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把人给运哪儿去了
  哄着两个小家伙儿入睡,想着要如何和周海正讲今天萧再丞与自己商量的问题,不知不觉,一会儿也睡了过去。

  醒来时两个小家伙儿已不在床上,估计是被刘玉凤给哄着去了外面。

  坐在床上清醒了一会,想着得尽快和父亲谈谈,不然怕是没有时间了。因为,等到自己的婚礼一结束,他们肯定就得急着回去。

  等到清醒的差不多的时候,周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堂屋内只有刘玉凤和程映秋两个人坐在那里聊着天儿。

  “妈妈,爸爸和干爸他们呢?”周筱问刘玉凤。

  “他们还有你哥哥,还有两个孩子,都在书房呢!”刘玉凤答道。

  周筱点了点头,与两个人说了一声,就向书房走去。

  推开书房的门,两个小家伙儿正在周天的指导下,趴在小案几上写着毛笔字。

  周海正和侯中华两个人,每人抱着一本书各自看着。

  周筱和每个人打了声招呼,也随意的拿起了一本书来。

  有侯中华在场,这事有些不太好谈,因为与萧再丞商量的结果是,侯中华的事,先不和他说,等他回去后直接让他接到一纸调令就好。

  现在如果当着他的面和自己的父亲谈工作的事,那么干爸是因为自己连工作都不要的跟来,周筱怕侯中华心里会不舒服。

  想了想,趁其他人不注意,周筱给周海正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先站起身出了书房。

  周海正收到暗示,在周筱出来没一会儿后,也跟了出来。父女两个人直接去了餐厅,只有这个地方安静,不是吃饭的时间,没有人会过来。

  “什么事,还不能当着你干爸的面谈。”因为周筱很少有这样的举动,所以周海正很是奇怪。

  “爸爸,是这样的,今天萧再丞接我去,谈了干爸你们俩的事,所以,我要和您商量一下。”周筱答道。

  “你干爸我们俩的事,我们俩的什么事?”周海正不解。

  “是你们两个人工作的事。”周筱说道。

  “工作的事?我们的工作怎么了……哦!你干爸的工作的确是个问题,他竟然连辞职书都交了。

  说起这个,我心里也一直是块心病。

  看我,扯远了,你说,萧再丞是什么意思?”

  周海正这些天来因为周筱的事,精神有些不太能集中,刚刚意识到打断了周筱的话,现在赶紧将话题拉了回来。

  “先说我干爸的事吧!萧老将军和萧再丞的意思是,等我干爸回去后,让他的职位往上升一升……”周筱将萧老爷子和萧再丞关于对侯中华职位的安排,详细的和周海正说了一遍。

  “这事……我怕以你干爸的脾气,他会不接受呢!他到时肯定会认为是沾了你的光,然后还会担心因为这件事,让你在萧家有低人一等的可能。

  我想让他接受这件事,会很难。”

  周海正客观的分析道。

  “我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萧再丞才说,先不告诉干爸,让他回去直接接那一纸调令就好。

  到时干爸要是心里想不开这事,还得您好好的劝一劝他。我肯定也会给他打电话回去劝他,相信他最终应该能想的明白。”

  周筱倒是有信心,到时候能说服侯中华。

  “也好,那也只能就这么办了。但是,我其实心里也是不大能接受的,你干爸过去的成绩及能力,还有人品,肯定没的说,升迁什么的,也是应该。

  但是,萧家人虽然这么说,但毕竟还是因为他们萧家,才有了你干爸的这个机会,我更是怕人家会觉得我们攀附人家,借着人家的势才……

  可是,你干爸又的确是因为你才走到今天的这步,而且是走的毫无怨言。

  我这心里……

  唉!这事,还真是两难呢!”

  周海正心里确是不情愿,但是一想到侯中华的将来,不由最终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算是勉强认可了这个办法。

  “爸爸,还有您的事。萧再丞的意思,是把您调到帝都来。

  他想看您喜欢哪一行,想入到哪一行去,或是您还想做教育这一行,让您自己选。

  这样,您和妈妈都来了帝都,也算是跟我和哥哥一家有个团聚。这样我们也就不用彼此互相总是惦念着了。

  他大概知道些您的脾气,不敢用对干爸同样的方式对待您,所以,要和您商量一下,征求一下您自己的意见。”

  周筱说这些话的时候,显得有些小心翼翼,生怕周海正会因自己的话而不高兴。

  “我就不用他费心了,我现在和你妈妈生活在乡下挻好。

  再有十年多一点儿的时间,我也就退休了。到那时我要想来,再和你妈妈一起过来。现在,我没这个想法。

  你即便结了婚后,有萧家在,也用不着你妈妈我们俩为你带孩子什么的。

  只要你们俩好好的过日子,比什么都强。

  要是过得不好,你妈妈我们俩过来了,反倒是个麻烦,万一……万一将来……万一将来有点儿什么事发生,你总有个去处吧!

  老家,那里是我和你妈妈为你哥哥你们俩守的根,不管将来遇到什么事,爸爸、妈妈都会在那里等着你们。”

  周海正说到这里,眼神中有股晶莹,一闪而过。

  “爸爸……”周筱轻喊了一声,扑到了周海正的怀里,眼泪早已汇流成河。

  “孩子,不用多想,这也只是爸爸一个最灰暗的想法罢了。

  我相信,以我两个孩子的智慧,都能让自己的生活过得很好。

  爸爸希望我和你妈妈守着的这个根,在你们将来有一天闲下来的时候,或是想换一下呼吸的空气的时候,就回来待上那么几天。

  然后,再回去过各自的小日子。”

  周海正说这些话时,想到再过五天,就要嫁出去的女儿,心里不免阵阵的感伤,似揪得全身都跟着一剜一剜的疼痛。

  极为了解自己父亲脾气的周筱,知道多说无益,周海正此时的决定,是任何人也法改变的事,也便不再勉强。

  她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生活的方式和想法,即便是自己的父母,她也不能将自己的想法强加给他们。

  心里虽然有着不可免去的失落,便是也能理解父亲的选择。

  父女两个刚刚结束谈话,就听到两个小家伙儿在外面到处找妈妈的声音。

  “妈妈……妈妈……你在哪儿……”小沐找了一圈儿没找到周筱,站在院子里嫩声嫩气的大喊。

  “完菜,估计萧军长又趁我们不备,将人偷偷的给抢走了!

  侯外公,您给萧军长打个电话,问他把人给运哪儿去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都让他霸占一个上午了,下午还来和我们抢人,这可是说不过去了。

  目前来看,只有您和外公能震得住他,您给他点儿颜色看看吧!

  我和弟弟保证站在您这边,您要让他给您立个军令状,让他在一周内,不、不、不,不行,一周的时间太短了,一个月吧!

  对,让他在一个月内不许和我们再抢人才行。

  您快打个电话,快点儿呀!”

  萧沛的语气中含着万分的迫不及待。

  “坏爸爸,外公关他禁闭,哼……”萧再丞动不动就吓唬两个孩子,说要关他们禁闭的话,让小沐记在了心里,也跟着哥哥在一旁,摆出了一副愤愤不平的小样子,起着哄。

  “抢什么人,立什么军令状呢!萧大将军,你又在这儿扇风点火儿呢!

  就不怕萧军长来先关你的禁闭!”

  周筱和周海正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从餐厅里面走出来,将两个孩子的话,全部听到了耳朵里。

  最爱逗弄萧沛的周筱,不禁又来了恶趣味,开始逗弄起他来。

  “谁……谁扇风点火了,这是……这是原则性问题,对,就是原则性问题。

  还有,这也是我军的军事秘密,严禁泄漏任何的消息出去,否则……否则就是叛军,哼!”

  萧沛没想到周筱会从自己的身后突然冒了出来,不禁缩了一下脖子,不过,说着说着好像又有了些底气,小胸脯也挻的越来越直了起来。

  但怎么看,怎么带着色厉内荏的意味儿。

  不过一席话,却也让大家乐得直不起腰来。

  “妈妈……妈妈……嘻嘻……妈妈在这儿呢!妈妈没被爸爸抢走。”小沐看见了周筱,立即高兴的跑上前来,再次抱住了她的大腿。

  众人又是“哄”的一笑,给周筱弄了一个大红脸。

  ……

  萧家那边,从今天开始,一张张的请柬已经飞到各个被邀嘉宾的手中。

  而在每张请柬上,都有明显的标注,就是不收受任何来宾的红包和贺礼。

  这也是萧家一贯以来的行事风格,就是决不让任何的一件事授人以柄。这种做法也受到了众多人的赞誉,甚至影响到许多圈儿内的人纷纷为以效仿。

  而以萧家不为人知的财力,还真看不上这点贺礼。

  却不知,接到请柬的人,还有和萧家扯不上关系,却对萧家持有好奇心的人,在突然听说萧大军长的婚讯后,震惊之余,便是无尽的好奇。

  纷纷打听起新娘的身份和背景来。

  在众多人的认知里,以萧家雄厚的家世背景,新娘的背景也绝对不会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