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无盐女
  但是,“吃瓜”的群众百般的打探,愣是打探不出有关新娘的任何消息来。

  这更是将这场即要到来的婚礼,染上了一层极为神性的色彩。

  而突然的某一日、某一刻,一个劲爆的消息在帝都城内炸裂开来——

  “什么,萧家四少萧再丞要娶一个乡下丫头回来?身为侯门大户的萧家要与一个偏远山村的农家小户联姻,这是闹的哪一出?”

  “什么、什么?新娘还是个未成年?”

  “什么、什么、什么?新娘还是个无盐女?”

  “什么……萧四少为了追上这个乡下来的无盐女,不顾堂堂一个大军长的尊严,苦苦坚持了十数载的光阴?”

  ……

  于是,帝都城的人无不替萧大军长惋惜不已。一匹宝血的骏马,就这样毁在了一棵狗尾巴草上。

  最最心痛不已的,是那些名门望族的千金小姐们,她们的梦啊!她们心目中如神祇一般存在的男子,那个令她们心心念念了好多年而不得之的最最上佳的丈夫的人选啊……

  竟被不知从何处突然冒出来的一颗小野花给得了去。

  不甘心,大大的不甘心。

  于是,关于对周筱身份资料的搜寻便更加的密集起来。

  越是这样,周筱的身份在人们的心目中变得越是神秘莫测起来,而相应的,人们的好奇心便愈发的强烈起来。

  然而,正在这如火如荼的有关周筱的资料热烈搜集的过程中时,一个更为惊爆的消息又在人群中四散分裂开来。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新娘竟然千方百计的还想要逃婚?

  这世界真的变得玄幻了,让人看不懂了!

  吃瓜的群众又开始热烈的议论开了——

  “世间竟会有这么傻的人,放着豪门少奶奶不做,竟然还想着逃跑?”

  “那个无盐女是不是良心发现,觉得要是凭她的条件,嫁给萧四少太对不住人了,所以才想着临阵脱逃的。”

  “那个,不会是萧四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疾,被新娘子给发现了吧!”

  “那个萧四少可是一个人单了这么多年了,如今竟找了这样的一个媳妇儿回来,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

  而那些个豪门千金们,在得知这个消息时,却开始为萧大军长愤愤不平起来。

  “凭什么,她凭什么?一个小小的乡下丫头,竟然这样对待我们心目中的男神。”

  “假的,肯定是假的,一定是这个无盐女故意做出来的姿态,她怎么会舍得马上到嘴的这么大的一块肥肉。”

  “真是不能小瞧了一个乡下丫头,这心机可是真够深的,还没嫁进萧家呢!就开始耍起了小手段,这以后要是进了门……”

  “真是个恶毒的女人,手段也是够厉害的,这样一个可怕的女人,等结婚后,一定会用更恶毒的手段来对付萧军长的两个儿子,对,一定会的!”

  ……

  于是,在周筱与萧再丞的婚礼还没有举行的时候,周筱就已成功的被塑造为了一个——土气、无盐、狡诈、恶毒……

  等等,用所有最坏的字眼都不能形容出来的一个“光辉”的形象。

  而这一系列“劲爆”的消息,萧家或许知道,但身为当事人的周筱及周、侯两家的所有人却是完全的不知。

  眼看婚礼的日子马上就要到来,他们也都忙碌了起来。

  虽然忙碌,但周筱早已发现,周海正的神情,却是一天比一天的沉重,而望着自己的目光,却也是一天比一天的更为不舍。

  这让周筱的心情也跟着一揪一揪的疼痛难忍。

  从小,就连前世都是这样,周筱与周海正那父女的感情,就来得非常深厚,甚至比大多数的父女间的感情都要深得多。

  周筱也是最了解周海正脾气的那一个,甚至到周海正的每一个动作所代表的心情,周筱都能基本猜个明白。

  所以,这时周海正对于女儿即要出嫁的那种不舍,周筱能深刻体会个明白,并感受其中。

  周筱还知道,周海正这种不舍中,更多的还包涵了一种失望、痛苦和遗憾。

  这样的心情,不是靠其他人,甚至是周筱的劝慰就可以化解的了的。

  没有其他可以解决的办法,余下的时间里,周筱每天只能大半的时间都陪伴在他的身边,谈些小时候的事、大学里曾发生过的趣事、在国外时遇到的一些新鲜事……

  或是什么也不说的,父女俩只是静静的坐在那儿,每个人手里捧着一本书,虽然谁也没看进去一个字,却是很享受那安静的时光。

  ……

  这几天萧家两老也为了周筱和萧再丞的事忙的不可开交,除了每天打过一个电话来问周筱的身体情况外,再和周海正及其他人聊上几句,却也一直没时间再过到周筱这边来。

  萧再丞也在忙着处理自己手头上的事情,以备到时可以安下心来举办自己的婚礼。

  虽是如此,仍是捺住不相思的苦楚,抽着时间跑过来看周筱。

  尽管依如以往一般,受到了两位岳父大人的冷脸,但是却得到了两位岳母大人较以往更为热情的招待。

  不过,由于萧沛和小沐两个“小电灯炮儿”,如侦察兵一般的随时跟在身边,想赶都赶不走,令萧大军长没有得着半点儿的可以做点什么的机会。

  也只得遗憾离去。

  在婚礼的最后三天内,萧再丞已被双方的母亲严令禁止,不许再与新娘见面,说是为了以后的长长久久。

  萧大军长想了想,为了以后的“长长久久”,忍了!

  于是,在每天晚上,周筱睡前,都会接到萧再丞没完没了的电话“骚扰”,有时甚至是萧再丞一个人在那边还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周筱这边已经没了声音……

  听到听筒里传来的那均匀的呼吸声,萧再丞可以准确的判断出,那个小人儿已在与自己的谈话中睡了过去。

  于是,开始不由的怀疑起自己在小人儿心目中的地位,“难道真的就这么的没有吸引力?”

  ……

  帝都城里沸沸扬扬的消息,终于随着侯双一家一天的到来,而被传进了周筱及周家一家及侯中华夫妇的耳中。

  “什么,他们这些人竟这么说我的女儿,我这么优秀的女儿,竟在他们这些无聊人的口中变成了这么的不堪。

  他萧再丞是干什么吃的?难道就不知道站出来,替我们的女儿辩个清白吗?

  他要是连这一点点的担当都没有,那我的女儿不嫁也罢。”

  侯中华听后,第一个站出来气冲冲的表达着自己满满的不平之意。

  “我女儿是个无盐女?哼……也不看看他萧再丞是个什么样的过往,一个……一个那么大年龄的男人,一个有着两个儿……

  小小,你现在不想嫁还来的及,我们马上就回老家去,去过我们平平淡淡的小日子。

  我们可不稀罕那个什么的侯门大户,什么少奶奶什么的!”

  周海正一听到这些对自己女儿极尽侮辱的言论,也是立即失了往日的冷静和儒雅,直接从靠椅上站了起来。

  “你们两个呀!加起来都过了百岁的年纪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这说的都是些什么话?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怎么可能说不嫁就嫁的呢?

  况且,我们小小也不是对萧再丞一点点的感觉都没有,你们两个还在这儿别扭个什么劲儿呀!

  我可告诉你们两个说,眼看就要举行婚礼了,都把你们脸上那个表情换一换,别整天的拉着一张脸。

  尤其是到了婚礼的那一天,你们要是还想着像现在这个样子,再摆着这么一张脸,现在就都回老家去吧!

  我和妹妹在这儿张罗,什么都不用你们,没你们什么事儿,你们想干什么去就干什么去完事儿!”

  看到周海正和侯中华这个时候像个孩子一样闹腾的样子,程女王再次的发了飙。

  于是,周海正低下头去,做反思状……

  侯中华将头往旁边一扭,做不服状……

  “那个……是呢!姐姐说的对,萧再丞总的来说,人也还不错,我看对小小也好,我们就认下吧!”

  性格有些火爆的刘玉凤,在女王范儿十足的程映秋面前,也立即变得毫无气势可言,却也是劝两位父亲道。

  周天和侯双对视了一眼,侯双又看了一眼蒋玉新,三个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周筱。

  “爸爸、干爸,你们不用把这些谣言往心里去,嘴长在别人的身上,他们爱怎么议论是他们的问题。

  况且,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就当他们是娱乐自己、娱乐大众好了。

  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又半点影响不到我,这样更好,随他们各种想象的去猜、去想,我们还能听个乐呵儿呢!

  土妞儿、无盐又怎样,还说萧再丞有隐疾呢!

  岂不是有人比我更郁闷……

  呵呵……所以说,你们不要去在意这些事,听听多么的可乐呀!”

  周筱笑呵呵的劝着两位父亲,看的出来,她真的是丝毫不受这些谣言的影响。

  “那个……隐疾是什么?”和小沐两个人靠在周筱身上的萧沛突然有疑问提了出来。

  “呃……那个……这个……”周筱语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