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不做也罢
  堂屋的众人听着萧沛跟在周筱身后,一路碎碎念,直到听不见了说话的声音……

  所有的人都是捧腹不已。

  “这个孩子也太逗了,真是乐死人了!”程映秋乐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这两个孩子看起来和小小还真是亲呢!唉……这样也算让人放心一些。”笑过之后,刘玉凤叹息的说道。

  “萧家的家教不错,孩子们教育的也很好。但愿一直这样下去才好,否则,我们小小也有的受了。”侯中华却没有那么乐观。

  “再好,也不是自己生的啊!

  唉!说什么也没用了,不然还能怎么样。”

  周海正刚刚笑过后,情绪又变的有些低落起来。

  “二弟,事到如今,你也要看开些吧!起码不要让我们小小看到我们不开心的样子,不然孩子心里压力就会更大的。

  我们呀!还是让孩子尽量的能开开心心的嫁出去吧!”

  侯中华拍了一下周海正的肩膀,劝道。

  “我尽量,但是一想到捧在手心里的女儿,转眼就要拱手送给了别人……

  唉!我这心呀……”

  周海正一想到这儿,心就像被刀割一样的难受。

  “我也是啊!想想那会儿小小还那么一点点大,我一把就能把她扛到肩上来。

  每次我把她扛到肩上,她都会逗她的双哥说:‘双哥,你是不是从小到大也没受过这样的优待呀?嘻嘻……我知道,那是因为你太胖了,干爸他扛不动你!’

  这一切回忆起来,就好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

  没想到,昨天还坐在我们肩头上笑的那个小东西,一转眼,竟然要当妈妈了……”

  侯中华说到这儿的时候,声音渐渐变的低哑下去。

  “侯叔叔、爸爸,你们不要这样,一会儿小小出来看到你们这个难过的样子,她肯定又要伤心了。

  剩下的这短短的几天,我们就让她尽量的快快乐乐的出嫁吧!”

  周天看到周海正和侯中华这个样子,忍不住在一旁劝道。不过,在说这些话时,心里也是一剜剜的难受。

  “是啊!周天说的对,我们接下来也要赶紧准备了。还有八天的时间,准备起来还是太紧张了点儿。

  起码,我们得把这个房子布置一下吧!

  对了、对了,还有嫁妆……是,还有嫁妆,我们还得准备嫁妆呢!

  哎呀!这时间真是来不及……不行,来不及……”

  程映秋想到这些,急的立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姐姐一说我也才想明白过来,是呀!我们都要准备些什么才好啊?

  总不能人家萧家说准备一切,就真的全让人家准备了吧!”

  刘玉凤听了程映秋的话后,也才反应过来,于是,也急得坐不住的站了起来。

  刘玉凤和程映秋两个人,想到再有八天就是周筱的婚期,而自己家这边还什么都没有准备,不由都急得有些慌乱起来。

  “准备?我准备的再多,也和人家萧家没法儿比呀!”侯中华想到这些,又是有些不开心的样子。

  “现在有什么就先准备着吧!我们不和萧家比,只要尽我们自己的力就好。”周海正的情绪仍是很低落。

  “现在的东西?现有的除了帝都这边的这些房产,我们还能有什么?况且这些东西也都是小小置下的。”刘玉凤说道。

  “那就把这些全给她,小小这些年自己所赚的,我们一分不留,全部给她带上。

  再看看我们有多少存款,给周天留下一半,剩下的全给小小。”

  周海正毫不犹豫的答道。

  “我们这边还有两套院子,还是当初小小帮助买下的,而且当时小小还给出了一部分的钱,也给小小。

  侯双现在独立了,也用不着我们什么了,把我们的存款也全部都给小小。”

  侯中华也毫无保留的开了口。

  “爸爸,您不用给我留钱,全给妹妹吧!

  我这几年和同学们创业,还有在国外的这几年也赚了些钱,也全给妹妹。

  妹妹嫁到这样的人家,要是家底太薄,即便人家不在意,我也怕妹妹的底气不足。”

  周天对于妹妹的疼爱,那是从小到大疼到心坎儿里的,对于妹妹,也绝对是毫无的保留。

  “爸爸、妈妈、干爸、干妈……你们……”哄完两个孩子入睡,走在房门口的周筱,将几个人所说的话,全部听进了耳里。

  亲人们对自己如此毫无保留的付出与疼爱,让她内心翻涌着酸酸涩涩,这里面,不仅仅是感激与感动的情感……于是,泪水不受控制的倾泄而下。

  “小小,怎么哭了,快过来,坐干妈这里。”程映秋急忙站起身来,走到扶着门框正擦着眼泪的周筱跟前,拉着她的手,坐到了长椅上。

  “你们不要这样,这样我心里会特别的难受,而且一辈子也会良心不安的。

  我们家什么样,他们萧家不是不了解。我们就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小门小户。若是他们计较这个,我想当初也不会选择我了。

  而且对于我来说,若是因为我的事,而让我们两家都倾尽所有的话,那么,无论用什么样的方法,我都宁愿不结这个婚。”

  周筱边哭边说,表现出来的态度,也是分外的坚决。

  两家人倒是都了解周筱这个固执的脾气,但还是想劝她能接受两家人的安排,无奈周筱说什么都不肯松口。

  最后,还是周海正说了话:“不然这样吧!帝都城的所有产业都是你置下的,这些都还给你。

  还有,凡是你自己挣下的产业或是其它的物品也好,全部归由你自己。

  就这样安排,不要再争了。”

  “不行,我还是不同意。

  这样……这处院子我留下,爸爸、妈妈还有干爸、干妈以后要是来的话,就在这里落脚,等到你们退休后,就到这里来养老,这个,也是你们在帝都的家。

  后来买的那片四个小院儿连起来的院子,就留给哥哥。

  反正以后我是都要留在帝都的,等有时间的时候,我就把那四个小院儿打通,弄成一个大院子。

  等哥哥结婚时做婚房也好,还是他偶尔的住住也好,就归到哥哥的名下。

  至于干爸和干妈说的,要把之前帮双哥买的那两套小院儿给我,这是绝对不可以的事。

  双哥他们现在不住,我想未来几年内,甚至十几年内他们也不大可能过来住。

  到时我也把两个院子帮你们打通,修整好后,干爸和干妈将来过来养老,要是想自己单独住时,就住在那边,和这边离的又近,和我爸爸、妈妈他们来回串起门来也方便。

  你们的存款,就更不需要动了。我这几年做各种的投资和理财,存款数也一直不断的在上涨,我还想把这些钱转到你们的帐上去呢!

  再说这个院子。在我没回国之前,萧再丞就已安排人全部修葺了一新。而且之前也一直有人在打理,你们可以看到,到处都和新的一样,所以,更不用在这上面费心思。

  所以说,什么都不用为我准备。你们要做的,就是安安心心的放松自己,调整好你们的情绪。

  我不希望因为我的原因,让你们一直都不开心,最主要的是,总把这件事当作一个结,堵在心口。

  你们都开开心心的,我才能安心的去规划我的生活。

  只是,还有件事是我不能放下的。就是干爸就这样不管不顾的放下工作,一出来就是这么长的时间,我怕……

  毕竟,您是一县之长,这……”

  周筱这些天来就一直考虑着这件事,她怕因为自己的事,影响了侯中华那么有发展的仕途,是重要的是,他还是一位那么难得的好官。

  “我的事,你们谁也不用担心,一切自有我的打算。

  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们,在我来之前,我就已打好了辞职报告,并交了上去。

  我管得了一个县,管得了几十上百万的人,却管不了自己女儿的事,却还被人这么样的欺压……

  这个官,不做也罢!”

  侯中华的话,如一个惊雷,震惊了当场。

  “什么……干爸,您怎么能这么做?”周筱瞪圆了眼睛,惊呼出来。

  “大哥,您怎么一直没和我说过,您这样做,太冲动了!”周海正也是极为的震惊。

  “大哥,这……这怎么能行,这……这可怎么办才好!”刘玉凤听后,眼睛都红了起来。

  “他那个人,你们还不知道,犯起倔脾气来,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唉!辞就辞了吧……辞了也好,累了这么多年,也该好好的休息休息了!”程映秋的话,大半的成份是用来安慰侯中华的。

  “干爸,您为了我,连这么好的仕途都放弃了,我……”周筱走到侯中华跟前,抱住了他的一只胳膊,将脸埋在上面……

  一会儿的功夫,侯中华就已感觉到胳膊上传来的湿热,那是周筱流出的眼泪,湿透了侯中华的衬衣。

  “傻孩子,干爸就是做到了市长,不一样有一天还要退下来、不还是要过同样的生活吗?

  只不过是早一天下来,享受一下生活而已。

  人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干爸想的特明白,真的。现在干爸有的只是一身轻松的感觉。

  现在没什么其它的想头儿,唯一要做的,就是把你风风光光的嫁出去……不,也不应该说是风风光光,这些对于我们,尤其是对于小小来说,肯定都是些毫无意义的东西。

  我们只要能让你开开心心的出嫁,然后让我们顺顺利利的当上外公、外婆,就已心满意足了。”

  侯中华摸着周筱的发顶,微笑着说道。

  ……

  一场谈话,在侯中华所发布的让人万分震惊的消息中,黯然的结束。

  所有人里,可能要数周筱的心里最是难受,她做梦也想不到,侯中华会做得这么的决绝。

  内心的感动自不必说,但那份愧疚,却是堵得她胸口闷得直发慌,她不知该怎样解决这件事才好。

  给两个熟睡的孩子掖了掖被角,自己却无一丝的困意。一个人靠坐在床头,思绪纷乱的理不出个头绪来。

  突然,手机的铃声响起。

  不用看,周筱就知道,肯定是萧再丞打来的电话。

  怕吵醒两个孩子,连忙按下接听键。

  “这么晚了,怎么还打电话来,孩子们都睡着了,再把他们吵醒怎么办?”周筱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有些不耐烦的语气。

  “小小,怎么了?是不是不开心,还是累着了?”萧再丞听出周筱语气里的不对劲,于是低声问道。

  “没怎么,就是烦着呢!”心中正憋闷的难受,周筱不由就说了一句出来。

  “为什么,什么事情烦到你了?说出来,我来帮你解决。”萧再丞现在最怕的就是周筱的不开心,一听到周筱说烦,赶紧的询问原因。

  “你解决?你解决不了的,这是我们家的家事。

  唉!萧再丞,我觉得我就是个灾星,给家里的所有人带来麻烦和苦恼的那个灾星!”

  隔着电话,周筱好像更能说出一些压抑在自己心底里的繁重的苦闷。

  “胡说!怎么能这么说自己,以后不许这么说,就是想都不许这么想,听见了没有?”萧再丞在那端严厉的训斥周筱道。

  “不是说不说、不想就不是了,我觉得我就是。不然,全家人也不可能会因为我而遇上上次的那场牢狱之灾,妈妈甚至还因此挨了打,想想这些我就……

  还有干爸、干妈,他们是我们县城那么赫赫有名的人物,说被检察院的人带走就带走了,这也是因为我。

  甚至到现在,干爸竟然还为我的事,在来之前递交了辞职报告。

  干爸是那么难得一遇的好官,他那么正直,而且不贪不占,一心为老百姓做事,可是现在呢……因为我,什么都没了……

  你说,我不是灾星是什么,因为我,连累所有的亲人,甚至是不相关的人,我……”

  说到这儿,周筱终于忍不住,低声的哭了起来。

  为了怕吵到两个孩子,周筱将抱枕搂在胸前,把脸埋了进去。

  而听到电话那端萧再丞耳中的,却是令人心疼的压抑的呜咽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