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四百五十六章 热情如火
  萧再丞更想的,是把周筱当作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来宠着养的。

  但是,人总要生活在现实里,萧再丞更清楚的是,不可能把周筱装在笼子里,当作金丝雀一样,尽管他非常想这么做。

  ……

  “真的吗?我可以那样做……唉!我知道,现实是行不大通的。

  算了,我自己看着处理吧!

  要是有必要,需要我接触的,我就接触一下,要是不需要,我还是多留一点时间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吧!”

  转念间,周筱便能想通所有的道理,那便是——人总要活在现实里的!而现实是,以萧家的地位和所处的位置,注定有许事都是复杂的考虑它,并需要复杂的来对待它。

  于是,有些感慨的和萧再丞说了这么一番话。

  “小小……”萧再丞只叫了周筱一句,周筱却已明白萧再丞话里所包涵的意思,那就是一丝的歉意。

  “没事,我说了,人活着,吃饭穿衣的,都得食人间的烟火,哪能脱离开去。

  什么样的环境和人群,我们都得要适应不是吗!”

  周筱朝着萧再丞微微的笑了笑,说道。

  萧再丞:“……”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却用一双热切而感激的眼神,看着周筱。

  ……

  “小沛,今晚放学回来,妈妈……不,就让爸爸教你两招出奇制胜的招式,好不好?”为了打破这种自己与萧再丞之间奇怪的气氛,周筱问萧沛道。

  “好啊、好啊、太好啦!那说定了,晚上回来爸爸就教我功夫啊!”萧沛一听就兴奋起来,双眼冒光的喊叫着。

  “小沐也要学……妈妈,小沐也要学,然后打坏蛋!”小家伙儿听到哥哥要学功夫,也在一旁叫嚷着,并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

  “好,都学,你们俩都学,学好了,妈妈还给奖励。”周筱笑呵呵的鼓励着两个孩子。

  “说定了,我们要是学好了,你要给我们奖励。那个……我看就奖励我们再去游乐园玩儿一次吧!”萧沛对此还念念不忘。

  “好的,没问题!”周筱痛快的答应下来。

  “oh……oh……太好了,妈妈说要带我们去游乐园玩儿喽!太好了……太好了!”萧沛兴奋的大叫起来。

  “好啊……好啊!要和妈妈去游乐园喽!”小沐也张着两条小手臂,跟着哥哥高兴的大喊。

  “你们两个,先别高兴的太早,你妈妈说了,去游乐园的前提是,得把功夫练好了才行。”萧再丞打断了两个儿子的欢呼。

  其实他是极其的不赞成周筱现在这个样子还带着两个孩子去游乐园玩儿的,但既然周筱已经在孩子的面前答应下来,自己也不好再反驳什么。

  心里却早已想到了让两个孩子享受不到这个奖励的n多种方式方法,所以,两个孩子有这么个腹黑的老爹,也只得认命才行了!

  将车依然停在了学校门外指定的停车地点,被萧再丞扶下车来后,周筱像昨天一样,牵起了两个孩子的手,萧再丞仍是跟在三个人的后面。

  碰到昨天与自己搭过话的人,周筱会主动的与对方点头示意,互相问好。

  可能是畏于萧再丞的那张冷脸,也可能是惧于他“活阎王”的称号,那些人已不似晚上时,对周筱那样近距离的热情,而是先看一眼萧再丞,才稍显有些拘谨的和周筱含笑问好。

  今天没有见到那个胖女人再来送孩子,倒是碰见了那个胖小子白洪涛,不过,好像是司机送他过来。

  那个小子一见到周筱他们,立即像是老鼠见了猫一般,“哧溜”的一下,就溜进了学校的大门内。

  “看见了吗!那个怂包,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昨天妈妈只来了那么一下,就让这小子老实了吧!

  哼!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再招我。”

  萧沛看着那个胖小子先溜了进去,一脸不屑的说道。

  “是,那个孩子一点儿也不可爱,但是,他只要不来招惹我们了,我们也不要主动去理他,知道了吗?

  我们不能做像他一样的那种欺软怕硬的坏孩子,那样是不招人喜欢的。我们要做一个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记住了吗儿子?”

  周筱弯下腰,对着两个孩子认真的叮嘱道。

  “我记住了,放心,我堂堂一个男子汉大丈夫,才不屑做那样的小人。”萧沛一副正义凛然的神情,拍着小胸脯和周筱保证着。

  “小沐也知道了,妈妈,小沐也是男子汉。”小家伙儿跳起脚来,也极力的和周筱表着决心。

  “好,你们都是妈妈的好儿子,好好念书,等你们晚上放学妈妈再来接你们。”周筱照例,在每个孩子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直至看着两上孩子的身影消失,周筱才在萧再丞的半搂半抱下,进了车里。

  “你今天有什么计划,还要去老宅吗?”萧再丞问周筱。

  “还是下午过去,然后从那边接孩子。”周筱回道。

  “你这么来回的跑,会不会觉得很累,不然今天就不要去老宅那边了,等会儿我给爸、妈打个电话说一下。”萧再丞生怕周筱会累到。

  “不会,我中午休息好了以后再过去,你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周筱也是想趁现在还没有上班,能多一点时间陪陪两位老人。

  “那好,你自己小心一点,一定不要累到了自己。”萧再丞点了点头。

  将周筱送回到小白楼,直到将她送进屋内,萧再丞才去上班。

  周筱想了想,拿起电话,给侯中华打了过去。

  “干爸,您怎么还在家里,没去上班,这可不是您一惯的风格。您就不怕耽误了工作呀!”

  那端的电话被接通,这个时候,程映秋肯定是上班去了,还没有听到声音,周筱就猜到一定是侯中华,于是半开玩笑的说道。

  “我又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大妥。”侯中华有些别扭的回答。

  “哦?竟然是这样啊……那我买一张今晚的火车票回去好好的和您谈吧!”周筱故意拉长了声音。

  “开什么玩笑,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好好待在帝都,这个时候,怎么能乱跑。”侯中华一听周筱的话,急了起来。

  “那您就别再犹豫,赶紧上班去。您说市长的位置给您空着,您还不去上班,得耽误老百姓多少的急事呀!

  您看,除了我们那个县,全市现在得有多少地方,草场都已变成了一望无际的沙漠,您是想让我们那里以后变成一个沙漠的旅游景点儿吗?

  还有,全市有多少工人下岗,他们没有一技之长,等着政府给解决吃饭的问题。

  还有……

  哎呀!问题太多,反正我知道的也是少之又少,肯定还会有更多亟待解决的问题,要等着您去处理。”

  周筱说了一会儿,听到侯中华在那端沉默了下来,就知道他已经听进了自己的劝说。

  于是再接再厉,接着说道:“您不在,没人主事,很多事,肯定会被人推来推去,或是敷衍的去处理,这样,您能放心吗?

  您就听我的劝,赶紧上班去吧!

  耽搁时间长了,对您以后工作的开展,肯定会有许多的麻烦。

  您这样,干妈肯定是最着急的那个,我又了解您的脾气,干妈肯定是劝不了您。

  还有我爸爸和妈妈,他们也一直在为您的事着着急呢!您要是踏踏实实的去上了班,他们心里的负担也会相应的得到解除。

  所以说,您的事,不是您一个人的问题,而是牵动着家里家外一大群人的问题,您绝对不能再犹豫了!”

  周筱劝的苦口婆心,甚至是对着这个在官场上打拼了这么多年的“老干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进行着劝说,直说得自己口干舌燥。

  “好吧!我明天就去上班。”侯中华终于给了周筱一个肯定的答复。

  “太好啦!我就知道干爸是个无比通情达理的人,不,‘通情达理’这个词用的不恰当,应该用‘大公无私’来形容您才对,我就知道干爸心里装着的,是老百姓的利益,肯定会同意这件事。

  不过,您不要嫌我啰嗦,我还得叮嘱你一下,工作重要,身体更重要,没有一个好的身体,什么工作也做不了,您得把我的话当作一回事,千万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才行,知道了吗?”

  周筱兴奋的调侃了侯中华两句后,又开始叮嘱起她曾无数次叮嘱过的话题。

  有过前世周海正身上发生的那一幕,周筱现在最怕的就是听到自己身边的人,有谁的身体发生了状况,这是她最最不能接受的事情。

  “好、好、好……我知道啦!我的耳朵都被你叮嘱出茧子来了,还能记不住?放心吧!不用总惦记着我们,把你自己照顾好,不要让我们担心就是我们最大的幸福了,知道吗?”

  侯中华又反过来叮嘱起周筱这个重复过无数遍的话题来……

  父女俩结束谈话,终于解决了一个困扰自己多日的心病,周筱感到心情愉悦。

  这个好心情甚至延续到萧再丞中午下班回来,看到周筱一脸和颜悦色的和自己说说笑笑,萧再丞没有问其原因,却在心底里涌起了一番旖旎的小心思——

  “那么,晚上是不是就可以……”

  周筱若是知道萧再丞此时的想法,估计什么好心情都要烟消云散了!

  萧再丞仍是吃过饭后把周筱送到楼上的卧室后,就赶去了上班。没办法,身处要职,且是一名极有责任感的军人的他,是不会允许有太多的时间来放松自己的。

  下午,周筱到了萧家老宅后,在与萧老爷子聊天的过程中,婉转的说到了侯中华的事。

  简单的将侯中华的有些别扭的想法,还有自己如何的劝说的过程,都说给了萧老爷子听。

  虽然侯中华工作的升迁是萧再丞运作的结果,但毕竟有萧老爷子的意思在里面,所以,周筱觉得,自己有必要将这件事和萧老爷子说一说。

  “你干爸那个人,就是为人太耿直了,其实说到底,就是因为把你这个女儿疼的太过,所以心思才会放的这么重。

  你劝说的对,让他好好的为老百姓多做点事,也不枉我们对他这么期望一场。”

  萧老爷子非常高兴周筱能将自己真正当个亲人一样的,来说一说心里的话,或是一些家长里短的事。

  “我还和干爸说,让他遇到什么难题时,多和您请教请教,因为您的阅历丰富,而且思虑又周全。

  这样,不会给爸添麻烦吧!”

  周筱对萧老爷子说道。

  “你爸他哪怕什么麻烦,他巴不得有个人跟他讨论一下这些什么国计民生的问题呢!

  你呀!要是有什么难题一类的,也一定要多找你爸来解决,你的事,他解决起来会更高兴的!”

  萧老太太虽然是打趣着萧老爷子,但跟周筱说的倒是非常的认真。

  “我肯定不会跟爸客气,以后有什么事,我就赖定爸了呢!”周筱也逗趣的说道。

  哄得萧老爷子脸上都乐开了花儿,连声道着:“没问题,绝对没问题,有事你尽管跟爸说。”

  “说起这个,妈,以后为人处事等一些方面的问题,我还真得多跟您请教。

  我以前一直念书,而且所接触的环境和人群,也和现在大大的不一样,虽然您二老及家里的人,都说给我足够的自由。

  但是,我知道,只要我嫁到萧家来,那么,我就已经不单单的只代表我自己一个人,而是在外人面前的每一言、每一行,都代表着萧家。

  偏偏在接人待物上,又是我所最不擅长的事。

  所以,在这方面我得和妈妈多学学才成。

  不光是这一方面,妈,在其它方面,如审美、礼仪、古典音乐……等等、等等,太多的方面,我得和您好好的学习一下。

  正好趁着我现在还不上班,您一定得多教教我,不然我出去给您丢了脸,可就糗大了!”

  周筱说这些,并不是奉承萧老太太的话,早在决定嫁给萧再丞之初,在见识了萧老太太那几乎令人无可挑剔的风范后,周筱就已产生了这个想法。

  “呵呵呵……看我们小小,这孩子就是懂事贴心,就连说出来的话,都让人心里舒服的不得了。

  妈可没有你说的那么完美,哪里能教到你这么一个大博士生的知识。

  不行、不行……妈还真是不行呢!”

  萧老太太还真不认为周筱有什么令自己不满意的地方,而且也没觉得自己真的像周筱说的那样的完美,虽然心里被周筱说的高兴的不得了,却是谦虚的推脱着。

  “妈,您这是藏私,就是不想教我。您能教我的太多了,我这辈子都学不完。

  不行,您一定得答应我,不然……不然我就天天跟在您的屁股后面,叨叨个不停,让您烦都烦不过来。”

  周筱抱着萧老太太的胳膊,撒赖的轻轻的摇晃着。

  “孩子既然想让你指点一下她,你就不要再推脱了。

  丫头既然指出了要和你学的都是哪些的东西,那肯定就是认为你这些方面值得她学习,你就好好的教教她就是了。”

  在萧老爷子的眼里,这个世界上,萧老太太才是他眼中最完美的那个女人。

  当然,这一点,只有萧老爷子心里一个人知道,他是连萧老太太也不曾告诉过的。

  不过,周筱能这么快的把自己融入萧家来,站在萧家的立场来考虑问题,才是二老最为高兴和感到欣慰的事。

  “那好吧!既然小小觉得妈的身上还有可取的优点,你什么时候想听,那妈就按自己的方式说说自己的心得。

  你要是觉得对,就听一听;要是觉得没什么道理,就不用往心里去,这样好不好?”

  自己没有过女儿,教育儿子又与女儿不太一样,所以,萧老太太一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来指点周筱。

  但是,有这么一个贴心似女儿一样娇娇弱弱、甜甜腻腻的女孩儿,这么缠着你、赖着你,令萧老太太的心,似从没有过的柔软和熨帖。

  “妈,您说什么呢!您教我的,肯定都是对的,也肯定都是值得我学习的东西,您就放心的把您几十年的修为,一一传授给您的关门弟子吧!”

  周筱继续抱着萧老太太的胳膊,调笑道。

  却是哄得两位老人万分的开心。

  ……

  周筱去接孩子前,又被萧老太太提前告之回来吃晚饭的事。

  周筱这边肯定是没有问题,立即点头答应,只是萧老太太给萧再丞打去电话时,对方说晚上临时有个会要开,既然周筱他们留在老宅吃饭,那就正好,他晚上开完会,再来接母子三人。

  ……

  今天去接两个孩子,萧再丞没在身边,那些人又恢复了与周筱的热情,甚至还有新“成员”加入进来,也与周筱热情的搭讪。

  听了萧再丞的话,周筱与这些人同样的礼貌微笑、礼貌问好、礼貌道别……

  对于他们的邀请和相约,还像昨天一样,既不拒绝,也不答应,却又让人挑不出礼来。

  终于离开那群热情如火的人群,周筱大呼一口气,牵着两个一见到她就兴高采烈的孩子上了车。

  “今天那个白洪涛有没有再找你们的麻烦?”周筱还是最关心这个问题,一上了车就问两个孩子道。