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命根子
  “就是,周天说的对,叔叔和刘姨,还有爸、妈,你们都别伤心,妹妹现在最起码是在国内,要想见上一面会比以前容易得多。

  而且妹妹这么聪明、善良,又这么懂事,得萧家上下所有人的喜欢,以后生活得也一定会很幸福。这一点,你们更可以放心。

  所以,应该开心些才是。”

  侯双也在一旁说了话,一起和周天劝慰着大家。

  “叔叔、刘姨还有爸、妈,你们放心,我们在帝都,妹妹这边有什么事,我和侯双肯定会照看着。”蒋玉新也劝道。

  在几个人的劝说下,气氛好似稍稍好了好么一些。

  但是,整个过程,周海正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也可以说,自昨晚起,周海正就没再怎么说过话了。

  这也让刘玉凤和周筱一直将担心的眼神跟在了他的身上。

  午饭大家看起来还是没有什么食欲,这种情况下,只有周筱上阵才能管用,尽管周筱同样的也没什么食欲。

  但仍是沿用一贯的方式,逼着所有人多吃了些下去。

  午后大家都小憩了一会儿,便有萧家老宅的管家姜叔,亲自过来接两个孩子。

  “妈妈,小沐不想走呢!”小家伙儿抱住周筱的大腿,蹭来蹭去,一副依依难舍的表情。

  “小沐乖,妈妈不是告诉你了吗!只今天一晚,明天以后,我们就可以每天在一起了。”周筱摸着小家伙儿的头,柔声的哄劝着。

  “别忘了,我们可是拉过勾勾的,你可不许惦记着又一个人偷偷的跑喽!

  要是那样,我……我……反正是你要是再跑,弟弟再闹什么的,我可真就不管了。”

  萧沛的小别扭劲儿又来了。

  “跑什么跑,你这个字用的真难听,放心,我说话算数,你们先乖乖的回去。

  从现在起,到明天上午我们见面前,你负责照顾好弟弟,做的好,到时有奖励。”

  周筱轻弹了萧沛的额头一下,温声的说。

  “真的,还会有奖励?”萧沛一听到奖励,眼睛立时就亮了起来,这让他立即想到上次得到的奖励,就是周筱陪着自己和弟弟去游乐园,那么这次,是不是也可以得到同样的奖励。

  “当然,我骗过你们吗?”周筱肯定的点头。

  “什么奖励,还是去游乐园吗?”萧沛紧跟着问。

  “至于什么奖励,到时候视你的表现再定。”周筱表现出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情。

  “切……你真不可爱!”萧沛从周筱那儿学来的话,现在就用到了周筱的身上。

  “你这个小屁孩儿,怎么说话呢!”周稳步象征性的给了萧沛一个爆栗。

  “你又用暴力啦!”萧沛假装揉着并没有痛感的额头,夸张的叫了一声。。

  “你的演技又上升了!”周筱这回捏了一下萧沛的小脸蛋儿。

  “你……”萧沛词尽。

  “我、我、我,我才是老大,乖乖的执行命令!”周筱放在萧沛滑嫩小脸蛋上的魔爪就没有离开。

  “妈妈,小沐也要奖励,小沐也听话。”小沐听到周筱说到奖励,抬起小脑袋喊着。

  “好,我们小沐宝贝儿真乖,现在,跟着哥哥先去找奶奶,妈妈明天就去接你们啊!”周筱弯腰亲了一下小沐的小脸儿。

  回过头,见萧沛正看着自己,也在其的脸上亲了一口。

  “好吧!我听你的,先带着弟弟回老宅,我们可是等着你啦!”萧沛又在反复的强调。

  “行,知道了,快走吧!”周筱微笑着把两个孩子送到门外,直到看着他们上了车,并等汽车开的不见了踪影才回了院子。

  少了两个孩子的小院儿,气氛好像越发变得低沉下来。

  刘玉凤和程映秋还有蒋玉新,陪同着周筱,顾不得大家坐在一起聊天,在丁嫂的帮忙下,再一次的检查起所有人明天要用到的衣服、饰品等物。

  周天和侯双也去院子的内外各处检查着,看还有没有遗漏的地方。

  屋内只剩下周海正和侯中华两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

  “唉!二弟,已经到了这步,我们只能想开些吧!

  不然怎么办,也不能真的让我们的孩子看着我们这么不开心的出嫁,这样孩子心里肯定会更难过。

  你说……这时间过得怎么就这么的快呢!好像一转眼的功夫,我们的女儿就长大了,然后这就要出嫁了,紧跟着,就要当了妈妈……

  想想那时小小那么瘦瘦小小的一个小东西,趴在你的肩上,搂着你的脖子,咯咯的笑着喊着你,那情景,就跟发生在昨天一样。

  可是从明天开始,我们的女儿就要成了别人家的人了,去管别的人叫爸爸、妈妈……

  也不能一有时间第一个想着的就是要回我们的家看看,而是得先想着自己的丈夫和人家的孩子们,想着怎样照顾好那一大群的人……

  怎么想,这心里就怎么觉得难过和失落。

  唉!这样一想,要是孩子们还都停留在小时候的那个时间,你说该有多好!”

  侯中华终于有机会,与“志同道合”的周海正倾诉一下衷肠。

  “大哥说的对,我还真没想过,不,也不是没想过,而是真没敢想过,我们的女儿会有出嫁的那一天。

  如今事情已经临到了眼前,我这心啊!唉……就跟被剜掉了一块似的受不了。

  您也知道,小小那简直就是我的眼珠子、是命根子呀!

  她从小又和别的孩子不一样,那乖巧、懂事又贴心的性子,任谁家的孩子都比不了。

  她上高中的那一年,我就因为想她,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但是又怕被她妈妈给发现到,当时她妈妈就因为想孩子们想的整天抺眼泪,我不能也是愁眉不展的呀!

  所以,表面上看起来我是若无其事,其实,内心真的不比她妈妈难受的轻。那时,只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我就掉了十多斤的体重。

  等小小一回家,看到我瘦了一圈儿的样子,立即就红了眼圈儿,直问我到底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了,怎么会瘦了这么多,非要立时就拉着我去医院做检查。

  这孩子呀!从小就把她妈妈我们俩人的身体,看得比什么都重,只要我们谁有个哪里不舒服什么的,她就紧张的要命。也不知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她会有这么重的心理负担。

  后来到她读了大学……想着我的女儿还这么小,就要离家到那么远的地方,虽然有他哥哥在,但并不是一个系,也不住在一起,于是,让我这心又开始跟着她一起的走了。

  那段时间我是实在想这孩子想的狠了,夜里躺在床上睡不着太难受,就起来一个人到院子里去坐着。

  尽管不敢发出什么声音来,可后来还是被她妈妈给发现了,看到我那个样子,她倒是慢慢的好了起来,可能也是怕我太过难受吧!

  谁知刚刚稍稍的有了那么一点点适应了她在帝都的这段距离,这孩子又出了国。

  出国可是不比在国内,那是真正的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更是一个连语言都不通的地方。

  自从孩子出国后,我每天晚上一到点儿就守在电视机前,总是希望能在电视的新闻里得到一些于孩子们更有利的消息。

  而每每一听到哪里有了什么龙卷风、大暴雪,或是哪里又出了什么枪击案……我这一夜就又不要想睡的着觉了。

  可以说,小小在美国的这些年,虽然每隔一两天她都会打回电话来报平安,但我无时不刻不是提心吊胆的在过日子,生怕她那边会有点儿什么事发生。

  这样盼呀盼的,终于盼到她马上就面临着要毕业,能回到国内了。我还想,只要回了国,哪怕离的再远,也总比在国外要强的多。

  没想到,还没有等到让我高高兴兴的等到她毕业,竟是碰上了这样的事情……

  我当时一听到周天讲完这件事,就有种天都要塌下来的感觉。

  活了近五十个年头,我从没觉得这么沮丧和绝望过。我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没用、和最最不称职的父亲,竟然连自己最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

  那种心情,真是比死都难受。

  我一个从不迷信的人,甚至都开始质问老天,我的女儿这么优秀、善良,怎么会遭遇到这么不幸的事情!

  对于萧再丞,我不说他的人品和年龄,光是他结过婚,还有两个儿子,我就觉得实在是太委屈了我的女儿。

  一想到这点,我心里就像堵了一块大石头似的透不过气来。

  我没想过让我的女儿将来嫁到多么一个显赫的家族去,却也是想着能嫁个过往简单,品质上佳的青年才行。

  如今,却是连个选择的权力和机会都不留给我们。您说,这公平吗?我这心里怎能过得去这个坎儿!”

  周海正一大长篇的话说下来,说到最后,声音竟有些发哽。

  侯中华听后,也沉默了声音。

  却不知,周海正的一席话,全部让被刘玉凤和程映秋赶到堂屋来休息的周筱听了个正着。

  此时的周筱,早已是泪流满面。

  她从不知,在自己这些年离家在外念书的这段时间里,情绪一直都比较内敛的父亲,竟会因为自己,而经历这么痛苦的内心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