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就让他们结婚吧
  一旁的萧老太太一脸和善的开了口,说出来的话,即便是程映秋,也找不出半句可反驳的来。

  “那大家都请到书房谈吧!”周海正知道,关于这件事,两家的家长,肯定是要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的,既然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老两口儿,人家都不顾身份的这么样的放低了姿态,主动要来谈谈,自己家还有什么可拒绝的理由。

  “好,你们先去,我去看看小小。看孩子怎么样了,知道她昨天不舒服,害我担心了一个晚上,不看看她,我这心里放不下。”

  萧老太太和众人点了一下头,说完就向周筱的房间走去。

  但这片话,却也让周、侯两对夫妇听后心里感觉暖暖的舒服。

  “让丫头好好养着身体,有什么需要的就直接说。跟她说,让她赶紧养好,我还等着和她一起切磋那个狂草呢!”

  萧老爷子一脸的期待毫不掩饰,让四个人一下便能看出周筱在萧老爷子心目中的地位。

  “阿姨,您来啦!”周筱其实并没有睡着,也多少听见了这些人的对话,但现在这个时候,以自己的立场,实在是不方便出来说话,于是也只得老老实实的躺在了床上。

  “听说你又不舒服了,我这心里惦记着,过来看看你。也要和你的父母好好谈一谈。

  他们生养你不容易,而且又是那么的疼你,自然是舍不得你受到半点的委屈。

  我们萧家自然是想马上就能把你娶进门,但是也得让你的父母高高兴兴的把你送出门才行,不然你也过得不踏实,小四那儿,也不会安心。

  好啦!我去和你的父母们好好谈谈,你只管安心养好你的身体,做你的准新娘就成了!”

  萧老太太也是为人母的人,所以颇为体贴的说道,同时还不忘调侃了周筱一句。

  “阿姨,您……”周筱的脸上涌出了红晕,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萧老太太乐呵呵的转身,去了书房。

  ……

  “亲家,您的心情我完全能够了解。

  说老实话,我家小四的确有些配不上您的女儿呢!

  他因为从小生长在我们这样一群以男性为主的家庭里,又早早的当了兵,可以说大半的时间都待在了军营里,所以性子冷清,不太会说甜言蜜语。

  年龄呢……又比丫头大了些。最主要的,可能也是亲家们最在意的,是有过一次的婚史,而且还有两个孩子。

  唉!其实这还真是一次极其错误的婚姻,这也怨我和他母亲……

  既然过去了,我们就不再说它了。

  都是为人父母的人,你们在意的这些也都非常的合情合理,我想,就算是换作我们,也会考虑并会在意这些问题的。

  但是呢……‘缘份’二字呀!可能还真就是我们无法抗拒的事,不管怎么说,两个孩子现在已经有了纠葛,而且再等几个月,就连孩子都要生下来了。

  所以说,这就是缘份呀!

  亲家们,别的我萧政不敢保证,但有一点,我可以用我的人格做为担保,丫头到了我们家,决不会让她受到半分的委屈。

  若是有人敢对丫头怎么样,起码从我这儿就说不过去。

  而且,我们也不会阻止丫头的喜好,她完全可以按照她自己的喜欢和规划去发展。

  我也可以这么说,有我在一天,帝都城还没有一个人敢打我萧家人的主意。

  不瞒你们说,我家小四也是帝都城有名的‘活阎王’呢!现在怕他的人,可能比怕我的人还多呢!哈哈哈……”

  萧老爷子的话中尽管有故意活跃气氛的调笑,但说的却是绝对的认真,并且从没有过的,竟以自己的人格,为周筱在萧家的将来做着保证。

  “老爷子说的没错,小小这孩子虽然与我们接触的时间还并不算太长,但这个孩子是少有的乖巧懂事,我和老爷子呀……现在可是把她当作亲生女儿一样的来看待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眼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呀!就觉得这一定是我们萧家的人。

  这可能还真就是缘份,注定小小我们也会是另外的一对母女呢!呵呵……

  我说的这话,绝对是有根据的。这两个孩子,可是早在七八年前就见过第一面了。

  而且就连我们家的老三,也在那一年和小小有过直接的接触呢!

  你们说,这是不是老天注定的缘份?

  我们小四与小小比起来,是多了好几项的劣势,但是我认为这并不是什么坏事。

  小四虽然是个不善言谈的孩子,但却是个外冷内热的,他一旦认定的人,那便是一辈子。

  亲家们呀!我们做父母的,图的是什么,无非就是儿女们能生活的幸福和美,不是吗?

  我知道,你们肯定是会有对于他们年龄差距上的担心,但是,我觉得,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实不相瞒,我和老爷子我们也是相差了十岁的年龄。不怕你们笑话,老爷子对我确是处处都相让和照顾。

  我们在一起已经生活了大半辈子,要是现在问我的话,我会说,我们这一辈子虽然也经历了很多的风风雨雨,但是我觉得很幸福,也很满足。

  如果老天现在就收回我的命的话,我想我也会此生无憾了。

  身为小小的父母,你们的顾虑自然是有道理,但是,我想说的是,有什么,比两个孩子两情相悦,和摆在眼前的幸福来的重要呢!

  我说的这些,也希望各位亲家能好好的考虑一下。因为不要说小小是我们小四有生以来唯一喜欢过的女孩子,就是我们萧家全家,从上到下,从老到幼,也都喜欢小小喜欢得紧呢!

  我那两个小孙子,一见到小小就粘得分都分不开。见不到小小时,就拿着小小的照片哭,连睡觉都要放在枕边,就是谁要拿起来看看都不行。

  我们两家呀!注定是要成为一家人的。亲家们,为了两个孩子的幸福,为了小小肚子里那个即将出世的孩子,我们就成全了两个孩子吧!

  让他们结婚吧!”

  萧老太太一番话,说得情真意切,令人动容不已。也让所有的人好像都没有了可以开口拒绝的理由。

  “我知道,您二位能这么放低姿态的坐下来和我们商量,也是给足了我们的面子。

  其实你们大可不必走这个程序,因为以您家的权势和地位,还有目前我们家所面临的种种形式,我们已经没有了任何能对等谈话的资本。

  前两天因为这件事来的意外,所以我也是一直处于情绪比较烦乱的状态,现在终于稍稍好了一些。但要我现在做出个决定来,好像还是很艰难。

  相信你们能看的出来,我这个女儿,对我来讲意味着什么,所以,能让我理智的做出个决定来,恐怕还真得需要些时日。

  但是我也知道,小小现在这个状态再拖下去不好,而且我大哥和姐姐扔下工作,不管不顾的就这样跟了来,也不是一种理智的行为,因此,我也不能让他们耽搁得太久了。

  所以,这件事,现在对我来说,起码从内心来说……唉!”

  说到最后,周海正却是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做为基本等同于小小的另外一位父亲,我也说几句我的想法儿吧!

  虽然这话说起来有些重复,但我仍是要再说上一次,小小,对于我们周、侯两家来说,那是重于一切的存在。

  可以说,从小,她就寄载了我们两家人的重望,当然,这个重望并不是说想她长大了要如何的出息,如何嫁个高门大户。

  我们只是希望她能活得潇洒随意,快快乐乐而已。

  曾经我虽然想过让小小将来能走从政的这条路,还曾几番劝过她,但这孩子与别的孩子不同,小小年纪就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那时我虽极力的引导,但这孩子始终坚持自己的想法。

  但是,现在想来,这孩子不选这一条路是对的,尤其是发生了上次我们所有人被赵家打压的事。

  这孩子从小心性好,我们都以为性情这么开阔的孩子,以后要面对的路肯定也会一帆风顺。没想到,却在这么小的年龄就遇到了这样的事。

  我们在心疼孩子的同时,心里还有更多的不甘呀!

  我其实更明白一个道理,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对你好,这当然包括萧军长对我们女儿的这件事。

  从常理上讲,可能我们应该感谢萧军长几次对我们的女儿出手相救。但是,我女儿现在却是确确实实的怀了他的孩子。

  难道,当时也仅有这一个办法能救我的女儿吗?我想应该不是的!

  我这样说,可能会显得很无理,也有些恩将仇报的意味,但是,这件事,不但是我,也是我们全家人都存在心里的一件想说说不出口,想吐吐不出来的一件有些令人难以启齿的事。

  我不是自夸,我们女儿的出色是有目共睹的,我想不光是萧军长,可能大多数的男孩子,见到我的女儿都会喜欢上吧!

  但是这个喜欢,涵意太多,我也不能确定,萧军长对我女儿的这种喜欢是一时的新鲜,还是长久的那种深爱。”

  在周海正的话一落,侯中华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