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三百九十九章 便宜给了那个男人
  谁知,萧再丞的稍一犹豫,立即换来周筱止不住的低泣和抱怨。

  “原来你是哄我的……呜呜……萧再丞,你竟然说假话骗我,呜呜呜……”

  “我答应你、答应你,绝对的答应,你不要哭,小小听话,不许哭了啊!

  我什么都答应,你听话,不要再哭了。

  以后你想什么时候回老家去就什么时候回去,我绝对不会阻拦你。

  这下总可以了吧!不许再哭了,要不然明天就不美了。

  今晚什么都不许想,安心的好好休息,明天还得做我最美丽的新娘呢!”

  萧再丞完全的投降,无条件的答应周筱的任何要求。

  “呶……你可得记住今天答应过我的事,以后不许抵赖。”周筱强调道。

  “我记住了,决不抵赖,你快睡吧!”萧再丞哪还敢有半分的犹豫。

  殊不知,萧大军长以后为自己今天答应下的条件,有多后悔不已。

  这一夜,周筱以为会有一整夜的失眠,没想到,与萧再丞通完话后,竟很快的睡去。但是,却是噩梦连连。

  睡梦里,都是自己前世和那个男人生活的一些点滴。周筱甚至梦到自己满身是血的倒在血泊中,而那个男人却和那个小三儿站在一旁,两个人满脸得意并大笑的情景。

  惊吓的醒来,发现全身已是冷汗涔涔。看了看表,也才凌晨的四点多钟。

  闭上眼睛,想再睡一会儿,却没有了丝毫的睡意。

  周筱的心有些乱了起来,想着那些混乱的梦境,不知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会梦到那些久远的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的前尘。

  心下突的滑过一丝的不安,却也不过是转瞬,就消失而去。

  既然睡不着,索性就起了床,先去洗漱一下。

  谁知在推开门的那一刻,周海正和刘玉凤也推门,从他们的房间内走了出来。

  “爸爸、妈妈,你们怎么起的这么早,时间还早着呢!再回房间休息一会儿吧,不然今天有的累呢!”周筱和两个人打着招呼,并想让他们回房间再去休息会儿。

  “不睡了,早就醒了睡不着了,躺在那里也难受,还不如起来看看,还有什么要准备的没有。”刘玉凤说道。

  将房内的灯打开,借着堂屋内明亮的灯光,周筱看见周海正和刘玉凤的眼睛都有些红肿,不禁心里又是一酸。

  三个人正说话的功夫,侯中华和程映秋,以及周天等人都陆续的起了床,进到堂屋里来。

  “时间虽然还早,但是我们得去洗漱,然后吃早饭,紧接着还得准备其它的事情。用不了多会儿,化妆公司的人还有其他帮忙的人也会紧跟着到来。

  所以,大家行动得要快一点儿。争取在有人来之前,该准备的都准备好,省得人多以后忙乱。”

  这个时假,程映秋站出来,对着众人吩咐道。

  于是,在程映伙的指挥下,众人开始各自的忙碌起来。

  刚吃过早饭,蒋玉新的父母就赶了过来。夫妇俩知道今天参加婚礼的肯定都是些大人物,所以两个人收拾打扮的一看就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蒋家爸爸西服革履,蒋家妈妈是一套深灰色的套裙。

  周海正等人也将衣服找出来换上。

  由于周筱之前会经常的给侯双和蒋玉新购买衣服,因此知道他们两个人的衣服号码。之前萧家派人来量做衣服时,周筱就说出了他们两个人的号码,也给他们每人订做了一套今天要穿的衣服。

  给侯双订做的是一套深咖色的西装,蒋玉新的是一件偏中式的湖蓝色的连身裙。

  周天今天也穿了一套蓝黑色的西装,是周筱在国外时,给周天特意订制的几套在正式场合时穿的衣服中的一套。

  这种订制的衣服,都是纯手工缝制,做工精细,而且衣服的经典都显示在细节的处理之处。

  周天已经快要二十五岁,正是一个男孩子最俊郎的年纪。本就长得高大帅气,再穿上这么一套精致的西装,显得整个人更是玉树临风,潇洒无尘。

  众人刚穿戴好,萧家派来的化妆团队就上了门。

  周筱仍是拒绝他们帮自己化妆,这一次,用从没有过的用心,使用自己的整套工具,给自己化了一个精致的裸妆。

  这个妆一化完,就引得那个化妆团队的人一阵的赞叹。

  本来周筱还想亲自给家里的几位女性化妆,但考虑到周筱的体力问题,纷纷被大家给予了拒绝。

  最后,在周筱的指引下,由那个化妆团队的人,完成了此项工作。

  周筱仔细看一遍,对他们的化妆成果,表示还算满意。

  接着,由那些人给周筱做好头发。为了搭配婚纱和头纱,发型做的非常的简洁,只是将长发全部高高的束起,再在上面别上几个碎钻镶嵌的小卡子。

  将这一切处理妥当,那些人就马上帮着周筱将婚纱穿好,并戴上头纱。

  “咝……太美了!”

  “这是我所见过最最漂亮的新娘……”

  “天啊!简直是太美了……”

  “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样。”

  ……

  看着完全打扮好的周筱,那些负责化妆的人发出了一片抽气声和惊叹声。

  “简直是太漂亮了,真的是太美啦!”程映秋看起周筱来,都是一副看不够的样子。

  “哼!这么漂亮的女儿,却是便宜给了那个男人。”侯中华脸一板,又开始愤愤不平起来。

  “我之前说过什么,收起你那张难看的脸来。”程映秋看到侯中华的这个样子,拉了一下他的衣服,小声的呵斥道。

  “知道、知道,不用你再强调,我不过也就是这么一说嘛!”侯中华嘟囔了一句,却也是听话的尽量的调整了一下面部的表情。

  随着时间的行进,眼看女儿就要从这个小院儿嫁出去,周海正和刘玉凤的表情也显得越来越低落。

  由于周家在帝都这边,除了蒋家外,并没有其他的亲戚,而侯中华的那些被邀请的同学到时也会直接到饭店那边去。

  周筱并没有邀请自己的任何一名同学,包括与自己的大学期间同一个寝室,而且还比较要好的身为帝都人的吴立丹。

  因为,她不想让外人及同学们知道,自己找了一个有着这么显赫的家世背景的丈夫。

  只有侯双和蒋玉新,为了气氛能够热烈些,邀请了几个和他们年龄相仿的男女同事过来。

  反正人家不收贺礼,而且还有可能抢到红包,又能在帝都城最好的酒店吃上一顿见都没见过的大餐,这么好的事情,被邀请的人当然会乐意之至。所以,都积极的很早就赶了过来。

  这些人就由侯双和蒋玉新招待着,坐在堂屋里喝着茶,聊着天儿。

  因此,周筱这边的小院儿人虽然并不是很多,却也热闹了起来。

  周、侯两家的所有人,以及蒋玉新的父母都围坐在周筱的屋内,等着萧家那边接人的婚车的到来。

  屋外,在老丁和丁嫂的指挥下,只有那些萧家派来的人,在前前后后的忙碌着。

  已经过了九点钟,与定好的九点半钟只剩下半个小时的时间。

  刘玉凤看了看表,眼眶逐渐的变红。周海正却将目光紧紧的盯在女儿的身上,那目光中的不舍与感伤,任场内的所人见了,无不感怀。

  “小小,妈妈之前说的话,你都记住了吗?”刘玉凤拉起周筱的手,声音哽咽的问道。

  “记住了妈妈。”周筱也红着眼眶点头答道。

  “记住,一定要好好儿的,有什么事能忍的也要多忍忍,不要斤斤计较,知道了没有?”刘玉凤又在重复着不知道已经多少次的叮嘱。

  “妈妈,您放心,我都知道了!”周筱继续点头。

  “乖女儿,不要听你妈妈说的这种话,有什么委屈,就和干妈说,就是再远,干妈也会赶过来给你讨个说法儿。

  我们没必要比人矮一头,更没有高攀什么,所以,不用惧怕,要活出自己的尊严来。”

  程映秋看了刘玉凤一眼,极其不赞同她的说法,也不管都有什么人在场,直接的说了出来。

  “是,干妈,请您放心,我一定不会委屈到自己。”周筱朝着程映秋,也是点头的答应着。

  “小小,有什么事就给干爸打电话,干爸也一样,拼了命也会保护你。”侯中华直到现在还对周筱之前的事有些耿耿于怀。

  “好的,干爸,我记住了!”周筱强忍着马上要掉下来的泪水。

  ……

  大家都在给即要出嫁前的周筱以最后的叮嘱,而周海正,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而是一直在用那双发红的眼睛盯着自己的女儿。

  接受完众人的叮嘱,周筱将目光转身了自己的父亲,父女俩在目光相触的那一瞬间,便已听懂了彼此目光中包涵的所有语言……

  周筱终于,泪流成河。

  ……

  “来了、来了……接新娘子的车来啦!”侯双的一个同事冲了进来,大声的报告着婚车来了的消息。

  “快把头纱放下来。”蒋家妈妈喊道。

  “小小……呜呜……”刘玉凤一听到车来的消息,立即忍不住哭出声来。

  “我的乖小小……”一直表现的比较坚强的程映秋,再也坚持不住,也落下泪来。

  侯中华也是红了眼眶。

  周海正默默的站在人群外,却已是潸然的泪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