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四百三十二章 憋的狠了吗
  勾勾缠缠间,周筱和萧再丞两个人都已到动情处……

  “砰……砰……”突然,像是用拳手砸门的声音,同时,好像还伴有孩子的哭声一同响起。

  “萧……萧再丞,快……快停下来,孩子……好像是孩子……小沐哭了!”

  “不管!”萧再丞正处在情欲高涨处,已经顾不上其它。

  “砰……砰……哇啊……妈妈……啊……妈妈……”声音越发清晰起来。

  “孩子……萧再丞……”周筱的声音里,已经带了急切的味道。

  “不许理他们!”萧再丞继续按着周筱,一张脸都埋在了周筱的胸上。

  “妈妈……啊……小沐要妈妈……哇……砰砰……砰砰……”哭声继续,砸门声加大。

  “快起来,萧再丞……不然我生气啦!”周筱有些气喘嘘嘘,不过,语气里已带了些生气的口吻。

  “这两个小混蛋,看我怎么收拾他们!”萧再丞停下了一切的动作,趴在周筱的身上气急败坏的低吼。

  “你敢!”周筱朝着身上人的腰部掐了一把。

  “你……唉!”萧再丞无奈。只得认命的爬起来,拿过一旁周筱的睡衣,帮她穿上。然后,自己也将睡衣套在身上。

  看到周筱急急忙忙的要从床上爬下来,于是一个弯腰,直接将周筱抱放在地上:“你慢着点儿,着什么急。”

  萧再丞的语气里,还含着满满的不情愿。

  “孩子哭的厉害呢!”周筱顾不得再理萧再丞,稍稍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用手拢了几下头发。

  更是顾不得自己的面色潮红,嘴唇红肿,快步走到门口,将门打开。

  “啊……啊……妈妈……嗯……妈妈?”看到周筱突然出现在眼前,一直张着小嘴儿“啊、啊”在叫着的小沐,一下就停住了叫声,有些呆愣的望着周筱。

  而一心惦着两个孩子的周筱,根本就没注意到,其实小家伙儿的脸上,根本没有一滴的眼泪。

  “宝贝儿,怎么了,怎么哭了?”周筱弯下腰,将小沐往自己的怀里搂了搂。

  “你不是说一会儿就会来陪我们的吗?我们一直等、一直等……然后,弟弟等不到你来……然后,他就哭了呀!”萧沛看到自己的弟弟马上就要露了馅儿,于是急忙在一旁开口辩解。

  “呃……妈妈刚刚去洗澡,用的时间长了点儿。

  走,我们现在回房间去洗澡,然后讲故事。”

  周筱有些抱歉的对两个孩子说道。

  “你们两个,又在闹什么?不好好的回房间洗澡,自己上床睡觉,又跑上来折腾。我刚刚的命令你们是给忘了吗?”萧再丞跟在周筱的身后,慢吞吞的走了出来,对着两个儿子冷着脸呵道。

  “妈妈……”小沐有些惧意的抱住了周筱的大腿。

  “那个……小沐要找妈妈,我……我也没办法。”萧沛壮着胆子说完,也躲在了周筱的身后,小手儿攥住了周筱的一片衣衫。

  “走吧!我们回房间。”周筱说话的同时,趁两个孩子不注意,瞪了萧再丞一下,示意让他闭嘴。

  然后又示意让萧再丞跟上来,得由他帮着萧沛洗澡。

  萧沛眼看也满了八岁,周筱觉得即便是亲生的儿子,再由这个做妈妈的给洗澡,也是有了些不便。

  而这件事,由萧再丞来做,会更为合适些。

  看到周筱的示意,萧再丞只得在后面默默的跟上来。

  两个孩子感觉到身后跟着的老爹,身上冒着那丝丝的冷气,不禁都缩了缩自己的小脖子,更加的帖紧了周筱。

  这样的举动,令身后的那丝冷气越发的强盛起来。

  周筱一路哄笑着两个孩子,根本不去看后面的那个人哪怕一眼,下了二楼,到了两个孩子的房间。

  将不情不愿的萧沛交给萧再丞,周筱带了小沐先进了卫生间。

  “那个……我自己去洗澡就行了,您……不用您,我能行的。”撑腰的人一走,萧沛的气势立即消失到零的状态,做为比较能够察颜观色的萧沛同学,知道萧军长现在心气儿不顺,不敢去撸虎须。

  “走,洗澡去,你妈妈一会儿就出来了!”萧再丞尽管冷着脸,但话里的意思却能让萧沛明白一点——萧军长是在完成妈妈交给他的任务,所以,他不敢不从。

  面上不敢露出声色,萧沛同学却在心里暗暗不厚道的腹诽着自己的老爹:“嘿嘿……让你压迫我们,你也有今天……哈哈哈……”

  将两个孩子洗漱好,躺在床上,有站在一旁虎视眈眈的萧再丞这个大冰块儿在,母子三人没敢再像以往一般的滚作一团,先打闹一通。

  两个孩子乖乖的躺在周筱的两侧,在小沐的要求下,继续讲述未完的那个《一粒种子》的故事。

  而在开讲之前,周筱又考了小沐一次:“小沐,上次我们讲到哪里了?”

  “讲到——国王把种子从泥里挖出来,看见还是从前的样子,像核桃那样大,皮绿油油的。

  他越看越生气,就使劲往池子里一扔。

  种子就从国王的手里,跟着流水,流到乡间的小河里……

  对,就讲到这里。”

  小家伙儿回答得毫不犹豫。

  “我的宝贝儿子真聪明,好,那我们就接着往下讲——

  种子从国王的池里,跟着流水,流到乡间的小河里。渔夫在河里打鱼,一扯网,把种子捞上来。他觉得这是一粒稀奇的种子,就高声叫卖。

  富翁听见了,欢喜得直笑,眼睛眯到一块儿,胖胖的脸活像个打足了气的皮球。

  他说:‘我的屋里,什么贵重的东西都有了。鸡蛋那么大的金刚钻,核桃那么大的珍珠,都出大价钱弄到了手。可是,这又算什么呢!有的不只我一个人,并且,张口金银珠宝,闭口金银珠宝,也真有点儿俗气。

  现在呢,有这么一粒种子——只有一粒!这要开出花来,不但可以显得我高雅,并且可以把世界上的富翁都盖过去。哈!哈!哈!……’

  富翁就到渔夫那里把种子买了来,种在一个铂金缸里。他特意雇了四个有名的花匠,专门经管这一粒种子。

  这四个花匠是从三百多人里用考试的办法选出来的。考试的题目特别难,一切种植名花的秘诀都问到了,他们都答得头头是道。

  考取以后,给他们很高的工钱,另外还有安家费,为的是让他们能安心工作。

  四个花匠的确是尽心尽力,轮班在白金缸旁边看着,一分一秒也不断人。他们把本领都用出来,用上好的土,上好的肥料,按时候浇水,按时候晒,总之,凡是他们能做的他们都做了……

  ……

  缺少睡前的打闹,少了一个兴奋点,周筱还没讲上多一会儿,两个小家伙儿就已经睡了过去。

  “他们睡着了,可以回我们自己的房间了吗!”在此过程中,萧再丞就一直站在床的旁边,盯着这一大两小。

  好不容易等到两个孩子睡着,便一刻也不等的催促着周筱。

  并上前几步,将小沐抱到他自己的小床上。

  “你着什么急!”知道萧再丞的目的,周筱的小脸儿一红,磨蹭着不想从床上下来。

  “很晚了!”萧再丞根本不给周筱太多的时间让她磨蹭,一个弯腰,抱起周筱,大踏步的回了房。

  将周筱往床上一放,就狼一样的扑了上来。

  “你别这样,我得先给我爸爸和妈妈他们打个电话。”周筱推着身上的萧再丞说道。

  “我派去送他们的人不是报告说已经到了嘛!”萧再丞有些迫不及待。

  “那我也得打个电话。”周筱拍了一下萧再丞放在自己身上的大手。

  “好吧!”萧再丞无奈,但也知道这事必须得做,于是翻身起来,给周筱将电话拿了过来。

  知道周海正他们这一路很是辛苦,电话接通后,周筱并没有聊太长的时间,嘱咐让他们早早的休息后,就挂断了电话。

  接着,又给侯中华夫妇拨了一个电话过去,同样的也是简单几句话后,就挂断了电话。

  刚把电话放下,萧再丞又如饿狼一样的扑了上来。

  “你……怎么……你怎么这么……这么急色……”周筱只觉得一阵的天眩地转,还没缓过劲儿来,就已再次的被萧再丞扒了个精光。

  于是,一手遮胸,一手即想推着扑上来的萧再丞,又想遮挡着其它的部位。

  “这一晚上,你都耽误了多少的时间,你自己没察觉到吗?时间是不能随意被浪费的。”萧再丞说着,照着周筱的脖颈处,就是一口。

  “啊!你轻点儿……”周筱的声音里含着娇喘。

  “好,我知道、我知道……”萧再丞的声音里却含着的是急切。同时,大手在周筱那如上好绸缎一般的肌肤上,尽情的游走了一遍又一遍。

  他爱死了周筱从上到下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处的风景,还有那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每一抺风情……

  那带有薄茧的大手,一接触到周筱的肌肤上时,周筱便立即感觉有一股电流在周身的流窜,电流窜到哪里,哪里便如碳炉一般,“腾”的一下燃烧起来。

  然后,肌肤便由最初的白嫩,逐渐变得发粉,直至全身都变得粉红起来……

  而这时的周筱,却是令萧再丞最为发狂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