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百六十四章 你有没有想我
  萧再丞和周天打了声招呼,就要告辞。

  “好,慢走!”周天点了点头,这些人里,除周筱外,可能也就是周天能对萧再丞的态度稍稍好上好那么一些。因为,他是看出了一点,好像自己的妹妹已经对萧再丞有了一丝的好感。

  周海正也一时不知该要如何排解掉心中的那份无法言说的痛苦,让萧再丞出去后,他一个人在书房愣愣的直坐到了掌灯时分。

  直到刘玉凤进来叫他出去吃饭,周海正才在黑暗中应了一声。

  侯双和蒋玉新也是在晚饭前才带着孩子赶了过来,有了陶陶小胖子的加入,气氛立即缓和了许多。

  为了能让程映秋他们和自己想念的孙子多待上些时间,侯双和蒋玉新说晚上会住在周筱这边,反正这里有他们的房间。

  周筱了解周海正的脾气,晚饭时尽管所有的人都加以阻拦,仍是执意到餐厅和大家一起用了餐,并且在这过程中,硬是逼着每个人都多吃了些才罢。

  周海正的话仍是很少,面上还是一副掩饰不住的心事沉沉的样子。

  周筱望着自己的父亲,几次欲言又止,后来还是选择了沉默。

  “或许,让他一个人静静的想一下也好,该说的话,自己已经和爸爸说了好多,已没必要再说些什么。”周筱在心里这样想。

  毕竟身体还是不大舒服,饭后周筱早早的回了自己的房间,拒绝了两位母亲要陪自己睡的提议,她也想一个人静静的思考一下。

  刚躺在床上,萧再丞的电话就像算准了时间一样的打了过来。

  看到屏幕上一闪一闪的又被自己改成了“大色狼”的名字,周筱立即想到下午时,萧再丞抓住仅有的间隙,对自己的那个狼吻,不禁小脸儿就是一红。

  “……”虽然按下了接听键,周筱却是没有说话。

  “小小,吃过饭了吧!”萧再丞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嗯!”周筱只回答了一个字。

  “还有没有肚子疼,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没有!”周筱这次回答了两个字。

  “你……那个……有没有想我?”萧再丞的话,说的让人听起来好像有些难以启齿的感觉。

  周筱又一次被惊到,这绝不是她所认识的萧再丞……

  其实,这的确不是周筱所认识的那个萧再丞能说出来的话。而这一切的功劳,要归功于许重楼许大医生才是。

  萧再丞下午从周筱的四合院离开后,为了更多的了解一下周筱的身体情况,又给许医生打了一个电话。

  许医生先在电话里大大的为自己邀功,并坦诚之前在众人面前描述周筱的病情时,做了一定的夸张。

  目的当然是为了帮助萧大军长能够更加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并在自己亲亲的岳父和岳母大人面前留下极佳的印象,从而顺利的抱得美人归。

  “好,为你记上一功!”萧大军长在听了许医生的一番言论后,立即予以了毫不吝啬的褒奖。

  “哎!我说萧四,你这个样子,要想在你那两位一身正气,立场又坚定的岳父大人面前抱得美人儿归,可是难度大了啊!”

  许医生说得似模似样,一副经验十足的意味。

  “你认为呢?”萧再丞知道许医生在这方面肯定要比自己强得多,倒也不吝虚心请教。

  “是这样,我告诉你萧四,你一定要在你那些岳父、和岳母面前,放低姿态,并且有多低放多低,嘴巴必须还得要甜才行。

  说话也一定要捡人家爱听的去说,嗯……怎么说呢!就像我之前那样,话要说到他们的最痒痒处,懂了吗?

  还有啊!不光是这些。你现在必须还要做到一点,那就是一定要拉着你的小媳妇儿,让她和你站到一条阵线上来。

  只要她一口咬定了爱你爱的死去活来,要死要活的非你不嫁,就凭你岳父那女儿奴的样子,再满心的不同意,也得答应。

  但你那小媳妇儿……对你来说也一定是个难题吧!哄的好,肯定会对你柔情似水,哄不好……嘿嘿……也是个小辣椒吧!”

  许医生的笑声里,藏着一副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嗯?你说谁是小辣椒!”萧大军长听见有人这么说自己的小娇妻,立即不愿意了,冷着声音问已经得意忘形的许医生。

  “啊?那个……嘿嘿……我就是个形容……形容啊!嘿嘿……

  我的意思是,你得先把你那小媳妇儿给哄过来,你得多说些好听话的给她,简单的说,就是用甜言蜜语,一顿给她灌迷糊喽!

  比如说什么‘我想你了!’、‘你想我了没有!’、‘我爱你!’、‘你爱我吗?’……

  这样,她就事事都会听你的指挥了。

  这下,你都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许医生觉得面对这样一个不开窍儿的木头,有些耗费自己聪明的脑细胞。

  “改天请你吃大餐,挂了!”萧再丞简单的一句,不等许医生这边有任何的反应,就挂断了电话。

  独留许医生对着已响着盲音的电话:“这个不知感恩的损友,真是我许重楼欠了你的,唉!祝你好运吧,萧四!”

  ……

  听到电话那端的周筱半天不语,萧再丞略有些尴尬的拉了拉自己的衣领。

  “那个……我说什么你听见了吧!”萧再丞问了周筱一遍。

  “什么?”周筱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是问……你有没有想我?”萧大军长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热起来,幸亏没有任何人在跟前,不然真是毁了一世的英明。

  “萧再丞,你……没事吧?”电话那端,传来周筱试探性的询问。

  “噗……”萧大军长三十五年多近三十六年来,鼓的最、最、最大的一次勇气,被周筱的一句话,立马给戳漏了气,并且气息消失个踪影皆无……

  已经被打回原形的萧再丞,开始:“……”

  “萧再丞?”周筱没有听到萧再丞的任何反应,就轻轻的叫了一声。

  “嗯!”简单的萧式回应。

  “噢……你没事就好!我要睡了,挂了吧!”周筱说完,挂断了电话。

  独留萧大军长一个人,风中凌乱!

  不禁咬牙:“这个女人,是世界上最不解风情的一个女人!”

  但回过头来又开始安慰自己:“她还小、她还小……还是个孩子……还是个孩子呢!我要等她长大,等她长大就好了吧!”

  再回过头来:“许岁岁,你教我的是真管用的招数,还是耍我的招数呢?你小子要是敢耍我,哼哼……”

  刚给病人做完手术,从手术内走出来的许医生,不由又是一个大大的喷嚏。

  “这又是哪个小乖乖在想我呢……唉!人格太有魅力,也不是什么太好的事!”

  许医生又在自动的脑补着无限的旖旎。

  ……

  第二日,众人刚吃过早饭,侯双一家三口儿得回自己的那边,因为两口子还要上班,而陶陶还要吃奶,再说程映秋还有周筱的事要忙,所以,虽然不舍,仍是将他们送出了门。

  周筱又被几位父母逼着躺在了床上。

  没一会儿,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又亲自登门来拜访几位“亲家”。

  “几位亲家,休息的怎么样,缓过来一些没有?这一长段的奔波,还是把你们给累到了。”萧老爷子一看到众人,就笑咪咪的打着招呼。

  “还好,已经缓的差不多了。”无论周筱与萧再丞的关系如何,在也曾是一腔热血的周海正的心目中,萧老爷子就如同是一位战神一般人物的存在。

  萧老爷子,甚至留给几代人的形象,尤其是周海正的这一代,那绝对是一位响当当的大英雄。

  所以,周海正对着萧老爷子时,所表现的绝不是卑微和阿谀,而是一种真真正正的尊敬和崇拜。

  因此,不论心情或是情绪上有多么的低落,或是对萧再丞有着什么样的怨气或是不满,对萧老爷子仍表现得十分的恭敬与客气。

  “侯亲家,我知道,为了孩子的事,肯定也耽误了你的不少工作吧!

  这对你来说,若不是爱女心切的话,估计其他再重要的事,也不能动摇你的这份认真吧!哈哈……”

  萧老爷子对着一直没和自己怎么说过话的侯中华说道。

  “不瞒萧老将军说,我这次来之前就已经想好,为了我的女儿,我情愿不做这个官了。”侯中华虽然心里也是崇拜萧老爷子,但却一点儿也不献媚,说出来的话不卑不亢。

  “哦?怎么会这么想,难道侯亲家是以为我们萧家强娶豪夺,您这是准备与我们誓要斗争到底了吗?

  哈哈哈……那怎么行,你要是不做这个官了,得有多少老百姓会骂我萧政是非不分,仗势欺人呀!

  又得有多少老百姓会失去一位,像你这样全心全力为他们办实事的好官呀!

  侯亲家,你可不能害得老哥哥我晚节不保呀!

  哈哈哈……”

  萧老爷子笑得豪爽大气,毫无半点身处高位的居傲。

  “唉!都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各位亲家的心情我们都非常的能理解,恰恰小小又是个这么招人疼、招人爱的孩子。

  既然各位亲家也缓的差不多了,我想,有些事,我们还是坐下来好好谈谈吧!

  各位亲家有什么想法,或是有什么要求,也尽管提出来,我们的目的都只有一个,就是希望孩子们能过得好,你们说我说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