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百六十一章 以自己的婚姻做为交换
  许医生又把侯中华夫妇给哄了个乐呵儿。

  许医生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就将一直对萧再丞冷着脸的四位长辈搞定,连此刻躺在床上的周筱都不得不佩服。

  看到许医生在趁人不备时还和萧再丞偷偷的挤了挤眼睛,周筱简直为他的这种孩子气的行为哭笑不得。

  众人“前呼后拥”的陪着许医生到堂屋开了药。

  “让周天和您一起去取药吧!”刘玉凤说道。

  “阿姨,不用,有萧四在这里,哪还用得着您操心这样的小事儿呀!您甭管了,让萧四派个人跟我走一趟就行,他们的速度快。”

  许医生往屋里扫了一眼,虽没看到还腻在周筱的房间不肯出来的萧再丞,但却在心里说:“哥们儿,兄弟可是处处的在帮你,你可得记住兄弟这份恩情啊!下次要是再跟我下狠手,可是说不过去喽……”

  对于许医生的话,四位父母并没有一位拒绝,因为在他们的心中,只有女儿的安全最重要。

  萧再丞派人跟着许医生去取药,自己仍是逗留在周筱的床前不肯离开。

  “萧军长,你去忙吧!我女儿这儿由我们这么多人照顾着呢!”侯中华和周海正送走许医生,回到屋来,看萧再丞仍是攥着周筱的手不肯松开,不禁恼怒不已。

  侯中华还不像周海正,可能是长时间做官也有关系,生起气来也是脸一板,瘆人的很。

  “侯叔叔,我担心小小,等她吃下药后看看情况再说。”

  萧再丞知道侯中华在周家和周筱心目中的地位,那是几乎要等同于周海正一样的存在。这样的人物不能惹,否则对自己绝对是没有半丝的好处。

  所以,萧再丞对着侯中华,也如对周海正一样的客客气气。

  周海正:“……”

  虽然没有说话,却仍是皱着眉看了看萧再丞,然后,迈步走到床前,也挤在床边坐下,这样,萧再丞就不得不放开周筱的手,起身站到一边。

  “小小,现在觉得怎样?”虽然有意识的将萧再丞挤开,但周海正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女儿。

  “爸爸,我没事,您不用担心,许医生的医术非常的了得,一会儿吃过药后就更什么事都不会有了。”周筱看着一脸担心和难过的周海正,心里更加闷闷的难受。

  于是又开口道:“萧再丞,你先出去会儿,我和我爸爸有几句话想说。”

  看出了周海正脸色的不对,也看出周筱对其父母脸上的担忧,萧再丞没说话,点了点头,顺从的转身出了房间。

  其他人听到周筱说的话后,知道周筱是想单独和周海正说些什么,也都看见了周海正刚刚情绪失控的样子,更知道,只有周筱的话,最能说服周海正。

  所以,大家都默契的出了房间,给父女俩制造了一个单独的空间出来。

  “爸爸……您刚才吓到我了!”周筱拉着周海正的手,认真的说道。

  “刚刚是爸爸没控制住情绪,吓到我的小竹子了。”周海正顺了顺周筱的头发。

  “爸爸,我之前还请求过您,让您千万不要因为我的事,而耿耿于怀,您也答应我尽量的调整心态,但是您根本就没有做到。

  您知道不知道,您这个样子是我最担心的。

  您也看到了,萧家两位老人非常好,对我也非常的疼爱。至于萧再丞,虽然对他您还不怎么了解,但他对我也很好,这一点您应该能看的到。

  所以,这样总比我被那个赵一良抓去,要经受那种非人的折磨,要来的好上千倍、万倍不止了,您说是吗?

  爸爸,其实我也非常认真的想过,想明白了最基本的一点,那就是,人活着,哪有什么真正的自由自在。

  我知道您希望我能过上一种平淡自由,又快乐幸福的生活。但是,世间真的有这种生活吗?我想应该是没有的。

  小人物有小人物的烦恼,就像我们一样,当人为的灾难降临到头上时,我们除了不甘和气愤,剩下的也只是无能为力和任人的宰割。

  而且,人心也易变,谁又敢保证,我将来若选择一个平凡的人为伴侣,他就能一心一意的对我一生呢!

  并且还有,人得到的越多,肯定付出的也要更多。

  嫁到萧家去,你享受了荣华、享受了名誉和地位,享受了比常人更加安逸的物质生活,那你肯定就要相应的付出比常人更多的东西。

  这些东西,可能就包括我们所向往的平淡、安乐、自由,甚至还有自我……等等、等等,这些我们小人物轻易就能拥有的东西。

  但是,人活着不就是这样吗?不可能所有的一切都是按照自己的心意而发展,也不可能有这样完美无缺的人生。

  我只要努力的去规划自己的生活,尽量使自己活的更快乐一些,也就是了。别的,我们不能和这个环境争,更加争不过这个命的。

  说了这么多,我只是希望爸爸能想开这件事。

  而起码对于我自己来说,并没有对现在、包括以后的生活灰心和绝望,相反,我还会充满希望的好好去经营我的人生。

  我会尽量能让爸爸和所有人,看到我生活的幸福、快乐。

  所以,您就不要再想不开了,好吗?

  否则,我会真的不快乐、不幸福,我们全家也会跟着您不快乐、不幸福!”

  周筱含着泪,用极其认真的态度,与周海正深刻的谈论这件事情。只是希望能通过这次的谈话,解开周海正的心结,能让他的心绪尽快的转变过来。

  “小竹子,爸爸其实最愧疚的是,做为一位父亲,我却不能保护自己的女儿。

  而爸爸心里不能打开的心结,就是我的小女儿、被我从小到大捧在手心里的女儿、我这么一个优秀的女儿,竟然为了一家人的安危,而以自己的婚姻做为交换。

  况且,你还这么小啊!才刚过了十八岁,还不到十九岁的年龄,就要去为人妻、为人母,甚至是要成为人家两个孩子的继母……

  爸爸一想到这些,心疼得就像要裂开了一样的难受,就会觉得喘不上气来。

  这是要爸爸的命呀!

  爸爸还记得,在你七个月时大病一场而被捡回了一条命后,爸爸把已经瘦得像个小猫一样的你抱在怀里,那时虽然有好多人劝我说——你这个孩子这个样子估计是不好养大,干脆,你送人得了。

  还有的人对我说——一个小女娃,你用得着这么上心吗?

  但我就是觉得,抱在我怀里的,是我的命。无论如何,我都要把我这个得来不易的小女儿给养好,给养大,给养得白白胖胖的……

  谁知,竟连我自己都没想到的是,当我女儿一天天的长大后,竟然是那么的聪明、乖巧、懂事、又贴心,而且居然还是个神童一般的存在。

  看着我这么优秀、可爱的女儿一天比一天出色,一天比一天漂亮,突然有一天,我不知为什么就冒出了一股的担心,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恐惧。

  那种担心和恐惧来的莫名其妙,就好像觉得这么超乎平常的女儿,有可能会突然的就会离得我远远的那种感觉。

  总之,那种感觉非常的不好,令我到现在都有些说不明白。

  但是因着你的性格是属于那种安于平淡的孩子,所以,这也让我多多少少的放了点儿心,觉得有着这样一个淡泊性子的孩子,应该人生不会有太大的起伏。

  没想到,还是有让人接受不了的事发生在了我女儿的身上。

  爸爸是个知识分子,不相信迷信,不相信宿命。

  但是现在不得不疑问,难道这真的是命吗?我这么好的一个女儿,从小就心地善良,处处为别人着想,怎么就会遇到了这样的事。

  如果这件事可以用爸爸的命来挽回的话,爸爸宁愿舍去这条命,也要换取我女儿一生的幸福。

  但是你哥哥这次回去,萧老将军让他带了句话给我——

  ‘我知道你有一身知识分子的傲骨,就凭你这一双出色的儿女,就能看出,你是个知识渊博,却并不死板的人。

  所以,相信你也能深刻的理解一句话,‘世事比人强’。

  同时,你也一定要相信,自己女儿的智慧……’

  萧老将军不愧是经历过风雨的人,他的一番话,简直是直直的掐住了爸爸的要害。

  是啊!一句‘世事比人强’,就令爸爸无言以对。

  如果说先前还有一丝侥幸心理的话,那萧老将军的一句话,是彻底把爸爸激得清醒过来。

  世上不止一个如赵一良那样的人,即便躲过了他,还有其他居心不良的人啊!

  可是,若是就让样认了,爸爸真的是不甘心呀!你是爸爸最最疼爱的女儿啊……”

  愤怒、不平、还有那万般的不甘,已把周海正的眼睛憋得赤红,但又有让人看后心恸的无奈和不得已的妥协,让这个男人好似瞬间苍老了下来。

  “爸爸……爸爸……我知道,我都能理解,您一定要好好的,不要有什么事,不然我……我会受不了的……我……”

  周筱扑时周海正的怀里,再次放声痛哭,她想说她会活不下去,但话到嘴边给咽了回去。

  “好了,不要哭了……乖,我们不哭啊!刚刚许医生不是说过,不让你激动,要保持心情的舒畅吗?要听话,不要哭了!

  爸爸答应你,一定会好好的,一定会!

  乖,不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