸福来,我宁愿让我女儿做这个单身的妈妈。”

  周海正说着说着,情绪又开始有些激动起来。

  “爸爸、妈妈、侯伯伯、程阿姨,我能说一句吗?”周天这时开了口。

  “周天,有什么话,你说!”侯中华示意周天。

  “您几位可能都忽略了一点,现在……我们好像已经没了什么第二个选择。

  我们可以选择不答应这门婚事,但是,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可能就是之前那样、或是比之前还要严重的状况。

  那就是赵家会再次卷土重来,他们要是再出手,侯伯伯和程阿姨会面临着什么,不用我说,你们肯定能想像的到。

  还有双哥和蒋家伯父,他们都会跟着受牵连。

  之前我和小小还商量过,实在不行,我们就全部办移民,惹不起他们,我们总躲的起,但是后来一想,这个想法根本就不现实。

  我们两家可以走,但是蒋家呢!以赵一良的丧心病狂,万一再牵连到其他无辜的人呢!”

  周天的一席话,如兜头的一瓢凉水,给周、侯两对夫妇浇了个透心儿凉。

  “什么世道了?如今可是法制的社会,总会有天理吧!我还就不信了,这世界难不成就成了他们赵家的?

  我不做这个官了,一会儿我就去联系我那些大学的同学,请他们再帮个忙,总会有办法告倒他们。”

  同样做为一位一方的父母官,侯中华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县长,但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这样无法无天的人和事发生到自己的身边,甚至是自家人的身上。

  “我这个老师也不做了,我要去上访,我也不信,他们就能猖狂到这种地步。

  为了我的女儿,拼了这条命又能怎样!”

  周海正也一脸愤怒的从靠椅上站了起来。

  “你们……唉!这事儿可怎么是好呢!”程映秋张了张嘴,一时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得长叹了一声。

  “对,我们要去告他们,去告这些坏人,总归会有天理的吧!”刘玉凤更是对这些弯弯绕的事情丝毫不懂,只认为丈夫说的,就一定是对的。

  “你们都冷静些,听我说。

  你们根本想像不到赵家的权势有多可怕。

  你们想想,他们能几次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的就敢来劫持我,而有关部门和单位却没有做出过任何的反应,就足以说明,他们的权势,是没人可以管得了的。

  就拿双哥来说吧!干爸怪双哥这次出事前没有陪我一起走。我们应该庆幸当时双哥没有跟我在一起,不然,即便是双哥我们俩加起来,也不是那无数个黑衣人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