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百六十二章 我真的不应该来到这世上
  周海正怀抱着周筱,用一只手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的哄着。

  卧室的门并不太隔音,室内父女两个人的对话,有一部分断断续续的传到坐在堂屋内众人的耳中,众人无不动容。

  刘玉凤早已抺起了眼泪,周天在一旁轻声的安抚着她。

  而侯中华则是面色有些沮丧的坐在那里,心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程映秋也是红了眼眶,一脸的无奈与心疼。

  萧再丞由于职业的关系,房间内父女两人的对话,他比别人听的更真切一些。

  当听到周筱所说的一段话——“起码对于我自己来说,并没有对现在、包括以后的生活灰心和绝望,相反,我还会充满希望的好好去经营我的人生。

  我会尽量能让爸爸和所有人,看到我生活的幸福、快乐。”

  还有周海正所说的——“小竹子,爸爸其实最愧疚的是,做为一位父亲,我却不能保护自己的女儿。

  而爸爸心里不能打开的心结,就是我的小女儿、被我从小到大捧在手心里的女儿、我这么一个优秀的女儿,竟然为了一家人的安危,而以自己的婚姻做为交换。”

  和另外的一段——“如果这件事可以用爸爸的命来挽回的话,爸爸宁愿舍去这条命,也要换取我女儿一生的幸福。”

  这些话,令萧再丞的内心久久的不能平静,同时也为周海正的那份强烈的爱女之心,而深深的感动不已。

  屋内父女俩的谈话还在断断续续的进行着,萧再丞的人很快就将许医生给开的中药取了回来。

  刘玉凤亲自拿到厨房煎好,给周筱端进了屋去,众人又都跟了进去。

  两对父母围在了床边,萧再丞只能借助身高的优势,在外围紧紧的盯着周筱的表情,好像生怕她再有什么不舒服或是不开心的表情。

  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着周筱。

  “你们不用担心了,许医生开的药都非常的管用,而且他只要说了没事,就一定会没事的。

  干爸、干妈,你们和我爸爸、妈妈,你们都快去休息一会儿吧!”

  周筱看到众人紧张的样子,不禁开口安慰着他们,并让他们都去休息。

  “叔叔、阿姨,你们都累了一天了,你们去休息,我来照顾小小。”萧再丞趁机说道。

  “不用了,她妈妈陪着她,你,跟我来,我有事要和你谈。”周海正说这句话时,连看都没看萧再丞一眼,说完,就先转过身,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萧再丞看了周筱一眼,点了点头,立即跟上了周海正的脚步。

  周筱看了看众人,见所有人脸上还都是一副不平的表情,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对于萧再丞的担心来。

  “妹妹,我来看着小小,你去休息一会儿吧!”程映秋看到刘玉凤一脸的倦色,体贴的说道。

  “不用,姐姐,还是您去歇会儿吧!这里我来。”刘玉凤知道程映秋也是累的很,所以劝她去休息。

  “我没事,你们都去休息吧!有事我会叫你们的。”周筱已经躺好,对着还站在自己床边的几个人说道。

  “谁也别争了,侯伯伯、阿姨、妈妈,您几位全都去休息,我来照看着妹妹。”周天一句话,让众人全部去休息,他留下来。

  “可是……我怕你爸爸他……和萧再丞再……”刘玉凤心里有些放不下。

  “没事的,有我在呢!您去吧,有事我会叫您的。”周天最终还是把几个人都劝回了各自的房间。

  “哥哥,我真的没事,这几天你也累得狠了,去休息吧!”周筱也劝着周天走。

  “我没事,你睡会儿吧!我就坐在这里看着你。”周天摇了摇头,找了旁边的一个靠椅,坐了下来。

  “哥哥……”周筱闭了下眼睛,然后唤周天道。

  “嗯,怎么了?”周天以为周筱又是哪里不舒服,紧张的从靠椅上站了起来。

  “我没事,哥哥,你不用紧张。我就是想知道,你回去后的情形,你是怎么和爸爸、妈妈他们说的这件事。”周筱问周天。

  “哦!是这事啊……说起来,也真是费了好大的脑筋。

  开始回去的那几天,我几次想开口,可一听到爸爸在提起你时,那无限骄傲和自豪的样子,我就怎么也张不开这个口。

  这样拖了几天,我心也是越来越急,可实在是没有办法。知道你这边也在惦记着,想来想去,唯一的办法也只得先找侯伯伯他们商量一下,然后再做决定了。

  于是我就找了个借口去了县城一趟,也给萧再丞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下大致的情况。

  到了侯伯伯那儿,我把这件事情一说,侯伯伯当时气得就直拍桌子。

  他说,当初他莫名其妙的被检察院的人带走,后来又毫发无损的被放回来,然后又丝毫不受影响的让他继续履行他的职务,他就知道这件事极为的不简单。

  当知道这件事可能和你有关系后,他就一直担心你,生怕你再惹上什么大麻烦。

  但是又从你的电话里没听出什么,而你也是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他也就没再强问。

  直到听我讲了事情的经过,他才把一切捋通。

  你都没看到,当时侯伯伯表情……

  我以前所见的侯伯伯,一直是位正直、认真、不苟言笑的人,但是那天,是我第一次见到他那么的伤心和难过,甚至那表情中还带着一股的挫败……

  他还说,他当一个县长、即便能当上通水市的市长又有什么用,竟然连自己的女儿半点儿都保护不了,这个官不做也罢,他要马上来帝都,为自己的女儿讨个公道。

  更不要说程姨,她听说你的事后,哭的不得了,还说,当初检察院的送她出来时,她就不应该出来,就应该赖在检察院里,非得让他们上面的人给个说法儿才行,否则宁愿一辈子呆在那个小黑屋里。

  我也是好不容易才将他们的情绪劝说的稳定下来,后来才商量着怎么和爸爸、妈妈说这个问题。

  商量了半天,也没找出个好的办法来,后来还是侯伯伯说,无论是任何的方式说,最终的结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爸爸那儿,是最难让人说服、也是最让人不放心的一处。

  最后还是决定由侯伯伯和程姨陪着我回去,我们就直接和爸爸、妈妈说,然后再看事情的发展,走一步说一步。

  我们回永兴村之前,程姨甚至连急救箱都带上了。

  到家后,就按照我们之前商量好的,我直接就和爸爸、妈妈讲了这件事,没想到,事情还没讲完,当妈妈听到你怀孕的事后,当场就晕了过去。

  爸爸虽然没有晕过去,但是当时的那表情更是让人担心不已。

  那种表情……简直就像是天塌了一样的震惊,然后就是一脸的绝望……

  我其实最担心的就是爸爸会想不开,因为我知道他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命一样。

  结果他除了当时就要来帝都外,别的什么话也不说。

  侯伯伯一看这样的情况,二话没说,直接打电话叫了车来,于是我们直接就奔帝都来了。

  路上,妈妈和程姨就是一路的哭,再有会问我一些你的其它事情,侯伯伯偶尔也会问上一两句,只有爸爸,几乎就没怎么说过话。

  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也来的太突然,他心理上根本就接受不了。

  从你小时候起,爸爸就最听你的话,你好好劝劝他吧!不然以他现在这样的状态,我真怕会出什么事。”

  尽管周天讲得简单,但周筱仍能想象出当时的场面是多么的慌乱,更能想象出自己的父亲当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想到这些,不禁又有眼泪流下来。

  “妹妹,你不能再哭了,许医生不是说了吗,你要再不好好养着,万一再受到点儿什么刺激,孩子可是会有危险的。”

  周天连忙为周筱擦着眼泪,并安慰道。

  听了周天的话,周筱极力忍住悲伤,抬起头来对周天说:

  “哥哥,你怨不怨我,是因为我,家里现在才搞的这么乱,还连累到干妈的一家,甚至还有蒋家。

  我觉得,我就是一个祸水,给所有人招来灾难的祸水。或许,我真的不应该来到这世上……”

  说这些话时,周筱的脸上出现了一片的迷茫。

  “妹妹,你怎么又这么说了?不许你再这么乱想,全是胡说八道。

  我妹妹是福星,怎么会是祸水。你忘了,我们家最开始是怎么富起来的。

  要不是你无意间发现的黄芪,怎么会有我们家后来条件的改善,要不是这样,我们又怎么会有机会到都华来念书。

  而且,要不是你,我们怎么会在帝都有这么多的房子,又怎么能有机会出国留学。

  要不是你,我们家哪来的余钱,可以资助那么多念不起书的学生。

  而爸爸、妈妈也不会有机会来帝都,到这么大的城市来看一看……

  这一切的一切,不全是因为你才有的吗?你怎么能这样说自己。

  这话你也就在我这儿说一次就算过去了,可不许在其他人的面前说,尤其是在爸爸的面前,知道吗?

  要是让爸爸知道了你说这样的话,他会觉得是拿刀在扎他的心口,你明不明白?”

  听了周筱说的话,周天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用少有的极其严厉的表情训斥了周筱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